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渔夫的故事 1-4

(7 次投票)

作者:meixisun 周四, 2010年 06月 24日 16:43

页面导航
[仙花]渔夫的故事 1-4
章 3 - 章 4
全部页面

【1】

 

很久很久以前,有这样的一个人:
只有一根钓竿,只有一盒饵料,只有一个小木桶………但是,他说他是一个渔夫。

没有人愿意相信他是一个渔夫,因为每个人都知道真正的渔夫是个什么样子。

[你只是个钓鱼的而已!!]
于是人们对他这样说道。

[我是渔夫……]
他笑着回答,然后拉起钓竿收着线,把好不容易钓到的一条鱼小心翼翼地放进桶里。

………………………………
………………………………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他依旧坐在码头,用那一根钓竿,装上自己挖的饵料,掉着海里的鱼。
每个经过他身边的人都会好奇地问他:
[你天天来这里钓鱼,为了什么啊??]

[为了让人相信………我真的是个渔夫………………]

-----------------------------------------------------------

我也一样…………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证明…………我爱你……

就算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我还是要说:
我爱你………

我爱你,樱木花道。

* * * * *

“初恋是在什么时候啊?”
他笑盈盈地重复着漂亮的主持小姐的问题,扬了扬平直好看的浓眉:
“大概是在………十七岁的时候吧!”

“啊?不会吧?那么晚?!”
女主持人夸张地叫了起来:
“象仙道君这样完美的男人,从小就应该很受女生的欢迎啊!”

“是很受欢迎没错啦!”
对这句话很受用,他又扯出一抹颠倒众MM的优雅笑容:
“可是谁叫我是一个既负责任又有担当的好男人呢?如果对感情太过草率的话是会伤女孩子心的。”
一脸坦荡地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深邃的眼戏谑地眨了眨,当下又引得在场的FANS尖叫连连。

“那……那位幸运的人是谁呢??”
距离最近的主持小姐中毒最深,握着话筒的手都在发抖,但还是不忘追问下去。

“啊,他啊?他不和我一个学校的,我比他高一年级,初见他时,我刚上高二………嗯嗯,青春真美好啊~~~~~~~”
仙道彰一边轻描淡写地说着一边发着文不对题的感慨,那种半似认真半似玩笑的口气把周围的人唬得一愣一愣的,一时之间都安静了下来,只等着他继续说 下去。

“不要这样看着我,我对于他,现在还是爱着的呢,所以绝对不会告诉你们的!”
敛住了唇畔那抹闲适的笑,我们的男主角换上了一副正经八百的表情,右手的食指强调性地往上竖着,就像是在说着誓言的样子。

“现在我正在努力开拓着成功之路,虽然很辛苦,但还是请祝福我吧!!”
说到这里他又笑了出来,丝毫不去管台上台下已然呆掉的众人,自顾自地拢着那头刺猬样的黑发,然后在一个帅极的POSE之后又丢出了一句足以让在座 的所有人瞬间炸掉的话:

“其实,我还真不好意思说出口,过了这么些年,我仍旧处于单相思的阶段………唉唉,爱得好辛苦哦~~~~~~~~~~~~”

--------------------------------------------------

“你真恶心!”

“啊?||||||||”(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居然可以在电视上面不改色地说出那样的话,不叫恶心叫什么??”

“那是我的真心话啊!!我真情剖白不可以啊??”(说实话也有罪吗?这个世道真是变了……|||)

“什么‘初恋’、什么‘单相思’?你仙道彰几时有过那种东西了,不要笑死人了!!纯洁少女之敌!湘北男儿之耻!!!!!!!”
渐渐有些义愤填膺起来,说话的人拔高了声音,于是在安静的空旷的四壁都嵌着光洁瓷砖的房间里便响起了阵阵的回声,从周围一圈一圈地被反射回来,涟 漪样地将两个人包绕住了。

“啊啊~~~~~~~~你居然这么说我,真让我伤心透顶~~~~~~~~~”
换上了一副哀怨的脸,仙道看上去完全是泫然欲泣的样子:
“我真的有你说的那么糟糕吗?花道~~~~~~~~~~~”

拖长了声音叫着红发男子的名字,丝毫不去管那张瞬间变得铁青的俊脸,具有某种海生多足软体生物特性的家伙不怕死地欺身上前,伸出双臂将那柔韧的腰 缠住,然后开始撒娇。

“你可以直接去死了!!##”
脾气本来就不算好的人终于爆发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转身,抓住那颗刺猬头就槌了下去。

