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罂粟 1-20 -待续- 

(5 次投票)

作者:Ochly 周一, 2010年 04月 26日 16:09

页面导航
[流花]罂粟 1-20 -待续- 
章 5~8
章 9~12
章 13~16
章 17~20
全部页面

 

【1】


“我说流川,你难道就只有这一件衣服么?”
“什么?”
“从来就没看过你穿过别的衣服,这个月。”
“麻烦。”
“你小子,”仙道彰拿起手里的杂志轻敲了下流川枫,“拿去学学什么叫时尚,有空我陪你一起去买点衣服吧。”
“不需要。”流川头一偏却没躲过去,于是很拽地白了仙道一眼。
仙道有时真的很三八。
他在心里郁郁地想。
就像个女人。
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八点二十七,还有三分钟就要上班了。他起身脱掉那件被仙道戏称为“月服”的夹克,挂到电脑桌旁衣橱里,然后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那本杂志被冷落到最低层的抽屉里。

“嗯,嗯,啊!枫!枫!”
女人双手撑在办公桌上,身体后倾,两条腿高高翘起在空中,随着流川枫一次次的律动来回晃动着。
流川被情欲晕染的脸颊有稍稍不同于以往的红润,然而黑亮的眼睛依旧清明。
“枫,枫”,女人迷离地仰望着流川,右手情不自禁地抚上他的眼睛,“谁才能让这双眼睛充满热情呢?”
流川以一个猛烈的冲刺作了回答,也为这场即兴的办公室性爱做出了结。

“我去冲咖啡。”流川麻利地穿上衣裤后,侧过头对女人说道。
女人明白那潜台词是,回来之前你要收拾干净然后消失。她想问他会不会给自己打电话,想法尚未出口就明白那种事情决不会发生。
她看着她高大的背影从门后消失,心中涌上一阵悲愤和不甘。流川再怎么比传说中的还要俊美,自己也还是配得上他的。得到了和其他人一样的待遇,这是会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么?难道那些关于流川的谣言并不是空穴来风?
女人莫名地兴起一股窥探流川生活的念头,并且被这种想法不停鼓动着,开始在流川的的办公室四处翻找起来,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希望谣言是真的还是假的。
流川回来的时候,正瞧见她蹲在办公桌旁,手里捧着那本被放在最底层抽屉里的时尚杂志。
女人张开嘴想要辩解,流川抓过散落一旁的衣服扔到她脸上,“两分钟。”

离开的时候,她情不自禁地回头看了他最后一眼。
流川微低了头,专注于面前的文件,刘海遮住了眼睛,然而流露在外的挺扩好看的鼻梁和紧抿的嘴唇,下巴漂亮的轮廓,以及脸侧那雪白皮肤上修剪得恰倒好处的鬓角无一不让女人流连。
给我打电话吧。她差点脱口而出。
“我想你真应该好好看看那本杂志,RUKAWA。”
砰!
女人的声音消失在门后。
流川嘲讽地轻嗤一声,眼光却不自禁地落到被丢到一旁的那本杂志。他一时好奇心起,拿起杂志随意地翻起来,里面都是一些男装的图片,说些什么潮流,时尚,今年最新款什么的云云。他刚要合上,视线突然被角落里某张小图吸引,那看起来像是一张焦距没有调好的照片,或者是照的时候镜头晃动了,总之画面模糊,然而照片上模特的美丽的嘴唇和雪白整齐的牙齿,不,应该说是那个笑容,看不清人物眼睛的笑容,却有种奇异的魅力,让流川忍不住去翻下一页,试图寻找别的相关照片。
但是并没有别的照片。这让他不得不耐下心来去看小照旁的文章。
“在网络日志正逐渐成为人们交流、学习,甚至是缓解压力的重要手段之一的今天,罂粟,一个日访问量超过十万的热门blog, 正以它独特的方式为越来越多的人所关注。
日志的主人是个模特,通过将自己非常艺术化的照片放到网上,向人们讲述着什么是时尚,我们到底该怎样时尚又不失自我。”
“穿衣必名牌,将日志起名为罂粟,这正是代表了当前年轻人普遍的精神状态:自恋及恋物。”
流川合上杂志,继续专心工作。

