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CHILD 1-10

(8 次投票)

作者:欧墨尼得斯 周一, 2010年 04月 26日 16:42

页面导航
[流花]CHILD 1-10
章 4~7
章 8~10
全部页面

【1】

 

我们拥有房子,我们拥有跑车,我们拥有充实的工作,我们拥有一帮可爱的朋友,我们拥有一个小花园,就在房子的后面,对了,我们还有一只猎犬,叫索尔,是罗马神话中太阳的意思,我们拥有平静与快乐,是的,这样本来很好,可是,人们总是不知满足,在得到一些以后……而我们还能拥有什么呢?

在长而如迷宫般曲折、光滑洁白的走廊上以极限速度奔跑着,一身白色长衫的流川敏捷又略显慌乱的闪过来往的人。这里,是这座城市里最大的总医院,流川是这里肿瘤外科的医生。

接到死对头仙道彰的电话, 把工作暂时托给助手,不计后果的奔向他所在的科室,对,是完全不顾后果的,要知道,作为医生是绝对不可以在当班时到处乱奔的。

医院一大,来往的人就多,电梯总是繁忙的,可以感到耳旁的风声及经过的人们的迷惑眼神,而在两个没什么联系的科室间奔跑,流川开始觉得渐渐焦躁了。

“砰”的冲开产科病房,黑发下严肃的脸几乎看不出此时的情绪,连大力喘气都是抿着双唇。
“哟,真是快呀,流川”仙道晃了下刚刚给流川打电话的手机。他,是总院的产科医师。


一进门就看见樱木花道了,他坐在诊断病床,旁边的椅子上,同样看到了流川,而躺在诊断病床上的是褐发的纤细女人──赤木晴子。
流川迷惑的看向仙道,樱木刚想开口,却被仙道强先了:“哎,是你自己没听完就挂断的”他轻轻摇摇头叹了口气,微笑着,无可奈何“我刚说花道在我这儿,你就发飙了。他只是把晴子小姐送来而已,我想应该通知你一声。”
闭着眼,深吸口气,接着吐出,流川微颦着眉盯着樱木,是生气了吧?花道有点担心,可流川却是在懊恼自己的武断,让仙道看了笑话,以及,深深松了口气,因为花道没事。

“……她……怎么了?”看着病床上的赤木晴子,脸色苍白,有些迷糊,象是要睡着了。“尾田明天会回家,晴子一定要自己去超市,要给他做好吃的料理,”花道说,晴子和他先生尾田与流川樱木住的很近,
“所以我就陪她去。”
晴子有近六个月的身孕,
“可她突然晕倒了,我就把她送来了。”

尾田是机长,经常不在家,虽然晴子家有女佣,可花道有空就会去帮帮她,晴子也很喜欢樱木来陪她。尾田是他们的学弟,也曾是篮球队的,很好的人,大家也都是朋友。

仙道说晴子只是有点贫血,休息会儿就没事了,樱木坚持要等她并把她送回家。
“到餐厅吃点东西,”流川拉起花道的胳膊使他站起来“让她睡会儿。”他又加句,樱木看看晴子,
“放心吧,我会照顾她的”仙道微笑着。樱木这才跟着流川出去了。

“别在总院到处乱跑,”流川替花道找了个有阳光的窗边的座位,嘱咐道:
“走之前给我个电话。”
花道只是点头,看着窗外,流川有点奇怪他的安静,可也没说什么。
看看表,如果还呆在这儿,主任发现会发飙的,那就太麻烦了。
俯身在花道额角吻了一下,“我走了”流川转身离开了餐厅。

 

【2】

 

我忘了交代什么了吗?好象是的。
他们很自然的在一起了,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因为一开始就没分开过,对于樱木,也不知道是怎么远离失去篮球的悲伤与不甘,就像疲累时会不知不觉的睡去一样,自然的让人忘记了时间。

流川还在医大奋斗时,樱木已和洋平合伙开了家餐馆,现在已经有了连锁店,也做糕点什么的。他也兼职做model,拍拍封面广告之类的,在牧的公司。极少时会参与走show,除非流川同意。工作主要是为了不让樱木觉得无聊,这是流川的主张,当然不会说出来,严格控制他的工作量是因为他的背伤。

送晴子回家前给流川挂了个电话,当时他有一个急诊,没接到。
“就说我们自己回去了”花道简单的说了句便走了,他知道流川是想抽空送送他们的,可那样太麻烦了。

回家的路上,晴子精神还好,花道认为说她累不如说她是太高兴,因为晴子是很幸福的样子,“好好照顾自己吧,也是为了孩子”樱木有点担心她,她总在给自己找事做,她应该是觉得孤单的吧,对此,尾田也很内疚,可马上就会有一个小宝宝了,那就会不同了,因为是另一个生命。