于是只听见“嘣”的一声巨响————
一切重又归于宁静。

“下次再叫得这么恶心,我就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用力掰掉就算本人晕倒了可还是牢牢巴在自己身上的手(仙道,你果然是章鱼级的人物………|||||),樱木花道脸色有些难看地对着顶着冒烟的脑袋 蹲在一旁的家伙吼道,然后快手快脚地将五分泳裤换上,随手把泳镜从头顶上拉了下来,遮住了那一双褐金色的眼。

“本天才要工作了!你还不快些给我死回去!!##”
抬起脚踢了踢仙道,樱木不耐烦地说着:
“都不知道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真的闲成这样吗??国家队靠你这种家伙永远也成不了气候!!”

“话可不能这么说啊………|||”
终于是晃晃悠悠站了起来,仙道从裤兜里摸出一张纸条:
“因为过几天和C国有一场友谊赛,我们这边主场,所以特意给你送票过来啊!”
带着一脸苦兮兮的笑解释着来意(你不觉得太迟了些?|||),末了还以极快的速度眨了几下眼睛,那副“可爱”的模样弄得樱木又拧起了眉。

“收起你那副嘴脸,看了就烦!!##”
嘴里依旧是不依不饶地骂着,可手却还是伸了过去:
“票我先收着了,去不去不一定噢!!//////”
(花道,你还真做得出…………||||||)

“嗯嗯~~~~~~~”
看着樱木把票塞进了放在一旁的背包里,仙道笑着猛点头。

“笃笃笃!!”
就在樱木看着面前那张笑得诡异的脸又要发火吼过去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几声清脆的敲击声。

“啊,那是你的天才吗??”
探出大半个身子望向樱木身后的墙壁,仙道指着墙中央巨大的玻璃幕墙后面那条用喙敲出声响的银灰色海豚说道:
“几天不见,又长帅了不少哦!!”

“你少扯了!!海豚能用帅来形容的吗??”
再也憋不住,樱木终于还是咧开嘴笑了出来,侧身大力拍了仙道一掌:
“真是受不了你这家伙了!!我迟早会因为在工作时想起你而发笑导致溺水身亡的!臭刺猬!!”

“你放心,有你的‘天才’在,你在水里死不了的……”
不着痕迹地握住樱木放在自己肩上的手,仙道笑着打趣,那双深邃好看的眼却是片刻也没离开过樱木的脸。

笑得神采飞扬的俊朗容颜。

“笃笃笃笃!!!”
敲击的声音变得急促了,名叫“天才”的海豚在玻璃墙后不耐烦地甩了甩尾巴,侧过身子横贴着玻璃瞅着房间里的两个人————更准确地说,是瞅着某人 握住自己主人的那只“章鱼触角”。

[啊啊,果然是在吃醋啊!!]
看着那只圆溜溜的黑眼睛,仙道在心里笑开了花,变本加厉地将另一只胳膊也搭上了樱木的肩。

“哔————!!!!!!!”
一声尖锐的“怒吼”在下一秒透过了厚厚的屏障穿了进来(海豚的发声系统果然不是盖的~~~~~),随后响起的是一长串“嘎嘎嘎嘎”类似于咬牙切齿 的声响:

天才愤怒了!!!

“我这就来了!”
听见天才的声音,樱木急忙转身对它做着回应的手势,顺便一脚把仙道踹开:
“你还在这里干嘛?天才的实验时间到了,你在这里会分它的心!!快回去!!”

“好啦好啦!我这就走了!”
有些不情愿地应承着,看着樱木急着离开的背影,仙道不甘心地叫住了他:
“你们研究所还有别的海豚吗?”

“啊?”
不知道仙道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樱木呆了呆,
“……有啊,做完它的单独实验之后,会有别的海豚和它一起再进行各种实验………………你问这个干嘛??”

“那………有可爱的海豚小姐吗?”

“啊?||||||||”

“我说,给这家伙找个女朋友吧!”

“……………##”

“怎么了?”

