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All花]流川枫的武林梦想 1-6 -待续-

(8 次投票)

作者:那朵花 周一, 2010年 04月 26日 15:40

页面导航
[All花]流川枫的武林梦想 1-6 -待续-
章 4~6
全部页面

【1】

流川枫是一个有为青年。

不但别人总这么夸他,他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总对自己说,努力啊,流川枫,总有一天你会成为天下第一的。

所以他爬的别人早,跑的比别人快,长的比别人高,脸比别人帅,剑术也要比别人强上那么一点点。

所以他很得意,尽管他的脸上没有表情,但我们是可以知道他很得意的。因为他晚饭也多吃了两碗。

吃过了晚饭他就板着脸跟同样板着脸的流川老爸说,我要去闯荡江湖了,明天。

流川老爸也属于神经比较短路的那一族,也不管自己的儿子才十六岁,江湖上如何的风波险恶,就很酷的点了点头,那就去吧,别丢老爸的脸。任流川老妈在旁哭的大泪滂沱。

于是流川枫带着骄傲而轻松的心情骑着一匹白马踏上了未知的旅程。

他第一个卯上的,是叫做仙道彰的另一个有为青年。

为什么会卯上他呢?因为流川枫的师傅安西老人总是说,流川啊,你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的练下去才行。你还仍未及的上陵南的仙道彰呢。

到了陵南,不用打听流川枫也知道了仙道彰会在哪里出现。
仙道彰是个花花公子,仙道彰爱游湖。
这几乎和他在江湖中的显赫名声一样广为他人传诵。

流川在湖边远远的就看见了湖里很烧包的那艘大画舫。流川就在码头的柳荫深处拣了块青石坐了下来。等待着仙道的靠岸。

流川从清晨等到了日落,又从日落等到了清晨。也不知睡了又醒多少次,仙道的船还在湖中心犹自巍然不动。

流川就怒了,从没有谁让他这么愤怒过。

流川就决定,你今天不让我好过,这一辈子老子都不能让你好过喽。

事实证明流川是真的很有毅力的,终于把仙道的船盼的靠上了岸。

流川枫整衣,束发,拔剑,准备迎敌。


仙道彰,我要打败你。仙道刚走出画舫就听到了这么晴朗的一声。话说仙道是经常有人找着来单挑的,人是正经见过大世面的,所以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就拔腿要走。
喂,我说要打败你没听见吗?!
抬头,仙道就看见一团红通通的东西朝自己扑了过来。
仙道彰苦笑了一声,心想花天酒地也是很累人的好不好?大侠你不要再逗了好不好?
就打算把他一掌拍飞喽。

这时他看到了扑过来的少年的脸。

眼也含笑,眉也含笑。

滴溜溜的转着一双琥珀色的眸子。

只一眼,仙道彰就知道一生一世的邂逅完成了。

仙道在风月行中那是至尊无敌的地位。完全到了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境界。
可是一看到他,仙道就知道,从此眼里就再也放不下他人了。

正在仙道笑着痴着恼着喜着嗔着七情夹杂时,流川那厢也痴了。

因为这不是仙流,所以和仙道相看两不厌的这个少年当然不是流川。

流川还没来得及扑出来。

这让他痛悔终身。

为什么扑出来的不是自己呢?!

为什么要让仙道这个家伙碰上自己心爱的人呢?!

如果那人再晚出来一点,等他把仙道捅个通明窟窿再出来多好!!!!

可惜老天听不到流川内心的悲鸣。命运的轨迹如期运行。

傻在岸边的仙道彰和愣在柳荫深处的流川枫就这么出花道意表的出现在花道的生命中。

花道拿着刀,愣愣的想着,不会仙道彰是个白痴吧?
或者这只是个白痴,不是仙道彰?

花道心里百转千回。

这时,又一道清朗的声音传来,花道,怎么了。仙道彰没来吗?

仙道流川一齐转头,看见了一个温润如玉的青衣男子温柔的朝着他徐行而来。

仙道流川一齐恍然。原来他叫花道。然后一齐甜蜜的想着,真是个好名字。

话说此时花道小可爱困惑的转过脸向着洋平解释。找倒是找到了,可这个人傻兮兮的不知道是不是仙道?

仙道这时回魂,干笑着打哈哈,我当然就是仙道了。江湖之大,但除了我仙道彰以外还有谁这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英武不凡…….的呢?你说是吧,花道。

就想趁机拉住花道和主人一样可爱的手。

花道正被仙道的一串弄的不明所以呢,就没反应过来,眼看着就要被占了便宜去。

说时迟,其实那时快。

两道劲风同时朝仙道彰扑来。

仙道双掌连拍,化解了两道攻势。

刚擦把汗,就看见了笑着的水户洋平和冷着的流川枫同时站在了面前。

仙道干笑,这个情况很复杂啊。

但仙道彰是出了名的长袖衫舞,八面玲珑。所以他决定排除万难,先留住佳人再说。

所以他拱着手笑着说大家都是来找我切磋的吧?不过您看这么多人我一时也应付不来不是?不如我们先找个地方吃个饭喝个茶聊个天,商量一下比武日期再轮着来好吧?

