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夏季舞会(于是向前走番外)

(1 次投票)

作者:龙堂 周日, 2010年 06月 20日 14:06

【1】狐狸

那只臭~狐~狸!!!!竟然下手那麽重,混蛋,痛死我了!只不过是不小心把泡面给洒到了他的杂志,干麻那麽火大啊?!
唔..好啦!我知道那本NBA杂志是透过关系才能够拿到甚至还尚未在美国发上市的最新一期,而且是今天刚寄到,连一页都还没看过,不小心弄脏的确是我不好。
但是本大爷已经有道过歉了呀,再说谁叫他那麽重要的书不好好的收著,竟然把他摆在桌上,跟本就是他不收好...对!就是那只死狐狸的错,是他故意找本天才的麻烦,把书放到那里,故意陷害我弄到,然後让本天才感到愧疚,接著叫我篮球赛时让他,在大家面前出糗,趁机把本天才的後援会给抢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那只臭狐狸真的是太奸诈了,难怪人家说狐狸是狡猾的动物,果然真的是一点都没有错!哼!!亏我刚刚还在为他感到抱歉勒,原来他心里跟本就是有著这个天大的阴谋论啊!太混帐了!


说到这里~~~我才想到,那只死狐狸从高中就跟我作对作到现在,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想怎样。像之前的晴子小姐,就是因为他的介入,才会让本天才最後竟然没办法抱得美人归,而且还让晴子小姐最後竟然跟隔壁班的那个叫什麽来著的平民百姓交往,还听说他们过的很幸福,啊~~那就好了....
啊!!!不对不对,我干麻帮那个死小子说好,像那种长相平凡、个性平凡、从头发到脚指头都完全平凡到不能平凡的平民小百姓,凭什麽让本天才说什麽好。

妈的!!一定都是那只死狐狸,才会害得晴子小姐被那种人骗去。对!!这一定是那只死狐狸害的....不过...为什麽,那只狐狸在我哭..啊!不对,那是我眼睛不小心“进沙子”时,竟然还跑来安慰我?虽然最後还是打了一架,但是,倒也是骗到了那只狐狸一顿免费的拉面..嘿嘿.......啊!!不对不对~~为什麽我要帮那个死流川枫说话。我可不能忘,这跟本就是他的阴谋。对!!!是他的阴谋....


然後之後终於有一群很有眼光的女生,组成了本天才的後援会~~~啊~~~想到这里,又让我想起了那个可爱的田中小姐,真是太有眼光了,竟然说本天才是篮球队里最有希望的光茫~~啊~~~还有野田学妹也很有眼光,竟然还说本天才有一天一定会带领篮球队走向冠军的..还有还有...呜呜...一想到她们,就觉得她们真是一群优秀有气质的好女孩呀~真不愧曾经是本天才的後援会~~~~对!没有错!!是“曾经”!!!!想想就想杀人!!!!


喂~小子你看什麽看,是没看过栏杆歪掉是吧!!!想打架吗...刚好本大爷现在心情超极不爽,就拿你...哼!!真没用,只不过是随便说说,竟然就这样被吓跑...唔~~刚刚想到哪...啊~想起来了..

还不是那只死狐狸,明明自己有一群超级吵又没有眼光的後援会还不够,竟然跑来抢我的那些优秀的女孩;不但常常偷瞄他们,甚至还跟主动跟她们搭讪,想抢人的企图根本是清清楚楚。然後那些本天才的优秀後援会们,就这样一个一个被那只狐狸给骗走了~~啊啊啊啊啊~~想到就想要揍那只死狐狸。


还有就是我因为孤儿院没办法继续供我念大学,洋平又说什麽现在学历没有的话很难找工作等等的,所以听他的话准备去考能够一边发给薪水的警校。结果、结果那只死狐狸....啊~~~竟然还嫌我不够倒霉,在我篮球队里以队长身份跟大家说了这件事之後,突然的跑来揍我一拳,害的那天明明就是要很有感伤的离别气氛,却被他搞的完全没有学弟敢靠近我一公尺,本天才连一声“学长加油”都没听到~~呜呜呜~~原本还假想会有一场为本天才举办的隆重盛大的践别会勒....


