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EYES ON ME (送给我的花,生日快乐^^)

(2 次投票)

作者:欧墨尼得斯 周四, 2010年 04月 29日 16:24

早上
樱木一拉开房门,就看见流川坐在桌边哧溜哧溜吸着面条,
桌子另一边,放着同一款式的碗,碗里的面条正呼呼冒着热气。

樱木狠狠的看了一眼,便很快转身向玄关走去,
到了门口却突然停住,
看的出,他全身肌肉似乎都在用力的收缩着,
随后就爆发了,樱木飞快的转身又回到放着面条的桌边,
呼啦—— 一挥手……

“哼!”樱木将胸中的恶气从鼻子里哼了出来,
终于,不顾一地的狼籍摔门走了。

至始至终,流川都没挪动一下,
直到听见大门被砰的砸上才泄了气一般,慢慢走去蹲在摔碎的碗边,
没有打算收拾的动作,却像观察什么似的看着汤汤水水里散落一地的面条,
眼神茫然,
最终,
“呜……哎……”流川缓慢的把脑袋和膝盖一并收入圈起的手臂里,一阵模模糊糊的哀叹消失在空气中,
“果然听到了啊……”


接下来的一整天樱木对流川视而不见。

篮球队的训练时间,樱木几次习惯性的要跟流川耍宝,都因为早上的恶劣情绪被强压了下来,
我干吗要主动跟他说话自讨没趣,樱木有些小孩子气的想,一边用“凶恶”的目光瞪着正准备在他旁边坐下的流川,

汗水打湿的刘海遮住了流川的眼睛,他习惯性的低着头正要坐下,樱木立刻动作夸张的换了更远的位置,
一瞬间,休息区鸦雀无声……


在这之前的一天,几乎是一样的场景,
樱木自己知道自己是有意的,走去坐到了流川旁边,
却无意间,两人的膝盖碰到一起,
流川虽然没有如今樱木那么大动静的避开,却也是有意的挪到了别处,

裸露的肢体轻靠在一起,即便是一瞬间就被避开了,
但是一瞬间的激动却好象迟钝了半拍,心中的热度随后便覆盖了全身,
几乎要起鸡皮疙瘩。
当时的樱木就那样有些发愣,随后才对流川的躲避回过神来,却早过了大发脾气的过程,心里直发酸……


不知不觉的回想起那个时候的感觉,樱木忘了自己的行为本应招致一场司空见惯的打闹,
而另一边,流川依旧低着头休息,好象根本不在意樱木刚才的行为。


到了回宿舍的时间,
樱木散步似的绕着路走了几圈,可回去的路上似乎多了一道墙,
然后他去了那个露天球场。

有个少年,曾经在这个球场上轻快的跳跃,早晨的薄雾漂浮在四周,空旷的球场中,篮球敲打着地面和蓝板,少年转身时鞋子发出摩擦声,晶莹的汗珠在黑亮的发间闪光。

一切的景象都随着温柔透出的阳光变的无比生动。

樱木眯起眼睛,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早晨,虽然和许多个早晨一样,
却在那个时间,悄悄积聚在身体里的感觉突然到了临界,沸水一样咕嘟咕嘟开始撞击心脏。

……
let me come to you
让我靠近你
close as I wanted to be
近到我满意
close enough for me
近到我
to feel your heart beating fast
能感觉你的心跳加速
……

那之后的一段时间,
樱木一直快乐着,他了解到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么的快乐,
然后某天,当他和流川一起去那个令人快乐的露天球场时,
他对流川说了,
他说,
狐狸,其实,我觉得,我还是很喜欢你的……

流川正弯腰拣起弹到一边的篮球,背对着樱木,
随后将篮球扔给背后一脸羞红的樱木,说,
再来一场吧……

就这样,
樱木觉得自己松了口气,起码这个“喜欢”是说出口了吧。
于是他快乐的跟在流川身边,那时才发觉,原来自己是多么习惯让目光追随这个人。

有他宁静的眼睛在自己的视线里,就能了解欢喜的情绪弥漫在彼此之间,
虽然流川和被说了“喜欢”之前的流川没有两样,可樱木认为流川能够了解。

直到某天,
在休息区他们的膝盖无意间碰在了一起,樱木才恍然大悟,原来流川不了解,相反,他在故意避开。

这个认知让樱木那一段时间的快乐消失的彻彻底底。


天完全黑下来以后才回了宿舍,
情绪上有些沮丧的樱木坐在玄关脱鞋,手上的动作却在感觉到背后的注视时停了一下,他缓慢的转动脖子又赌气的转回去,

“我是…喜欢…你…的”
一只鞋子落地的时候,樱木听到有人在背后说话,那语气有孩童一样稚气的感觉。
嘴角划出了嘲笑,樱木哼哼着踢掉另一只鞋,转身跺进客厅。

"喜欢我吗?那就来舔本天才的脚趾吧!"红发的男孩望著刚刚告白过的队友,气势汹汹的说。
黑发少年深深注视了他一眼,然后缓缓的蹲下了身体。
(作:呼~终于把这个插播出来了,哈哈,就是这个让俺有感觉啊)

