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如果我是人类

(3 次投票)

作者:南瓜 周日, 2010年 04月 25日 21:52

水户洋平家养了一只猫。


牠,是一只十分骄傲的猫,拥有一身柔顺的毛皮,透过光线远远看着,牠的那身毛看起来就像火一样闪闪发亮,非常美丽,而且牠出去和别的猫咪打架时,从来没有输过的记录,总是两三下便把对手"抓"的落荒而逃,所以牠十分的臭屁,连主人水户洋平的话都爱理不理的(除了吃饭的时间外),牠的名字...就叫做“樱木花道”。


‘花道?花道?奇怪!牠又跑哪里去了?怎么最近几天下午五、六点的时候就不见踪影呢?这个时候牠早该缠着我要东西吃啦!又不知野到哪里去了...’水户洋平摇摇头,这只猫从来没有尽过"宠物"的本份,反倒是主人替牠做牛做马,现在说不见就不见,教人担心的要命,当初怎么会一时冲动把牠买回来呢?嘴上是这样说,但洋平还是很疼花道的,当初就是因为牠那一付不可一世的模样,觉得非常特别,才把牠买回来的;只是,这只名叫樱木花道的猫去哪里了?


洋平家附近的一座小公园里,正有一个少年专心的练球,三步上篮、外线跳投、灌篮等,每一个动作都做的十分精准确实,当然命中率也是百分百的,可说其技巧是非常高超的,但是,这种景象没什么好稀奇的,若一旁有同好因他的技术而看得目瞪口呆,自然也不意外,只是,发呆的是一只猫呢?没错!那只猫便是水户洋平遍寻不至的樱木花道。


少年在练球告一段落之后,便到一旁的树下坐着休息,从背包中拿出一大瓶矿泉水和一罐牛奶。

‘小猫!过来呀!有牛奶可以喝喔!’流川枫一边说着一边把牛奶的包装打开,方便樱木取用;而樱木也毫不客气的舔了一大口,流川枫看到樱木可爱的模样,忍不住伸出手去抚摸牠那一身柔软的毛皮,樱木舒服的闭上眼睛,喵喵叫起来。


流川枫已经是第六天看到这只猫了,牠都会同一个时段出现,看他练球,本来流川枫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牠,直到有一次篮球不小心丢到牠面前,球速很快,流川枫以为牠会像其他的猫咪跳到一旁闪开,没想到牠却伸出爪子想把球挡下,猫爪挡球的结果,是牠被篮球砸个正着,顺便被球碾过去,流川看到这一幕,不禁捧腹大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笨的猫,竟然想把运动中的篮球挡下来,而嘲笑樱木的结果是腿上多了三条爪痕,自此之后,他每天都会注意樱木来了没有,而樱木也总是那个时间悄悄的出现,一人一猫便慢慢的熟稔起来,而樱木也在后面这几天慢慢的接受流川所带来的食物。


而樱木会在这儿也是巧合,七天前牠散步到小公园附近,听到奇怪的声音,便好奇的向声音的来源处前进,牠到之时,流川正好一记灌篮,夕阳的光照在他身上,顿时背上好像生出了一对翅膀,樱木愣住了,牠从来没看过这样的景象,之后几天,牠都跑来看看这个人类,只要他一跳起,把球放进一个框框里,整个人就好像飞起来一样,樱木好羡慕,牠希望有一天牠也可以像他一样飞起来;之后,牠静静的观察这个人类,发现自己喜欢看他练球时认真的表情,看着牠时温柔的表情,更喜欢他抚摸自己时那种安心和满足感,所以牠天天到球场报到,这样的情形一直持续到情人节前夕...


‘流川同学!明天是情人节,你有没有空呀?’

‘对啊!流川同学,我家有开party喔!请你务必赏光!’