大家都被他弄得晕兮兮的,于是就都上了酒楼。

至于上了酒楼之后又发生了何事?
流川在遇到花道后人生目标又发生了何种变化?
花道又是何方神圣?

且听下回分解。


【2】

书接上回.

大家都被仙道拉到了酒楼上。

花道流川洋平也没客气,因为他们也是真都饿了。

流川心里憋着气,于是就先叫了两份鲍鱼,味道不错,整完了又叫了两份鱼翅。

结帐时仙道心里直淌血。

但那是未来时,发生在半个时辰之后。

现在的仙道正眨着他如沐春风的星星眼全神贯注的看着花道吃包子。

看着他吃了一个又一个,吃了一个又一个…….

看见仙道甜蜜蜜的笑容,我们就明白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无过于此。

这包子和吃包子的人是如此美味,以至于仙道在酒楼老板请求题词时毫不吝啬的挥毫泼墨:将包子进行到底。

您知道,男人的友谊有时候是可以在酒桌上迅速建立的。更何况是大大咧咧如花道和心怀不轨如仙道者?

所以,从酒楼下来以后,仙道如愿具有了和花道勾肩搭背的资格。

流川手搭在剑柄上,欲诉还羞的准备了好多回,最终还是没拉下脸来和刚请自己吃了饭的仙道决斗。
只好沉默的跟在花道身后一起到了仙道府中。

今夜有冷月如钩,照不尽流川心中许多忧愁。

流川双手抱膝坐在屋顶上盯着弯弯的月亮叹了他第一百零一口气。

整整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他只和花道说了一句话。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仙道哄的他笑靥如花,而自己和他相隔天涯。

流川是个单纯的少年,即使梦想着成为天下第一,那也只能表明他是个单纯的天下第一。
在遇到花道以前,他基本上谁都瞧不上,所以在沟通方面就不大灵光。

这点他和人仙道那相差的都不止一个世纪,仙道只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就差点把花道拐回自己卧房。

眼看着花道一步步走向狼潭虎穴。

流川眼中满是火星,流川心里醋海翻腾。

可流川嘴笨呐,挣扎了半天,总算自以为很含情脉脉的憋出俩字:白痴。

这是他今天说的第一句话,也是最后一句。

剩下的时间俩人都努力的用拳脚在对方身上留下自己美丽的印记,

吃过晚饭后的某个时间里,水户洋平悄悄的跟流川说,花道可是自诩为天才的,你若是不想太早出局的话还是顺着他一点的好,流川。

看着笑的温良无害的水户,流川不知怎的就想到了鹬蚌相争中的那个渔翁。
然后一个寒战。

后来在评选武林十大恐怖人士时流川毫不犹豫的在水户洋平后面打了勾。
仙道在一旁微笑点头。
花道就怒了:你个臭狐狸才恐怖呢,你那冷脸往下一拉,能生生把贞子吓死几回。还笑,说你呢仙道,大好青年留的什么扫把头,知道的那是头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长了满脑袋暗器呢。
流川仙道顿时欲哭无泪。