“你去死吧!!!!!!##”

--------------------------------------------------

曾经有位不知是谁的人物说过,“ZHANG”字辈的生物,大多生命力极强。

比如章鱼,比如蟑螂………………………再比如,仙道彰。(顺便说一句,这位无名氏是中国人,爆~~~~~)

所以就算在上一段里我们的仙道大哥怎样被花道的绚丽头槌砸、被花道健美的长腿踢、被花道丰润美丽的嘴唇啐…………还有被视他为头号情敌的那只名叫 “天才”的海豚魔音穿脑,他都甘之若饴地承受住了。

如此的坚韧不拔,换来的是他终于可以得偿所愿地留在这座海洋生物机能研究所里,站在巨大的作为实验场地的海水池的旁边,看着赤着上身仅着一条紧身 泳裤(五分的,表想歪了……|||)的仿若人鱼般有着美丽的流水一样柔韧健美的身体线条的红发宝贝(还有那条银灰色的被某仙自动过滤的名叫‘天才’的碍眼 海豚…………|||||||)像最娇艳的海葵花般在湛蓝的水中绽放………………

这真是人间天堂!!!
(不是我是花痴,就是正在浮想联翩的某仙是花痴。可鄙人号称清纯无敌娇俏小美人‘明明是自封的……|||’,自然不会是花痴咯!所以,仙道君你就 认了吧!人民会记住你的!!鼓掌~~~~~~~==+++)

“啪啪啪!!!”
就在仙道瞠大了双眼死盯着水中的红色身影无法自拔的时候,樱木突然站直了身体拍击出几声清脆响亮的掌声,于是只听见天才一声欢叫,立即从水池另一 头朝着主人游去。

“乖孩子!”
朗声给了天才满意的夸奖,樱木轻摩着海豚高高昂起的头,咧开嘴笑了起来,一时间光芒万丈熠熠生辉,直把旁边那一人一豚的眼睛给晃迷了。

身为被强烈注视着的焦点,单纯的家伙完全没有半点自觉,只管对着海豚做着简洁的手势下达指令,然而就算是这么简单且稀松平常的动作,在有心的人看 来(是别有用心吧?|||),仍旧是不可就药地让人神魂颠倒————

湿濡的红发柔软而又服帖地覆在额上眉眼上,被盈盈地镀上了一层水光,平日里火一般的亮红色此时呈现出更为魅惑的暗红;刀裁似的浓眉飞扬着隐没在发 间鬓角,狂放且张扬;宝石般璀璨夺目的褐金色双眼微微眯着,晶莹得几乎可以滴出水来;悬胆似的高直挺拔的鼻梁、丰润漂亮形状完美的薄樱色嘴唇…………再往 下看,是一截麦色的颈子,那平滑且弹性极佳的淡褐色肌肤丝绒样的滑过诱人的锁骨、覆盖过宽阔有力的肩,继续往下延展着…………调皮的水珠点点滴滴地挂在那 具年轻的柔韧的身躯上,随着那健美的胸膛的每一次轻微的起伏缓慢移动着,然后汇聚成大滴的钻石,顺着那会让人浑身着火的胸口中央的凹痕轻缓地往下滑 动…………经过均匀的六小块的隆起,盛进了那深幽的形状圆润可爱的小小洞口,最后才像是承载不住似的缓缓溢出,没进了那刚巧卡在略微显得细瘦的柔韧的腰上 的裤沿内………………
(还要看?没了!腰部以下都在水里了……呸!便宜那只海豚了!##)

“哗啦!!!!!”
一阵巨大的水声惊醒了沉醉在无限遐想中的仙道彰,还没等他完全反应过来,被天才的尾鳍拍打所溅起的巨大的水花就一股脑地泼到了他身上。

“哇!!!!!!”
后知后觉地扯着嗓子叫了出来,可是已经不能挽救自己的那身行头了:
嚣张的刺猬头已经极其悲惨地耷拉下来,像被雨打了一夜的芭蕉树,合身的蓝色休闲外套被水弄得斑斑驳驳,纯白色的长裤几乎全部湿透,可怜地巴在那两 条长腿上…………

“哇哈哈哈哈哈~~~~~~~~~~~~”
放肆的大笑从水池中央传来,震得整间房子都像是飘在浪尖上一样的颤抖着,而那条忠实地执行了主人全部指令的天才海豚也火上加油地“嘎嘎”叫着,顺 便竖起身子在水面上快乐地绕着圈圈————根本就是在嘲笑的样子。

