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尽头

作者:Nannan 周三, 2010年 04月 28日 19:16

虽然室内空气循环系统全面开启,且其中还夹杂最新型仿自然清新剂,却依旧无法掩饰房间过于狭小的事实。定于晚九点开会,离九点尚差十分钟,书记员已在角落就座,将电脑启动并隔断外线电脑网对它主动联络的能力。九点差五分,大部分与会人员已就座,私语之声因空间的窄小及不自然的安静而显得吵杂。书记员悄悄掩去一个哈欠,茫然将国家最高安全委员会成员和购物市场的人潮相比较。九点正,国家最高安全委员会主席肃容迈入室内。在她目光扫视下,所有声音自动消失。

“各位,在传唤此次会议的主要证言人之前,我先将简单背景资料介绍一下。

“首先,很抱歉在这种突然状况下召集各位,但因为情况紧急,不得不打扰各位休息时间。

“如各位所知,我国建立七百六十二年,而创国者是‘诺亚计划’执行人之一,因遗传学长才而享誉地球的流川枫先生。流川先生所乘‘诺亚五十三号’于地球历3769年登陆本星,建立至今为止所知唯一的人类基地。登陆的首要条件是物理环境酷似地球,而本星也几乎满足条件,所以流川先生才会在近两百年的星际跳跃后选择结束长期的冷冻漫游。

“但是本星并不真的是地球。在定居近七百年后,十几代的科研人员终于在五十年前递交了‘人类基因调查书’。该报告指出,人类基因正在崩溃边缘。寿命缩短,病变增加,不孕人口增加,老化加快而出生率降低。

“请各位安静...

“为了不造成恐慌,该报告结果并未公布。而四十年前颁布的‘优生法’正是前最高安全委员会针对该报告而做的决定。

“请安静。”

“主席,请详细解释为什么连我们也对该报告毫无所知。”

“真是让人震惊哪,我不敢相信流川先生会同意这样的解决办法。”

“如果我们都不清楚‘优生法’的真相,那么请主席解释,是由谁执行该法令?”

“近年的人口失踪率增长原来真的和政府有关啊。”

“请安静!

“是的,流川先生全力反对‘优生法’,但该法令对前委员会来说,是最省时省力的做法。可惜的是,该法令并没有产生任何作用。”

“真想听听流川先生对此事的看法哪。”

“不知是因何证据而得到此结论的?”

“难道‘回归’计划...”

“流川先生的看法,非常符合他的性格。‘即使是智障儿,只要对遗传学稍有涉猎的都应该了解,靠有计划的谋杀是无法遏制基因突变的。’”

“哈哈,果然是流川先生...”

“可惜前委员会对先生的意见多持反对态度哪。”

“是的。正如各位所知,前委员会将流川先生看成...不自然的存在。但事实证明,他们的意见是错误的。

“正因为他们违背了流川先生正确的意见,当他对我直接提出‘回归’计划的时候,我没有任何谈判的筹码,而不得不同意,由他亲自出马,执行该计划。

“今天早上,‘回归’计划的实质负责人,肯.塔利尔博士秘密回到首都,并通过地下途径与我取得联系。他带回的消息...是此次紧急会议的原因。下面,请各位听取他的报告。

“啊,先提醒各位,流川先生任命此人为负责人,是因为他对科学的绝对热爱,及对政治的绝对无知。在他叙述过程中,请各位将之谨记在心。

“书记官,有请塔利尔博士。”



* * *



“嗯,尊敬的,嗯,各位女士先生们。今天我们...”