一群女生追着流川枫跑,她们都希望自己在情人节当梯能变成流川枫的"最佳女主角",无不卯足了劲,争相示好,流川枫冷着脸,毫不理会的骑着脚踏车,扬长而去,而众女也毫不放弃的在背后直追,而樱木在球场所看到的,就是众女站在一旁,拚命的喝彩叫好,流露迷恋的神情,流川枫还是自顾自的练着球,丝毫不管那群女生的加油声,刹那间,樱木觉得一直以来和流川在一起的小天地被这群人侵入了,她们脸上迷恋的表情,让自己觉得不快,牠第一个升起的念头,便是要把侵入者赶走,所以牠悄悄的跺到那群女生面前,举起利爪,狠狠的朝那些女生抓去,这动作自然造成造成不少的伤害。


‘救命啊!流川同学!有野猫!’樱木给这名女生再添一记爪痕。

‘救命啊!’

尖叫和救命声吵的流川枫不得不回过头,看看这群女生到底在搞什么鬼,也恰巧看到樱木对一个女生行凶,他急忙大步跨向前去,一把抓住樱木,而樱木还不死心的对着空气乱抓,希望可以再多给这群女生一点教训。


‘够了没!你怎么可以随便攻击别人!’流川枫十分生气,这只猫今天是怎么了,平常不是很乖吗?樱木不敢致信的看了流川枫一眼,他竟然为了那群女生大声凶他,脆绿的眼睛流露出受伤的神色,流川枫看了不自觉的心一紧,等要再安抚时,樱木已经挣拖出他的控制,头也不回的跑走了。

‘喂......’

‘流川同学!我好怕哦!幸好你赶走了那只野猫。’

‘对啊!那只野猫好像疯了一样,真是恐怖!’

‘流川同学,你真是太神勇了!猫都怕你!’

众女你一言我一语的,吵得流川枫神情突然一变。

‘你们也够了吧!’他大声喝到,便跳上放置一旁的脚踏车,迅速离开。留下现场一堆还不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什么事的女生。




叮铃铃~~~叮铃铃~~~(樱木脖子上有铃铛)

‘花道!你回来啦!又跑到哪里去了,真是...’

樱木绕过啰嗦个不停的主人,没有精神的往自己的小窝跺去。

‘怎么啦!是不是肚子饿了,你的晚餐在这儿喔!’

樱木看了看主人,象征性的吃了几口,便把头偏过去,作休息状。洋平看了,以为樱木是在外头玩得太累了,便让牠去休息了。


樱木见主人离开后,小脑袋又抬了起来,想的全是今天流川枫凶牠的那一幕,牠想,如果牠是人类的话,今天流川枫就不会偏坦那些女生了,如果牠是人类的话....想着想着,沉沉睡去.....

隔天


‘奇怪!什么时候窝变小了?’这是樱木醒来的第一个感觉,牠伸了伸懒腰,发觉
自己的身体和平常不太一样,牠定睛一看,顿时愣住了,牠...牠身上的毛呢?怎么全
部都不见了?难不成得了脱毛症?再仔细一看,牠的四只脚都变长了,就像....就像
主人那个样子,对!就是主人那个样子!樱木惊讶极了,他爬到镜子前面,从里面
看到了一个红头发黑眼珠的人,他吓了一跳,以为有人在他背后,连忙回头去看,
没人呀!再转回去看,人还在耶!等他做出了无数的动作之后才知道,原来,镜中
的那个人就是自己。


‘难不成!老天爷听到了我的愿望!’樱木高兴极了,他终于和流川枫一样了,在
兴奋过头的情况之下,他撞倒了放在茶几上的花瓶,发出了“匡啷”一声。


‘是谁?’洋平从睡梦中惊醒。


‘惨了!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见主人!’樱木慌了,想从平常进出的那个小门钻出
去,却忘记自己现在已经大到不能再从那进出了,等试了好几次才想到自己变成人
的事实,模仿主人平常开门的动作,之后夺门而出(还是手脚并用),等洋平跑出
来时,只看到一扇未关的大门,在那摇呀摇,他回头一看,花瓶碎片散落一地,樱
木却已经不在牠的窝里,任谁都料想得到发生了什么事,所以洋平生气的大喊:‘
樱木花道!!!’而正在外头奔跑的樱木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对自己新的身体感到惊奇的樱木,不禁一面跑一面看,不时发出叮铃铃的声音,完
全没注意到人类身体的他是没有穿衣服的,而且还四肢着地。虽然因为时间还早,
路上行人很少,但还是有一些早起的民众看到了樱木的模样。


