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满月-番外

(4 次投票)

作者:Scilent 周二, 2010年 06月 15日 17:04

2151年4月1日 17:26



我们流连于城郊的住宅区,饭菜的香味,玩得忘了回家的小孩们,一声声唤着他们的母亲们的高高的声音。一张石椅上,一个男子睡的昏天暗地,头后仰着,口水从大开的嘴角流下来,叉开的长腿伸到路上,要是谁走路不小心肯定被拌一跤。他胸口还有个小家伙趴着,就像小猴子勾着母猴子那样。男子起伏的胸膛上一大片湿湿的口水印。大概是饿了,小家伙的眼皮颤动着就打开了。她调皮地捏住男子的鼻子。男子呼吸越来越不顺畅,发出了一声猪叫那样的鼾声。她咯咯地笑得鼻子皱起来,眼睛也没了。



“还笑还笑,小坏蛋!”被弄醒的男子装得很凶猛的样子去哈她痒。小家伙扭得和绞泥糖那样,乐得不行。



“看你还坏不坏,看你还坏不坏!”男子把女孩举过头顶,转起圈来。



女孩害怕又兴奋地大叫起来:“爸爸!爸爸!”



“怕不怕!怕不怕!认错就放你下来!”男子作势又给她来了个俯冲。



她尖叫得更响了:“飞机……飞机!”



  “坐飞机咯!坐飞机咯!”男子让她跨坐在自己脖子上,大手撑着她的腋窝,跑起来,风呼呼地从耳边刮过。



“左转弯!右转弯!上升!下降!”父女两个满场子乱窜,惹得别的小孩也闹着要坐飞机。



“翻跟头!翻跟头!”女孩花样百出,父亲大笑着把她抱到怀中,她勾着他的后脑勺,小嘴翘得老高,不依不饶,“翻跟头嘛,翻跟头嘛!”



“好啦好啦!口水都流出来啦!回家吃饭好不好?”



“不…………嘛…………再玩会儿嘛……”



“等下妈妈打你屁股噢!”



女孩头一缩:“好嘛。”



男子抱着她坐下来,拿出手帕抹她脏兮兮的小脸:“你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呀?”



“男孩子。”



“我们家由佳是男孩子呀!怪不得那么脏!”



“爸爸,爸爸!爸爸!!”



“嗯?”



“我考你噢!听好!你听好嘛!”



“听着呐。”擦另一只肉嘟嘟的小手。



“听好噢!太阳现在为什么这么红啊?就和你的头发这么红。”



男子诧异地抬起眼:“这你都知道啊?”



“你先说。”



“这是光的散射原理,对不对啊?”

“你在说什么嘛?”女孩嘟着嘴表示不满。



“那你说是为什么呀?”



“今天老师给我们讲了个神话故事哟!他说啊,原来有个神仙,是掌管时间和空间的。他爱上了一个人,他们快乐地度过了一生,可是人是要死的呀。那个人死的时候,对神仙说,等我下辈子做人的时候,你要找到我哦,我们再在一起。神答应了他。可是当神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忘记前世的事情啦,有了妻子和孩子。神非常生气,就把他的家人都杀了。后来他又投胎又忘记了,这样一次又一次,神杀的人越来越多,就不是神,变成魔鬼啦。于是更大的神仙就把他关在太阳里面,每当太阳要下山的时候,他就想起最后他们在一起的那个晚上,很伤心很伤心,伤心到血都流出来啦,所以太阳才会那么红啊!”小由佳撇下最,眨巴眨巴着眼睛,泪水都掉下来了,“你说那个神是不是坏人呐?”



啼笑皆非地抹着女儿又被眼泪弄脏的脸:“你说是不是啊?”



“不知道,可是我觉得他不是……”

“由佳啊,你们老师讲的是故事,故事呢就是编出来的,没有这么回事情哟。”抱起女儿向家走去,“其实呢,夕阳是红颜色从科学上来讲是光的散射原理哦。”



“那爸爸的头发也是光的散射原理吗?”



“那个稍微不一样哦,不过都是光的缘故。”



“光的缘故?”



“对!由佳还记不记得下大雨过后的彩虹啊……”



父女俩的身形渐渐模糊,夕阳也隐没到山那边去了……




2239年5月4日 9:27



“老头子!老头子!”



“又怎么啦?”



“你快来!我找到奇怪的东西哎!”



“你又爬阁楼上去啦!”



“快来!快来啦!”



“啪”一只皱地像老南瓜那样的枯瘦的手搭上阁楼地板,扬起一蓬灰尘。接着,一颗红白相间的头才颤颤巍巍地冒出来,一张老脸,谁都不想看第二眼。



“快点啊……”



  “你以为我十八岁小伙子啊,你个老太婆怎么这么喜欢上钻下跳呢?八成是猴子转世。”



“我猴子!你还猩猩呢!”



老太婆凑过去帮着把老头子拉上来。



“又掏到什么宝贝了?我们家阁楼你从小掏到大,别说是上面的,就连屋顶和天花板估计你都翻过了,还有什么逃过你法眼的?”



“看,一摞纸稿和一个铁饼。”



“老太婆……这能值几个钱呐……”



“你懂什么!虽然字都模糊了,可我觉得是经书啊或者死海文书那类的东西哎!”



