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男生寄来一封信

(2 次投票)

作者:路人甲 周六, 2010年 05月 22日 22:48

楞楞地看着手中的信,樱木睁着圆滚滚的大眼睛,抿着唇,不发一语。
已经收到第几封这样的信了?无法理解的信。
粗鲁地把抽屉里所有东西翻出,将杂在里面的信全都抽出,凌乱地摊在桌上。
至少十封,简单的信封上没有署名,里面的内容也都一模一样。
其实这算不算是信,樱木不敢肯定,因为里面没有任何信纸,只有一枚红透的枫叶。
每天早上来到学校,总会在自己的教室抽屉里面发现这样一封信。
刚开始以为谁在恶作剧,也懒得理他。
但没料到这样的事竟持续了十几天,几乎是一天一封,这样难以理解意图的信。
可以肯定的是,寄信者是个男生。
唯一可循的线索是信封上自己的名字,刚劲简洁的字迹很明显是出自男生之手。
为什么要寄这样的信给自己?樱木百思不解,也不知所措。
严格说起来,这信并没有带给自己任何困扰,寄信人也未曾现身,若是刻意忽略它也不是困难的事。
樱木却无法漠视,无法言喻,但心中就是有股莫名的悸动鼓动自己去追寻答案。
会是谁?为何要这么做?目的是什么?
也许该化被动为主动的时机到了,樱木决定自己把寄件人找出来。

--------------------------------------------------------------------------------


难得不透过自己的好友,那个足智多谋的水户洋平来协助自己,樱木直觉这是非常私人的事情,让谁介入都不好。
一向粗枝大叶的运动员,这会儿竟意外地细心起来,运转着不常思考的脑袋,想要探求真相。
一个不算太灵敏的想法迅速闪过,既然信里有枫叶,也许寄信人跟枫叶有关。
认真用力地想着自己生活圈里的相关人物,一个人影清楚浮现脑海。
那只老爱找自己麻烦的狐狸,不是正叫做『枫』吗?
莫非是他?可是他这么做有何用意?
既然有了线索,樱木马上采取行动,直接找上门最快!



--------------------------------------------------------------------------------

「喂!死狐狸,那个寄怪信给我的人是不是你?」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没有回答,冷漠的脸上也没有任何改变,流川只是静静地瞪着樱木。
「你到底想干嘛?」习惯于他的缄默,以为这是默认。
还是没回答,但眼神却有些微的闪烁,似乎动怒了。
莫名其妙地感到心虚吧?樱木后退了几步,「呃…不是你吗?那就算了,当我没问。」
转身仓皇逃走,樱木对于这样的流川,情绪忽然丰富起来的流川,感到恐惧。
身后的人没有追来,空荡荡的体育馆里只有自己紊乱的脚步声。



--------------------------------------------------------------------------------


终于还是举白旗投降了,樱木垂头丧气地向好友求援。
水户洋平听完整件事情的经过,静默地想了一会儿,然后开口说话。
「我也不是很肯定,但记得每样植物,包括花、树木之类的,好像都有专属含意吧?也许那个寄枫叶的人想跟你说的话,就是枫叶的代表意思吧?」
「是吗?」樱木楞楞地想着,谁知道枫叶的意思是什么啊?
「去图书馆查啦!」果然是好朋友,马上知道凭他的脑袋哪可能知道答案。
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樱木做出了空前绝后的举动,上图书馆看书。
无视于身边所有人的震惊神情,樱木刻意镇定地翻着植物图鉴,努力找解答。
很快地,翻到了枫树的那页,也找到了自己想要的资料。
书上只有简单几句话,『枫:代表退隐、相思。』
樱木瞠目结舌地看着,一再确认,是的,就是这两个意思。
如果这是寄信人的意思,那会是前者,还是后者?
若是前者,那是叫自己退出篮球队吗?谁会是自己的敌人,这么恨自己?
自信满满的樱木突然骄傲地笑了,自己这么厉害,天才一定会招嫉妒的嘛!
那犯人就很多了!想到这,樱木又变成哭丧着脸,那知道跟不知道有啥差别?
若是后者,那表示对方一直思念着自己,是…爱慕的那种思念吗?
本来哭丧着脸的樱木刹时脸红害羞起来,一个男生爱慕着自己?那这封信就变成情书了耶…
这种事怎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樱木慌张地抚着发烫的脸颊,自己被人暗恋着?
无论前者或后者,两种含意都叫樱木无法招架,知道答案反而更困扰了呀!
至于图书馆里的众人们嘛…早就全数清空,因为那个情绪转换超快的樱木花道已经把他们吓得逃难去啦!