“博士,请切入主题。”

“啊?嗯,嗯。是的,主席,嗯,女士。

“此次任务,嗯,如各位所知道的,命名为‘回归’,是流川先生命名的。他也是行动的策划人及执行人。早在出发前,主席女士就反复强调任务成败为次,流川先生的安全为主。随队出发的除了多位科研人员外,尚有多位专门负责流川先生日常生活的工作人员。在开始重述行动经过前,我要,嗯,向各位保证,随队工作人员尽到了责任,这是无可置疑的。

“星际旅行路线是流川先生亲自 拟定的,并亲自输入航舰电脑系统。如各位所知道的,这是最安全快速的方法。

“旅途前半乏善可陈。依照流川先生的计算,我们连续做了三次空间跳跃,在第三次跳跃后进入太阳系。

“嗯,从进入太阳系后,流川先生开始有奇怪的表现。他的脑波开始不定时出现混乱,并会在发出命令时突然停顿。如各位所知道的,流川先生为了尽守护者的责任,在选择融身时也选择舍弃,嗯,全部个人记忆。如果不是知道这点,我会认为,嗯,流川先生在进入太阳系后,嗯,陷入回忆。”

“博士,这是不可能的。放弃记忆是全面开发脑神经的首要条件。如果有任何残留记忆,流川先生不可能活着经过融身过程,而他更不可能在过去七百多年时间里面引导我们。”

“是,是的。这,这位委员先生说的很对。我,嗯,我只是提出,嗯,一种比喻,希望,嗯,各位可以大概明白当时的情况。

“那么,是,我们在进入地球大气层后,嗯,开始收集资料讯息。如各位所知道的,‘诺亚’计划是为了拯救人类免于灭亡的命运。

“当时地球上爆发大规模战争,几乎包括所有国家。他们结合为三大联盟,拼死相互抗争。据史料记载,真正导致战争达到无法控制地步的,是一次无奈的错误。因为电脑控制系统失控而造成一枚核弹自爆,这自爆让三个联盟都认为对手发动了核战争,而各个联盟的反核系统都自动进入战争状态。

“当核弹从各个联盟射向目标的军事基地及大城市时,各大目标也升起防护网。其结果就如以最锋利的武器攻击最强大的防卫,两败俱伤。虽然如同自杀的行动随即被强制终结,但伤害已造成。

“战争几乎是在一夜间停止的。之后的重建工作耗费了两代人的生命但却进展缓慢。战争所留下的是千疮百孔的地球,全球性的政治及经济系统的瘫痪只助长了世界崩毁的速度,而最后的拯救计划就是‘诺亚’。

“如各位所知道的,流川先生所乘的,是‘诺亚五十三号’,据记载,当时的临时政府准备发射六十艘宇宙航舰。原本已拥有全球移民技术及资源的人类,在最后危急时刻只能向无限的宇宙盲目地投射六十艘航舰。这如同自杀一样的行为居然真地拯救人类免于灭亡,实在是个奇迹。”

“博士,我们对这段历史都十分熟悉哪,请结束历史课,讲一下这次的行动吧。”

“是,嗯,是的,我,嗯,这就要,嗯,切入正题。嗯。

“我们进入大气层后,嗯,开始收集资料。嗯,各位也许不知道,除了发射航舰,地球的最后临时政府还设置了具有最先进防护设施的地面观测站,由优秀的军方人才负责监控。共十处的地面观测站,是为了留下最后的资料。而我们最先收集的,就是这十处观测站的地理位置及损坏程度,以决定探查顺序。

“在做完全球扫描后,我们确定了十处观测站的地理位置,并且发现最早设立的,位于原亚洲边缘岛国日本的观测站保存最为完整。我们都认为那应该是第一站,但是流川先生表达了强烈的反对意见。”

“博士,你说‘强烈’,我有些好奇,流川先生是用什么方法强烈表达自己的意见的?”