“我看是你睡觉太多太会做梦啦。那种东西会写在纸上?”



“就算是纸也了不起啊,现在哪有纸啦。所以还是古董。”



两颗头并拢着仔细辨别上面的字迹,但那明显是泡过水了。



“光线太差了,我把窗打开。”



老太婆还算利落地撑起巴掌大的小窗户,老头子捻起一张对着光,眯起眼睛瞅着。



“樱……樱木!是我的名字哎!我的名字怎么在上面!”



“真的吗真的吗”老太婆悉悉嗦嗦爬到老头边上,也凑上去瞧,“好像是哎,在找张清楚点的看!”



两个人来了劲,直看到头皮发麻,腰酸背痛还不罢休。



“你轻点,小心扯破!”



“你才是!”



一阵风溜进来,他们浑然不觉,刹那间狂风大作,连屋顶都差点被掀翻了。两个人被吹得睁不开眼,只觉得漫天风沙扑头盖面卷过来,只能抱头闭眼,哪里还管得了其它。等风过去,他们才发现书稿不翼而飞了,赶忙探出窗外张望,只看到高高蓝色的天空清爽得连一朵云都没有。叹了口气,也没心思再研究被称为“铁饼”的另一奇怪物体了。




2463年8月8日 14:04




“樱木!樱木!”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跳起来站上一块大石头,毛茬茬的小红头,晶亮晶亮的金棕色眼眸,大嘴咧到耳朵边,奋力地挥着手,“这里!洋平!我在这里!”



叫做洋平的少年也是差不多的年纪,他气咻咻地爬上靠海的悬崖,两手撑着膝盖,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就……就……就知道……你在这儿。”



樱木抚着洋平的背:“有好事啊?跑得那么急?”



“啊……啊……我捡到样东西。”等缓过一口气来,洋平掀起上衣,从裤腰里解下那个东西。



“好奇怪哟,这是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啊,才来给你看嘛。”



他们并排坐下来,瘦得连脊梁骨都能一节节数出来。战争刚结束,物资缺乏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又加上他们是孤儿,更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要是三两天没得吃,也只好再拉紧裤腰带。裤管吊得半天高,衣服的肩膀永远不够宽,皱皱地卡着胳肢窝。夏天还好,衣服短反而凉快,哪里也能睡。到了冬天,就和寒号鸟那样一堆堆缩在一起取暖。一个冬天下来,死掉的流浪儿尸体能绕着城堆一两米高。所以,樱木和洋平能活下来,还健健康康的,简直是奇迹了。



他们平时也没什么爱好,就喜欢掘地三尺地挖宝,总梦想着哪天成了富翁不愁吃穿。两颗脏兮兮的脑袋靠在一起,研究着这个“稀世珍宝”。



“洋平~~这东西不是铜不是铁不是铅不是铝,形状也怪不啦叽的,圆不圆方不方,能干什么用啊?”



“也许是发射信号用的?你看上面有按钮哦。”



“可就这么几个按钮能发什么信号啊?难道是通话的?”



“可能。你看上面有孔,不一定能把声音存进去。”



“喂~~喂~~你好~~听到吗?我是大天才樱木花道~~~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樱木贴着它听了一会儿,又摇了几下,又听了一会儿,对同伴耸耸肩。



“大概坏掉了,按钮都不能动了。”洋平无不惋惜。



“那就没什么用咯,连兵器都造不来。本来还能去卖几个钱的。”



“是啊……”



他们肩并着肩朝着大海的方向。



“喂,洋平。”



“嗯?”



“我常常在想。海的那一边是什么。”



“是陆地咯。然后又是海。”



“这我知道啦!我是说人啊,会不会有得吃有得穿,说不定每天可以吃好几顿拉面呢!”他又咧嘴傻笑起来,好像拉面就在眼前似的。



“又或许更惨呢,每天被拉去做苦工,脖子上脚上都拴着镣铐连在一起。”



“你好悲观噢!”



“是你太不切实际好不好。”



“有梦做才觉得有希望啊!”撞了下旁边小孩的臂膀,“哎!你有没有梦到过你妈啊?”



“没有。”



“我经常梦到哎,金黄色的麦田,没有边际喏!我就躺在里面一手一把麦子,好香啊!!永远不会饿肚子了!!”



“原来你妈是小麦啊……”



“你妈还是水稻呢!我说我家种小麦不行啊!”



“行!我说,我们晚上吃什么啊?”



“呜……肚子好饿哦,你不提醒我还不想起来。”



“是你自己说小麦小麦的啊!不然我们去摸鱼?”



“好啊!也只能这样咯!摸不到怎么办?”



“吃你好了。虽然没什么肉……”



“呀!还挑剔叻,你肉多吃你好了。”



“这个怎么办?”指指搁在一边的不明物体。

“呃……”摸摸头,拿在手里掂掂,“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啦,可是今天只能当天才我的飞盘啦!”



不明物体飞了出去,只在海天相接处成为了一个亮点。



“海里的大王!!!天才樱木送给你的宝物要收好噢!!!我们很慷慨的啦,今天你送几条小鱼回报就行啦!!!!”
 

标签:
  S - Scil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