然後,在破坏了我那神圣的伟大践别会计划後,那只臭狐狸又不知道在发什麽狐狸疯,第二天竟然跑来班上对我说什麽他也要考警校!妈的!我是不是欠这只狐狸什麽?
高中还害的我不够,竟然连大学也要来找我麻烦,真是够了!结果那天他说出这种话还没超过一个小时,我果然就被班上的那老头给赶到外面去罚站,虽然说是因为我跑去揍他,然後打起来的原因;但要不是他跑来我们班上发那个狐狸疯,我也不会变成那样。所以,还是那狐狸的错....


唔~~~好、好啦!!我承认我最後会考上有一些原因是那只死狐狸啦。要不是他去找了一个那个什麽警校的什麽领奖学金的学长,每天下课後把我和他留下来一起恶补课业,也许凭我和流川枫现在这种成绩,是连让名字放上榜单都没办法的,更不用说还可以考有资格选志愿的分数;不、不过...我也有回报那只臭狐狸呀,我可是常常在狐狸爸和狐狸妈不在的时後,去他家帮他作饭给他吃耶;而且本天才可是有依约定答应陪狐狸去乡下他那什麽奶奶的家,还害的我後来被那只该死的土鸡给咬伤了腿呢~~

再说,就算那只臭狐狸帮了我很大的忙。但要跟他算的帐实在太多了。像是大学後,很不幸的得跟他同一间宿社、又很倒霉的得像高中一样继续当他的队友;更虽的是,竟然高中的情况再现:整间篮球场到处那只死狐狸的fans,而且还比高中时更多,害得每次练球都被吵到不行,然後明明是那只死狐狸找我麻烦,打架之後竟然还要被那些吵死人的家伙骂,真是气死我了?!?!

啊!!好痛!!!!切~~这个石雕竟然那麽硬,害我的手痛死了。


然後然後,本天才已经是非常不幸了,结果那个死流川枫,竟然还有事没事的就叫我作这个作那个的。尤其是有一点,以前还没有发现,现在才知道那家伙跟本就是有洁僻嘛~~
不但只不过我不小心把东西放到了他的床上,他就会突然发狐狸疯的揍我,然後若我喝完的杯子不小心放到他的桌上,他又会开始耍起他莫名奇妙的狐狸脾气;这就算了,但凭什麽本天才的生活起居他也要管的死死的,不但什麽每天都得洗澡不然不准进入宿社、或者是什麽衣服每天都得换不然会生病等等,甚至连上次我和洋平他们出去玩的一身泥土,那家伙竟然还就真的把我锁在外面,让我後来只好去找学弟求救。


哼!!!那只死狐狸以为他自己是谁呀,谁稀罕和他住在一起。过几天就是夏季舞会了~我一定要趁这个机会找一个可爱的学妹交往,然後搬到外面去住,到时後就不用去忍受那只死狐狸的烂脾气了,虽然有一点不舍得....啊!!!我在想什麽~怎麽可能会为那只臭狐狸舍不得,能够离那家伙越远越好~~好!!!!快去找洋平,叫洋平教我怎样去邀请可爱的学妹参加舞会。

死流川枫!!!!你给我等著,我一定会比你更早交到女朋友,打败你的!!!!!!

啊~~好痛!!!!又撞到石雕了~~真是的,这公园干麻没事老喜欢把石雕摆在路中央.....



【2】白痴

那个大白痴!!!超极大白痴!!!!竟然又给我去外面招惹了那些女人,真是莫名其妙,我明明从大一就放话出去说大白痴是我的,为什麽就是会有女人不识实务的老跑来招惹白痴?!像今天,要不是因为我刚好经过操场,又怎麽会听见那段让我级度想冲出去杀了那群女人的话。哼!!!要不是他们是女人,我早就一拳过去把他们揍的不成人形,就像高三那个天杀的藤野一样,竟敢对我的白痴有企图???他作梦都别想!!!


那个白痴!从高中就不断的给我找不必要的麻烦,好不容易那个队长的妹妹终於跟那个不知道叫什麽名字的男人走了,还以为终於不用再担心那个白痴,哪知竟然又有几个无聊的女人,竟然跑来招惹白痴,还组成了那个叫什麽後援会的!哼!!也不想想自己有几两重,敢跟我抢??!!结果那天我去跟她们警告时,那白痴竟然还说什麽是我抢走他的女人,当下还因此而跟我打起来(事实:明明就是流川先动手)!!

他的女人???哼,想都别想!这辈子,绝不会有什麽他的女人这种东西存在。绝·对·不·会·有!!!我不准!


