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视线

作者:路人甲 周六, 2010年 05月 22日 22:21

该死!
就算我怎样极力否认,我都无法漠视刚刚那一瞬间的事实!
我的视线被他紧紧地抓住,我的心完全被他所吸引了!
就连他落地瞬间,用那种挑□眼光看着我,我都清楚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正为他狂乱不已…
混蛋!只是一个灌篮罢了!
为什么我会…?而且还是因为他?

 
--------------------------------------------------------------------------------

「樱木,你怎么了?」
「啊?你说什么?」呆呆地回神。
洋平面色凝重,「你最近真的怪怪的…」
「呃?我有吗?」还是傻呼呼的。
「老是看你发呆,连话都越来越少,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洋平摇摇头,百思不解,「可是一上球场,你又生龙活虎的,真怪…」
「呃…」
「樱木…你有心事吗?」
樱木认真地想了想,「应该没有吧?」
洋平笑了,「哈哈哈…说的也是,傻瓜那会烦恼啊?」
「喂!」稍稍动了肝火,不过很快又打消念头。

真的,自己也稍稍觉得不对劲了。
最近做什么都没有兴趣,老觉得无聊、累、烦,可是又说不出为什么。
但是只要一上篮球场,精神就又来了。
这是因为我爱上篮球了吗?所以开始对篮球死忠啦?
不过好像也不太对,如果是这样,那无论何时我都应该会觉得篮球很棒呀!可是出了校门,我又开始无力了。
是因为少了什么吗?让我燃烧热情的因素?
嗯…哎呀!烦死了!我最不喜欢想东想西的!谁来告诉我答案呀?

忍不住对着天空狂喊,但是…老天却如此沈默…

--------------------------------------------------------------------------------
 
随着县大赛比赛日期逼近,篮球队的练习越来越严苛激烈,每天不到精疲力尽都无法休息。
大家咬紧牙关,没人喊苦。毕竟这是湘北有史以来阵容最佳的一次,大家都期待可以在全国大赛中头角峥嵘,不好好努力,那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果然,努力还是值得的!
湘北终于挤入四强之列,可以争夺全国大赛的参赛权。
大家一方面兴奋,一方面又不敢掉以轻心,所以练习量又比平常增加了几倍。
某天,当大家托着疲惫身子准备回家的时候,一个小小的骚动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学长,请你陪我较量。」流川单手托着球,向三井下战书。
「哦?这真是稀奇。」三井微微一笑,「好,就让你看看谁才是湘北的王牌?」

比赛结果,俩人平手。其实…应该说是三井惊险挽回颓势才对。
流川擦擦汗,拎着球准备走出体育馆,没想到身后突然有人开口。
「等一下!狐狸!也和我比赛吧?」樱木胀红着脸,有点激动。
(天哪!我在干嘛?怎么突然说这种话?)樱木被自己突如其来的冲动吓到了。
流川冷漠的视线缓缓地对上了樱木的双眼,那挑□的态度再次浮现,「和你?哼!」
简单两句话就清楚表明拒绝的意思!
「你怕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不肯放过这次机会,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正在发生,绝不能让它中断呀!
「哼!」手已经开始运球了。
三井等人连忙清场,让这两个火爆浪子好好较量。
这是出自于学长的善良心意,免得比赛结果引起一场大战,会殃及无辜哪!
于是空荡荡的体育馆内,俩人展开一场激烈竞赛。

结果?当然是流川赢了!
樱木累得瘫坐在地板上,喘着气,抬头望着流川。
流川一样气喘吁吁的,毕竟连赛两场是有点吃力的事。
樱木想说点什么,但是自己已经完全没了力气,只能呆呆地看着他。
流川俯视着樱木,一样沈默不语。
这样长时间的四目相交还是第一次,樱木开始觉得身体在发烫。
绝不是因为运动的关系,自己清楚明白。那是因为什么?
是因为流川的视线突然起了微妙的变化,火药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让人晕眩的神秘感觉吗?这是真的?不会只是自己的错觉?
樱木头越来越昏,手脚无力,眯着眼睛,呼吸急促着。
还沈溺于困惑之中,流川已经迈开脚步,头也不回地走了。

(刚刚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我在作梦吗?)樱木脑海中不断回荡着自己一声声的疑问…



--------------------------------------------------------------------------------

四强争夺赛还是激烈进行着,没有让这群篮球员有松口气的机会。
湘北队员都很努力,但不幸还是降临了。
与海南的比赛,输了。
因为樱木的一个错误传球,湘北输了。
大家没有责怪他,毕竟在球场上最拼命的也是他,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可是…樱木却无法原谅自己!
独自留在昏暗的社团更衣室内,樱木窝在角落里,懊悔愤恨的眼泪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像是嘲笑自己的懦弱似地,樱木连哭声都不敢太嚣张,哽咽地啜泣着。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直到声音都哑了,眼泪都乾了,人才恍恍惚惚地与现实世界有了接触。
窗外柔和微弱的月光射进室内,勉强给了一些光亮,让樱木泪眼模糊的视线慢慢适应了黑暗的环境,开始看得见一些东西了。
这一看,樱木呆了。
有一个人坐在自己身边,静静地看着自己。
喉咙乾得无法开口,却无法抑制地发出惊讶的喉音。

(流川?他、他、他在这儿多久了?)慌张失措地想自己刚刚的窘态。
虽然月光微弱,但是樱木却清楚看见流川脸上没了平常冷漠的表情,有着的是显而易见的怜意。
「你这白痴…真是该死…本来不应该是这时候的…」流川喃喃自语地咒骂着,语气听来却无比柔情。
愣愣地听着、看着,樱木完全傻住了。
叹了一口气,流川挪动身子,半跪在樱木面前,「算了…反正我也快憋不住了…」
「啊?」纳闷。
流川没给樱木开口的机会,轻轻地,超乎樱木所能想像的范围,温柔至极地捧起他的脸庞,吻了他。

吻了多久?樱木脑袋根本没法运转,如何能计算?
只知道自己原本疲惫不已、哀伤万分的身心,刹时又充满了生机。那让自己重生的泉源,此刻仍眷恋地吻着自己的唇,毫无离开的意图。
是梦吗?若真是梦…可以不要醒吗?樱木闭上眼睛,催眠自己。

「…喂?」看见樱木眼神呆滞,有些担心。
蓦然回神,脸瞬时沸腾似地发红。
愣了一下,但是马上笑了,「喜欢?」
慌张地避开他刻意逼近的脸,但是却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口。
没给他逃脱的空间,霸道地将他拥入怀中,用力地搂着他,彷佛要将他捏碎似地。
想抗议,但一抬头,迎上他的双眸,不知怎么就微张双唇,渴求着他的亲吻。
很自然地,俩人的身影再度交缠…

窗外的月色依旧柔美似水,但是这会儿可能没人有空欣赏吧…

--------------------------------------------------------------------------------
 
四强竞赛最后结果出炉,湘北与海南取得了代表权。
不用说,湘北当然举队欢欣鼓舞,高兴不已。
唯独一件事让大家稍稍困惑了一段时间,那就是与海南战后极度消沈的樱木,怎么会在短短一个晚上就振作起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
不过由于全国大赛的集训随即火速展开,这件事也就被淡忘了。

当然…与严格集训同时热烈进行的还有另一件事情…不过…那大概是只有月亮才知道的秘密吧…

 

  L - 路人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