“主席女士,流川先生,嗯,控制了航舰上全部的电脑系统,强制降落在,嗯,他选择的地点。”

“而你们无力阻止。”

“是,嗯,是的。之前我们完全没有料到流川先生对电脑的强大控制力。我们只得遵从他的意思,三人一组开始进行探查。

“流川先生通过我们携带的探测装置,解开观测站的密码,进入资料储存系统,将所有资料调入航舰主电脑,再现地球的末日。

“从十个观测站收集到的资料,都指出‘诺亚’航舰只发射了五十三艘。应该是秘密进行的计划却走漏了消息,引发战争后最大规模的暴动。明显有知情者引导的暴民首先毁掉了全球僅剩的三个发射台,并谋杀了他们所能找到的工作人员。随后集结的镇暴军队只平息了暴动,却无法修复被毁的设施,无法复活被杀的宇航专家们。

“之后地球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乱中。大规模的暴动没有再发生过,但小规模的暴动从没停过。各种宗教及政治组织大量出现。所有人都要求临时政府提供逃离地球的方法。临时政府最后只得公布已无力组织任何航舰发射,并安抚暴民,保证每艘航舰都携带大量精卵子及基因资料,可保人类的繁衍。这项声明只助长了暴动的规模及频率,导致临时政府在三个月后全面瓦解。所有与政府有关的设施首先遭到破坏,观测站也不例外。事实上,流川先生所选的观测站,后来证明,是最后被破坏的。当观测站的最后一道防线被破坏时,驻站人员可以选择自爆,而资料核会被送至地底,被安全保存。

“资料中还指出地球本身开始崩毁。大规模的海啸频繁发生,全球范围的火山接替喷发,其中规模最大的,是位于日本岛的富士山。两极冰山融化加快,臭氧层迅速稀薄,温差减少而季节混淆。所有现象都指向地球不胜负荷,开始崩解。

“但当我们降落地球时,都非常吃惊。我们所看到的,是回归本来面目的地球。从植被观察,地球在大约五百年前开始渐渐恢复。在几乎被毁灭后,地球上的动植物种类重新繁杂起来,并进化出多种前所未见的物种。我们身处地球近一年的时间,发现两极冰山恢复历史水平,气候变化稳定,臭氧层开始自我修补,而因地壳运动引起的火山喷发次数基本符合历史资料。

“这真的是非常令人讶异。在没有人类的地球上,是从未见过的美丽繁荣景象。让我不由得想到...”

“博士,我相信任何学者都会想听你的详细报告。但我必须提醒你,我们所关心的,是另外的事件。”

“啊,嗯,嗯,是,是的,是的,主席女士。嗯。是,是的。

“事件发生在位于,嗯,日本岛上的,嗯,观测站。我们,嗯,最后到达了那个观测站。它,嗯,位于富士山脚下,是第一个,嗯,被破坏的观测站。事实上,它是在富士山喷发时被掩埋了。所以它保存得最完整。

“到达该站时,一直在航舰里指挥的流川先生,主动提出实地考察。我们都持反对意见,但流川先生,嗯,控制着全部电脑系统。我们不得以同意。当天是我亲自监视工作人员在无菌环境里,将流川先生的,嗯,融身,放入地面行走服,并加入足量的,嗯,融身营养液。我发誓,所有装置都运转正常,没有任何,嗯,不妥的地方。

“流川先生离开航舰前,我们已经将被火山灰掩埋的观测站挖掘出来,并找到了资料贮存核。

“流川先生并没有立刻接驳资料核,而是,嗯,在附近游逛了近一个小时。”

“其间他没有发出任何联络吗?”

“嗯,主席女士,流川先生没有发出任何指令。事实上,现在回想起来,他好象把联络系统切断了。近一个小时里,我们没有接受到任何联络,连平常会有的脑波振荡都没有。他只是走走停停,凝视周围环境。”

“博士,流川先生没办法‘凝视’。”

“是的,我知道!这位委员,我只是打比方!请让我继续!”

“是的,是,请继续。”

“嗯,嗯,是,是的。流川先生,最后,嗯,终于接驳了资料核。掌管主电脑的工作人员接收了所有资料。包括日本地区的暴动,暴民对观测站的几次袭击,频繁的地震,及最后的,富士山的喷发。资料的最后,是观测站站长。他站在喷发的火山前,留下自己的最后影像。他还说了些话,但是并没有通过高解析度的录音系统,以至于无法翻译。

“在传送完最后的资料后,我们接到工作人员的通知,流川先生同时还传送了他个人的全面总结及结论。接到通知后,我们准备护送先生回航舰。但是,但是...”

