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普通朋友

作者:路人甲 周六, 2010年 05月 22日 22:24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唐·岑参』

你有过这样的经验吗?
身边的朋友突然不能再作普通朋友了,因为你们之间的感觉已经悄悄改变。
这感觉来得太突然,快得让你不知所措...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是无情。─宋·司马光』


产生这样的情愫让彼此都慌张,(怎么可能我会对他...?)
俩人之间那种若有似无的火花,就像是天气变化一般,没有人可以准确地说出个所以然。
要说对他有好感,怎么一见面,不吵不闹就觉得浑身不对劲?
要说对他没感觉,那为什么一分开,就会想着他?念着他?
这样说来,俩人是『无情』?还是『有情』?
这问题对几近单细胞生物性格的俩人而言,无非是一道难解的微积分习题。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宋·晏几道』


可是...第一次长时间分离带来了化学变化,单纯的思念变成了煎熬的相思。
(他现在在做什么?)心中总盘旋着这样的疑问,(他...他会想我吗?)
嘴里不肯承认,心里头却早已想疯了。
醒时念他,睡着梦他,心中难耐的冲动都是因为想见他。
该对自己的渴望认输吗?告诉他,「我好想你...」
可是理由呢?找不出来。
该继续逞强吗?告诉自己,「这事太荒唐了!停止!」
可是心在痛,如何承受?


『睹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清·纳兰性德』


为何之前没有发觉呢?只是一昧地斗嘴呕气,让彼此怒目相对。
总以为这才是俩人应该的相处之道,是确认彼此关系的最佳途径。
不珍惜,甚至可说奢侈地挥霍俩人的感情,让一切走进死路里。
直到眼前常见的人儿消失了,才晓得没了他,日子竟是如此难过。
除了他,再也没有人可以让自己如此执著地想念。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宋·李清照』


人是分隔两地,心却悄悄系在一起。
烦恼,忧愁,痛苦,怨恨,哀伤,所有的负面情绪全占满了心头。
努力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好不容易在这儿忘了他,却瞬间在那儿又忆起他。
似乎一切事物都可以联想到他,说是牵强附会也不为过。
无法一刻停止思念对自己的折磨,就投降吧?
承认这件事又如何?总胜过否认后逼疯自己!
无论是为了什么,去见他吧!
是该面对的时候了...
 

『尽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归来笑拈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鹤林玉露』


答案真的很简单,「你也是?」
笑了,多日来的痛苦轻易地消失了!
是了,这就是理由!
不需要再多问什么,剩下的都不重要了。
就在为他敞开心门的那一瞬间,心灵深处的斑驳伤痕,已经被温柔地抚平。
跨过普通朋友的界线,不再恐惧付出更深的情感。
秋天已经离开彼此的身体,就恣意地享受对方怀中的春天吧...


 

  L - 路人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