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靠,都是大腕

(12 次投票)

作者:那朵花 周一, 2010年 04月 26日 14:05

页面导航
[流花]靠,都是大腕
章 4~6
章 7~8
全部页面

【1】

花道觉得自个儿现在是背到一定程度了.
不就是报废了一辆摩托车吗,你说厅长有必要那么哭天喊地的么.
三井就震惊了,兄弟啊,你还敢说这话,厅长这回没废了你咱都得夸人家有涵养,就一辆摩托车?!后边还有二十多辆追尾的呢!认命吧你.然后同情的拍了拍花道的肩膀,先撤了.

话从头说,花道从大学毕业后就认准了警察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
警视厅在招收新警员时厅长就被花道跑100米的成绩震惊了,人才啊.也不管他笔试基本全部挂红的记录破格录取了.
厅长是这么说的,你们问我什么样的人才是我们需要地,喏,就他,那个红头发的帅哥这样的.一表人才,身体健壮,心地善良,忠于人民忠于党---地.
把个纯洁的好少年花道夸的狠狠的害羞了一把.
然后.
然后,花道成了厅长三年来的噩梦.
虽然谁都会犯错,但从来没见到像花道这样拿闯祸当饭吃的.
要不是对着花道傻兮兮的笑脸实在下不去手,换别人灭八回都有余了.
但今天在花道勇追闯红灯犯致使发生特大交通事故后,厅长觉得自己终于忍无可忍了.我说花道啊,不是你素质不够好,是咱们经费实在不够多.再赔下去咱们警视厅全体同仁都得沦为乞丐了,你也不忍心这百年基业毁于一旦吧.
说着就把鼻涕泪什么的全抹在花道唯一一件算是完好的警服上了.
花道一善良好孩子那受得了这个,就豪气云天的拍了胸脯,一人做事一人当,说要本天才干吗吧.
然后花道就领着为期一年的休假条回了家.
厅长说在明年预算下来之前最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否则见一次灭一次.

洋平啊,这回你千万得救救我啊,否则兄弟真得饿毙在家了.花道没法子,只好捧个手机向洋平求救.
电话那头的洋平撇了撇嘴,好象哪回不是我救你似的.也没见过你这么能耐的,连铁饭碗都能砸了.洋平想了想,那这么的吧,有一哥们在电影公司上班,说要找一勤杂工,要不你先凑合一下?
花道爽快的答应了,杂工就杂工,一文钱难死英雄汉,在这个年头混饭吃也得能屈能伸的不是.
花道第二天就干劲十足的奔向了传说中的电影公司.
啊,你就是花道啊.洋平和我说了,现在挺忙的你就先去一号摄影棚山崎那里报到吧.
花道就去了一号棚.
山崎看见他半新不旧的牛仔T恤有点不屑但也没说什么别的,就告诉他能在这个棚拍摄的都是大腕,大腕懂吗,就是现在红的发紫,多少人哭着喊着追着人家连瞅都不瞅一眼的偶像们.
你的任务就是看见哪个大腕要喝个茶啊吃个饭啊就旁边麻利儿的伺候着.花道属于除了动画别的基本不看的主,也不知道山崎说的大腕是什么东东,就傻兮兮的附和了几声.临走时山崎又强调了,都是大腕啊,最好先有个心理准备.
那个郑重的样让花道云里雾里的不知大腕是什么史前怪物.
他就安慰自个,我是天才我怕谁啊.
进了摄影棚看着这样那样的都很新鲜.说是摄影棚基本上就是一个室内摄影基地,巨大无比.这边闪光灯闪烁那边摄像机也没闲着,化装的不化装的男男女女来往热闹无比.花道就有点晕,看着都挺拽,这我哪分的清谁是大腕啊.
然后就听旁边一个奇大无比的嗓门喊着,开拍—CUT,哪个谁,没看见流川君累了吗,赶紧拿把凳子过来.
听到熟悉无比的名字花道就楞了楞,流川,不是吧?
顺着声音看过去,靠,坐在凳子上上下眼皮打架的不是将有十年没见的狐狸是谁.
花道狠狠的感动了一吧,他乡遇故知啊.
随即冲过去,狐狸,你也在这儿,那太好了,我这谁都不认识,能看见你真太好了—
在花道16岁的时候打死他都不能信见到流川狐狸会有这么感动的一天.
所以说命运弄人.

