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陪伴

(1 次投票)

作者:Ochly 周四, 2010年 04月 29日 16:04

“花道!死小子你又打架了,又翘课了麽”
  比记忆中年轻至少十岁的老爸依然一脸气势汹汹,在将我逼到角落的时候,双手熟练地解开皮带扣,抽出皮带来,还示威地抖两抖,要教训我。
  我有点糊涂,不太记得自己到底又闯了什麽祸了,不过总之是大同小异。本天才我,我目前正在思考,绞尽脑汁也想不通的是另外一件事。
  咦,是什麽呢?
  “你这样不是要教坏小建麽?”
  小建?
  “爸爸!”一个拖著两筒鼻涕的脏兮兮的小孩突然出现,张开双臂,看姿势下一刻就要扑进我怀里。
  恶!这谁家小孩啊,乱叫人爸爸的。而且,也太脏了吧,竟然比本天才小时候还要更脏。。。。呃,更不修边幅。
  等等!我想起来了!
  激动地转向老爸,我高兴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我这不是在做梦吧,“老爸,你没有。。。。。。原来你没有。。。。。。。太好了。。。。。。。”
  老爸凶巴巴的脸突然又变了,转成一幅慈祥的样子。那个表情,我从未见过。除了。。。。。。
  “花道,你妈妈,她想我了,我要去陪她了。。。。。。”
  不是的,老爸,不是的。花道,花道也是,也是。。。。。。老爸,别走。。。。。。不,不,别走。。。。。。
  
  我紧闭著双眼。
  虽然脑筋已经异常清醒了。也知道了,那还是个梦。
  我感觉泪水正一股股地从眼角两边流出来。怎麽也停不了。
  花道,也很想有人陪啊。
  老爸。
  
  
  “喂,洋平,给我介绍个女朋友吧。”
  “你小子转性了麽,之前都对这些不感兴趣的吧,你。”
  “你懂什麽。本天才是为了把自己培养成最吸引女人的成熟男性,girl killer,懂不懂?”
  “哈哈,懂。不就是说花道你要正式开始辣手摧花了麽?”
  “真的。洋平。”我点上一支烟,“不开玩笑。”
  眼神可能是有点认真了,或者是严肃?
  反正死党的表情此刻看起来有点诧异。
  “我想结婚了。真的。想结婚,然後生孩子。特别想。”
  。。。。。。。
  “知道了。”
  “会帮你留意的。”
  。。。。。。
  “嘿嘿。一定要貌美如花,年方十八的温柔小姐哦。”
  “老牛吃嫩草?!花道,你。。。。。。”
  “我怎样?!”
  “你,真的是饿了很久了!”
  找死!我伸臂夹住洋平的脖子,作势要箍到他窒息。
  然後我听到好朋友笑得有些断气地说,流川来湘北了,知道麽。
  我感觉自己的胳膊好像松了,不行,还不能放过这小子,於是我紧了紧手臂,说,你别想打岔,他回来他的干我屁事。
  正事,花道,和你说正事呢。
  我悻悻地松开他,说吧。
  流川他好像是陪什麽贵客回来游览的,想找个本地人当导游。
  然後呢?我没问出口,只是用眼神示意他有话快说,有那啥快那啥。
  我琢磨著反正花道你也正在家闲著没事。。。。。。那个,待业。。。。。。不是,休养生息,对,休养生息。
  所以呢?
  所以我就把你给推荐出去。。。。。。了。
  洋平结尾的那个音为什麽带著一丝颤抖?难道是本天才此时的表情太过正气凛然?义愤填膺?
  咦,什麽时候会这麽多成语?我果然是天才。
  好啊。就让我这个天才扶那个快到跌倒的狐狸一把吧。
  我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只不过。。。。。。
  洋平那个最後的笑真的是他说的鼓励我的笑麽?
  怎麽那麽奸。
  
  
  然後。
  我不得不承认。答应这个事情是天才人生中一次重要的失误。
  。。。。。。
  。。。。。。
  天啊!
  天啊!
  我受不了了。
  受不了了!
  为什麽可以有人十年一点都不变呢!
  !!!!!!!
  我看著那张从前经常出现在自己噩梦中的急冻狐狸脸,激动得双手抖得不行。
  我是被气的。
  连天才昨天照镜子时都发现了鱼尾纹了,虽然只有一点,虽然不仔细看也是看不出来的。
  可是这个狐狸怎麽还和十年以前一样呢。
  我想起了一个听过的歌,我把词换换:
  发型还是那个发啊啊型,脸蛋还是那个脸蛋,表情也还是那个表哦呃情,还是一样欠呀扁-----,嗯嗯─恩---嗯嗯,嗯嗯----恩----嗯嗯
  “白痴!”
  嗯嗯------啊?!
  “你说什麽,你这个臭狐狸!”
  “欠扁啊你!” 我冲他示威似的扬了扬拳头。
  “这位是樱木花道先生,自小在此地长大。这几天就由他来作各位的导游。”
  狐狸他根本不理我的威胁,转头向几个矮矮的小老头毕恭毕敬地介绍。
  让我看了很是不爽。
  狐狸这个样子很别扭。好像在说怎麽你这白痴还没长大。
  不要怀疑,我相信那个家夥心里就是这麽想的。
  为了把我不轻易示人的但是其实已经具备了很久的成熟男人的魅力一一尽现出来,我暗自决定要当好这次的导游。
  可是,本天才没想到游览的第一站居然是------动物园!可笑啊可笑,流川枫,我还以为你进化成了什麽高级动物了呢,没想到还是原来那级:最低等的狐狸!一回来就惦记自己的家了。也罢,天才我就陪你走这一遭,就当陪狐狸省亲了。
  其实本天才之前也只来过一次,好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我记得大概是高中三年级吧,学校组织的活动,免费的哇。我们一帮人第一个就去的猴山--------这个烂提议一定是烂极了的狐狸提的!否则怎麽当时大家看到一个年轻猴子抓香蕉的时候就一劲冲本天才乐呢!那猴子,不过,是身上有几根红毛而已。所以,一定是狐狸事先去踩过盘子,知道太郎在那里。太郎,就是後来本天才给那只猴子起的名字啦。不过有只狐狸却硬要叫他白吃!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回身去瞪跟在後面的流川。这家夥,给太郎起外号还不说,还一本正经地和我解释是白吃饭的白吃。
  可不要搞混了。
  一想到他当时双眼发亮,兴致勃勃说这句话的样子我就怒要从心头起。搞混什麽,和什麽搞混?这家夥的言外之意还不是在骂我?!
  “发什麽呆,白痴,走了!”
  哦,走了。啊?!走了?!怎、怎麽刚看了猴子山就走?!
  还未来得及质问狐狸,我就被一夥人推来挤去的弄到来时的旅游车上了。
  