然後在高三,关系终於有点改变的时後,那白痴竟然跑来说什麽因为他是天才,专门是要帮平民老百姓铲除坏人,还说什麽决定要去考警校等等的屁话。妈的!!这白痴真的是个白痴,敢给我逃?你以为我流川枫会让你逃吗?白痴!!!

告诉你,就算你这个白痴跑到世界的角落,我也绝对会缠住你不放的,你觉悟吧!樱·木·花·道!你肯定想也没想到我爸就是湘北分部警局的局长吧?想当警长?那好,之前我爸才为了我的未来跟我大吵一架,现在告诉他说我愿意去考警校,他还不高兴死(事实:流川枫威胁他老爸说如果不保证他和他同学都考上,自己也绝不会去念!)?看到我带来了警校里的学长来恶补,那笨蛋果然惊讶的像是一只看到食物的猴子。

哼!没有见识的白痴!!!

他竟然还说什麽答应陪我去乡下找奶奶是谢礼!去他的!那个白痴,要不是看那天在我家里,一直傻愣愣的对著乡下风景照露出一付十足白痴的傻笑,你以为我会想要去那种无聊的地方吗?
还说什麽是我的谢礼,我看玩得根本最高兴的就是你吧?(事实:高三那年暑假,流川枫露出的笑容,比起他那过去的17年加起来的都还要多)高三那年还有事没事就往我家里跑,说什麽要来我在家煮饭给我吃。去!!!我看那白痴跟本是看准我妈在的时後,想到有东西可以吃,才会每天都跑来吧!(事实:当流川一发现樱木爱吃自己母亲煮出来的菜後,机乎有事没事都会“用手段”让母亲煮那些菜,然後...)

好不容易两个人都考上了警校,结果!!!为什麽!!!!那个混蛋水户洋平竟然也一起考上同县的T大???白痴明明就是我的,那个水户也知道我对白痴的事情,竟然还很可恶的跟著一起跑来??然後,高中就算了。大学好不容易跟白痴能够同宿社(事实:这家伙又耍手段了 = =|…),结果那个水户竟然三天两头就把我的白痴拐出去,还每次出去都不止一小时。有次甚至竟然给我两个人玩到半夜才回来?!混帐!混帐!死白痴,你以为我会让你进门吗???想都别想!既然你那麽爱再外面跟那个水户撕混,那你就永远都别想进来睡了!


这样还不够!!那个该死的水户,竟然还跟高中一样,有事没事就唆使白痴去追什麽女人。妈的!如果这样子我还不管,你以为我流川枫是摆著好看的吗?像大一的那次夏季舞会,谁不晓得明明就是你这家伙去教白痴一些有的没的,所以那个超级大白痴才会差点就被那个叫什麽来著的老女人给拐跑。(老女人:喂!我才比你们大几个月而已好吗?)


说来说去都是那个白痴太白痴,明明机乎所有的人都看的出来我对他的感情了,结果那个白痴竟然蠢到完全感觉不出来!混蛋!每天有事没事就露出那一付白痴到不行的傻笑,跟那些女人讲话还会脸红,招惹了一大堆不必要的麻烦,害的我得一天到晚帮他赶苍蝇。结果昨天竟然还对那个叫野山或者德川的家伙,说什麽他今年夏季舞会一定要交到一个女朋友,还说什麽已经在请水户帮他写邀请卡了!!!

混帐混帐混帐混帐混帐混帐混帐!!!!超级死白痴!!!!亏我还特地把昨天才刚拿到的最新NBA杂志带给他看想让他高兴,结果他竟然敢说出这种话!!!混帐??!!

要去找女人就去找吧!从今以後,你这个白痴跟我流川枫再也没有瓜葛,别想我会再管你任何的事!!!混帐........

哼~现在篮球场竟然已经有人用了!啧....