流川一天没睡了刚眯一会儿就被人摇胳膊踢腿的给弄醒了,虽然身体已经因为熟悉的感觉兴奋了起来,可头脑还处在暴走状态.
好胆啊,敢吵我睡觉.闭着双眼站起来一拳正中红心.
花道捂着肚子心想狐狸还是这么龌龊,一脚早已踹了过去.
小腹着了一脚的流川这次彻底清醒了,这刻骨铭心的互动方式,这痛彻心肺的力度,除了白痴,还有谁!
睁开眼,就看见他白衣蓝裤一身朴素一脸清纯的站在一群浓装艳抹的人中间如一朵高山雪莲般震撼的差点让自己流下泪来.
白痴,没顾上再还一拳,流川就大力抱了上去.这么—这么多年,你都死到哪里去了!!
这边厢两人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那边厢一干导演群众的早看傻了眼,努力于把脱了框的眼睛塞回岗位重新工作.
这是,那个流川!
安静的猛一看上去倒像都在为两个故友的久别重逢感动似的,气氛一时大好.
流川的失态倒让毫无保留的踹了一脚的花道不好意思起来,看不出流川还挺够哥们的嘛.但两个男人搂搂抱抱的也不成体统不是.就想推开他哥俩好的哈拉上几句.
流川哪干啊,等待了十年的拥抱那有那么容易放开.使了两次劲没推开流川后花道也不好意思再推了.流川咕哝着,乖乖别动,再让我抱会儿.体会着刻骨相思以后的重逢.
眼看着两人的气氛大有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之意,察觉这个角落异动的其他组拍摄人员也都过来看热闹.
花道就觉得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嗨,好久不见啊,花道.听这声音,熟.回头,看见笑的深情款款的仙道的脸.
花道觉得自己有些晕.
恩,好久不见.还在流川怀里的花道艰难的对仙道挤出了一张笑脸.
神啊,谁来告诉他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仙道看着花道哭一样的笑脸说,别惊讶,藤真今儿也在这儿拍摄呢.说着一指旁边,花道就看见人群中晃晃悠悠钻出一个如花似玉的人来.花道就彻底昏了.
妈的,这哪是什么摄影棚,分明是神奈川搞校际联赛呢.

【2】

虽然花道不明白大腕是什么东东,但至少山崎告诉过他那是特招女孩子喜欢的,看见流川,他就明白了.
这不废话吗,这俩人高中是拳来脚往的不就是因为那么点破事吗?

不就是我喜欢她她不喜欢我她喜欢你的三角稳定支撑关系吗

问题的关键还不在于晴子喜欢流川不喜欢花道,关键是晴子喜欢流川而流川不喜欢晴子还不喜欢的那么嚣张,花道觉得不管是因为晴子还是只为自己都不能咽下这口恶气.于是整个高中时期两个人的关系都不能彻底改善.

其实这事要换仙道身上早解决了,人那天才可不光专指篮球.

但流川那时侯一小屁孩情商还没完全开化不懂啊,还停留在喜欢他就要欺负他的阶段.现在回想起来都能吐血.

别的不说,就说海南之战后的体育馆之夜吧,多好的机会啊.月黑风高,四下无人,孤男寡男同处一室,搁现在的同人狼笔下,都得亲了摸了做了多少遍了,清水点的也至少眉目传情眼角含春的互通心意一番了.但也不知道是自己傻还是井上那老头傻,反正这么好的一机会给生生浪费了.

那惨痛的流川都不能回忆.

都说现在流行后妈,可流川偏就碰上了这么一后爸,还不如那后妈呢.人后妈至少还虐了心虐身虐了身再虐心的让主角胡天胡地一番.可自个儿这该干的嘛也还没干的呢,小受就跑了,就留一小攻能干屁啊!!

所以说高中一毕业流川就说什么也不跟井上混了,义无返顾的投奔上耽美道路.

同志们,时间不等人啊.这就是小攻君流川这么多年来的心路历程.



在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流川觉得自己成熟了,现在白痴自家送上门来,说什么也得把他拿下来.

事不过三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别看老天爷疼你.可第一回他老人家从天上扔了个馅饼给你,你没接住.

第二回又扔了个馅饼给你你还是没接住,那第三回肯定直接扔炸弹了.

怒其不争啊.

流川有了这样不成功便成仁的觉悟.

流川这厢思想斗争的厉害,那边花道本闷在这厮怀里老半天早不乐意了.我说狐狸你赶紧放开让我喘口气啊,这十年不见你怎么变的这么激情澎湃的.

看着花道在自己怀里挣扎的脸色红润两眼波光潋滟的,流川意识到非放手不可了,再不放就出事了,于是闷着脸放开他心想这还不都是你整的,换别人我澎湃的了吗我.

就觉得自己十分委屈.


仙道实在受不了他那傻样,嬉笑着说,花道真偏心,把我俩晾边上净顾和流川说话了.于是就想上去动手动脚一番.

被仙道这么一说花道就醒悟过来了,这么长时间没见是得表示表示,好歹得握握手不是,就大方无比的伸出手来,满脸笑容的朝仙道握过去.人仙道高中时的记忆多惨痛啊,就不动声色的后退几步,干笑着改口,要不咱也改拥抱得了,小花厚此薄彼哦.

花道就臭着脸说,别介,再拥抱下去哥们今儿就得交代在这了.

流川没说话,眼里精光闪烁,琢磨着怎么着才能把仙道这厮给整到火星上去.