洋平只是站在旁边微笑着连话都没有说。

天才。天才?天才?!……
流川心中满是这个词。

幻想着自己温柔的对他笑着,然后满含深情的说,天才,吃饭了,凉了就不好吃了。
胃就无端的抽搐起来。

流川心酸,原来世上有许多事比成为天下第一要有难度的多。

水户就在旁边暗暗的摇了摇头。

流川无奈的坐在房顶数了半宿星星。数了半天他烦了。呸,那一颗星星都不如他含笑的眼睛好看。

于是起身回屋。

虽然流川前有狼后有虎日子过的紧紧巴巴。

更把和仙道争夺天下第一的豪情消沉殆尽。

可这挡不住花道滋润呐。经常和仙道侃侃天,偶尔和流川打打架,烦了和洋平出去逛逛街。

小日子过的潇洒无比。

直到这一天。

这一天是仙道老爷子六十大寿。仙道府中那叫一个客似云来。都是三山五岳的好汉,粗鲁豪爽的大对花道胃口。

花道就爱凑热闹啊,就戳在屋子里和来客聊了个不亦乐乎。弄的旁人直以为老爷子又多了个私生子。

老爷子挂着慈祥的笑容心想这谁家孩子?咋瞅咋可爱。

于是一时间宾主尽欢,屋中到处其乐融融。

流川和仙道从他进来眼睛就扎他身上没挪窝,直到洋平招手把他叫出去。

流川仙道虽然也是真的很想跟出去,但老爷子这时候正自豪的向旁人介绍他们这两位少年英侠,如果这两位少年英侠忽然消失老爷子也实在丢份,于是就强忍着没出去。

搞的仙道直嘀咕自己老爸没事爱添乱。

就在这时门口进来一个人。

一个看起来很猥琐的人。

他进门就听见老爷子问仙道,那个红头发的孩子哪去了?刚还在这的。

这个刚从魔教探险归来的武林杂志编辑就叫了一声:红头发的,莫非是撄木花道?!


【3】

红头发,莫非他是樱木花道?!

相田彦一一句话,让大厅里的人都安静下来。

大家都对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孩子都充满了好奇。

仙道老爷子干咳了两声问他:贤侄这样说莫非是认识花道?

俗话说好奇心可以杀死一只猫,可猫说让我死吧,只要能满足我的好奇心。
现在满大厅里都是这种猫。

相田沉默了半晌,像是回忆一场并不遥远但却惘然的往事。

半天,他悠然说道,樱木花道吗?

他的腔韵悠扬,他的表情沧桑。

以至于众人伸长了耳朵,像隔壁三姑偷听一场事不关己的风流韵事一样深情而专注。

相田注视着门外很远很蓝的天空铿锵的说,樱木花道,我和他相逢在一个春天。

说着微微的红了脸。有点羞涩有点怅惘的表情让听众心里费尽思量。

那是一个春天,那是一个九重樱开的缤纷灿烂的春天。相田像念着一首古老的情诗一样神思渺茫。我在这个春天下定决心要打入魔教内部,去挖掘一个我一定要报道出来的真相。真的,我是下定了决心。即使牺牲我的生命也是决不退缩的。
于是我上了无涯山。
无涯山上并没有传说中的魔窟,只有满山开的风华绝代的樱花。
我在山里转了一天,突然看见了一道瀑布,瀑布里------

说到这里,他的眼睛亮了一亮,闪了一闪,旁边某些性急而怀春的大汉就猥亵的笑了,用洪亮的声音接道,是不是瀑布里躲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大姑娘?

相田悠然吐出一口气,不,瀑布里只有一个红头发的少年。
他裸着上半身站在瀑布下,竟以内力硬生生的逼住了飞流而下的瀑布,虽然眨眼间瀑布又重新流下,可我真的看到了啊。他挥掌上翻阻住了瀑布流水。

相田讲到这里很激动,不得不大口的喘着气来平静自己的情绪。

流川和仙道听的不禁心摇之,神往之,鼻血欲喷之。

那个红发少年当然就是花道。

两个天之骄子不会傻到连这个也不明白。

他俩几乎同一时间决定今年的休假就去无涯山。

相田在恢复平静后继续讲述:那个少年是如此的灵动活泼,以至于我不敢去打扰他,就怕惊醒一个美好的梦境。可是,在他又一次试图挥掌以内力和瀑布相抗衡时,我忍不住了,我终于开口了。
我问他:神仙?
他摇了摇头。
我又问他:妖怪?
他又摇了摇头。
我刚要再问,他说,少罗里吧嗦的,天才是樱木花道!

他哗啦跃出瀑布,跳入水潭。

碧绿的潭水里落满了绯红的落花,那人散着红发如一场未尽的梦。

相田又一次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把众人遗忘。

仙道确定自己不是唯一想扁他的那一个。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相田喃喃自语着,越发有了走火入魔的迹象。

大厅里顿时一片刀剑出鞘声。

相田这才回过味来。我站在岸边问他,你这是在练什么神功吗?
他隐在水中回我,傻瓜,我只是想试试单凭内力能不能把水流顶回去。
他的笑声脆脆的回响在山谷里。
像------

老爷子赶紧接着问,后来呢?

后来吗?他忽然从水中跃起,挥掌只扑向水流最急处。那人红发被水激的四散,映得他凛冽如同战神。那情景太过绚烂,我不禁闭上了眼,这时只听喀嚓一声-------

众人皆怔,怎样,难道流水真被他打的逆流?!

相田闭了闭眼,然后睁开。
啊,不。他骨折了。

众人吐血。

可他仍那么桀骜不驯,朗声大笑,天才一定会成功的!总有一天!
于是我就知道,他肯定会成功的。
肯定。

相田的表情坚定。

众人皆沉醉在一个少年的狂放里一时未及梦醒。

相田缓缓的说道,他,就是樱木花道。

扫视了大厅一周说,魔教少主,樱木花道。

大厅里一时死寂。
 



  N - 那朵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