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同样的场合之人生问题

(1 次投票)

作者:Ayane 周一, 2010年 04月 26日 11:37

星期日,炙热的天气让人真正感受到夏天的来临。

火红的大太阳高高挂在天№,猛烈散发出令人晕眩的热气,让人不由得埋怨起太阳的尽职。

『啊~~啊~~好热喔!』

顶著一头跟太阳媲美的火红发色,樱木花道烦躁的用手煽著风。

今天是跟仙道出来打球的日子,没想到居然是这种天气!

打不到几分钟,樱木就投降了,只好无力的坐在球场边的椅子上。

而在一旁的仙道彰,只是一副永远的招牌笑容,似乎感受不到阳光的侵略。

『这种天气怎么过嘛!还只是早上而已耶!』

樱木一边抱怨一边接过仙道递上的毛巾擦脸。

『樱木,你不喜欢太阳吗?』

仙道笑咪咪的问著,但手上的动作却不曾停止,他又再为樱木递上一瓶运动饮料解渴。

『啊?也不是不喜欢啦!只是在这种大太阳下打球实在很累耶!』

樱木喝了一口饮料後,又继续说著:『难道…仙道你喜欢这种鸟天气啊?』

只见仙道好整以暇地继续拿预备的扇子为樱木煽风,带著一张开朗的笑脸回答樱木的问题。

『嗯!我喜欢啊!』

听到仙道那么乾脆的回答,樱木不禁好奇了起来。

虽然说比照起雨天,樱木还是选择晴天,但是绝对不是这种会热死人的温度。

『为什么啊?』

樱木狐疑地看著仙道那张一成不变的笑脸问著。

『因为你不觉得跟你很像吗?』

『啊?』

樱木一时听不出来仙道的意思。

跟我很像?像什么?

『你的头发就像太阳的颜色啊!而且你的活力跟太阳的热力也很类似啊!』

樱木呆呆地听著仙道的说明,过了一会儿,他才了解仙道话中的意思。

『笨…笨蛋!你在说什么!』

樱木的脸一下子就红的像煮熟的虾子般。

『难道不是这样吗?你看看你的脸红的就像太阳一样呢!』

看著仙道那副戏谑的脸,樱木不由得恼羞成怒了起来。

他用力地转过头去,打算不看仙道的脸,谁叫仙道要说这种话!!

看到樱木闹 扭的动作,仙道只是更加漾开了嘴角的笑容,因为他知道樱木是非常地容易害羞的。

『呐……樱木…不要不理我嘛!』

樱木始终维持著同一个动作,说什么他都不打算理会仙道。

『樱木……转过来跟我说话嘛……喂……樱…花道!』

听到仙道这么叫他,樱木的脸又红了!

他快速地转回头,恶狠狠的对仙道大吼:『不要那样叫我!』

才刚说完,樱木就立即想到:完了!他跟仙道说话了!又毁了自己下的决定,那他之前的坚持不就白费了吗?可恶~~~~~!!

仙道看到樱木一脸不高兴的模样,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樱木一定又在懊恼跟自己说话的事。

呵呵……花道你真是可爱啊~~!

不过,还是要解决眼前这位气嘟嘟的公主,否则他一闹起脾气来可是不好玩的。

『樱木啊……你就大人有大量的原谅我方才一时失言好吗?』

见仙道摆出低姿态,樱木不软化也不行了。

哼!反正我是天才!原谅一般平民是应该的!

『好吧!我就原谅你这次,下次别再犯喔!』

『是是!当然~~!』

仙道急忙应和著。

好不容易,一阵稍微可以消暑的微风吹过,樱木顿时觉得又再度活了过来。

他正想起身继续与仙道练球时,却被仙道一把抓住手腕。

『仙道?』

樱木不解的看著仙道。

『樱木啊……我问你一个问题喔!』

仙道又将樱木拉回原位坐好,很认真地看著樱木清澈的双眼。

这样反倒让樱木不好意思了起来,因此,他低下头来小声的回应仙道:『你有什么问题?』

『你觉得你的人生有什么?』

『啊?人……人生?』

樱木一时转不过来,仙道怎么会问这种严肃的问题啊?