“流川,我那本杂志呢?”
啪。
“嘿嘿,这是我和人借的。得还。怎么样?看了有没有兴起一股股的购物冲动?”
流川依然巍然不动地盯着电脑,双手翻飞敲击着键盘。
。。。。。。
仙道常常会在某一刻觉得他再也受不了流川了。可是又会在下一刻庆幸自己有流川这样的朋友。流川可以说是世上最处变不惊的人之一,无论自己的行动话语有多出格多骇俗,他总能泰然应对。所以在他面前,仙道觉得自己总会前所未有的放松。
“你听说过‘网络日志’这种东西么?” 仙道正愣神的时候,听到流川突然这么一句。
“听说过。当然。你也想弄一个玩玩?”
流川停下手,低头好像在沉思什么,仙道不知道其实他是在和自己的好奇心较劲。
“如果我要找其中的某一个,比如说,” 流川抬头去看仙道,目光停留在他的头发上,“叫‘扫帚’的网络日志,我该怎么找?”
“‘扫帚’?这名字好怪啊,谁会起这样的名字啊?”
“好了,好了,你别这么看着我,我想应该是用搜索引擎搜一下就可以找到吧。这么少见的名字。”
“就这样?”
“那还能怎么办?你又不知道具体的网址。”

下班后回到公寓,冲澡,看新闻。临近九点的时候,流川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阵阵鼓噪,打开笔记本电脑,连线,上网。
Google.
点击第一个网页。
一张800×600的图片扑面而来。

【2】

流川双眼圆睁,心中震撼不已。
画面上的青年身穿一件黑色的样式繁复的军官制服,肩领处却突出地缀着粉红的长条装饰和金色闪亮的纽扣。扣子只扣了第一个,所以胸腹处的麦色肌肤让人一览无余。
这人有一头火红的短发,眉毛浓黑飞扬,眼眸如夏夜星光,熠熠生姿。他在电脑里开心地对着流川笑着。
流川死死地盯着屏幕,眼光从眉到鼻,再到嘴唇,来回流连。
这真是一个太过好看的人。
虽然流川自己也很英俊,但是这个人身上有一些东西是自己所没有的。青年那发自内心的笑容,那因为年轻而散发出的无限狂妄自信,那对生活的无比热忱,都是流川没有的。
  
“原来是个男的。”流川压抑住想要往下浏览的念头,轻蔑地关了电脑。
这天夜里,流川头一次作了春梦。梦里他和一人抵死缠绵,梦里那人依稀有一头火红的头发。
  
第二天上班后一个小时,在仙道第三次说,流川你的数据再不统计好,老板可要骂人了时,流川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心不在焉。并且心里知道,这和昨天的那幅图片以及那个梦有关。
于是他从来没觉得时间过的是如此得慢,脑中只想着赶紧回家上网。
回到家后他连澡都顾不上洗,就打开那名叫罂粟的BLOG..
然后他再一次震惊当场。
这天青年上传的竟是一张几乎全裸的照片。说是一张,其实是两小幅。左边一幅,青年侧着身,脑袋歪向一边,拿着打火机为自己点烟。上身一丝不挂,光线恰到好处地打在青年年轻光泽的脸庞、身体上,完美、协调的肌肉曲线自然流露,而下半身,居然是一种流川根本未见过的内裤。说是内裤,其实只是两条么指宽的带子和一小块刚刚能遮住前方部位的东西。
另外一小副就更夸张,是青年转过身去,将自己的健康臀部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前。
流川的某个部位不可抑制地高高涨起,他一边恼怒自己居然只是看着这个男的这种照片就能勃起,一边又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在上班时忍不住去看这个网页。他一边看着照片一边呼哧呼哧地解放自己。
他禁不住地想,这个网页叫做罂粟果真有些道理。自己从来就不是同性恋,也不缺少性爱,居然还会发生这种情况。
他收拾了一下就去洗澡。走之前犹豫了半天,终于没能舍得关上电脑。
  