‘救命呀!这里有一个红头发的变态没穿衣服在地上学狗爬!!!’(作者:樱木
!我不是故意让你变成这样子的.....>____<)


樱木完全没有意识到别人看见他之后的反应,直到一群人手拿木棍来势汹汹的向他
逼进,他才警觉到不对劲,连忙逃走,跑到平常流川枫练球的小公园那儿的树丛里
躲起来。


‘奇怪!那变态去哪里了?手脚还真快!’

‘这年头什么怪人都有!大家要小心!’

‘就是啊....’

民众在找不到樱木的人之后,才缓缓离开;而才刚拥有新身体不久的樱木也因为体
力透支又受到惊吓,在树丛间睡去。


这一睡就睡到黄昏,樱木才慢慢清醒过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清楚自己身在何方。


‘我不是在做梦吧!’樱木用还不甚灵活的手打了自己一下

‘我真的不是在做梦!!!’樱木高兴到说不出话来,现在他终于变成人了,可以
做很多很多的事,就像…就像平时流川枫所做的事----灌篮,他好想知道那种飞起来
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滋味。


所以他爬出树丛,再学着像人类一样慢慢站起来,刚开始还摇摇摆摆,没一会儿就
能够站的很稳,樱木不禁得意起来,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适应人类的行动方式,一
步…二步…三步,樱木踏着不熟悉的步伐,向球场前进。


‘咦?那个人还没来呀?’樱木在球场上左右张望,没有看到流川枫的身影,心中
有点失望。


‘没关系!我自己也可以办到的。’樱木走到篮框下面,抬头一看,平时觉得好远
好高的篮框,一下子离自己好近好近,他被这种全新的感觉迷住了,伸出手,双脚
微蹲,弹起。


流川枫到球场来时,所看到的就是樱木跳起的画面,因为他站在反光之处,所以看
不清楚樱木的长像,只看到一个人以绝佳的弹力,跳到半空中,夕阳的光芒让樱木
全身都笼罩在金光之下,头顶的红发就像是火在燃烧似的。


‘天使!’这是流川枫的第一个想法,他没有信仰的观念,但他直觉上便觉得“天
使”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一直到樱木落地,他才回过神来,开始打量突然出现在这
里的樱木,但是他还来不及看清楚,就被快速跑过来的樱木一把抱住。


原来樱木早在跳到空中后就发现流川枫了,所以一等落地后,就像平时一样向流川
枫靠去,只是他忘记自己现在是人了,现在所做的动作是非常…非常的暧昧;流川
枫被这突发的状况吓了一跳,接着便下意识的挣脱开始,用力的推了樱木一把。


‘你…你做什….ㄜ~~~~你没穿衣服!!!’流川枫本来想严厉的训斥这个不知打哪
来的怪人,但下一秒就发现樱木竟然没穿衣服,天呀!


‘?????’樱木不知所以然,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看着流川枫,转呀转的,看
起来真是…真是该死的可爱,让人有一股想要欺负他的冲动,想是这么想,流川枫
可是不敢有什么动作,看着樱木光溜溜的身体,他不禁脸红了。


‘你…你的衣服呢?’


