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你是我生命中的精灵

(4 次投票)

作者:Ochly 周四, 2010年 04月 29日 15:45

樱木花道在湘北高校中是个极其受欢迎的角色。他有着一米八八的身高,一头火红色艳丽的短发,浓眉,大眼,优美健康的身材和,一项让女生疯狂不已的灌篮绝技。
 
他是校篮球队的主力。和同年级的流川枫并称为“湘北双雄”,是让整个神奈川篮球界都为之惊羡的黄金搭档。
 
从前的他不过是个常在街头打架斗殴的小混混。自从高中加入了篮球队后,他惊人的篮球天赋从此得以展现,并且渐渐成长为越来越让人期待的新星。 女生们尤其津津乐道于他那夺人呼吸的空中接力灌篮。樱木舒展高挑的身体,飞翔跃动的姿态,撼动全场的扣篮,总能成为在场所有人记忆中一幅隽永深刻的图景。
 
然而他受欢迎的范围并不仅限于女生。凡是和他打过交道的篮球手们,都不由自主地受他吸引,每每听到他爽朗悦耳的大笑,看见他帅气神采的面庞,都骨酥心醉地好象被人点了穴道,一阵电流通过般的火烧火燎后,就全身使不出半点力气。
 
所以他被众多男生追求已不是什么希奇事。洋洋洒洒的追花大军中,很有几位出色的人物,他们追求的方式方法之出奇出新出格已达到令他人黯然神伤、断肠失魂的地步。
 
海南的牧神一采取的是鲜花攻势。他寻找每一个可趁之机送花给樱木,教室里,体育馆里,操场上,自习室,食堂,公车,马路,商店,甚至是厕所。有一段时间,樱木甚至不敢出现在公共场合。
 
翔阳的藤真键司是号称“神奈川第一”的美男子,所以他决定将三十六计中的“美人计”贯彻到底。他常借由训练打球的名目色诱樱木,不是让樱木帮他擦汗,就是让樱木和他在练习后一起洗澡,还经常装做不知地去喝樱木喝了一半的饮料。而他每每在樱木面前伸出舌尖勾勒嘴唇时,樱木都面红耳赤,恨不能把眼睛送回家里。
 
陵南的仙道彰是丝毫不逊色于前两位的大帅哥。他从前追求女生时有无穷的手段。他每次都只使一样就轻松搞定。但爱上樱木后,他决定多管齐下。他每天都来看樱木,开始是篮球训练时才来。后来竟发展到翘课来湘北。每次他高大的身影在一年七班的门口一晃,那句“打扰了”一出口,任何当时任课的老师都开始头痛。因为接下来他会走到樱木身边,坐在他书桌旁的地板上开始从背包里往外掏零食。大包小裹,层出不穷。然后这堂课就会发展成“零食鉴赏课”--------参与者决不会只有樱木一人。
 
仙道还有个别人都望尘莫及的本领:笑。这当然不是任何人都会的简单的笑。仙道额下有两道平直好看的浓眉,在四分之三处呈120度的钝角垂下-------这让他的笑和别人区别开来-------总是有种纵容、溺爱的味道。每次他眯起眼,略有无奈地说,伤脑筋呢,樱木都会感觉他好象在自己身上披了件海水做的衣褛,整个人忽的轻飘起来,失了重力。
 
他一直以为仙道是这样的一个温柔角色,而某次偶然的狂欢会却让他见识了仙道狂野煽情的另一面。那是个圣诞节的晚会,十点过后大家开始借着酒劲狂舞。樱木就是其中最亮丽惹眼的色彩。他那天穿了白麻的衬衫,除开上面的两粒纽扣,一条黑色紧身的长裤。劲暴的音乐响起后,他随之尽情肆意舞动的身影晃花了所有人的眼。看着台上让人目眩的红白黑,倾慕者们无不呼吸急促,血液翻涌,口干舌燥。进而摩拳擦掌,纷纷跳上台去,重星捧月地围绕在樱木周围。
 