“...博士?”

“对,对不起。只,只是现在想到,还是会,嗯,难过。对不起。

“流川先生没有回应我们的联络,只是站在原地。因为前几次的经验,我们不敢催促,只是等待。大约十几分钟后,流川先生终于抬头,并接通了和我们的联络。

“我们,嗯,感受到的,嗯,是一种,我,完全不会形容的感受。就好象,感情的海啸,或者感情的火山喷发。我们,都惊呆了,无法行动。”

“流川先生的,感情海啸?”

“是的,主席女士。我知道,这让人很难接受,但我们所感受的,就是这样。

“等我们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流川先生...流川先生的脑波停止了。在航舰里监控先生脑波的工作人员发狂般提出警告,我们也向先生扑过去。

“先生没有自我保护的方法,所以在每一套地面行走服里,都装有电脑控制的自爆装置。我们没想到,流川先生可以自己控制该装置。

“在先生的脑波停止后,自爆装置,引爆了。

“我们,没能留住先生的,任何部分。先生他,在观测站前化成了飞灰。

“我们,完全无法理解所发生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导致先生,停止脑波,并引发炸弹。”

“...”

“...”

“...”

“博士,这实在是...不可能的。流川先生他不应该有任何个人感情,也不应该知道该装置的存在,更不应该有自断脑波的能力...”

“融身就是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出现哪...”

“难道‘回归’的是先生,而不是我们吗?”

“博士,你确定当天的手续没有出任何差错吗?”

“那些工作人员值得信赖吗?”

“博士,先生最后传送的资料你有没有带来?”

“是,嗯,是的。是证物第五号。”

“书记官,放证物第五号。”

“是,主席。”



* * *



书记员环顾暗下来的房间,轻巧地伸个懒腰。漫长的会议终于结束,时间也到了半夜。委员们在得到‘回归’计划可行的结论后,困惑地散会回家了。想必今后几个星期的报纸将会大幅报道流川先生的离奇逝世。虽说在书记员看来,早在融身的时候,流川便已经死了。

她打着哈欠收拾资料,一想到明早要递交报告就只觉一阵头痛。她叹气,不知怎的,突然想到十二岁那年首次见到矗立在人民广场的流川先生仿真雕像。那是她人生中第一次的恋爱。透过无机的物质,她强烈感受到他坚强的,似燃烧般的意志。当然,还有他英俊的外形。再没有人可超越的,她的初恋。

拍拍脑袋,书记员甩开胡思乱想,伸手准备关掉资料仪。象播放资料时一样,她的动作定住,茫然凝视画面中的人,和他张张合合,却不知在说什么的嘴唇。半晌,她才自嘲地笑笑,关闭仪器,和自己的第二次恋爱。

拿起所有东西,她走向出口。在关灯前,她最后一次环视房间,确定一切正常后,静静合拢门,离开。



* * *



被火山灰掩埋的观测站所储存的最后资料,是一个年轻男子对着镜头说话的画面。当然,因为他没有打开通话系统,画面并没有声音陪衬。

他背后,火山在狂啸。刺目的熔浆暴动着,喷向因被污染而呈铁灰色的天空。暗红色的岩浆以缓慢但坚定的速度沿山四泄而下,威胁着要在下一分种里将青年掩埋。

但青年在笑着,面对这末日景象,快乐地笑着。虽然四周都已被喷发的火山染红,却远不及他飘扬的发色来得艳烈。带着无限生命活力,张扬着的,火红发丝。

青年笑着,用极温柔的眼神凝望镜头,似乎通过它,看到了最爱的人。他笑着,轻轻地说着。外人绝对无法理解的,恋人间的约定。

只有恋人会知道。只有恋人会明白。



* * *



狐狸,我可实现诺言啦。就算到了世界的尽头,我,依然爱你。





--END--

标签:
  N - Nan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