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填满的答录机

作者:Nannan 周三, 2010年 04月 28日 13:29

流川枫站在一楼客厅里环视,想了想,终于还是放下臂上搭着的大衣,站到了客厅入囗处架上摆着的电话答录机前。

那次会买这个贵的要死的答录机是为了什麽呢?他偏头回想,片刻后露出微笑。让以前湘北同学看到会下巴掉一地的微笑。

还会有什麽原因,还不是那个大白痴。



 


那时候是高三。他们那时还没有明白对方心意,只以为是不能失去的朋友,队友,球场上不会再有的默契搭档。

为了给流川枫买一个答录机,好让永远处于昏睡状态,偏偏要自己一个人住的他能够知道有谁找过,两人吵吵闹闹上了街。而会买这个,是因为推销员说可以储存大量留言。当时樱木花道瞬间睁大眼,脱囗说就要这个了,根本忘了要买东西的不是他。流川不由得扫了他一眼。

干、干嘛?死狐狸又瞪人!

为什麽?

什麽为什麽?啊,这个啊。因为可以储存留言啊。

每个都可以。

咦?咦!那为什麽前面那些推销员都没说?!

流川和推销员交换个眼神。被樱木发现了,又叫着跳了起来。

后来还是买了。为了大白痴那瞬间可爱到一定程度的白痴表情。



流川笑了。这次是真正的笑。能让湘北同学跌一地的笑容。

他的手指眷恋地慢慢划过答录机,轻轻按下“重播” 的键。



“喂,狐狸吗?呵呵呵...想不到吧,是本天才第一个留言给你!喂,喂?你应该在家吧?不是刚刚才回去吗?又睡死啦?不是我说你,再睡下去小心肌肉坏死,就别想赢我啦!”

那个白痴。谁会想不到他要打电话来?临分手的时候拼命问电话号码,还郑重其事地写了下来。那天自己也没睡死。正蹲在答录机前,边翻白眼边听着大白痴能传遍十里方圆的声音。

“哔───”一声。下一个留言。

“喂,狐狸吗?我是天才。嗯,也没什麽。你...你的伤...嗯...好些了吗?快点儿回来练球吧。我...不,不是我,是大家,是大家都...嗯...很想你。嗯,就这样。快点儿好起来吧。嗯。”

那次是怎麽了?啊,对了。是晚上出去买吃的,被车撞到,在家休息了两三天。事实上那天下午,湘北全体队员就跑来探望自己了,真不知他发什麽神经,还特意留言。发现我一个人住着栋两层的小楼,每个人都嫉妒得直跳脚。而大白痴不知为什麽,一个人坐在后院发傻。问他,笑着说如果院里有篮球架就一切完美无缺了。连他那种天才都会想住进来。不知自己发什麽神经,伤好了后就去买了个篮球架安在后院。而他,半个月后就搬了进来。

“哔───”

“喂,狐狸吗?我明天回家。别出去好吗?我...嗯...我有话要跟你说。”

回家。听起来真好。他回老家去了几天,似乎是当地的某个祭典,外加为他父亲扫墓。他在的时候,整个两层的楼都不够他折腾的,吵到佛祖都想发脾气。可是那几天,屋子里静得可怕。静到自己连觉都睡不好。而等他回来...等他回来...是啊,他回来就涨红着脸,向自己告白了。说见不到自己的那几天,度日如年。现在想想,他告白那天真是混乱到让人一个头四个大。好想笑...

“哔───”“哔───”“哔───”

“喂,狐狸枫~~~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啊,真不在啊?不是又睡死了吧?我不在这几天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啊?明天就到家了。这次真的很好玩!我真的很喜欢摄影。这样的话,就算不能打篮球,还是可以通过镜头看你打,把你记录下来。这样就好了。你...你别再难过了,好不好?想看你快乐地打篮球。咦,不过你一直是杀气腾腾地打篮球哪!哈哈哈哈。”

嗯。大学一起进了深体大,搬离了这栋房子。非常快乐的四年。可是在大四全国大赛上,那个白痴竟然又伤到了腰。再也不能打职业篮球了。当时每个认识不认识的人都在哭。反而是他笑笑的,说是自找的,没什麽好怨的。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自己...也掉了眼泪。再不能了,再不能在球场上享受彼此的默契了。视线纠缠处,再不是两人的世界了。

毕业后,他神经兮兮跑去学摄影,还在大赛前夕,跟着别人去外地拍摄某个体育活动。临去之前,和他大吵了一架。不明白他的理由。不明白...他怎麽可以说走就走。所以,打了电话来解释。真是的,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有说不出囗的话,他都会故意留言在答录机上。问他,说不用看着我象可以把他身体烧出洞的眼神,有助于他组织想法。

“哔───”“哔───” “哔───”...

“枫。生日快乐。咱们...咱们在一起,有六年了吧。非常,非常快乐。知道吗,你的侧脸真的很好看。当然,正面,背影也都好看。啊~~~我在说什麽啊~~~我...我爱你啦。不知道,嗯,不知道,你和你爸妈见面的结果...你都不说...”

那一年的冬天特别冷。无法再面对父母一次又一次的询问,终于坦白了。那次生日,是和父母对谈后的第一次约会。记得他整个晚上坐立不安,后来竟然晚饭吃到一半,跑出去打手机。透过饭店玻璃窗,看见他缩着脖子,因为说话的缘故,白雾一阵阵升起。到家门前,他倒知道害羞,故意说要检查车子,拖着不肯进屋。等我听了留言,哭笑不得叫他进来的时候,他就用那双永远充满纯真梦想的眼睛看着我。那天晚上,没让他睡觉。

而父母啊...妈妈哭了。说早就知道了,只是想等我告诉他们,要相信他们啊,毕竟是父母。

“哔───”“哔───”“哔───”...

“狐狸,狐狸,大狐狸!我要回来了!这里真不错!你知道吗,这麽大的龙虾便宜得吓人,很好吃!嘿嘿,我还带了几只给你。你不是就要来这里打球了吗?那下次,下次咱们一起出来,就来这里吧。嗯,很舒服,很漂亮的地方。我,我知道你最近都在烦什麽。到美国来打球是你的梦想啊,又有那麽好的机会。有个好消息,等回家再告诉你。还有二十多个小时,好好猜吧!哈哈。”

背景里,是他同事的惨叫。

“不会吧!樱木你带活龙虾回国?!”

“哔───”

“枫。我现在在太平洋上空。飞机...在向下掉。我爱你。最爱你。好好照顾自己啊。再见。”

“哔───”

“流川,是流川吗?我是樱木的同事,川岛。樱木他们,搭乘的那架飞机,出事了。”

“哔───”

“流川,我是水户洋平。已经定了。花道的告别式,就在下个星期五。你...你还...不,没事,没事。”

“哔───”

“花道。我是狐狸。今天就要出发去美国了。这栋楼会一直空着,你想回家的话,不会不认得路。我知道你的好消息是什麽了。听说你跟上司缠闹,还真让你调到美国分部去任职了...这个答录机,我会带走。当初,你的决定很对。要不然,也听不到你这些年来的白痴历程。我,爱你。今生,最爱你。” 



 



听完最后的留言,流川慢慢跪在地上。眼泪不受控制一滴滴染湿地板。雾气中,他颤抖着手,将答录机的电源拔掉,死死搂在怀中。

客厅外,大门前,是孤伶伶的,一个行李。




--END--

 

标签:
  N - Nan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