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秋樱

(1 次投票)

作者:Kik 周日, 2010年 04月 25日 20:50

[送给即将离开的某人]



那天我不小心把手指划破了,血沿着指尖滴下,一点一点的红,像极了他的发色,愣愣的望着,忘记了要去包扎。
傍晚的雨在窗外,淅沥不绝,浓重而潮湿的雨气中,往事茫然而不明。

红色,红色…模糊不清。

房间太过空荡,来往只有雨声。
没有你在身边。

半晌,才举起有些麻痛的手指,在口中吮了一下,双肩微的发抖,天气有些冷了。

暮夏而多雨的黄昏里,静静的思念你。


『下次一起去赏秋樱吧!…』


大笨蛋!白痴!秋樱还没有开呐!…
还没有开…

口中甜腥的味道扩散开来,手指上又缓缓的渗出薄薄的一层。

我所爱的,红色。

流逝过去,无力挽回。


再过几天,秋樱就要开了吧?…
红色的樱花很像小小的火焰,说好了要一起去看的…红色的,少有的樱花。

会被雨浇熄了生命么?
──哪里那么容易就会消失?!

我所不知晓的空间里,你还在灿烂的笑着吗?还在快乐的打着篮球吗?会去看每天红的朝阳么?会去赏今次红的秋樱么?
大白痴…我还有好多话都来不及问你…

那一刻才痛恨了自己的沉默。

雨气潮湿,指尖麻痛,呼出的微温气息,瞬间就变冰冷。

告诉过我那只是偶尔的小病不要紧,告诉过我只需要一个小手术,告诉过我还要在一起打篮球,告诉过我下次一起去赏秋樱…
我真的是比白痴还要白痴的白痴么?居然也会被白痴骗到…

空荡荡的房间里,想要拥住你也不可能。

那一层致密而无形的隔幕,在过去的某一刻时展开,从此不再相见,连彼此的的呼吸都隔离…残酷而无常的体会,一生中非要去面对么?

止住血的指尖感觉冰冷,我讨厌『任何东西都是脆弱的』这种说法。


红色,不再来。
秋樱未开。

小时候母亲曾讲过夜莺之血染红蔷薇的故事,淡淡的陈述口吻从未在意,现在想来──
红色樱花,或者也是谁的血染红的?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那个颜色,像极了你的发色,和…血的颜色。

头有些昏沉,思念过度,雨打的黄昏中,没有什么可称得上不安。

若真有那样的传说,或许我的血也能染红一树的樱花。
──你会看到么?


有一句话一直没有告诉你。
本想等到去赏樱时才说的。

在火红樱云的深处,或许会有机会说出吧…


我真的…好喜欢红色。
还有…

──我爱你。


怕也来不及。

……


那天彩子师姊说我越来越沉默了。

我的沉默空间的扩大,也只不过是要埋葬我自己。
这样每天压抑着思念你,逝去的事如云般消散分离。

雨,为何还不停呢?
总该要有个结束。

这样一直下去,樱花开过又会落尽。



『下次,一起去赏秋樱吧!…』


火红的樱花深处,或许会遇见火红发色的你。





不再分离………

 
标签:
  K - Ki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