“花道~~~~~~~~~~~~”
看着在水中笑的开心不已的宝贝,仙道哭笑不得地叫着他的名字,可是那笑得嚣张的家伙完全听不进去,越笑越厉害,最后甚至夸张到笑倒在水里,趴在天 才的背上直喊“哎哟哎哟”。

“我愤怒了!!!”
惨遭捉弄再加上被双重忽视(连海豚的份一并算上了……|||),仙道捂着受伤的心脏大叫了一声,然后快速地脱下外套,纵身跳进了水池里。

“哇哇哇!!你想要干什么???”
看着简直是在瞬间就侵到自己身前的仙道,樱木这才有些慌张起来(原谅他吧,花花,他忍很久了的说,为了你都变成大海怪了……|||),转身就想往 旁边游,却在同一时间被两条强壮有力的胳膊紧紧扣住了腰。
(章鱼……你还有什么要辩解的吗?==+++)

“你伤了我的心!”
从身后将樱木扣在怀里抱了个死紧,仙道无比哀怨地喊着,随即将头搁在樱木光裸的肩头,朝着那不知怎的变得有些红的耳朵就咬了上去。

“哇啊啊啊!!!死海怪要吃人啊!!!”
樱木惊得大叫起来,心跳得就要从嘴里蹦出来了,他奋力掰着环扣在自己腰间的双手,却怎么也挣不开。(那么容易就被挣开的话,他还能叫仙道‘章’ 咩?|||)

“哔!!!!!!!”
一声怒吼平地起,说时迟那时快,正义的海豚“天才君”像一道银灰色的闪电般冲向了死赖在心爱的主人身上不起来的敌人(正义战士小海 白??|||),成功地换回了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
(活该!海豚的攻击连鲨鱼都受不了的说!哼哼!!)

“对!!天才!撞他!!用尾巴甩他!!”
看着天才有成效的攻击,樱木不知怎么的在心里舒了一口气,随即就笑着叫了起来。

“哔!!!!!!”
主人的话就是圣旨,所以我们的天才立即毫不留情地开始了下一轮的进攻。

“哇啊!!表再来了!会痛!!”(左躲右闪ing)

“活该!痛死就好!!天才!咬他!!”(汗!你当它是狗狗啊?花道?)

“哔!嘎嘎嘎嘎!!!”(越撞越开心!^^;;)

“哇~~~~~~~~快叫它松口,我的手!!!”(你那是章鱼手,海豚可以吃的~~~~)

“呸!!天才继续!!”

“嘎嘎嘎嘎嘎嘎~~~~~~~哔哔!!!”(呵呵~~~~天才我今天终于可以报仇了,好开心哦!!)

“呜哇!!!!!!!!!!!!”

“………………”

“…………”

…………………………………………
…………………………………………

钓鱼的想要成为渔夫,就像小伙头想要做大厨,小士兵想要做将军,以及小海豚想要成护“花”使者一样,都是要经过重重磨难的哦!!

所以,加油吧仙道君!!!

无限光明的未来在等着你呐!!幸福总要自己的双手去创造才对啊!你说是不是哩??

【2】

 

喜欢听他叫我的名字。

没有人会象他那样认真地叫我的名字:
朋友们叫我“SENDO”,女人们叫我“SENDOsan”,他们都会不自觉地把我名字的最后一个音忽略——
当然,那是完全可以忽略的。

可他叫我“SENDOH”。

那个音,原本不需要发出来的,会隐在“DO”的音里面,但他不这样——

他会很认真地把那个完整的口型做出来,发完“SENDO”的音后,他的漂亮嘴唇会维持那个圆润的形状将近一秒,让我能够从他的呼吸里,找到那个被 所有人都忘记的、无声的装饰音…………

所以,我喜欢听他叫我的名字。

然后,我会在他一声声唤着我的名字的时候,开心地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期待着,他会轻轻地叫我为————AKIRA。

* * * * *

樱木花道在五年前,也就是他21岁的时候,是国家篮球队中最优秀最引人注目的前锋之一。

如果没有那件事的发生,他现在仍会留在国家队,和他的那些朋友兼伙伴们,打着他最爱的篮球,快乐而又单纯地生活着。

[我无法再打篮球了………………因为她……因为他…………]
那一天,红发的高大男生垂下了俊朗的脸,不断从那美丽的眼睛里涌出的泪水模糊了众人的眼,于是在那一刻,整个世界都是大雨滂沱。