“不知是香蕉的原因还是吃了辣子鱼的缘故,总之今天很顺畅啊,困扰了本天才两天一夜之久的便秘终于结束了!”
流川擦着湿淋淋的头发,走到电脑前按一下刷新健,屏幕上就跳出了以上的一段话。
让他又是一通吃惊。
“这人是个白痴么?”他满脸黑线地盯着那几十个字,脑中怎么也无法把那性感迷人的臀部和两天一夜的便秘联系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流川留言道。然后他翻了翻当天的留言纪录发现竟然有上千条。那么他又怎么会注意到自己?
“白痴,给我回信!” 他又留言道。同时附上了自己的e-mail地址。
然后就很自信地关上电脑,等着明天的信箱里有封陌生人的来信。
他不知道每天吹捧那青年和辱骂他的人有多少,流川那区区的几个字又算什么。
    
第二天流川一上班就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察看邮件,可是一无所获。至少没有他想要的那个。
然后又是一天难耐时间。下班,上网,点击那个熟记于心的网址。
“对不起,你要打开的网页并不存在。”
流川重新点击,“对不起,你要打开的网页并不存在。”
流川夜里失眠了。竟然从此再也看不见他了。他心中暗自后悔,早知道就把那些图片存档了,就是把那些白痴话下载了也好啊。

这样忽忽悠悠地过了半个月有余,依旧是每天早上七点钟起床,坐小巴争分夺秒地赶到公司,打卡,然后对着电脑八个小时,下班,煮饭,睡觉。平淡刻板的生活方式,没有任何波动因而他二十八岁的人生越发显得死气沉沉。流川本人不擅长思索复杂的问题,尤其是有关哲学方面的,然而近来却忍不住会冒出“我到底想要什么”这种想法。总觉得生命不该是这样的,可又不知道怎样的人生才是对的,才是精彩的。
那天仙道举着一张宣传单兴奋的朝他走来时,他还不知道,他的人生从此就再也不会寂寞了。
那是介绍离公司不太远的一家健身中心的广告。仙道之所以兴致盎然,完全是因为它是免费的。准确地说,是公司为每位员工买了一年的健身卡,算是一项新的福利。流川对此完全不感兴趣。和其他经常见客户的同事不同,他一直保持着少年时代的精瘦身材,长期坚持打篮球的习惯成就了他一身的健美肌肉。除了肤色白皙这个他永久的遗憾外,放眼整个公司,还没谁的身材敢和他媲美,这一点和他上过床的女人都能作证。
仙道不以为然地说,不只是可以健身啦,还能游泳,学跆博,瑜伽,拉丁舞什么的。
这些都是男人学的么?流川白他一眼。
怎么不是?拉丁舞就很适合男人,尤其是像我这么高大俊美又身材柔韧的男人。
流川没答话,只皱了皱眉。
仙道理解那是他表示恶心的动作。
嗯!决定了!今晚就去试试。没准儿还能泡到靓妞。
流川心想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
那你今晚有什么活动,御召哪个女朋友啊?
流川醒悟到周五的夜晚在一会儿下班后很快就会来临,而每周这个时段他最难耐寂寞。于是他怂恿仙道,“喂,别去健什么身了,你又不胖。再说那个地方去的都是需要减肥的女人,你还不如和我去 fantasy喝酒。.”
不!我要去学拉丁舞!