  然後下一个游览地点--------更离谱!
  听说过去外地旅游参观当地的普通高中的麽?没听说过吧。本天才也没听过。不过今天见识了。
  看来。。。。。我不禁用右手摸摸自己光洁的下巴,微眯起眼。。。。。。看来我得仔细观察观察这个狐狸----------他病得不轻啊。
  “狐狸,嘘,嘘,过来,过来。” 我用一个象声词把狐狸叫到跟前。
  “干嘛?”扑克脸。
  “狐狸,你想家想学校想你曾经战斗生活过的地方我都可以理解。可是你怎麽能让别人陪著你一起来这麽无聊的地方呢?要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本天才这样的智慧,会理解一只狐狸的思维。”
  “。。。。。。”
  狐狸不答话,只拿一双亮晶晶的黑眼睛看我。
  好。
  我暗自运起我成名已久的“以眼杀人功”。我也看他。
  看看看。看我七十二看。
  。。。。。。
  嗯。验收完毕。没有眼屎。没有黑眼圈。不过睫毛有些过长,该剪剪了。眼睛也太亮太黑,该熬点夜了。
  “还打篮球麽?” ------再加一条,声音太清冷,该放火上烤烤。
  “来一场怎麽样?”
  我睁大了眼睛。想看清楚除了上述的特徵外,那个叫“流川枫”的家夥目光中有没有一种叫做“嘲讽”的情绪。
  “有烟麽?”
  “你抽烟?”
  “我看你大概忘了自己的年龄了吧,流川枫。别以为你做了拉皮手术,别人就不知道你几岁。”
  “篮球那种东西,我早忘了。”
  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有这麽大脾气。难道是连日在老板那儿受的气都聚集在一起要集体起义?
  不,不对。这全怪那个狐狸。
  本天才已经十年没来湘北高中了。本天才,本天才从来都是一个一直向前看的人。
  “。。。。。。去下一个景点吧。” 狐狸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会儿(这时候我只好拼命做极目远眺状。。。好想抽烟啊。)终於发话了。
  至此,我最想知道的一件事是:狐狸的所谓“生意”到底是怎麽做成的。这麽朝三暮四的人。
  
  
  “记得这里麽?”
  怎麽会不记得。
  那年拿了全国大赛的冠军,我们就是在这儿开的庆功会。在这个依山傍水的小村庄里。
  我还记得,那天的夜空清晰安静得像画一样。星星密密匝匝,近的仿佛随手一捞就会呼啦啦地往下掉。我们,我,你,三井,小宫,彩子,晴子,队长,木暮,好多的人,好多兴奋的人,围著篝火又跳又唱。我对自己说,拿到全国冠军是我一生最荣耀的事情,而今天此刻就是本天才最快乐的时光。
  如果我没有在後半夜口渴出去找水喝,如果我没有在月光的帮助下清晰地看到两条相依走出院子的身影,如果我当时不是立即被一种叫做“孤独”的东西袭击。。。。。
  那麽那真的会是一个完美的夜晚。
  
  “我记得这里的每一件事。” 狐狸突然发声,莫名的感慨气息浓浓地传了过来。我赶忙打住自己的胡思乱想。
  “我记得,那个晚上天空是黑蓝色的。离我们很低。我们每人都喝醉了。然後我很困。我摸著床就睡了。睡到一半,就被一个声音震醒,我听到有人使劲地打开了门,听到另一个声音说,‘狐狸!快起来!天上有十万颗星星!’”
  狐狸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好像在回味什麽好东西似的。
  而我因为对於狐狸一口气说了这麽多话的反常行为过於震惊,无法作出相应的反应,只好选择目瞪口呆。
  “樱木。”
  “啊?”
  “为什麽不结婚?”
  “什、什麽?” 哪有人转话题转这麽快的。
  “能给我个机会麽?”
  ?狐狸的声音听起来不象刚刚那麽平稳啊。奇怪,我怎麽注意到这种小事了。
  “别哭。我。。。对不起。”
  谁哭了?谁哭了!本天才只是,只是一时感慨,世态炎凉。。。而已。
  本天才只是,想起了那个一直陪伴我的好朋友,那个叫孤独的家夥。
  “花道。”狐狸的声音有说不出的悦耳,狐狸的怀抱有想不到的温暖。
  所以,所以,我想假装多悲伤一会儿。
  
  
  老爸,今晚,拜托也来我的梦里吧。我不怕老爸再在梦里离开了。
  因为花道,也找到陪伴的人了。

--END--

标签:
  O - Och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