她,是樱木心中最完美且可爱的女孩,是一朵有着柔嫩花瓣的纯白色的素馨菊,是她让他知道了篮球,是她让他爱上了篮球………在遇见她之前,在失去她 以后,他不会让任何女人对他那么温柔。

他,是樱木眼里最优秀且最强大的、永远的对手,是一束疾速掠进的孤傲清冷的闪电,是他让他懂得了篮球,是他让他开始如他一般,像对爱人一样,眷恋 着篮球…………在遇见他以前,在离开他以后,他再也不曾碰触那一度让他热血沸腾的、橘色的皮球。

[我无法再打篮球了…………]

每个人都为这句话惋惜。

但只有仙道彰,对于樱木心中那一道足以将心脏对剖成两半的伤痕,真切地感同身受着,而且,比樱木更痛…………

更加疼痛。


于是从那一秒起,仙道彰,寸步不离樱木花道。

--------------------------------------------------

与C国的友谊赛在今天进行。

比赛前十分钟,教练看着面前那一群毫无紧张感可言的闹成一团的家伙们,有些头疼地叹了一口气,随后把站在自己身边的同样头大的队长扯到一边:

“虽然是友谊赛,可是输了总归是不太好看,那些家伙我是不指望了,场上还是拜托赤木君多加注意!”

“唔!”
拧着眉毛抚平两边太阳穴上冒出的“#”号,赤木刚宪点点头,随后抬起头看了看休息室墙上挂着的钟————

“那家伙怎么还没来!!忘了今天还有比赛吗??!!!!!!!!!##”
雷鸣般的吼声瞬间爆发,震得天花板都在往下掉渣,先前还乱成一锅粥的家伙们全静下望了过来:
只苦了站在一边的教练,因为逃脱得不够及时而被吼晕了过去。

“仙道吗?这时候还不知道起床了没呐!!”
清田信长挠了挠耳朵,一脸的习以为常:
“那家伙昨晚肯定借口今天打比赛会紧张而给红毛猴子打了半夜的电话,能赶得上比赛结束就不错了!”

“就你话多!!”
在野猴子头上轻轻砸了个爆栗,牧笑着把他拉到了一边,免得这小子又被赤木当炮灰,殊不知这贴心的举动顿时惹来了旁边年轻队员一阵善意的哄笑,而那 只拽模拽样的野猴子,又不出所料的红透了一张脸。

“你快把他宠上天了………|||||”
望着人称“帝王”的牧,赤木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这话有人比我更适合听,你去对他说好了。”
不软不硬杀了个回马枪,牧指着门口那个刚刚赶到的高大身影笑道,然后拉着清田跟在其他队员身后准备上场。

“啊,对不起对不起!!”
知道逃不过,仙道在赤木开口前就乖乖认错,以求宽大处理:
“昨天睡得有些晚,所以起得迟了些~~~~~~~”

“啊啊!!我就说吧!!”
走得远远的野猴子突然转身笑着嚷起来,不过下一秒钟又被身边的人拽了过去。

“哎?|||”
被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弄得有些懵,仙道呆呆地看着赤木:
“那小子……说什么??”

“…………,没什么。”
突然地消了气,赤木揽住仙道的肩往场上走去:
“比赛要开始了,你给我认真些打!”

“哦!”

“……樱木,也会来看吧?”

“会吧?前些天我送票过去了的!”

“唔。”

-------------------------------------------------

比赛开始的哨音响起的时候,樱木仍旧在睡着。

他平日里不是晚起的人,可是今天,有些不同————
缘于他昨晚做的那个梦。

梦里他又回到了少年时,那是四月的湘北,粉色的樱花随着微风飘进了教室外的走廊,走廊上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他,一个是她。

[你喜欢篮球吗?]
圆圆的眼睛笑得弯弯的,少女娇嫩的唇瓣形成一道美丽的弧度:

[喜欢……篮球吗?]