除了两个人。
 
台下只有仙道和流川枫仍静静地坐在位子上。仙道斜靠在座位上,微歪着头,一只手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高脚杯的边缘,眼睛若有所思地看向前方仿佛燃烧一切的赤色精灵。台上狂热舞动的樱木其实一直不着痕迹地留意着仙道。却不知他似有若无、飘来骤去的眼神早在仙道心中点起簇簇高热火苗。当那曲著名的“改变”响起时,仙道深吸一口气,足尖点地,大步跃上舞台。他分开人群,径直走到樱木面前,随着节奏跳起让人瞠目的热舞来。周围人舞动的幅度纷纷减弱,陪衬般瞧着中心这两个最为出众的人物。
 
樱木从不知道仙道还有这样的魅力。他冲天的头发,颀长的身躯,紫色的T恤和墨绿的仔裤好象就是为了这一时刻这一个人而准备的。一滴汗水渗出额头,顺着仙道脸颊一路下滑,到了唇边,被他舌尖轻轻一挑,舔进口中。他做这个动作是如此自然流畅,却又情色异常,充满危险激情的诱惑。樱木顿感喉头一紧,他兴奋而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仿佛第一次的初遇。两人只是不发一言地随着音乐舞着,偶尔地肢体接碰,也是一触即开。然而众人却分明嗅到自他俩身边弥漫开来的似浓还淡的暧昧气息。

 
大家心里明白,以后樱木大概真正是名花有主了。

 
这个时候音乐一转,变成轻缓舒畅的慢曲,仙道就顺势揽住樱木的腰,牵起他的手,在舞场中央轻柔地挪动着。不停转动的光球交错投射在这两个无论怎样看来都最是相配的人身上,巨大屏幕上播放的MTV就象是为他们在唱颂,吧台里双双碰在一起的酒杯就象是为他们在庆贺,Cheers for you Sendo and Hanamichi;
灯光,音乐,美酒,舞台,空气,它们在说,他们在相爱;
汗水,眼神,呼吸,皮肤,心脏,它们在说,我们在相爱。
 
樱木醉了,他忘情地沉醉在仙道水火交融的爱恋里,忘记了周遭的一切。他甚至忘记了那个可以追随他到天涯海角的眼神。
 
流川枫可以说是仙道竞争樱木的最大对手。因为他的优势在于和樱木是同一个学校,同一个宿舍,同一个篮球队。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他都和樱木在一起。这样的近水楼台按理说早就应该美人在抱了,可偏偏流川是个惜字如金的沉默先生。他对樱木说的最多的就是“白痴”,和“大白痴”。而且两人经常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不分场合时间。外人都道他们是前世的冤家,今生的对头。樱木的其他追求者也因为这一点而忽略了流川的威胁,认为他们是绝没可能成为一对的。唯一对流川如临大敌的就是仙道。他发现,每次和樱木在一起时,总有个凛冽逼迫的眼神在关注着他们。而且发现樱木自己也对它习惯甚深,一旦感觉不到,他就会非常不自在。
 
那是流川。
 
无论哪里,无论何时,樱木总能感到他在周围。只要两人在同一个场合出现,他总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到流川的存在。这并非樱木本人太过敏感,而是在那种火热执着的目光注视下,任何人都不可能感觉不到。第一次发觉这目光是在一次年级训导课上。 原本安静的阶梯教室在樱木军团一走进来后就被完全打破。野间和高宫嚷嚷着放学后去吃哪一家的拉面,洋平和大楠在计划针对樱木篮球练习的各种赌注。樱木一人走在后边,眼光四处搜索着可以大睡特睡的隐蔽座位。然后他在感到被人注视时,下意识地朝来源处看去,远远地,几乎穿越整个教室空间的角落里,他的视线和流川相接。没有打架前夕的火花迸裂,也没有彼此对骂的狐狸白痴,他们一反常态地静静凝视了对方几秒钟,才各自掉转头去。

以后都是如此。渐渐地樱木在感觉到流川的注视时心里渗入了丝丝甜蜜。他知道了流川的心意。原本他以为流川是个极度冷漠无情的人,可没想到他这样喜欢自己。那只狐狸,他在心里有些得意地感叹,同时在以后两人的吵闹打架中,在叫嚷着“狐狸”时都不自觉地带上了撒娇的味道。

知道了流川喜欢自己的这个事实后,他就象是得了紧箍咒的唐老和尚,有恃无恐地欺负起了流川。他烦闷的时候会一口气跑到流川的教室门口,大喊狐狸,流川就乖乖地出来随他拉着自己去哪里捣乱胡闹;他伤心的时候,不管流川在不在睡觉都会将他一把扯起,找他和自己去喝闷酒。他们常常会带着买好的一打啤酒在深夜的校园里闲逛,最后找个僻静空旷的地方,靠在一起喝酒,看星星。

