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夏祭

(3 次投票)

作者:路人甲 周六, 2010年 05月 22日 22:38

盛夏的夜晚,满天灿烂的星子静静闪耀着。
川流不息的人群正为夏夜的祭典喧闹着,四周一片欢乐。
一个身材高大的少年独自穿过人群,无视于身旁欢乐的环境,大步走到寺庙最高阶的阶梯上,
静静地坐下来。
这儿与人群有点距离,显得安静许多。
看着手中紧握的东西,少年的思绪不觉地回到了多年以前的记忆里…

--------------------------------------------------------------------------------


相似的场景,一样的夏夜祭典。
年轻妈妈牵着可爱的小女孩走在热闹的人群中,小女孩穿着浅绿色底、有着淡紫色牵牛花图样的浴衣,短短头发上扎着红色的缎带花。
亮如白昼的灯光映在俩人充满笑意的脸上,空气中充满躁热却兴奋的气氛。
不一会儿,妈妈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空中耀眼夺目的烟火给吸引住,手一松,小女孩就被拥挤的人潮给冲散了。
好不容易停下来,小女孩发现自己已经跟妈妈分开,独自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了。
恐惧加上疲倦,小女孩忍不住嚎啕大哭。
突然,一个同样稚嫩的声音从身旁传来,「不要哭啦!」
小女孩抬起泪眼汪汪的脸,看见一个小男孩站在自己眼前。
「你迷路了吧?」
「嗯。」怯生生地点头。
「没关系,我带你去找妈妈。」
虽然年龄差不多,可是小男孩充满信心的眼神却完全说服了小女孩。
点点头,乖乖地让小男孩牵着手往前走。
但走了好一会儿后,还是毫无所获。
小女孩忍不住又开始哭了。
小男孩有点慌了,歪着小脑袋想了一下,「我有办法了!」
说完,小男孩拉着小女孩跑到寺庙的阶梯上,一屁股坐下。
「这里最高,妈妈一定会看得见我们的!」
说也奇怪,突然之间又觉得安心了,「嗯。」

可是…过了好一阵子,妈妈的踪影依旧没出现。
脆弱的信心很快就消失了,小女孩忍不住开始低声啜泣。
「给你!」小男孩突然大叫一声。
小女孩吓了一跳,看着小男孩递过来的东西。
「这是我最喜欢的超人娃娃,送给你玩,不要哭!」小男孩红着脸。
小女孩笑了,接过娃娃,宝贝地放进腰带里,「谢谢。」
突然想起什么似地,小女孩解下头上的缎带花,「送给你。」
小男孩红透了脸,接过缎带,沈默了几分钟,突然又说话了。
「如果妈妈没有来,我、我、我会保护你的!」
「嗯。」那是完全相信的笑容。
看着小女孩的笑容,小男孩像是鼓足了最大的勇气,有点结巴地说着,「你、你长大后,当我的新娘子好不好?」
愣了一下,小女孩笑得更开了,「嗯。」
小男孩的脸上刹时充满开心的笑容,「打勾勾,不可以忘记喔!」
「嗯。」小女孩伸出小指头。
「不是这样啦!」小男孩握住她的手,「要这样才对!」
还没会过意,小男孩已经轻轻地亲了小女孩的嘴。
虽然只有一下下,却足以让俩人红透双颊了。
「约好了哦!」小男孩见腆地笑着。
一样害羞却满是笑的小女孩点点头,「嗯。」
兴奋地几乎要坐不住的小男孩突然又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还来不及开口,一阵尖叫声划破了周遭的宁静。
两个慌张的年轻妈妈跑向两个小孩,一人抱起一个,满是泪水的东问西问。
也不管孩子还想说些什么,两个妈妈已经迈开脚步,各自走开了。



--------------------------------------------------------------------------------


少年的思绪蓦地回到现实,摸摸头,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
「我当时怎会答应啊?」
这时候,少年忍不住想起自己的妈妈…
渴望有女儿却失望的妈妈,忍不住将主意打在秀气可爱的年幼儿子身上。
连哄带骗,儿子在糖果利诱之下,总会乖乖地让妈妈将自己打扮成女生,好满足妈妈的心愿。
偶而,妈妈也会带着他出去现现,炫耀自己生了个超可爱的「女儿」。
当时还不太明白男生女生差别的儿子,也丝毫不觉得有啥不对劲。
直到上了小学,少年开始抗拒妈妈的哀求,这可让母子感情一度恶化哪!
幸好从中学开始,少年迅速窜高的身材让妈妈彻底死了心,终于放弃「儿子兼女儿」的如意算盘。
对于那段「女装」岁月,少年可是死都不想在记忆中存档哪!
但是…那次祭典中与一个小男孩「私订终身」的事,却始终让他难以忘怀。
当初搞不懂新娘意思的少年一口答应「我愿意」,现在这可真让他有些难为情哪!
但说不上是为了什么,少年就是很想再见他一面。
后来再去同一个地方找了几次,却怎么也找不到他了。