『你……你被太阳热昏头吗?干什么想这种正经八百的问题?』

他实在不了解仙道在想什么,他们不是才过了十几年的人生吗?那来这么多奇怪的想法啊?

『不!我要告诉你我已经发现我的人生有什么了!』

仙道正经的语调让樱木也不禁认真了起来,他连忙回答:『喔…那……是什么呢?』

『我发现有两个东西』

『哪两个?』

『篮球和你』

『喔~~原来是篮球和我啊!我还以为………啊~~?你……你说什么?』

樱木的语调一下子提高了十几度,原本恢复正常跳动的心脏又不争气地狂跳了起来。

仙道在说什么啊?他怎么老是说这种令人脸红的话啊!他知不知道害臊呀!

『我说,在我的人生中,最重要的是篮球和你!!』

仙道不疾不徐地阐述方才的发言,他早就料到樱木会有这种反应了!

只见樱木又呆滞了一阵子。

就在那瞬间,一颗篮球朝仙道的俊脸不偏不倚地砸去。

而仙道只是轻轻松松一闪身,球就打到身後的铁丝网。

『你的人生给你──!!』

樱木站起来大吼著,想都不想的他赶紧离开仙道的身边。

但是仙道一点儿也不生气,反而笑的更开怀了。

他慢慢走向樱木面前,温柔的说:『可是你还没有给我呀!』

『你……你混帐!!』

樱木甩下这句话便头也不回的跑回家了,只留下仙道一人在球场上收拾。

『呵呵……花道啊~~我可是真心的喔!』

望著樱木离去的背影,仙道在自己心中下了决定。

总有一天,他会把樱木从流川那儿抢回来的!!


*******************


经过星期日被仙道这么一闹,樱木脑袋中就一直回响著仙道的话。

理所当然地,他在星期一的篮球部练习中,自然就表现的不好啦!

『花道!你给我去外面洗洗脸再回来!看看你,根本精神不集中嘛!』

良田生气的命令著,自知理亏的樱木只好乖乖的出去清醒自己。

但是,晴子担心樱木今天的状况,便一并跟著出去。

『樱木君!你今天怎么了?没睡好吗?』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

晴子心想,会不会是流川君终於有了行动呢?呵呵………

『喔……不是啦…我只是有些问题罢了……』

「问题?」

晴子的脑中出现了各式各样的画面,到底是什么呢?好期待喔!

『嗯…晴子…我问你喔……你……你觉得你的人生是什么呢?』

樱木一脸苦恼样。

『当然是追求极致的美感之爱呀~~~~~~!!』

晴子陶醉的说著,但是樱木一点也听不懂晴子那没来由的兴奋语气。

『喔……是这样啊……那…我先进去继续练习了喔!』

樱木搔搔头的回去体育馆内。

为什么晴子说的话听不懂呢?什么是极致的美感之爱呀?嗯……没想到人生问题那么复杂啊………

望著樱木苦恼的背影,晴子的眼中满是闪烁的小星星在亮著。

「极致的美感之爱就是要由你和流川君一起完成啊~~~!樱木君~~~请再烦恼吧!这样子的话,你离极致的目标就不远了呀~~!!」

听不见晴子内心呐喊的呼叫,苦恼的樱木还是只能一肚子疑惑的思考著。


*******************


到了下午,篮球部的练习终於告一段落。

夕阳的馀晖把大地照耀得一片金黄,晚风阵阵抚过,街道上到处可见赶著回家的人们。

樱木向队友告别後,独自一人走向洋平打工的拉面店。

『欢迎光临!』

一拉开店门,大骨汤的香味迎面扑 而来。

『花道!』

正在为客人送面的洋平发现了樱木,而坐在店内角落的高宫等人也很讶异樱木的到来。

『你怎么有空过来?流川不是要你每天到他家报到吗?』

樱木才刚坐下,身边的楠木与高宫就戏谑般的询问著。

的确,一向独占欲超强的流川,总是要求樱木练完球後马上到自己家中为他煮饭,怎么会肯放过樱木呢?