‘?????’樱木接着又要靠上来


‘等等…’流川枫推了樱木有一臂之远,‘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吗?’樱木给他的
反应是一脸的问号。‘算了!’流川心中涌起一股无力感,本来想要掉头就走,但
看着樱木那无辜却又依赖的眼神,好像…好像在哪里见过,心一软,没有办法把樱
木弃之不顾。


‘你先把这T恤和裤子穿上吧!’流川枫从背包里拿出平时为了打球而预备更换的衣
物,偏着头递给樱木,樱木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自己,马上了解自己和对方有什么
不一样了,对着流川枫露出笑容并接过他手中的衣物,试着把它穿在身上,裤子还
好,衣服却无法正确的套进去,流川枫看了樱木笨拙的动作,叹了一口气,走到樱
木身旁帮他把衣服穿上。


‘好了!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


流川枫翻了翻白眼,一个连衣服都不知道要穿的人,更别期望他能回答出自己的问
题,因为他不是白痴,就是从外星球掉下来的生物……“天使”一词又闪过他的心
头,樱木好像什么都不懂,像刚出生的婴儿般,就像天使一样纯洁,看着樱木的眼
睛,这种想法在流川枫的心里越形越烈,看来,今天他是甭练球了,他有预感,今
天是碰到了一个大麻烦!


 

 

‘好吧!虽然不知道你从哪里来,至少,你也该知道自己的名字吧!’

樱木回想起洋平叫他时的语调,试着说出来,‘樱…樱木花道。’

流川枫还以为自己听见了猫叫声,但还是可从樱木的语调分辨出他说的是“樱木花
道”,‘那…樱木’流川枫还没说完,就被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打断了,他很清楚
不是自己肚子所发出来的声音,往樱木看去,只见对方满脸通红,一付“是我那又
怎样”的表情。


‘你肚子饿了?’

樱木虽不情愿还是点了点头。

流川枫从背包里拿出一袋东西,‘这东西你先拿去吃,等回到家再说…’

原来流川枫手中那一袋都是今天学校那一群仰慕者的贡品,除了巧克力,还是巧克
力,塞得他鞋柜和抽屉满满都是,所以他拿了垃圾袋全部装起来,本想丢掉的,现
在刚好可拿来应急。


樱木闻了闻袋子,只嗅到一股很甜很甜的味道,他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心
型巧克力,再嗅了嗅,就想张开嘴巴,一口咬下去。

‘等等!你是白痴吗?连包装都不拆就要吃!’流川枫从樱木手中抢走那块巧克力
,把包装拆掉后再递还给樱木,樱木看到巧克力黑黑的颜色,便开始皱眉头,一脸
不屑的样子,仅管味道闻起来还不错。

‘喂!你到底要不要吃呀?’樱木不为所动。流川枫看了樱木的反应只觉得头疼,
‘真的不吃?那好…’一个漂亮的抛物线,一块外加一袋的巧克力应声落入公园的
垃圾筒内,樱木看着垃圾筒的方向,脸上开始有后悔的表情。

‘不吃就走吧!’也不管樱木有没有追上来,流川枫一转身,跨上他那部脚踏车,
就往家里的方向骑去。樱木再看了眼垃圾筒,便向流川枫那追去。



流川枫家


‘你的脚程还不错嘛!’流川枫看了看还在喘气的樱木。

变成人类的樱木行动较不灵活,但凭着他那一股死不认输的精神,硬是在流川枫到
家后,马上就跟上了,‘我可是在猫里面可是属一属二的,不…应该说是独一无二
的,区区奔跑,这还难不倒我….’一头红发在激烈运动后被汗水浸湿,服贴在樱木
头上。

‘进来吧!’流川枫开了门,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而樱木在左右张望之后,小心
翼翼的踏进流川枫住的地方,他从来没去过别人家的房子,但现在感觉起来和主人
家没什么差别嘛!都一样小小的,窄窄的,另外…还有一缸鱼…鱼!!!

樱木兴奋的冲向前去,把脸凑到玻璃缸前面,两只眼睛发亮,接着,手就要伸到鱼
缸里面去…

‘白痴!你在做什么?’若流川枫再晚一点出来,那一缸鱼就要死于非命了。

樱木全身僵住,像小朋友被抓到做坏事那样,低着头,慢慢的转过来。

‘大白痴!再怎么饿也不能向我家养的鱼下手吧!何况牠们是生的耶!’流川枫摇
摇头,从冰箱取出一盒牛奶丢给樱木,‘喝完就先去洗澡吧!’

