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微妙关系

(9 次投票)

作者:宁灯笼 周一, 2010年 04月 26日 12:33

——所谓微妙,就是指一旦有状况出现,就能被轻易颠覆的状态。
好的心情,以往珍而重之的事物,在失却拥有的记忆之后,都能轻易的被抛弃。
相对地,过往所难以面对的,都能被容易地瓦解。
微妙或许又是每个人在恋爱中都会经历的阶段。不对的人渐行渐远背道而驰;对的人则会朝好的方向发展。
呐,你和我会有怎样的发展?

[一、]
眼见着夏天过去了一大半。
凉风透过灰白的墙隙,消去一些些的暑气,很快被黏腻闷热的空气所替代,显得微不足道。百叶窗的外面,可以看见远处堆在地平线的积雨云,夏天特有的云,累积到一定时候会带来瓢泼大雨。道路上偶尔会看见一小股结队的学生打着车铃骑过,从高高的坡上顺势滑下来,再在转角处一点点隐去身影。
这样无所事事的午后,除了蝉鸣还是蝉鸣,知了知了个不停,四面八方地传来,像在进行一场盛大的合唱会。忽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显得有些突兀,穿刺过浑浊的空气,震荡着耳膜。樱木不由得紧张起来,嚣张的眉头皱成一个“井”字。
洋平拿着电话听筒有些迟疑,小声地问:
“是仙道的电话喔,这次又不接吗?”自从暑假以来经常在樱木家做客的洋平问道。
加上今天这一通电话,已经是这星期的第九次了。尽管仙道很有诚意的样子,樱木还是一次也没有接。为什么要每天每天每天地打呢,明知道自己不想多说什么。樱木暗自嘀咕着,嘴上也毫不留情地嚷道:“不是说过了吗,就说我不在”。
虽然话是这么说了,但看着洋平一字不差地复述着自己的话,还是忍不住在意。
收了线,把电话机放回原位,洋平才转过头来说:“仙道估计都听到了喔,小花你声音太大了。有什么别扭要闹腾这么久,之前不是还约好一起打球的吗?”
听见了吗?樱木怔了怔,因为日晒而有些褪色、接近茶褐色的刘海遮住了眼睛,还是被洋平捕捉到一点懊恼的神情。

[二、]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名叫仙道彰的男生,有着一头刺猬般竖起的黑色头发,眼眸里盛满阳光有些耀眼。女生对他的评价往往是“好像○○○(某某当红偶像)耶!”“不论是外貌还是小宇宙(……那是什么东西呀)都排得上新好男人TOP10诶!”……
相较于女生们的狂热,男生的感触更多的则是“还……行吧。也没怎么接触过啦,感觉他对谁都一样。只要神经再纤细一点就好了,每次约会我的女朋友总是忍不住提到他,可是本人却一点都不知道的样子,真伤脑筋~”
这样的人,不仅是自己一起打篮球过的对手,还是自己的朋友,似乎是一件值得嗷嗷叫爽的事。但是,请不要忘了这是篇DM同人小说,即使是少女漫画,男女主角如果没有经过男生被花盆砸伤,或是女生心意总是摇摆不定这样狗血的情节,而直接以“进入教堂、天长地久、儿孙满堂”结尾的话,那位漫画家一定会面临编辑和读者用水枪射死、面条勒死的悲惨结局。所以,小花,和男猪仙道,不负众望地,吵架了。

[三、]
这是史料未及的。
在暑假来临之前,自己曾做过许多的打算,甚至偷偷在便签条上一则一则罗列出来——一起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一起埋怨夏天的炎热;一起去海边游泳,或是打几场篮球……这些滥俗得可以的情节,无论最后延伸出的结果怎样,前提都得是两个人一起。
然而他们却吵架了,让人不得不感叹“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啊”。原本只要说声对不起就可以解决的小矛盾,却不知为什么像把十几年以来的倔强都用上了似的,怎么也不肯低头。
好不容易盼来的暑假居然就这样要过完了。

[四、]
晚饭(其实也算不上晚饭,只是杯面罢了)过后,樱木不知怎地心血来潮想出门散步。
是想碰到谁吗?反正不是仙道吧。
结果没走几步就被叫住了。
“樱木。”
突然被身后的声音叫住了。
回过头,夕阳微晕的光线淡淡笼在了眼前的人的身上,白色T恤稍显大的轮廓顺着他的脊背蔓延。几天不见,似乎个头又长高了一些。
不正是那个和自己吵过架的仙道么。
可恶,还挂着那么无关紧要的笑容,难道自己我一个人在生气吗?
“樱木,”仙道又叫了一声,连带拍了拍身边的脚踏车,“不搭我的车吗?”
什么啊,好象我一定会搭似的的。花道抓抓头,暗自咕哝了一声。还是一边说着“什么时候骑起脚踏车来了?”一边大刺刺地跨上了后坐。
仙道好象又笑了。

[五、]
自然地简直像吵架的事完全没发生过似的。
虽然其实自己也早就忘了究竟吵了些什么,或许根本算不上吵架吧,只是自己单方面怄气而已。
在步行街入口停了车,路过一个卖金鱼摊子前,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蹲下身子看玻璃缸里游水的鱼。
“肚皮都翻上来了,它不会死了吧”樱木瞪着那条金色的珍珠鱼说。
“珍珠鱼就是这样的。”卖鱼的老太太头发花白花白地,也不管樱木的话问得有些突兀,抄起一边的网子捞上一条来:“你看,”她捅捅金鱼圆鼓鼓的肚子,“还活蹦乱跳的。”
“你喜欢吗?”
樱木回头对着半俯身看着自己的仙道,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好呀,”仙道微笑,“就这一条吧。”
付了钱,老太太把金鱼放进一只塑料袋里,又舀了些水倒进去,金鱼顺着水流游的恣意欢畅。老太太笑呵呵把鱼递给樱木,嘱咐他不用给氧,每天喂点鱼食就成。
樱木拎高塑料袋认真地看着游水的鱼,他想到了他在夏天之前策划的情节,虽然错过了预计的时间,却也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突然怔忪了一下。
“我说,你不记得了吗?”樱木开了口,眼睛却不和仙道对视,眼睛看来看去不知道要将视线停在哪里。
“什么?”
“我们、我们不是吵架了吗?!”看着仙道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樱木终于动了气。好不容易把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了,心里却并没有多畅快,倒是多了一份委屈,真是要命。
“阿?什么?”仙道还是那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那……那你为什么打电话来道歉呢?”
“因为樱木都不来找我嘛”仙道自顾自说着,又自顾自地过来牵樱木空闲的那只手。差不多大小的手,和想象中的触感没什么两样,仙道兀自笑了笑。
“哈?”几近抓狂的樱木也没注意到仙道的举动,听到仙道的回答,他有点欲哭无泪。
“嗯,没错啊。我喜欢樱木。很喜欢。”

还是自言自语的调调,樱木花了好长时间才反应过来。

霎那间他心里想的居然是,哦,还好,暑假没白过。


--END--
 

标签:
  N - 宁灯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