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1999年的最后一天

(1 次投票)

作者:Ochly 周四, 2010年 04月 29日 16:08

1999年的最后一天,樱木花道一个人呆在颇有些冷清的寝室里,无聊地玩着挖地雷的电脑游戏,因为心神不属,game over了无数次,他于是又换了赛车游戏,然后开始表情木然地把红色的跑车一次次撞得灰飞烟灭。

这一天按理说不是二十世纪的最后一天,有的人说,2000年12月31日才算是本世纪的最后一天,学子们才不去管它,有的玩就玩,这是刚进入大学的青年人们唯一能够统一起来的人生观。樱木是个好动的人,本来这样玩乐撒欢的事情绝少不了他。然而偏偏今天就是不想出去。理由不足为外人道,自己当然是清楚的很。

七天前,他寄出了人生第一封写给别人的情书。长长的七页纸,就是那种学校发的用来记笔记的纸,整整七页,他没有费心去编,完全凭着自己的满腔的热忱,就那么洋洋洒洒地写了七页,本来就和同寝的人要了五页纸,后来看到自己写的刹不住,又偷偷从那人的本子上撕了两页下来。

为什么要想着写情信给人,为什么既不采用迅捷方便的电子邮件也不选择直接打电话过去和对方表白,樱木有自己的打算。一方面,写信有些和现代的流行联系方式相悖行,让樱木觉得反其道而行的做法很有些标新立异的味道,前天偶然翻到某本书的一页,读到“尺素飞来,欣然曰之”的一句话,不是很懂去问同寝有学问的人,明白了后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对方。觉得“尺素”这个东西,和对方的气质是很贴的。

另一方面,樱木却是由于之前发生的一点事情有很大的委屈。要和对方在电话里争辩说“其实我是喜欢你的”的话,估计会被寝室里的人嘲笑到死。然而樱木确实很委屈,有很多话都是不吐不快的。

这是樱木刚步入大学的第一个学期,有着对未来生活的期盼和忐忑,还有对过去的人和事的无限缅怀。那一天他正在学校小礼堂和众多大学新生一起为新生晚会进行大合唱的彩排,宿舍里和他同样来自神奈川的清田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厚着脸皮忽视领唱老师的瞪眼,灰溜溜跑到樱木旁边站定。樱木不等他气喘匀就开始撵他,大哥你是中音部的,占错队了。

清田果断地一挥手,去他的中音部,你们这边离女生近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女人!樱木从鼻孔里哼出一团看不见的气体,然后摇摇头很不屑的样子。本天才喜欢女人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呢!当然这句话只是樱木同学的心理活动,他现在是没有胆量这么铿锵地说出来的。他怕别人会问莫不成你现在已经过了喜欢女人的阶段开始喜欢男人了么。其实没人会往这边去想,但是樱木还是怕有万一,尤其是在他还不是明了对方心意的时候。

清田对樱木的不以为然也很不以为然,继续鬼祟地往樱木左边的女生群体瞄。哦,对了,他一拍脑袋,差点忘了和你说,刚才接了个电话,找你的,似乎是说你们高中同学聚会,有个叫仙道的人来了。

樱木心里便是这么一荡,说出话来闷闷的,是么。几时聚说了么? 周三晚上,地点。。。地点,呵呵,我忘了。

清田有些心虚地笑,一边作出姿势要躲闪樱木迅如闪电的头槌。没曾想樱木听了还是有些呆,没有像往常一样咋咋呼呼地喊“本天才的电话你也敢忘了内容,不想活了”这类的恐吓。那么这个叫仙道的人,和樱木关系必定不浅哪。瞧樱木的神情,就越瞧越是可疑。

之后的樱木走神走的厉害。好几次在女生唱的副歌部分,把他雄厚的男低音亮了出来。然后还把歌词“水迢迢山万座”唱成了“水万座千迢迢”,老师恨的牙根痒痒,叫道,那位红头发的同学,精神集中一点!

清田就愈加断定,这位仙道小姐是必定花容月貌的了。

樱木回寝室后迫不及待地给同在这个城市的木暮打了电话,一般这类活动的组织者都是这名高中时代的前篮球队副队长。木暮在电话里温和地说,对呀,仙道彰到这边实习,他都大三了,真快呀,再过一年就毕业了该找工作了。我也就还有两年,时间呀过的真是快。

樱木忍着他的唠叨,接着问,那在哪里聚呢,都谁去呢木暮说,就在城西,这边人多些。哦,对了,花道你可能要麻烦些,你在城东。樱木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和木暮寒暄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那天是周一,从得到消息的那一时刻起,樱木就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无数次在理发店外徘徊,是不是要进去理一理长长了许多的头发?还记得自己曾经理了个短的不能再短的和尚头,全年级的人都争相观看,结果那人看了,微笑地说,花道真是好可爱。

当时很多人都夸赞那个头型可爱,也都忍不住摸了又摸,然而樱木就只记住那人的那句赞美,和那个笑容,还有触摸自己头发时自己那过电一样说不出的快感。

就这样心神不属地过了一天多,到了周三,樱木从早上起精神就有些亢奋,还很紧张。很多动作都像是喝醉了酒,做得幅度过大,比如说挤牙膏时用过了力,让膏体飞窜到空中落在对面也同样在洗漱的同学脸上。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接到了一个电话,是高中同班的同学角田,樱木说你也去的吧角田?角田说我就是打电话和你说我不去了,找不到木暮你就帮我转达吧。听说城西今晚九点起戒严,啥原因我也不知道,反正去了到时候够呛能回得来。我不去了,反正我和仙道也不熟。你去么?如果不熟也别去了,从我们这边到城西要两个半小时呢。

樱木握着话筒有半分钟的沉默,而后说,我看看再说吧。

 

--END--
 

标签:
  O - Och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