流川枫怎么知道樱木根本不会开,一用力,樱木便把牛奶盒挤破,牛奶就像涌泉一
样喷得到处都是。

‘喔!天呀!我今天是造了什么孽了!你…’流川枫压下想破口大骂的冲动,‘你
给我现在,马上,立刻进浴室洗澡。’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失手把樱木掐死,这家
伙哪是什么天使,他是恶魔!!!


而惨事还在后头,进了浴室的樱木,虽然不是故意,但仍把浴室弄得天翻地覆,而
收拾烂摊子的自然是流川枫,他现在已经对樱木所惹出来的麻烦到了麻木的程度,
再也没有什么能吓到他了,说是这样说,但是….


一直在惹麻烦的樱木其实心里也不好受,没想到平时很灵巧的他在变成人类后,竟
然还不停的闯祸(喂!樱木你在当猫的时候也惹了不少麻烦…),当猫时说有多威
风就有多威风,现在却完全不是那回事,他开始对自己变成人类的事感到沮丧,没
有当初那么兴奋了,他真的很珍惜和流川枫相处在一起的时光,现在能以人类的身
份和他单独在一起,却…却变成这个样子….


就在这时候,一阵嘶嘶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他循着声音,到了厨房,瓦斯炉上
有一壶快烧干的热水发出嘶嘶的声音,樱木直觉上反应,若让那水壶再烧下去的话
一定会发生事情,尽管他不知道如何关瓦斯炉,但他先伸手把炉子上水壶移开。


‘烫~~~’樱木没想到水壶会这么烫,还没移到安全的地方就把水壶甩到一旁,而流
川枫被樱木制造的巨大噪音吸引过来。


‘你又做…’流川枫还没说完,看到炉上的火和地上的水壶,以及樱木对着手猛吹
气的动作,马上了解发生了什么事,他一个箭步,站过去把炉火关掉,接下来再查
看樱木的情况。


‘你还好吧!’

樱木没法回答他,只是不停的对着手吹气。流川枫把樱木的手拉过来看,只见手上
有很明显的烫伤痕迹,若不赶快处理的话,一定会起水泡的,所以他打开水龙头,
把樱木的手放到下面冲,过了五分钟之后,再拉着樱木到客厅来处理伤口。


‘还痛吗?’流川枫小心的替樱木处理伤口,口气也变好了,要不是樱木的话,说
不定厨房就要遭殃了,说不定来会烧了房子呢!这家伙总算做对了一件事。


樱木摇摇头,流川枫又变回以前那个温柔对他的样子,他真的十分高兴,今天老是
出错挨骂,让他快沮丧死了,但现在却因为受了点伤(他还是搞不懂自己做了什么
伟大的事…),使流川枫对他的态度180度转变,心里高兴,手上的伤也不那么痛了。


等流川枫清理完所有的东西,整理好之后,已经是八点过后的事情,他见樱木已在
沙发上睡去,整个人蜷缩着像只小猫,笑了起来;今天,真的是非常忙碌的一天,
他的生活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这么热闹了,虽然麻烦层出不穷,让他过的十分"充实"
,父母由于工作的关系,常常不在家,一直以来他都是一个人的,每次夜晚到来,
占据心头的那种寂寞感,都会让他喘不过气来,今天,却因为樱木的到来烟消云散
,说起来,他还要感谢樱木呢!


他悄悄的走到沙发旁边,看着樱木睡着完全没有防备的样子,蹲下来,伸出手摸了
摸樱木的头,‘谢谢你!大白痴…’


樱木把头往流川枫那靠过去,嘤咛了几声,算是给他的回应…….


--END--

 

标签:
  N - 南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