『我等一下才要去。』

听到樱木这样有气无力的回答,樱木军团等人都觉得不对劲。

只有以前樱木被女孩子拒绝告白後,樱木才会出现这种沮丧的模样,可是,现在他跟流川不是正处於热恋中吗?

『花道……你跟流川吵架吗?』

洋平结束工作後来到他身旁坐著。

『不是啦……我在思考一个问题…』

『什么?』

大家异口同声的反应著,没想到一向不肯动脑思考的樱木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是不是吃坏肚子啦?』

不怕死的大楠才刚说完就立即遭到樱木的头槌攻击。

『才不是!我是在想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啦!』

为了避免又有人遇害,洋平只好不解的问著樱木:『什么问题?』

『你们觉得人生是什么?』

『啊?』

看到大家一副 你是白痴啊?!〃的表情,使樱木不禁脸红的说:『对啦!就是人生嘛!』

虽然大家都觉得樱木似乎脑袋坏了,但是为了身家性命著想,还是回答他的问题比较保险。

『女人、食物、钱!』

还吃著第五碗拉面的高宫回应著,大楠等人又忙著开始嘲笑他。

只有洋平很认真的思考後,看著樱木说:『幸福。』

『幸福?』

樱木不懂,为什么洋平跟晴子都说的那么复杂呢?

『就是努力给自己幸福啊!』

望著洋平那似乎藏著很多情绪的笑容,樱木又迷惘了。

【人生】的定义是究竟什么呢?而,什么又是【幸福】呢?


*******************


吃完了大伙请客的拉面後,樱木一人走向流川的家。

一路上,樱木的脑袋中一直在思考著洋平的话,可是,鲜少动脑筋的他,不管怎么想都理不出一个头绪来。

『啊~~烦死了!我为什么要为那个刺猬头搞成这样!去他的人生!哼。』

樱木用力地甩了甩头,似乎这样做就可以忘记那些搞不懂的哲理问题。

不用多久,樱木就来到了一间独栋的红砖房屋门前。

很自然的,樱木用手指习惯性的按了门铃两声。

一点也没差错的,流川在樱木数到第五下时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唷!你还是那么准时来开门啊!』

樱木朝流川笑了笑後,便迳自走进了屋内,而流川只是默默地跟在身後。

进到屋内後,看著一如往常般空荡荡的餐桌,樱木不禁抱怨了起来。

『喂!狐狸你又还没吃饭啊?』

『……』

流川只是沉默著不发一语。

其实,樱木很清楚事实的。

因为流川的父母都是很忙碌的上班族,家中又只有他这个独子,所以流川一直都是一个人在家里,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吃饭。

但是,自从流川在暑假前跟樱木告白交往後,他却再也忍受不住这样的孤单空虚。

所以,流川总是命令樱木在星期一到星期六的篮球部练习後,到他的家中,为他做饭,陪他吃饭。

这样的情形会让流川感受到无限的温暖。

虽然他从来没有跟樱木说过他这样的想法,但是他认为樱木应该也能了解他的心意才对。

『好吧!虽然我已经吃饱了,但是好心肠的我还是帮你做一顿饭吧!』

樱木说著说著,便从冰箱内找出前天他买剩的东西,想想,这个冰箱根本就是自己家的嘛!永远都只有自己帮流川买的菜和食物。

『……你已经吃过饭了?』

沉默很久的流川突然冒出一句话,而樱木头也没回的一边继续忙著切菜,一边回应著流川的问题:『喔!对呀!我今天被洋平他们请客。』

吵杂的炒菜声让樱木的回答参杂了些油烟

『……我不要吃了……』

说完随即走出厨房的流川抛下这句话。

『啊?』

樱木急急忙忙的关起火,朝流川坐的沙发走去。

『干嘛?你不是肚子饿了吗?』

『……现在不饿……』

听到流川这么说,樱木的火气也顿时涌了上来。

『什么嘛!是你要我煮饭给你吃的耶!说不吃就不吃?那以後你自己想办法吧!』

樱木生气的将身上的围裙丢在流川的脸上。

本来就是嘛!辛苦的像个女人似地帮他煮饭,他却不知好歹?今天就已经够烦了,还要来面对这种事!