[………………]
一直是很喜欢的,自从接触了之后,就一直是很喜欢的。
然后越来越喜欢,直到再也放不下。

………………………………
………………………………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轻缓地飘到头上肩上的花瓣变的多了、重了,颜色也深了…………

[樱木君…………]
倒在自己怀里的女孩仍旧在笑着,仿佛是从深红色的花瓣里榨出的血红的汁液从那粉白色的嘴角渗了出来,染了自己一身…………

[樱木君,流川君他………………]
女孩慢慢地说着,温柔的眼睛里涌出一滴一滴的泪,颗颗都是破碎的形状:

[流川君他…………]

后面的话他不要记得了,不要记得了。

[我最喜欢樱木君了…………]

这是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他永远都会记得。

[我也是,最喜欢晴子了………………]

--------------------------------------------------

“换人!!”
赤木对着教练喊道,神色有些慌乱。

趁着教练走到裁判席去的这一小段时间,早已经看清场上局势的仙道结束了他的热身,走到了场边准备上场。

此时球场上的局势,是他们大比分地落后于对方,而造成这种状况的,是对方的10号,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
190公分左右的身高,行动敏捷灵活,技巧高超熟练,独行侠一般酷洌的进攻方式,弄得他们的防线形同虚设,几乎就要溃不成军。

[和那家伙的打法,差不多完全一样啊…………]
在这时候,场上的牧和清田,脑海里不约而同地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来。

显然赤木也和他们想得一样,否则他不会想要把身为保留主力的仙道换上场:
在国内,和那个人有过面对面的交锋且实力相差无几的,除了樱木之外,就只有仙道彰了。

仙道很明显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早早地做好了热身,随时准备上场。

“啊!”
在仙道踏进球场的同时,那位新人看着他轻叫了出来:
“Sen……Sen……SenD……”

“SENDO。”
仙道笑着帮他念了出来,有些意外地看着那张稚气的脸上咧出的大大的笑,然后擦过他的肩走到场中央————
心中的疑问在这一刻完全被解开了。

[不过……]
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球技是他教的没错,个性方面嘛,倒是像花道的多一些了…………]

--------------------------------------------------

樱木在仙道上场后没多久就赶了过来,在他推门进来的那一刻,仙道因为分心而技术犯规,结果换来了樱木毫不留情地嘲笑,随后我们的红发天才,就被一 直很喜欢他的教练以及其余的队员们拉着坐到了队员席观战————

所以本国主力仙道彰和那位C国新人一对一的全过程,被坐在离球场最近的地方的樱木花道,看了个一清二楚。

终场哨声吹响的时候,场上比分是98:88,主场获胜。

樱木花道从来没有这么安静地看过一场球,他不说话,不动,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眨:
因为场上的比赛,是他见过的最精彩的。

那两个人的对峙、交锋,完全可以用华丽来形容,精确没有一丝破绽的、连贯如流水一样的动作,让他想起了“天才”在水中精准地执行自己的指令时的样 子。

在心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以后,他站起来朝球场上走去————
没有一点的后悔,有的只是完全的满足。

“你迟到了。”
抬起大手搁在樱木的脑袋上不算温柔地揉了揉,赤木笑着说。

“睡得迟了,有些起不来……”
“噗~~~~~~~”
樱木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似乎是等待了很久的笑声给打断了。

“你笑P啊?野猴子!##”
看见清田那张笑得很欠扁的脸,樱木跳了起来。

“你们有串供啊?红毛猴子!!”
躲到牧的身后,清田笑得嘴都歪了。

“樱木你别理他……”
有些头疼地朝着樱木笑笑,牧张开手把清田护得紧紧的,赶紧对着仙道使眼色。

仙道也不说话,只是慢慢地蹭到樱木身边,把头搁在了他的肩膀上,轻轻地哼了哼。

“你怎么啦?!”
樱木扭过头问他,没有把他推开:
“好象打得很辛苦的样子,不会这么没用吧??”

“你也看见了啊~~~~~~”
拖着尾音有气无力地答着话,趁机把大半个身子都挂在樱木身上:
“那家伙很厉害,我这可是重体力活呐!!”

“你又来了,只会在我面前耍赖,我一直在旁边看,不比你更清楚吗?”
樱木用力耸了耸肩膀,想把那家伙从身上弄掉(仙道又变毛毛虫了吗?||||||),最后发现这么做对于那已经成精的人来说实属徒劳,也就不再做过 多的努力了。

“不管怎样比赛都算是赢了,准备好要去哪里庆祝了吗?”
转身看向赤木,樱木问道,懒得再去管朝自己越巴越紧的那个家伙了。

“有!鱼住君的饭店刚加了一颗星,说请我们去吃一顿…………”
“YAH!!!!!!”
话音刚落,周围的家伙们就高兴得大叫了起来,吓了赤木一大跳。

“死小子们!有吃的就成这样了!少丢点脸不行吗??##”
赤木脸红脖子粗地嚷了过去,随后又加上一句:
“要吃还不赶快去换衣服!!愣在这里等人喂啊??”

