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冬日絮语

(1 次投票)

作者:那朵花 周一, 2010年 04月 26日 09:40

【1】

流川,和你挤挤啊。
本来靠在床头听英语的人随手摘下耳机。不要,你睡觉姿势太差。
哈,真是小气狐狸。那安田,和你睡一起行吧?刚洗完澡的樱木花道清爽明朗的就像一片薄荷叶,心情好的并没有生流川的气,只是拔腿迈向另一个队友。

很冷吗,流川快捷的抓住那个快要离开自己的人手腕。
晤,果然很冰。为什么总是精力旺盛的他这么爱怕冷呢,这让流川很纳闷,明明看上去那么暖和的颜色,红彤彤的,像一个大太阳。
冷就过来睡。说着低头塞上了耳机。

切,爱耍酷的狐狸。嘴里虽然抱怨着,花道还是乖乖的把枕头抱过来,和流川的放成一排。
你睡里面。流川面无表情的命令着。
天才有睡里面的吗?!小老百姓才睡里面。花道立刻吼了回去。并不是睡里面有什么不好,只是本能的和他作对。

不要就算了。流川抽出花道的枕头就要扔出去,漆黑的眸子里波澜不惊。
你敢,那一个就迅速的扑去,两人在床上滚做一团,黑色的红色的发丝缠绵若结发。

论打架花道绝对要算做高手的,可他现在正在生一种奇怪的病,只要对着那只狐狸就会手软脚软的用不上力。
于是又一次在关键时刻犯病的花道就被自己叫做狐狸的男人压在了身下。
流川的眸子晶晶亮着,花道就恍然觉得他还真的很好看,然后就绯红了脸。


最后还是花道睡在了里面,流川也不再听自己的walkman,两人静静的并排躺在一起。

要关灯了啊。没人回答。安田啪的关掉了开关,屋子里顿时一片黑暗。

花道仰躺着,不敢扭头,僵硬的如一头正在冬眠的熊。流川的气息呼在耳侧暧昧的缠绕着自己的呼吸。

月光明亮着,世界却朦胧了。

白痴,在害怕什么。流川在耳边呢喃着,从没有说过情话的嘴里吐出比情话还要甜蜜一百倍的抱怨。
手被轻轻的握住。
流川的手指修长而又柔韧。
有着干爽温暖的味道。
花道于是就安心了,安静的把手放在他的手心,转过头对着他柔和的温柔着的眼睛说,谁在害怕啊,小气狐狸。

流川笑开了,很温柔但绝对是放肆的笑开了。花道就觉得流川月光下的笑容比湘北四月盛开的全部樱花还要好看。

花道就想扭过头,孩子一样赌气似的不想让他看见自己脸红的窘态。
于是流川一声叹息,白痴,如云烟一般的扎进心里。花道心里软软的,看见了月光,然后任流川把自己揽入怀里。

紧贴着的两颗心用同一频率跳动着。

好暖和啊。花道笑的满脸都是满足的闭眼睡去。

流川的怀抱很温暖,只是因为有爱人在怀里。

【2】

像个孩子一样舔着冰激凌,樱木花道觉得很幸福。冰激凌本来就是要在冬天吃才爽啊。走在旁边的流川枫显然不满意,恶心死了,斜瞥着白痴嘴角边的白色奶油厌恶的说着。

放的什么狐狸屁,这叫做幸福懂不懂?!没有童年的小孩!花道就怒了,狠劲的要摔开大衣兜里紧握着自己手那只狐爪。

流川忍不下去的把花道扯到了背着操场的大树下,擦擦。面无表情的说着。
花道就被抵到了树干上,被流川一寸寸的擦过了嘴角。
花道的唇很柔软,冰激凌的味道很甜。帮花道擦干净的流川弄的很清楚。
然后一撇嘴,太甜了。

花道像熟透的浆果一样轰的炸开了,脸红的让流川惊心动魄。

去死吧!砰的一声响。是两个少年额头的亲密接触。

流川并没有倒下去,只是更加凶恶的看着他,仿佛要把人吃下去的目光。
也确实吃下去了。

花道,你的嘴怎么了。宫城大惊小怪的吆喝声把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花道红艳艳的嘴唇上。本来就丰润的唇现在更是水亮的就像果冻一般可口。

噢,那是-----那是昨天晚上被蚊子咬的。花道面红耳赤的口吃着。
站在旁边一言不发的流川像一只偷到了鱼的狐狸一样得意又满足。

冬天会有蚊子吗?纯洁的好孩子宫城良田不解着蚊子和幸福之间的终极奥义。

混蛋。流川腿上被悄悄的踹了一脚。虽然很痛,单还是很高兴,并且大度的并没有讨回来。

在练习时,花道不动声色的溜进水房。看着镜子里润泽的嘴唇恼羞成怒。没有节制的混蛋狐狸。
然后掬起一捧水敷在热辣辣的唇上希望能消些肿。

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以后会注意的。一道冷清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花道惊鄂的转过脸,发现罪魁祸首正抱着双臂依在门口。
花道通红着脸一拳挥了出去,这是人类该说的语言吗?!
花道是真的希望打到狐狸毁容。

拳头在半路被稳稳的截了下来,轻轻的收入自己手中。流川盯着花道的唇,下次会注意的。
坚定而又温柔的重复着。
俯身吻在爱人不知所措的唇上,轻轻的舔着,如同安慰。

于是就不再生气了。
花道知道自己喜欢他的吻。
为什么会生气呢,或许等待的就是这么一句不是安慰的安慰。
胳膊悄悄的搭在流川的肩膀上,即使懵懂如自己,也知道流川的爱情很甜蜜。

【3】

流川的亲卫队很让花道心烦,几乎每次比赛最后都会受不了的把体育馆的大门关紧。

每次关门时流川闪着精光的眸子都如影随形。

宫城就嬉笑着打趣,嫉妒了吧?花道就会说谁要嫉妒那只狐狸啊,本天才有晴子小姐一个人的加油就够了。打打闹闹中旁听的流川眼神就凌厉凶猛了起来。

在没有他人的体育馆打扫卫生时,流川闷闷的扔下拖把坐了下来。
嫉妒了吧?!
说的是和宫城同样的话,可花道就恼了。切,小老百姓的谁要嫉妒你啊。然后也就坐了下来。
离流川远远的。

可我嫉妒了呢。流川就黯然的走过去,单膝跪在他面前。盯着他的眼睛说,为什么非要提到那个女人不可,我比不上她吗。
流川看上去很悲伤,可花道不知道怎样才能让流川不悲伤。

晴子小姐是不一样的啊。花道没有看流川,仰着头仿佛在盯着天花板。

像天使,很漂亮,又很温柔。花道慢慢说着,似乎想要把自己剖开,如透明人一样理解。

因为有了晴子小姐。我才知道自己可能真的是个天才啊。花道直视着流川的眼睛,认真的告诉他。

没有说出来的是,因为有了晴子小姐,我才会遇到你啊。

无视花道认真的表情,流川站起来,转过身。只是这样吗,那我又算什么呢。
已经爱他到了骨髓,可他的心里最重要却始终是另一个人。
真是痛的难以忍受的苦楚啊。

如果放任他一个人会崩溃吧。
花道轻轻的叹了口气,走过去拥住了他。感受到他身体剧烈的颤抖。
你是白痴吗?!花道很想这样恶狠狠的问他。
可最后却轻声的回答了他,我会吻的,只有你啊,狐狸。
然后迎上了狐狸的唇。

这次是他来安慰他。

嫉妒吗,每个人都会有。
可是,你就是你,流川枫,我唯一所爱的人。


--END--

 

  N - 那朵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