但是,流川却死死的紧抓著樱木的手不放。

『……对不起…』

看到流川难得一见的道歉,樱木心想自己也挺神经病的,为了一件小事就搞成这样。

『嗯…算了,我就原谅你吧!』

樱木略为小声的回答著,也顺著流川抓住的手坐在沙发上。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樱木率先打破了沉默。

他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奇怪的气氛。

『流川……你为什么不说话?你在生气吗?』

『嗯……』

『为什么?』

『……因为你没有遵守与我的约定…』

『约定?』

樱木越来越不懂流川的意思。

看到这样的樱木,流川也不禁叹气。

没想到他连跟自己约好的事都不记得!

『……你说过要帮我做饭…』

『我做了啊!』

『…可是你也答应要陪我一起吃饭的……』

听见这段话,樱木才想起自己跟流川订好的约定。

这样子一来,错的人就是自己了!

『……对不起……』

樱木嗫嚅的说。

而,流川只是叹了口气,牵著樱木的手站起来走向厨房。

『没关系,我等你做好菜。』

说完,流川就要放开樱木的手离开,但,没想到樱木却仍然不愿放开。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流川牵起自己的手的那瞬间,居然有一股温暖的电流通过全身。

再看著流川拉著他回厨房的背影,樱木的心中有一种想哭的念头。所以,当流川要放开手的时候,樱木根本就不愿松手,因为他怕流川再也不会握住自己的手。

『…你怎么了?』

流川查觉到了樱木的不对劲,可是,一听到流川的声音,樱木立刻脸红的放开自己的手。

「神经!干嘛像女孩子一样想些无聊的事!」

樱木不停的在心中咒骂自己,刚才的事真是丢脸死了!

不过,流川却继续追问著:『你到底怎么了?』

『喔…喔…没…没事啦!我只是有点热!哈哈哈──。』

樱木夸张地用手煽著风,眼光根本不敢看向流川。

『……』

流川不发一语的瞪著樱木,因为他最讨厌樱木总是不肯说实话!

见到这样的流川,樱木也开始著急。毕竟,这种时候的流川一定是在生气!为了解决这样的困境,樱木赶紧把烦恼了一整天的问题告诉流川。

『你……你觉得人生是什么?』

『………』

『告诉我嘛!』

『……』

流川仍然不肯说话,他认为樱木应该知道他的答案啊!

『嗯……让我猜猜…是篮球?』

『……』

『啊?不是吗?那……啊!是睡觉!』

『……』

听见樱木笃定的语气,流川只觉得自己的青筋快要爆出!

「为什么你不懂呢?」

流川在自己的心里大叫著。

可是,由於他的面无表情实在太久了!所以樱木根本猜测不出他现在的心思。

『那是什么呢?嗯……好难猜喔……该不会是……』

『你!』

流川打断了樱木还要继续猜想的话。

算了,还是自己明白说清楚比较好!否则这支笨猴子不知何时才会了解。

不过,樱木却被流川吓住了!

为什么他跟刺猬头仙道说的话那么像?

『你……你能不能再说一遍?』

为了确认自己没有听错,樱木一脸呆滞的又问了一次。

『你你你你你───!!』

流川快要不行了!

这个人到底有没有意识到我们两个人在交往啊?

『喔……』

樱木呆呆地不知要做何反应。

原来流川的人生跟仙道那么像啊?!

『看你还是不了解的样子,那我们就来研究研究吧!』

流川不等樱木反应过来,迳自把樱木带进自己的房间床上。

等到樱木查觉不对时,流川炙热的深吻已经让他快要不能思考。

不过,就在那朦朦胧胧的意识中,樱木终於发现了自己的人生哲理。

「原来人生就是要得到幸福啊!那这样就叫做幸福了吧?如果我和流川能一直这样的话,我觉得幸福,他也应该会感受到吧!」

是啊!人生不就是这样吗!给自己幸福,也为别人带来幸福!

大家都能幸幸福福的就好了~~~~~~^_^
 

  A - Aya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