“WOO!!!!!!!”
欢呼声再度响彻云霄,一群人顿时以光速散开,朝着休息室狂奔而去。

“你也快去啦!!”
看着人都走光了还巴在自己身上不松手的家伙,樱木终于是一脚开了过去。

“花道~~~~~~~~~~”
被踹到一边的人又开始用那种诡异的颤音可怜兮兮地叫了起来,接着就在仙道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樱木一句话就让他闭了嘴:

“你去换衣服,我在这里等你!!///////”

--------------------------------------------------

“SAKURAGIsan?”
“啊?”

快快地转身,樱木看向了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身后的人。

“啊!是你啊!你刚才打得非常棒哦!!!”
说着不算流利的英文,樱木朝着面前站着的C国的年轻前锋展开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啊,谢谢…………///////”
年轻的脸不受控制地红成一片,大男孩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是……他教你的篮球?”
沉默了片刻,樱木轻声问着,脸上神情自若。

“啊?呃…………嗯!”
先是有点不明所以,紧接着就反应过来樱木问的是什么,男孩点了点头,脸依然是红红的:
“先生是我高中时的教练,很年轻又很厉害,我很崇拜他!!”

“噢……”
樱木点点头,看了看窗外,再将眼光转到了男孩的脸上:
“那家伙一直是最厉害的………………他现在怎么样?”

“啊?”
不太适应樱木这种问话方式,男孩又顿了顿,过了几秒后才弄明白:
“他……现在很好…………”

说完这句男孩偷偷瞄了樱木一眼,在发现他并没有看着自己之后舒了一口气,随后就像是鼓足勇气一般地再补上了一句:
“不过………先生不会笑……从来不多说话…………很不快乐的样子…………”

“……………………”
樱木没再说话了,只是将视线从窗口再移到了体育馆外,看着透过大门可以看得见的那片天空,看了很久,水样的褐金色眸子像是突然凝固了,成了透明 的、却是一碰就会碎的结晶…………

“那家伙,从以前就是那样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樱木低声笑了起来,说出了这么一句,然后朝着站在门口等着自己的仙道走了过去。

“樱木君!!”
男孩一急,在他身后大声喊着,却不知道如果樱木停下了脚步,自己还应该再说些什么。

“告诉他…………”
走到一半,樱木转身对那男孩一笑,眸子里的褐金色的光又开始流动起来:
“告诉他,我很好!谢谢!!”

“……………………”
男孩呆呆地看着那红色的身影越跑越远,跑到了刚才在球场上与自己交过手的那个男子的身边,然后两人并肩走远了,远到再也看不见了…………

………………………………
………………………………

那样的笑容,看过一次之后,任谁也是忘不掉了的吧?

男孩站在原地很久之后,对自己这么说着…………然后也离开了。

--------------------------------------------------

“喂!陪我回研究所一趟吧?”

一队人马在鱼住的饭店闹了差不多一整个下午,快近黄昏的时候,队员们陆陆续续地离去,在明亮的大堂里,樱木对仙道这样说着。

“好啊!”
笑弯了一双眼,仙道答应得很开心。

对于他,他总是无条件地应承的。

………………………………
………………………………

“大猩猩下午的时候对我说…………”
走在研究所内通往“天才”所在大水池的玻璃长廊中的时候,樱木对身边的人轻声说着:
“………下星期……晴子小姐那里……我不要再去了…………”

“………………”
仙道没说话,只静静地听着。

“他说……该忘记的……应该统统都忘记才好…………”
走得慢了些,樱木继续说着,快要落下的金橙色的夕阳透过大块大块的玻璃照到他身上,再照到仙道身上,于是仙道的身上,就有了一个,随着他们的前进 而缓慢移动着的、却始终都印在仙道身侧的,樱木花道的影子。