【3】

周一早上流川迟到了,只晚了一分钟。他打完卡后盯着小小的打卡机上的电子屏整整有半分钟,吓得坐在一旁的前台小姐大气儿也不敢出一个。
“这机子是不是快了?”他突然抬起头,一双寒谭似的眼睛眨也不眨地望向那个小姐。“啊?我、我不知道。”小姐的脸噌地一下红了,不知不觉地站了起来。
“确实是快了。你看,我的表还不到八点半。麻烦你拨回去一分钟。”
“好、好的。”
流川把考勤卡刷的一声重新扫过机器,“谢谢。”他没有表情地看了那女人一眼,转身走上楼去。
在拐角处被人猛地用胳膊勾住了脖子,“太无耻了吧,明明迟到了还利用美色骗回了一分钟。啧啧,你不觉得有点大材小用么?”
流川厌恶地扯下仙道的手,“总比你去泡健身中心的胖妞好。”
“no no no,”仙道得意地摇动一根食指,“你绝对想不到,流川,那里的妞根本一点都不胖。不仅不胖,还很健美,最关键的,”他压低了声音,凑到流川耳边,“穿得都很少呦。” 
无聊。流川心想如果想看穿得少的美女还不容易。
“对了!流川,还有一个大美人,就是教拉丁舞的老师,哇,那屁股,扭动起来,简直是--------”
流川看着他的脸等着接下来的评价。“------魔臀!”仙道一脸的陶醉,流川走了五分钟后,他才回过味来,“流川,流川,分析报告借我看一眼!等会儿要发言!”
  
流川有时也会忍不住尝试再去那个网站,虽然不抱什么希望,但是就像现在这种痛苦的星期一早晨,他对美好事物的渴望总会达到最高点,然后再一遍后悔没将当时的图片下载。仙道盛情邀请他晚上去健身,他觉着老是这么望梅止渴也不是办法,还是泡个新女友实际些,所以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
健身中心离公司不远,两人走了十分钟左右,流川根据仙道越来越难以克制的亢奋情绪猜测前方五米处不起眼的那个紫色牌子应该就是他们的目的地了。
进门押了工作证领了毛巾就去更衣室。仙道立刻直奔拉丁舞教室。流川想了下决定还是去练跑步机。那个一人一台,对于一堆人凑在一块的运动他并不喜欢。大概跑了一个小时,中间休息了一次,他觉得差不多该走了,打手机给仙道,对方关机。他皱着眉想了想,还是无奈地上了三楼。
楼梯右手边的动感单车教室传来一阵阵激烈的音乐声,伴随老师刺破音符的喊叫鼓励,“加油加油”的震得流川觉得自己的耳膜简直就快破了。他终于明白了仙道的选择。对于自诩为优雅男士的仙道来说,这个中心就只有拉丁舞适合他了。
拉丁舞教室在走廊的尽头。快到门口时,他听到一个清亮的声音顺着虚掩的门漏了出来,“拉丁舞有很多种,刚刚教大家的叫“SALSA”,是很美的舞步呦,但是也很难学。我会慢慢的教你们。“
流川听到这个虽然好听但很明显属于男子的声音有些意外,难道那个有着“魔臀”的老师不是女人么,可仙道明明称赞他是--------
美人!