回自己家前,去了趟餐馆,中途接了个流川的电话。
“嗨,樱木,晴子回去了?”洋平见樱木进来便打招呼,
“她早上晕倒了”花道坐到酒吧台前
“什么!?没事吧?”
“没事,贫血吧”
“……你,怎么了?”递了杯水给他
“……,没……,我也不知道”突然仰头猛的把水灌下,
花道愤愤的说“怎么搞的今天,看到晴子小姐那么虚弱的……我狠不得杀了尾田那家伙~~~”龇牙咧嘴的好象人家欠了他一百万。
洋平愣了一下,“噗”的笑出来“你还是那么正义啊。别为难人家了。”
尾田真可怜,明明不是他的错。花道其实很温柔的,虽然有时很浮躁,但那是他温柔的一种方式,这点索尔(花道的狗狗)知道,因为它是被收养的。

突然的打翻桌子的声音惊起了樱木和洋平
“×的,给脸不要脸,弄脏老子的衣服”面目可憎的混混们围上一个服务小姐“要怎么赔啊”小姐已经吓的眼泪都出来了,
“混蛋!”樱木猛的一撑桌子,起身走过去,洋平也跟着走出酒吧台。
“疯子!敢到我这儿闹事,活的不耐烦了!”樱木一把拉过服务生到身后,他的话显然激怒了那帮人,他们将他围了起来,
“小子,活的不耐烦的是你吧”已经有几个人抽出了小刀,樱木抬高下巴,用眼角不屑的瞥了眼,手臂上是丑陋的伤疤,恶心得让人想吐。
“我报警了,不想进去的快滚!”洋平适时的剪断了导火线,远处隐隐听到了警车声,(其实只是巡逻车)
“咱们等着瞧!”他们几乎是砸开门,大摇大摆的走了。
“我考~ 真他×的!”要不是洋平阻止,樱木铁定出手了,
“好啦,好啦,犯不着这样”洋平无可奈何的笑笑,面对早已空空的店,“哎~算了,今天早点打烊吧”自言自语的说。

收拾烂摊子花了点时间,花道已出了层薄汗。
“倒霉”他抱怨着,
洋平拍拍他的肩:“路上小心”,并目送他出了门。

他有点变了吧,要是以前,那几个人根本不够看,看着樱木的背影,洋平想,要知道,如果真的打起来,现在的樱木恐怕……,背伤后,就没打过架了吧,他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吧,这或许也是他气愤的一个原因。

回到家已经较晚了,还没进门就听到索尔的叫声
“好啦,闭嘴,你吵到邻居啦”用脚带上门,打开灯,看来,流川还没有回。
走到屋后对着花园的敞开式的房间,走廊上,迎来索尔粘乎乎的欢迎,
“喂喂喂,你该不会想把我吃了吧”知道索尔从中午就没吃过东西了,觉得有点对不住啊。

打开冰箱,蹲下来,索尔跟着坐在旁边,精神振奋
“这个?”拿给它闻闻
“呜~”不愿意。
“这个呢?”
“……”不要。
“那,这个?”
“汪~”猛摇尾巴。
“你这家伙,真挑,不过,咱俩一人一半”说着,花道起身,有点眼花,闭上眼,能感觉到心跳,深吸口气,大步迈向厨房,索尔摇着尾巴跑跳的跟上。

面对着花园,坐在走廊上,消灭着晚餐,有淡淡的清香在周围飘动着,其实花园没种什么,只是偶尔买了些不同颜色的小型盆栽,现在已经有一片了,不同的色彩,不同的花形,小小的花,放在一起很可爱。

隐约听到汽车声,回来了吧,看看索尔,它似乎更专心于它的美食。
有脚步声朝这儿,没有转身。高大的阴影投在眼前,很快的,一只左手撑在了身旁,右手环住了自己。
流川侧着头吻住了花道。索尔已在奋力的舔着盘子了。
突然,樱木转身抓住流川左肩的衣服,右肘抵住他的脖子,迅速的把他压在地板上,揪起他的衣领,大声嚷了起来:“臭狐狸!偷我的香肠~~给我还来~~”
流川只是闭着眼,毫不理会的舔舔嘴:“美味!”他用性感的声音平静的自语。
“……,哼!”花道愤愤的起身走开了。
流川撑起身子:“怎么了?”,
脸上传来粘粘的感觉,索尔早已抛弃了空空的盘子。
“……”bb

跟着进了厨房,樱木背对着他,往杯子里倒了些牛奶。
流川走过去从背后圈住他,顺手拿开他的杯子,
“不可以喝凉的”,并抓住他想抢夺的手,有点冷的手。
“可恶~今天没遇上一件好事!”花道开始耍脾气,却挣不开流川的怀抱。
“嘘……我会让你高兴点的”。流川收紧了手臂,温温的唇在他颈间摩擦。
花道讨厌流川这样什么话都可以慢条斯理的说出,赌气般的封住他的嘴。
长时间的纠缠使花道有些脱力了,流川放开他,用脸颊在他耳边及发梢间来回摩挲着,手掌抚过喘息起伏的后背:
“先给你做些吃的吧,你不可以再瘦下去了。”

【3】

 

初秋,天气干燥而晴朗,有些树已有落叶的迹象了,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这里是商业区,流川难得的假期,于是花道要他一起去超市,顺便帮晴子带点东西。