--------------------------------------------------------------------------------


信还是持续寄来,一样没有任何文字。
几乎要抓狂的樱木在水户的建议下,决定反其道而行,寄信给那个神秘人物。
谨慎地将信放在自己桌上,等待寄信人来领取。
第二天,樱木打开桌上的新信,果然不一样了。
除了枫叶,多了一小段文字,潦草地写在信封上面。
『你希望是哪个意思?』
樱木惊喜地看着,那个人回信了。
把握机会,樱木提笔又写了封信。

『你真正的意思。』这是樱木的信。
『真想知道?』这是神秘人的信。
『是的。』樱木问。
『后者。』回信。

樱木终于知道寄信人真正的用意了,但这让他方寸全失。
怎么办呢?一个男生寄情书给自己,是希望怎样呢?
水户事不关己地发表意见,「除了想跟你谈恋爱,还能有什么意思?」
谈恋爱?跟一个男生吗?这可以吗?
樱木心慌,不过他更害怕自己的真正心意,对于这个神秘暗恋者,自己竟有些期待与思念,莫非…自己的心已被敲动,也有了相同的情愫吗?
胡思乱想不是自己的习惯,光明正大解决一切才是自己的风格。
提笔写了封信,樱木要让事情划下句点。

『见个面吧?我想跟你说清楚,我的回答。』



--------------------------------------------------------------------------------


一大早就在教室内坐好,对于迟到大王樱木而言这是非常难得的事呢。
昨天寄信人已经给他回答:『明天早上,你的位子。』
所以樱木准时赴约,现在心脏猛烈跳动的程度比起打了一场球赛后还严重,因为清楚自己非常重视这个人与这件事。
会是谁呢?樱木翘首期盼,望着教室大门。
平稳俐落的脚步声在清晨静谧的时刻里渐渐传来,来了!终于现身了。
在晨光中,逆光的来人此刻笼罩在阴影里,轮廓有些模糊。
樱木出乎意料地闭上眼睛,不敢看清他的真实面目。
但那个人并未停下脚步,反而唐突地抱住樱木的肩膀,又紧又密地将他搂在怀中。
惊慌地低声一叫,樱木睁开眼睛,只看见一头黑发在眼旁闪亮。
「你、你想干吗?你是谁啊?」
「小声点,耳朵会痛,白痴…」
低沈的嗓音,是那个头号嫌犯!
「是你…怎么?」
「信里面的意思!」
傻了,不知该如何接话,但身体却已反映自己真正心意,软软地瘫在他的怀中。
「你的回答…我…我想知道…告诉我吧?」音量转弱,是在害怕吗?
对于他如此软弱的态度,心悸了,怜惜地回抱,没有说话。
这是在默许吗?欣喜地松开双手,胆怯地看着,然后轻轻一吻,以确定答案。
没有抗拒,或则根本就无法抗拒啊!那样浓情蜜意的吻,叫人甘心沈沦哪!
柔和的阳光悄悄爬满整间教室,逐渐提高的室温比起因爱而生的能量,也自惭失色呢!



--------------------------------------------------------------------------------


后来才知道,他为什么要用枫叶的原因。
不是因为枫叶的含意,若不是自己告诉他,他还不知道有这种事情。
理由很单纯,因为枫是自己的名字,因为红色是恋人的颜色。
所以寄这样的信,传达自己拙于表达的心意,比起任何文字都还要直接。
这信真正的意思只有一个,自始至终都没有更改。

『我是枫,爱上了你的红,你看到了吗?』

 

  L - 路人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