【3】

当大学的学生们心情都还停留在暑假所留的怠惰心情里时,在校园里,却有某种热闹的气氛逐渐在升温著。相较於上学期,学期末时同学间开口闭口便是报告考试等等,这几天若同班的同学在校园里恰巧遇到时,开口闭口除了满了笑容的寒喧外,便是谈论著有关於即将到来的一年一度夏季舞会相关。

每个人总是很兴奋的谈论著当天要如何打扮出席,女生们忙著交换著最有效的的快速减肥法与保养经验,一群好友们约好哪天要一起上街去砸下重金好好的采购一下当天的服装配饰;男生们则不再只会聚在一起讨论线上游戏,他们开始忙著找一群好哥门聚在一起,讨论什麽方法能最有效的邀请到班上那最美丽的女孩一起出席;而出主意的,也往往是那些已有女朋友而不能动坏脑筋的家伙。


为了能够成功的邀请到梦想中的舞伴,男生们是个个想尽了花招,而表演的最佳舞台正是女宿。所以在女宿外,也开始出现了一大堆有趣的表演秀。甚至只要你今天发生了什麽事打坏了你的心情,或者是什麽都没发生而觉得无聊了,只要将头探出女宿的窗口,就可以免费的看到了平常所看不到的个人秀了。

同样的,在这个时代里,若只懂的等待男生主动追求的女生,在某种定义上看来,是赶不上潮流,更绝不会是现代女生的写照。为了能更“提醒”那些呆头鹅,或者是能够约到那些白马王子们一同出场,身为男宿的管理员,最近也快要忙疯了,每天广播上只是不停的播著“xx同学外面找”等等的,从每天早上八点到晚上十点的开放时间里,整个男宿尽是吵死人的外找广播,而这让很多没有兴趣的人烦不甚烦。当然,在这种气氛下还有心情忽略这种事的人,是少数的少数。


流川枫,便是这少数人之一。自从上次和樱木花道吵过了一架後,樱木第二天便说什麽要去找水户,然後拿了一些衣物後就跑去水户那外租的房子去,并且一住便拖到了今天也还没在宿社里出现过,一次都没有。

这很成功的辙底激怒了流川枫!

非必要,不再有人想进入流川的宿舍。原本就因为流川话少而总是难沟通的楼长们,在这几天更是完全装成忽视流川的存在:不但晚点名会“不小心”的忘记去巡流川的那间宿舍,在早上的集合点名时,也会很有默契的假装流川已经醒来而且站到了队伍里。甚至连最近那广播找人的盛况里,流川的名字也机乎不会出现。这并不是因为管理员故意漏看流川枫的访客记录,而是就连女生们也受不了流川枫在被找出来时那种冷到可以杀人的眼神,在之前某一天里那五个不幸的倒霉鬼当了炮灰之後,“流川枫最近心情非常差”的传闻便传遍了整个校园,随後便不在有人会愿意再乖乖受死。


这对於曾身为大一时里新生最具王子代表的得奖者而言,在某种定义上是一种耻辱。但当然的,对流川枫而言却压跟连想都懒的去想,又何来耻辱可言?更何况,目前的他,整天想著的都是那个超级大白痴的事情,甚至连自己其实已经三天没跟任何人说过话这种事也完全没注意到。
他很想像过去一样跑到水户家把樱木给抓回来,然後狠狠的揍他一顿,才足以消去自己目前的怒气;或者就在水户面前跟樱木告白,然後狠狠的吻住樱木,让水户知到白痴是谁的。
但不管怎样,身为流川枫,自尊让他最後什麽也没有作。什麽也没有作,只是继续待在宿舍里生著闷气。


於是,当在夏季舞会的当天早上,流川还睡梦中与清醒之间游走之际,樱木带著他的招牌笑容的出现,便让流川枫说出在这几天里第一句话。

『白痴!』
『什麽白痴!!死狐狸,你不要我一回来就找渣,是想找死吗....哼~算了..』突然傻笑起来的樱木,让流川觉得很刺眼『本大爷今天心情很好,就不跟你这只闷狐狸计较了。』
『哼...白痴!』

『哇哈哈哈哈哈~~~我告诉你这只狐狸,本天才找到今天晚上的舞伴了。哇哈哈哈~就是那个大一的叶子学妹,还记...狐、狐狸??你、你怎麽了...』看到流川枫瞬间冷下来的眼神,樱木在一时间突然感到了某种不该存在他天才字典里的恐惧。
『你说,你找到舞伴?』没有回答樱木的问题,流川死命的忍住想要把樱木揍到住院的冲动。
『对、对啦~~你干麻那样瞪我...啊~~我知道了,是不是狐狸还没找到舞伴..哇哈哈哈~我果然赢了你这只小狐狸了。哇哈哈哈~~~没关系、没关系!!告诉狐狸一个好消息。叶子答应我会带另一个学妹来的..喂~喂~~狐狸你要去哪??我还没说完耶...喂!!流川枫!!!你给我滚回来..喂.....』
随著一声机乎让整栋宿舍里还在沉睡的同学们给吵醒的甩门声之後,在宿舍里便只剩下了还在迷惑的樱木与他那不解的喃喃自语。