「第十年了吧?」少年喃喃说着,「该放弃了吗?」
可是…自己的脚步总会控制不住地在差不多的季节里,又来到同一个地方等待。
「我真傻…就算见面,也认不出来了吧?」苦笑着摇头。
少年倏地站起来,用力将手中紧握的超人娃娃抛向空中,再猛然接住。
像是在嘲弄自己的愚蠢一样,少年边笑边抛。
「啊!」
一个不小心,娃娃被抛到地上去了。
正想弯腰捡起娃娃,少年却愕然地停住动作。
一个同样高大的少年捡起了娃娃,瞪大了眼睛望向自己。

「狐狸!你怎会来这里?」樱木张大了嘴。
「罗唆!这东西你哪来的?」流川冷酷地问着。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把娃娃还给我!」樱木火了。
流川丝毫没有还樱木娃娃的意思,反而逼近他,「这是你的?」
「对啦!不可以吗?」樱木握紧了拳头,怒气冲天的他已经准备要开打了。
流川瞪大了眼睛,抿着唇,没有回答。
「死狐狸!」樱木吼着,抡起拳头,猛然向前一挥。
但是他的拳头却没落在流川身上,反而硬生生地停在半空中。
因为…流川将手伸向前,手中还紧紧握着一样东西。
那是一条红色的缎带,随着夜风轻轻飘动着。

樱木放下了拳头,愣在原地,嘴里喃喃自语着,「那个小男孩…是你?」
听到樱木的话,流川闭上眼睛,深深叹了一口气,然后静静地坐在阶梯上。
「果然是这样…你真的是…」流川咬着牙,皱紧了眉头。
樱木呆呆地站了好一会儿后,也不自觉地坐到流川身边。
沈默了好一会儿后,流川开口了。

「为什么你那时候要穿女装?」
樱木红着脸,说出自己小时候「儿子兼女儿」的糗事。
流川听完又叹了一口气,转过头,直视着樱木。
樱木正眼对上流川的眼神,竟觉得有些慌张。
无视于樱木的慌张,流川没移开视线,反而看得更加坚定。
彷佛被定住了一般,樱木顿时觉得手脚发软,天摇地动。
「原来是因为这样…」流川突然笑着低语。
还没听懂流川话中含意,樱木发觉流川的手不知何时已紧紧握住自己的手。
没有甩开他的手,反而任由他一步步逼近自己。
空气在消失中,气温逐渐升高,呼吸急促,心跳加快。
然后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发生了。

软软的,热热的,湿湿的,那是非常轻,却又如此有力的接触。
(啊…这就是接吻吗?原来跟人接吻的感觉是这样啊?嗯…很好嘛…)
樱木思绪混乱地想着,明明是坐在石阶上,但是身体却毫无着力的真实感。
唯一确定自己存在的源头,是那微小接触的部份。

终于…流川离开了樱木的唇,用一种难以形容的眼神看着樱木。
樱木红着脸,避开了他的视线,「干嘛这样看我?」
笑了,流川遏抑不住地笑了,然后一把将樱木拥入怀中。
樱木急促的心跳又再度加速,太快了,整个人几乎要昏了。
流川清楚听见樱木的心跳声,就像是配合著这紧张的节奏似地,流川一口气说完了自己与樱木重逢以后的种种奇怪行为。
这包括常常无意识地注视着他、莫名其妙地想他想到出神、控制不住地想追着他跑、只要有机会跟他说话,就会觉得心情好,即使对话内容很火爆、有时候甚至会有冲动想摸摸他的脸、看着他笑会心跳不已等等。
当然,每年他也会控制不了地旧地重游,只是俩人却常常阴错阳差地擦身而过。
这一切看似难解的疑惑如今都在一瞬间□清了,是因为这样吗?
外貌虽然随着时间不同了,那最初让自己心动的感觉却还是依旧没变啊!
所以,心还是触动了,火苗还是燃起了。

听完流川的告白,樱木没有说话,手却将流川的颈子紧紧环住。
「白痴…?」完全不知所措。
「…我也跟你一样…」樱木喃喃说着,激动的语气颤抖着。
然后,樱木没再说话了,但流川却全都懂了。
多奇妙的感觉啊!只是静静地抱着,俩人却能用心交流着千言万语。

夜越来越深,祭典的热潮随着人群散去而接近尾声。
当四周的灯光渐渐暗去,流川打破了沈默。
「你还愿意…遵守当初的诺言吗?」
樱木顿了一下,身子在发抖。
「我…愿意…」
在灯光完全消失前,俩人的身影再度相接…
中断十年的故事终于可以再继续了…



--------------------------------------------------------------------------------


祭典一结束,夏季也接近尾声了,但是有些东西却可以静静地延续下去。
你知道那是什么吧?
嘘…别急着说!
用你的心回答我,因为…我用心在听着呢!^^
 

  L - 路人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