要说细心还得数人藤真,刚跑东跑西的把一帮无关人等清理出场,这才微笑着摆出一自认为最帅的姿势,花道啊,这么多年也不说联系一下,太狠心了吧你.

那语气暧昧的,恨不得全天下人都知道他俩有不纯洁关系.说着就迅速抱了上去,还冲旁边那两位得意的眨了眨眼.

这回吐血的绝不止流川一个.

【3】

当年为什么从湘北转走,流川臭着脸问.
这不废话吗,我又打不了球了,还得天天对着你的冷脸这不自虐吗,花道回答的一脸理所当然.
那为什么谁也没告诉,流川明显又冷了三分.
花道就火了,谁说的,洋平,三井,良田,彩子大姐头,安田---,我都说了啊.
流川就觉得自己又处在暴走边缘了,合着就蒙我一人是吧.
不对啊,赤木晴子也不知道.流川直瞪着花道的眼睛恶狠狠的说.
啊,对,也没告她,晴子小姐关心的是那个能打篮球的樱木花道,既然我这辈子再不能打篮球了,干吗还牵牵扯扯拖泥带水的.花道笑的没心没肺的说着,好象那个永远也不能打篮球的人跟他毫不相关.
流川一瞬间却想起了那个笑的一脸阳光灿烂的少年,举着右手嚣张的吼着,这次是真的很喜欢.
很喜欢.
于是流川就想流下泪来,想流着泪的告诉他,我喜欢你啊,白痴,不管你能不能打那该死的篮球都喜欢着你.
最终流川还是什么也没能说出口,包括自己为什么不再打篮球.
花道一向以为世界上最恐怖的女人莫过于流川的后援队.但现在马上明白会这样想绝对是因为自个儿年幼无知没见过世面.
现在的阵仗----多壮观啊!
那闪光灯闪的就是无敌山王全上也都得立码晕菜.
那尖叫声此起彼伏的,就是天上有UFO编队经过也都得立码缴械投降.
看着下止刚会走上到99的女人组成的无敌阵容,还有墙后闪闪躲躲的为数绝对不少的疑似男性,花道就明白了,地球人都爱流川枫!
这个真理就像女人全都不爱樱木花道一样不证自明.

咱们现在得了解一下花道的身份问题.
虽然不好意思说,咱也得明白天才现在是人流川的跟班,也就是说流川是花道伺候的正主儿,而且还是24小时随叫随到的那种.
花道开始是绝对不干的,但挡不住人流川掌握着他的死穴啊.话说流川当时抽出支票簿那个迅速,签字那个帅气,支票簿上后缀的那个0之多,听旁边女群众的尖叫声都知道堪称经典.
绝对的开一代调戏民男之先河.


花道当时那个怒,想拿你的臭钱欺压本天才,你丫想都别想.就想举起论打架绝对是无敌的双手麻利的把那支票给喀嚓喽.
悲剧就在于花道绝对是不小心的一瞥.
流川对着他直楞楞的双眼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一亿,一年.
花道那正准备喀嚓某物的双手立码转移方向,眉开眼笑的就把胳膊搭人流川的肩膀上了,咱俩谁跟谁,提钱多俗气啊.
那俗气的东东早方方正正叠好麻利儿的塞这主儿裤兜里了.


花道多敬业,生怕把那金主给累着,迅速从旁边扯过刚才那张凳子就把流川给塞进去了.
然后嘎巴嘎巴的给手指头作了半天伸展运动就开工给流川按摩上了.
整个摄影棚一时间刀光剑影,血肉横飞.
所有人都不自觉的闭上眼睛,在经过他俩时.


5分钟后,藤真旁边小心翼翼的问了声,还挺的住吧.
流川那汗流的都跟蒸桑那有一拼了,还巨酷无比的点了点头.
10分钟过后,仙道又凑了过来,花道啊,流川待会还得开工,要不咱今儿就先到这儿?
流川看着这厮憋笑憋的痛苦无比,压根没一点就到这儿的诚意,纯粹的火上浇油.
然后花道果然就如仙道所愿的爆发了,怎么的,仙道你小瞧本天才是吧,告你我这可是经过认证的.说着一激动就听喀吧一声脆响,所有人同时吓的一个激灵紧看还坚强的挺在魔爪下的流川同志.
就见流川那小脸白的,挣扎了几回,终于吼出来了,导演,今儿不开工了!

仙道就问了一声,花道你这跟哪儿认证的,满脸是对狼潭虎穴的畏惧.所有人都认为这个问题问的太好了,于是就都侧着耳朵听.
刑侦科啊,怎么你有意见.花道一脸不乐意.
果然!几个人就都巨同情无比的看向流川,3秒钟内都撤光了.
节哀吧,顺便.

于是花道就陪着流川踏上了回家的归程,顺便开始了他们的同居生活.

 



  N - 那朵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