他们停了车,加入了步行的行列。
樱木走在前面,他喜欢到处看,使得招摇的红发轻轻舞动,有时会伸伸懒腰,享受阳光下热闹的气氛;流川通常跟在后面,而且多数时候不看樱木以外的事物。

超市里,流川推着装满物品的车,花道在前面扫视着货架,两边找寻着,
“在哪儿呢,没有啊”他走到货架的尽头,转了个身,消失在流川的视野里。
推车不是很灵活。
“啊,找到了,晴子小姐要的”又绕过了一个,花道蹲在隔了一个的货架下叫着,拿到后兴奋的起身。
流川让推车转了个方向,绕过货架,推了过去,侧着头,看过挡住视线的货架,
“花道!!”他甩开推车,奔向倒在地上的樱木,宽松的外套使花道的身体看起来脆弱的让人想哭。

“仙道?”樱木醒来时,有点迷惑。
“醒了?”仙道转身微笑着拉开帘子,流川就坐在外面,帘子的动静使他猛的抬起头。
“恭喜!你们要坐父亲了哦”微笑。
两人大眼瞪小眼呆了半天,樱木突然回过神,垂下眼,下了床,微低着头向门口走去。
“呃……花道,你去哪儿?”仙道不解。
“……回家……”樱木淡淡的说,他拉开门,走了出去。
流川突然反应过来:“喂!……等……等等!”他追了出去。
仙道愣愣的看着 。
走廊上,流川抓住花道的胳膊,使他转过身面对着自己,
“你干嘛?”
“……回家……”
“……不行!”流川松开一只手绕过花道的腰,抓住他另只胳膊,几乎是把他架了起来,带回仙道的房间。看花道木木的被带回来,仙道觉得这两人真是有意思。
流川让花道坐下,然后无比严肃的面向仙道。
“告诉我,多久了,还有,我要做些什么。”

男性怀孕并不难,然而时间要长些,而且会有危险,当然,危险不论男女都会有
第一次遇到,流川真不知道要怎么办。
花道要算特别点吧。

回家后,樱木就坐在面对花园的走道上,双手撑在身后,索尔被流川勒令不准靠他太近,于是静静的趴着,伸长双腿,脚丫正好触到它柔软的毛,夹起索尔的尾巴尖,尾巴甩开,再抚上去,夹住,再甩开……
从仙道那儿回来后他就没说过话,表情木木的。
“水放好了”,流川探头。
见花道没反应,干脆走过去,拦腰抱起他,花道一震。
索尔兴奋的摇起尾巴想跟上,被流川一瞪,只好“呜,呜”的缩了回去。

去浴室途中,感觉双手渐渐环住了自己的脖子,见花道把脸埋在自己的颈窝里,只露出微眯的眼睛,
“流川”
“恩?”
“……是孩子……”
“…………恩……呃?”流川看看他,不知他想说什么。
“呵呵……”
怀里一阵轻颤,可听起来不太像是在笑。

放下花道,让他坐在浴池边,想替他换下衣服,可他似乎没打算松手,于是,没有勉强,搂着他坐在池边,花道抬起头,慢慢的,微眯着眼,因为蒸气而看不清的眼,似乎在笑。
“真奇妙”他说。
流川看着,不说话,怀疑他是不是摔到脑袋了。
他不清楚花道是怎么想的,同样,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想的。

“是你的错,都因为你……”有人反复说着,直到樱木清醒才消失,强烈的悲伤感却清晰的让他想哭。
“爸爸……”花道自语。

侧头,看到流川熟睡的脸面对着自己,
把手穿过他的腋下,抱住他,并让彼此贴近,流川原本侧睡的身子在迫使下转为仰卧,花道满意的将耳朵贴到他的左胸。
是有力的节奏。
花道闭上了眼。

隔天早上,在流川的温柔舔吻中醒来,
“别闹,索尔”还没睁眼,花道呢喃。
“白痴!”流川也不客气的加深了这个吻。
“……呜…………哈,好了,开个玩笑”花道笑着推开他。
由于工作的关系,流川必须早起。
“以后早上我送你”边系领带边对吃早点的花道说。
“为什么”花道大嚼面包,还吮吮指尖的奶油。
流川从花道椅子后,用手托起他的下颚让他仰视自己,弯下身子对着他的鼻子慢慢说:“你不会睡一觉就忘了吧。还有,这段时间我会带你去总院作些检查”尽管他一向不愿花道去医院,已至于花道除了知道他是医生,什么都不晓得。
“什么────?”甩开他的手,花道有些气愤“我还有工作勒!”
“我给水户打过电话了,你不用担心”继续系领带,一副万事皆在掌握中的样子。

从这天早上开始,樱木(表面)和以前一样,可大家看到他就像见到80岁的欧吉桑一样“倍加呵护”。
同时,深埋在记忆中的痛苦也随着周围的变化,化作梦魇侵扰着他本想平静生活的。

 



  O - 欧墨尼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