“喂你……”看到流川的动作,樱木反而吃了一惊,弯下身体拒绝着对方拉住自己的脚踝,一边想往后退,慌忙中跌坐在地板上,

流川仿佛眼中只有樱木的脚踝,虽然对方不断的挣扎却执拗的一手一只的抓住,很快的,当樱木跌坐下来后便将脸凑了过去。

咿~~~~~~!
湿热的气息吹在光裸脚底的一瞬间,樱木清楚的感觉到背脊一片冷汗,
随着流川的气息转移到脚背,不知觉中又欺上脚踝,樱木早已经全身僵硬。

“樱木”流川的声音好轻,
却让僵硬中的人一惊,两颊绯红,

对面的流川清白透明的脸渐渐蒙上了水气。


浴室里花洒下犹如夏季雨水一样沙沙的落下,所有的水声仿佛都在蒸腾,即使身处浴室门外,也能听出门那边潮热的蒸汽,
以及,如蒸汽般的呻吟。

整个房间一瞬间只剩下浴室,被掩盖在沙沙水声里的急促的呼吸,慢慢清晰,

当时樱木也是坐在玄关,手里抓着一只刚脱下的鞋,本来是无意间听到的,谁知对那呼吸声却越来越在意,
年轻男孩几乎都尝试过自己解决的那件事情,如今却像在偷窥似的难为情,

就在几个小时前,樱木刚意识到他的室友流川枫在故意避开自己的亲近,
可以说失恋的情况下,
“樱木…”
刚才还认为很难为情的浴室呼吸声中,却很轻的叫了出来。
接着便是樱木不顾一切的逃进自己的房间。

这就是第二天早上爆发的摔碗事件的直接导火线。


本来听到前一天偷听(姑且说是偷听)时的流川那种情色潮湿的叫声,樱木又是一阵冷汗,
但马上被愤怒取代,
“你这狡猾的混蛋!!”樱木尝试把脚从流川的控制中争脱出来,又吼道
“明明一副故意避开的样子,背地里却做出那种事情,你把我当成什么啊啊!!!”
越说越激动,樱木就着现在的姿势双脚胡乱的踢打起来。

“喂喂”流川手忙脚乱的控制着眼前情绪突然激动起来的人,很快的,只能一个飞扑压了过去。

两人都有些气喘吁吁,
看着被压在下面别过脸的樱木,流川有点走神(作__猛砸个篮球过去:给我清醒!!)
“我不是故意避开”流川认真的说,
“真的”他很认真的又补充,那种头皮发麻的紧张和激动是自己无法控制的。

“那我都跟你说了喜欢你了,你怎么没反应呢”樱木仍然别着头,质问,

“如果你说的是篮球场那次的话”流川停顿了一下,然后自言自语嘟囔起来
“果然是那意思”

“你是责怪我没说清楚咯!”樱木听到流川傻气的自语,皱起眉头瞪他,
正好对视流川此时有些忧郁凄美的脸,于是软了心。

这个晚上,在狭小的宿舍里,早上还散落着面条的汤水和破碎碗片的地板上,樱木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着流川的黑眼睛,
这眼睛虽然总是藏在细碎的刘海后面,现下却一点也不感陌生,

这宁静如湖水的眼神一直都围绕在周围啊,
坚韧的,温柔的,羞涩的,敏感的,虽然都被表面的平静所代替,却早已不知觉的吸引着自己,
尝试拨开这平静的表面,告诉你我看懂了你,因为我也一直这样注视着你。

流川此时反应可不慢,马上凑了过去亲吻,只是,樱木的反应更快
“你刚刚舔了我的脚现在又来亲我~~!!!滚开!!!”

现在,你该明白了吧。
……
how I love you peaceful eyes on me
多么喜欢你凝视我的宁静的双眼
did you ever know
你可知道
that I had mine on you
我也在注视着你
……
how can I let you know
怎样让你知道
I'm more than the dress and the voice
我不仅是你看到的外表,听到的声音
just reach me out then
伸手碰一下我
you will know that you're not dreaming
便会知道你不是在做梦
——演唱:王菲

--END--

标签:
  O - 欧墨尼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