“…………其实,晴子小姐的脸……我现在已经快要记不得了…………”
拿出钥匙打开门,樱木突然笑了出来,然后快走几步来到巨大的水池边,吹出了一声响亮清脆的口哨。

“哔——————!!!!!!”
一声欢快的叫声立即回应过来,紧接着一道银灰色的影子就从清冽的水中显现出来,在瞬间来到了樱木的身前。

“啊!乖宝贝!!”
樱木高兴地大笑起来,顾不得去管天才身上水淋淋的,弯下腰给了已经通过尾鳍的摆动而直立在水中的天才一个大大的拥抱。

“………………”
站在樱木身后约两米处,仙道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突然有了一种,原来自己已经拥有了所渴望的幸福的感觉————

很幸福…………就这样子,一直继续下去,也很不错…………

“你在想什么?”
反过脸看向仙道,樱木笑着问,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坐到了水池的边缘,卷起裤脚的双腿也放进了水中,随着“天才”的游动晃啊晃的。

“啊,没什么…………”
摸了摸俊挺的鼻子,仙道迈着长腿走到樱木身边,往水里看去:
“只是在奇怪,这家伙今天怎么没有对我大呼小叫的…………突然转性了吗?”

“呵呵~~~~~想知道原因吗?”
有些神秘的笑笑,在看到仙道满是疑惑的眼神后,樱木低下头朝着天才做了一连串的手势,然后往水池最里面那头一指,天才叫了一声,立即游了过去。

“啊?你让它干什么去了?”
好奇心完全被勾上来了,仙道手长脚长地爬上池沿紧挨着樱木坐下了。

“嘘……小声点,就要出来了…………”
急急忙忙抬手捂住了仙道的嘴,樱木轻声说道,紧张地看向了水里面,却不知道自己这个无心中做出的亲昵动作给身边这个人造成了多大的震撼。

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仙道知道,但他选择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只是静静地看着樱木,任由那只自己想牵住一辈子的手,覆在自己唇上…………

就这样子,一辈子。

“看……你看…………”
樱木松开了捂住仙道嘴巴的那只手,指向了水里。

一阵失落袭上了心头,仙道此时只想哀叹出声,但最终他还是老老实实顺着樱木指引的方向看了过去————

那水中,出现了两道影子,稍微大一些的,仙道很熟悉,是一直和他作对并对此乐此不疲的天才,而跟在天才身后的,那一道显得纤秀瘦弱的有些怯怯的影 子,则是他从来没看过的…………

“那是…………”
仙道歪着脑袋看向了樱木,傻乎乎地问着,一脸茫然。

“你说的啊………天才的女朋友……”
朝着将头露出水面的天才竖了竖大拇指,樱木侧过头对仙道眨了眨眼睛。

“啊?!!”
着实吃了一大惊,仙道一个没留神就叫出了声,就只听见一声细微的叫声,那道小一些的影子“唰”的一声掉转头就往暗处游了过去,一瞬间没了踪影。

“哔!哔哔!!!##”
天才火大了,朝着仙道又是一顿怒吼,不过这次它倒是没再采取什么行动,而是紧跟着那道影子追了过去,忙着安抚佳人去也。

“你这笨蛋!!”
樱木在水里踩了仙道一脚,好气又好笑地骂道:
“它胆子那么小,又怕生,你吓它干什么啊??”

“我怎么知道?你又没说清楚…………”
仙道忙着辩解,没发现樱木眼里闪过的若有所思的神情:
“我要是知道它…………”

“晴子。”
樱木接下来的一句话将仙道后面想要说的全部硬生生截回了肚子里。

“………………啊?”
顿了半晌,仙道开了口。

“天才的女朋友………我叫它晴子……”

“…………,是吗………”

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仙道只能低头看着水里面,看着两人的、光光的脚,在清澄的水里荡来荡去…………

“这样的话,应该就能放心地忘记了吧…………”
樱木轻轻地说,然后,轻轻地握住了就放在自己腿边的,仙道的手。

--------------------------------------------------

天渐渐地全部黑了。

月亮升起在半空中,是一个明亮的、饱满的圆。

银色的月光透过房间顶部半球形的玻璃屋顶泻了进来,撒在水池那微微荡漾着的表面,粼粼的,像是碎了遍地的钻石。

“仙道……”

月光中谁在呼唤着谁的名字。

“我在这里…………”
温柔的回应,永远是无处不在。

“仙道…………”

“我在……一直在…………”

………………………………
………………………………

“……彰………………”

“………………,我永远都在你身边。”

月光开始跳舞,用着最曼妙的姿态,那是因为相爱的人,在银色的月光下,用两颗共振的心唱着悠长久远的情歌………………



  M - Meixi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