流川拉开门的一瞬间,觉得心跳、血液、呼吸全部停滞。那样的眉毛,那样的眼睛,那样的头发,不是他又是谁?!
流川着迷地望着前方微笑着的红发男子,心脏突突地剧烈跳动,比打篮球时第一次上场比赛还要紧张。 男人剪的稍稍过耳的头发被汗湿成一绺绺,让主人用手随意地耙了个样式,在流川看来却性感无比。因为运动他的脸左右两端各自升起一团红晕,汗水蒸腾出的热气弥散在周围,使得皮肤看起来无比柔嫩润泽,让人联想起一片粉红玫瑰的花瓣。眼睛紧挨着眉,有点往里凹的感觉。在灯光的反射下闪着灼灼的光芒。流川心中感叹真人比照片好看一百倍啊。
“好了,刚刚讲过了动作要点,现在我们再跟着音乐跳起来!”男子按开了身边的录音机,顿时一阵震耳欲聋的音乐环绕在人们周围,在拉丁舞特有的节奏下,学员们认真地摆动着手臂,扭起了腰肢。
“手臂摆动要自然,膝盖不要一下子拉直,会伤到韧带。随意弯曲就好,好,转身左脚上,注意手臂。。。。。。”
男子一旦舞了起来,那完全是另一番模样。流川虽然仍是冷冷地抱臂斜倚在角落里,内心里却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男人的身体就像一部舞蹈的机器,不,说是机器太过生硬,应该说,是一种世界上最擅长跳舞的美好事物,只要音乐一起,手臂、肩颈、腰肢、臀部、长腿还有双脚,就全部协调韵律起来,每一下舞动扭摆都那么自然舒展,却又充满力度钢性,矛盾的特性和谐完美地组合在一起。他整个人就顷刻变得魔幻诱人,观者皆被剿陷其中,不能自拔。
流川目光发狠,紧盯着前方妖娆舞动的腰臀,心里终于完全理解了仙道的两字评语------魔臀。很奇怪的难以描述的感觉,做梦一样的美好不真实,就只能用“魔”来形容。流川见过各种各样的扭腰送胯,小孩子扭呼啦圈,街上妇女摇摆水蛇腰,酒吧里舞女跳脱衣舞,还有有时透过镜子看到的自己在床上激情冲刺的样子,却全做不出男子这般的干净、浑然天成。音乐仿佛化成温柔的水,在他腰间推动,时而缓流时而急湍。让他展现出在场的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风情。
一个男人这样的跳舞却让所有的人觉得很美,很梦幻,流川不知道是不是只有他一人能做到。早就被男人俘虏了的这个冷漠的黑发青年,此时摒弃了周遭的一切,眼里只装得下一个人。直到音乐停止,舞蹈停止,他才做梦般地清醒过来,才在男人那一声“谢谢”中发现,时针已经指向了八点。他这才开始用目光搜寻早被自己忘在了脑后的同事-------那其实实在很容易。
一群意犹未尽的学员走上前把红发的男子围在中间,好像在讨教,但在流川看来全都不怀好意。仙道也是其中的一员。流川不高兴地发现,朝天发的同事居然挤在了最前方,仗着身高优势挡住了其他的觊觎者,正兴奋地说着什么。然后他看到男子朝自己的方向望了过来,这让他有点紧张。因此下意识把嘴唇抿得更薄。不一会儿,仙道帮男子从人群中开辟出一条道路,艰难地往门口移动。那架势颇有些明星躲避歌迷的样子。流川收到了仙道忙里偷闲发给自己的一个眼神,会意地跟着走了出去。
来到门口,迎面一阵微风吹来,三人顿时为之一爽。位于CBD中心的这条街道,此时正是华灯初上,虽然夜色已晚,依然涌动的人流却丝毫不见减少。红发男子率先开了口,他说,谢谢你啊,这位同学,那么我先走了。
仙道静静地笑了一下说,别客气樱木老师,你家在哪里?这么晚了要不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流川心中暗道一声阴险。开口很不给面子地问,你有车么?
仙道说我没有你有啊。接着不等流川回答,道,先送老师再送我。
流川没吭声,转头去看红发的男子。
不用麻烦了,我就住在附近。男子脸上还保有运动后的潮红,一双眼睛水润亮泽地望着流川。
那我先走一步。流川冷冷地盯了男子三秒钟,转过视线,迈开长腿朝公司方向走去-------自己的车还在那里停着。


 

【4】

仙道摆明了要追求那红发男子-------樱木花道。流川事后很不情愿地从仙道口中得知了他的名字。想象了无数次男子亲口对自己讲出那个名字的情景,就这么被现实无情地破坏了。流川看得出,仙道对樱木很着迷,讲起他兴奋得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流川猜不到的是注定命犯桃花的同事这次的热度会持续多久。虽然论起先后顺序来流川认为是自己认识樱木在前,起码应该先拥有他,然而其实非常清楚这种道理到了仙道那里根本狗屁不通,更何况这种所谓的“认识”完全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并不能为当事人所承认。