通常是樱木喋喋不休地唠叨自己的烦恼,流川安静地听着。有时候樱木会嫌闷地抱怨,死狐狸你倒是说句话啊,好让我知道你还活着,流川也顶多是回一句“白痴”。又有时夜晚凉风吹过,樱木身体瑟缩时,流川会轻轻搂过他的肩膀,来回摩挲着给他取暖。他们几乎游荡过校园里的每个角落,用啤酒滋润过每一寸曾经呆在一起的地方。也曾撑开手脚头抵头地躺在冰冷的石灰地上仰望夜晚沁凉的天空,朦胧的月亮。

然而他们不是恋人。

流川什么也不说,樱木也就假装不知道。
 
流川从不会对他真正生气,只除了一次例外。那次他们一帮打篮球的凑在一起玩扑克牌。输了喝酒。樱木总是输,就喝的半醉。然后某个居心不良的家伙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轮到樱木时,大家问,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樱木一拍胸脯,喊,大冒险。几个蓄谋已久的就趁机说,那就吻遍我们所有人吧。樱木笑嘻嘻地揪过一个就吻了上去。两人嘴唇刚刚碰到一起,就被流川一拳一个打倒在地。樱木恼羞成怒地从地上爬起来,大叫着“死狐狸你干吗还没轮到你呢”和流川厮打一处。流川好象非常生气,他出手毫不留情,发泄一样地痛欧樱木。众人一看都知趣地散了。事后樱木对流川的突然发难很是不解,他顶着满脸的伤怒气冲冲地朝大马路走去,被流川一把拽回。
 
“白痴,你干吗?!”

“我要吃西瓜!”樱木稀里糊涂的大叫。流川默默走到旁边的瓜摊上买了个西瓜捧给他。樱木却并不吃,他大步往前走,看见卖炒田螺的就喊,我要吃炒田螺;看见冰柜就喊,我要吃冰淇淋。最后他偶一回头,发现流川狼狈地抱着一大堆东西却还是紧紧跟在自己身后时,扑哧一下大笑出声。清脆愉悦的笑声冲淡了两人先前的紧张气氛。

臭狐狸。樱木走到流川面前,轻轻地叫着,语气似喜似嗔。

白痴。以后不要随便让别人吻你。

知道了。

我们年轻,我们追求爱情,可是我们不认识爱情。所以我们和它擦肩而过。

樱木最终选择了仙道。他们住在了一起。最初的激情褪去后,剩下的只是平淡。三年后的某一天,仙道提出分手。他说,我无法再容忍那个始终注视你的眼神。樱木不懂,他认为这完全是仙道理屈词穷的表现。是这个世界上最蹩脚的分手理由。于是他在把仙道打成包子脸后,从他家里搬了出来。
 
在新租来的公寓里,他接待的第一个到访者就是洋平。他把一个白色的立方体纸盒交给樱木,说,这是流川出国前托我保管的,他说如果有一天你需要他回来,就把这里边的东西寄给他。
 
洋平走后,他好奇地打开盒子,发现里边只有一个干瘪得不行的橘子。这是什么?樱木想破脑袋也不明白。可他还是按照盒子里的地址把橘子寄了过去。和从前一样,他在任何孤独,伤心的时候都想见到流川。时间改变了很多,惟独改变不了记忆中的习惯。

这之后他曾多次试图回忆有关那个橘子的事情,却总不成功。他想算了,等狐狸回来直接问他,就得了。

然后在三个月后的一个明媚的下午,当流川一脸风尘地站在背光的门框里,手中握着那个干瘪的橘子,出现在他面前时,往日的记忆化作泪水夺眶而出。
 
泪眼婆娑中,他仿佛看到从前的一幕幕:他和同学去划船,他和同学打水仗不小心掉进水里,他救他上岸,他送他回家,他赶回自己家,他一脸风尘地站在背光的门框里,手中握着一个光洁美丽的橘子,说,这个给你。

你是我生命中的精灵,你知道我所有的心情。
是你将我从梦中叫醒,再一次,再一次,给我开放的心灵。

--END--

标签:
  O - Och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