『真是的...那只小狐狸到底在气什麽呀?本天才不是说有帮他找到舞伴了吗..真奇怪....』


然後,在充斥著紧张与期待的早天过去後,接下来的便是那全校皆期待的时刻了。


『夏季舞会,现在正式开始!』
今夜的DJ,就带著那迷人的笑容,衬著今夜里第一支乐曲,对全校这样吼著。

『樱木学长,这位就是我同学,野田樱子。很可爱吧?』带著一位很可爱的女孩,叶子在人海里很轻易就找到了红发的樱木。
『啊~~~是叶子学妹啊..』樱木一看到叶子,那从小到大所改不掉的脸红毛病便又开始了。
『嗯~~流川学长呢?不是说会跟樱木学长一起来的吗?』探著头,叶子找著流川的身影。
『疑...啊..厄...我也不知道那只狐狸跑到哪里了。从早上出去就没在看到了,我以为他会自己来的说.....』回答著叶子,但樱木却忘了去注意自己心里的那种失落感觉。

『唔...这..那...』转头看了看身边的樱子,又转头望向樱木,叶子完全不知道该怎样化解现在这样的尴尬情景。
『没关系啦~叶子!』苦笑的安慰了一下叶子,即使从他的表情上不难发现失落感『反正我本来就不奢望流川同学能够会当上我的舞伴。』
『啊...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那只臭狐狸竟然、竟然不来...』樱木现在才发现自己事先不作好确定,这给叶子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不不~~没关系的!!那,我就不打扰两位了~~嘿嘿...我先过去找我的同学罗~~你们两位好好玩吧。』说完,樱木还来不及出声挽留,樱子便转身跑离了他们。
『啊.....怎麽会这样....』我原本是想说我们四个人一起玩的,怎麽会变这样?!樱木无奈的这样想著。


『樱木学长你还说呢!你不是说流川学长肯定会出场的吗?』
『厄~~我不知道呀...过去这种场合,那狐狸都会一直在的呀.....我、我怎麽知道他竟然会挑今天不在。』
『唉...算了算了~~那就我们玩好了!!真是的,人家樱子原本很期待的!!』叶子无奈样的叹了叹。
『啊~~还不是那只臭狐.....对不起!!叶子学妹...』原本还想要将所有的错推给流川,却在看到了叶子那饶富笑意的眼神时,樱木还是道了歉。
『哈哈...开玩笑的啦!樱木学长,我们不要扫兴了,这首歌可是我最喜欢的歌呢!我们快来跳吧...』

『啊啊...喔...好!!』完全不能体会女人的善变,樱木突然觉得总被叶子牵著鼻子走的自己很丢脸,脸上又开始的染上了红晕。
『那我们到....』原本还想继续拉著樱木往前方走去的叶子,却突然的停下了脚步。因为她看见高宫正从前方跑过来。『学长,你朋友....』
『疑???啊...高宫??怎麽了??』顺著学妹的视线回过头的樱木,只见高宫气喘喘的往自己的方向跑来。

『樱木,流川他出事了!』


【4】

『这是怎麽一回事???』
当樱木一到现场後,第一映入眼廉的是流川作倒在墙角边,已经失去了意识,身上不少处有著擦破而流出的血丝,估计是给人打晕的,因为後脑勺在路灯的照耀下已经微微出现淤青的颜色;洋平与大楠他们此时则是挡在流川枫面前,和五六个人对斥著,洋平他们还没有动手。
『狐、狐狸???』樱木跑到了流川的身旁,紧张的这里摸摸那里碰碰的,就像是好像这样作流川身上的伤就会自己好起来。
『花道,你先把流川给带走吧,这里交给我们了!』洋平转头对著樱木说著。
『洋平~~狐...流川他怎麽了?』樱木不是第一次看到流川流血,但不知为什麽,看到流川紧闭著眼睛不动,樱木只觉得在心里某住闷的紧。
『他.......他跟这群人打架打输了。』洋平一向最了解樱木,他知道即使樱木在迟顿,在心中某处却已经把流川当成很重要的人。所以若是,告诉他说流川是因为在酒吧里被这些人调戏而打起来,他想眼前的这些人大概连命都别想要了。