流川有点犯难。因为他不会追求人。可是要让他这惰性奇大的人从头学起, 而且还要和仙道这种扎手的情敌争夺-----流川心思兜了几兜,终于下定决心放弃。

做出决定后他有些轻松,脑子里开始转着晚间如何在酒吧搞个美色犒劳自己的牺牲,手机惊乍地哗啦啦响起,他微皱了眉举起来瞧了眼屏幕上的号码,拨通了通话健。

高中时代的篮球队队友找自己去打篮球,三井寿热情高亢的嗓音让他有些心动,距离上次相邀打球似乎已经过去三个多月了,他摸了摸自己有些微微发胖的小腹没怎么犹豫地答应了。开车快到湘北的时候他不知怎地忽然想起了那个网络美人,想起了健身中心那一幕风情的舞蹈,他一边走出车门锁上车,一边动摇起来,也许不该放弃吧。他高大的身影在校园里就像一道移动的风景,虽然他完全没有再像早年间那么故作冷漠,然而那本来的风采却怎么也不能阻止周围的惊叹艳羡。流川一脚迈进体育馆大门时,心里还模糊地想着,那样美好的臀部,后面的菊花也不知会如何得让人销魂------都还未来得及看一眼球馆,一颗飞速旋转着的橘红色的篮球呼啸着向他飞来,就像是上天为了惩罚他可耻的、龌龊的、卑劣的意淫行为所派来的正义是者一样,砰的一声砸到了玉树临风的流川枫的脸上。

流川再有涵养也不禁有些着恼,尤其周围还兴起了高高低低的哧笑声,他抚着疼痛难忍的鼻子正要搜寻罪魁时,一个高大的身影伴随着一声清亮的“对不起”朝他一起奔来,在体育馆不算明亮的灯光下,流川看到有些背光的来人脸上两瓣丰润的嘴唇,雪白整齐的牙齿,合成了一个蛊惑人心的笑容-------他的心当的猛烈一跳后几乎停顿,慢慢仰起头,他看到了燃烧在空气中的一束火红。

“哈哈哈,你们果真有缘啊,这就是不打不相识呢。”三井从远处大笑着走来,拉扯着仍处于呆愣状态的流川,向他们预订的篮球架下走去。

“介绍一下啊,这是流川枫,湘北当年的小前锋,闷骚型帅哥。这是樱木花道,流川,可巧了,花道也是和咱们一届。”

流川心里很理智的告诉自己要表现出谦谦君子的风度,可眼睛不服管,狠狠盯着樱木不放松。因为之前的花絮,除了流川自己,没人把他这种露骨的盯视当成是倾慕,大家都以为他还为刚才的事耿耿于怀。

还是樱木打破了这个僵局,就见他憨憨地伸手抓了抓头,大声冲着流川耳朵说,“狐狸你别介意,我刚刚不是故意的!”

-------流川嗖地一下子回到了现实世界里。他不相信地眨眨眼睛,不太明白怎么美人一下子变成了这般模样。

“你不认识我?!”流川看着对方完全一幅陌生人的样子,语气不太好地问道。

樱木一听心里就有气,流川一直没笑,还这么阴阴地反问他,不就为了刚才砸他那一下么,怎么着,难道你是什么大人物,我还得必须认识你,砸不得么?本天才就砸了!他为人单纯,不会掩饰情绪,心里的那点不以为然脸上都表现了出来。

流川心里也是五味杂陈,本来都打算放弃(过)他了,谁知老天偏偏安排他和自己在这里相见,本来见到他是满腔的欢喜,谁知对方偏偏压根把自己忘了个干净,本来以为他是个颠倒众生的美人,谁知偏偏举手投足一副傻大姐的表情。流川怀疑到底健身中心的那个人和面前这位根本不是同一个。

“樱木,三井,原来你们早到了!”一个软软嫩嫩的嗓音出现在众人耳边,流川只觉眼前一花,樱木那一米九的身影已嗖地一下窜到了他的身后------那个声音来处,“我们也是刚到,晴子。”

流川慢慢转身,看到一个娇小玲珑的女子笑眯眯地站在那里,思路突然异常清晰起来,“白痴。”他冷静地开口,对着樱木,“比一场怎么样?”

 



  O - Och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