『打架???为什...』
『好了!花道,问题以後再问吧!现在你快点先带流川离开这里。』
『不要!!!我要跟你们一起,本天才可是打架高手,这几个家伙跟本不够看!!!』说著便要走到阵队前面。
『花道!!』一边拉住了花道,一边靠到了樱木的耳边,洋平将声音放低『你和流川枫都是警校的人,如果被发现在校外打架的话,那可不是老师念个几句就可以解决的。』
『可是....』
『不用担心啦!我会帮你狠狠的揍那些家伙的,连你的那份一起。』将音量放回了原本的声音,彷佛是故意要让眼前的人听见。
『什麽叫做连我那份??本天才是天下无敌,怎麽可能有办法连我那份一起揍??!!!』

『厄...好好好~~~花道是天才!我只能补回你1/2份就是了。』
『是1/4...不!!是1/5...唔...是1/10...对!!洋平你最多也只能补回我1/10而已啦!』
『...........』看著眼前这个以经完全把原本目地给忘光的大男孩好友,洋平突然觉得很想笑『1/10就1/10!!你快点带著流川走吧...』
『好吧!!...那,洋平你可不能出事....』
『放心吧,像现在这种货色,连我们之前遇到的都还不够看呢!』给樱木一个安心的微笑,洋平一边摧著樱木快些带流川离开这个地方。


『那麽,』看著樱木背走了流川之後,洋平走回了大楠前面『就让我们来教教你,什麽叫做打架吧!!』.....




当流川睁开眼睛时,看到的便是一片火红。那一刹那,他以为他是因为血流进了自己的眼睛,但接下来传到皮肤上的温度,却让流川心里也跟著暖了起来。

是白痴!背自己的不正是那个让自己想了一整天的大白痴吗?!

『狐狸你醒来了??』感觉到了身後的嚅动,樱木问道。
『.....』不想要离开现在所拥有的温暖,流川打算继续装晕。
『什麽嘛?!真是个没用的狐狸,只不过是五个人,竟然就被打成这样。想当年本天才,就算一个人面对十个人,他们也只能乖乖的求饶勒~~』即使以为流川没醒来,樱木还是照样碎碎念著。
『.......』超级白痴,只有体力比人家强。
『要不是洋平他们,我看你如果被打死怎麽办?』
『......』白痴,你在担心我吗?
『而且,你干麻没事缺席,害我被叶子学....啊!!!好痛!!!!!臭狐狸!!!!你干麻?』突然腰上被流川踹了一脚,樱木差点重心不稳跌倒。
『放我下来!』
『啊???什...什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樱木,在流川又补上一脚後,火大的把流川“放”了下来。


『你这只浑蛋狐狸!!!本天才可是你的救命恩人耶!你竟敢踢我???』
『哼!是水户救我的吧?!』
『疑....啊!!!原来你早醒了?????啊啊啊~~~奸诈的狐狸!!狡猾的狐狸!!你一定是故意的,故意假装晕倒,骗本天才背你那麽久,太奸诈了!!!』
『白痴....』看著樱木又叫又跳的身体语言,刚刚的怒气顿时消了一半。至少白痴现在还是我的,即使.....

『狐狸???狐狸....你怎麽了???』看到流川的眼神突然的暗淡下来时,樱木以为是刚刚自己不小心把流川给丢太大力了。
『没事!』说完,流川便越过樱木向前走去。
『狐狸,你要去哪里?』
『宿舍!』
『啊???...喔.....』听懂了流川说了什麽後,樱木便跟在流川三步距离,边数著自己的脚步,边沉默的走著。
『哼!白痴...』用著只有自己听到的声音骂著,流川并没有拒绝樱木跟在後面。


随著音乐的逐渐清析,可以知道学校就在前方绕过弯角之後。
『可以了!你可以走了...』停下脚部,流川就这样说著。
『啊??什、什麽??』
『我说可以了!你现在可以去找你那个什麽叶的女人,不用管我!』很冷的语气,流川努力的压抑著里面的醋意。
『什麽叶???.....啊?!你说叶子学妹吗?.......混帐!!你说什麽?!』了解流川说了什麽之後,樱木突然觉得很火大,即使他完全不知道为什麽。
『哼!你不是要跟那女人去什麽舞会吗?现在可以去了呀!』不管樱木现在已经抓住他的领子,流川更冷的眼神让樱木有种无名的恐惧。

『你在说什麽呀?!我早就叫叶子学妹先走了呀!!』突然觉得对这位像朋友又不像的室友很无力,樱木泄气的放开了双手,坐了下来。
『走了??』低下了头,流川还是直直的勾望著樱木。
『对啊...本天才跟叶子学妹说因为狐狸是本天才的朋友,所以不可以不管啊...,然後叶子学妹就很生气的打了我一巴掌後就跑走了。』
『她打你一巴掌?』那个死女人,敢打白痴?!

『对呀!他就说什麽笨蛋不解风情等等的话,然後我...啊~~~狐、狐狸?!你怎麽了??』说到一半,樱木一抬起头,便看到流川露出了微笑。他以为,流川是撞到了头,所以突然间不太正常...
『白痴!』看到了樱木突然紧张的把手探到了头上,流川突然很想笑,想大笑。
『你还会骂我白痴,看来就是没事了嘛?!真是的~~别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又怎麽了呢!!』
『你担心我?』流川问出了从刚刚就很想问的问题。

『当然?!本天才可都放弃了跳舞的机会了耶,如果再连一只瘦弱的狐狸都顾不好的话,那本天才会被洋平笑的!』
『你想跳舞?』挑了挑眉,要不是樱木现在正低头自怨自碍中,一定会发现有种名叫作狡猾的光茫在流川的眼中留过那麽一秒。
『当然!!!洋平告诉本天才说,学生就是要有参加过舞会才叫学生。高中那年得准备考警校没有跳过,去年又因为没有舞伴所以没去,好不容易...疑~~狐狸~你、你干麻....』突然被流川一把抱住,让樱木脸瞬间红了起来,全身还不停的挣扎想要离开。『你干麻抱住本天才啦~~放开我...』

『我来教你跳舞!』简短的一句话,却成功的让樱木停下了挣扎的动作。
『狐狸要教我跳舞?』樱木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狐狸会跳舞?』
『恩!你的右脚往後踏一步,然後换左脚。』
『等、等等!!本天才才不要一只狐...啊!!好痛!!臭狐狸,你踩到我的脚了啦!』
『哼!谁叫你踏错步。现在右脚、左脚、左脚、右脚..』
『左脚、左脚、右脚.......』跟著流川的指示,樱木很快的就能够随著流川给的节奏踏著步。


『啊!!对了...』在跳第二支舞时,樱木像是突然想到什麽一样。
『......』对於樱木突然将头从自己肩膀处离开,流川不太高兴。
『跳舞不是都是男女的吗?』没有管流川眼神的改变,樱木继续问著。
『嗯...』

『那舞步不是也有男女的吗?』樱木突然间有种不好的感觉。
『对!』那个白痴,现在才发现。
『那...我们两个...谁是跳女生的舞步!!』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明显。
『当然是你!』
『对~当然....等、等等!!你说是我跳女生的舞步??』
『对!』理所当然的,流川完全技术性的忽略樱木那试著逃开的双手。
『你这只死....啊!!好痛!你干麻啦~~~』突然一把被狐狸大力的抱住,让樱木的下巴再次放到了流川的肩头处。

『跳舞一定要抱著!』这当然是流川骗樱木的。
『我知道啦~你刚刚就说过了!!可是现在问题是,你、我....唉~~算了!』放弃了挣扎,其实有时後,他真的觉得流川枫的大脑肯定跟普通人不太一样,不然为什麽那麽难沟通呢。
『.....』发现了樱木变乖了,流川枫再次闭上了眼,享受著此刻。
『狐狸,如果你是女生就好了』看著眼前那因为校园内灯光而变的一闪一闪的天空,樱木用著平常的声音说著『这样也许本天才会勉为其难的当狐狸的男朋友!』


於是,接下来,便是一场完全不符合此夜气氛的狐猴大战。
但不管怎样,此时的流川枫是怎样也没想到:在接下来为了樱木的事与家里闹出的那个不小的风波,或者当在两年後差点在医院里失去性命,更或当在樱木精神病而他差点要放弃的时後,支撑他继续下去的,是今夜樱木这一句话与这只舞。

 

  L - 龙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