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你一直在这里

(5 次投票)

作者:阿夹 周五, 2010年 04月 30日 11:01

某日半夜,樱木花道从床上惊醒并跳了起来,发现身边躺了一个陌生男人。

“你是谁?”嘴巴一张很自然地吐出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谁,碰到这种情况都会这么问的吧。

“你老公。”一句废话也不多说,醒过来的男人有一张严肃而好看的脸。

“啥?俩个男人怎么可能……你当我傻子吗?!”

“你本来就傻了两年了。”男人见樱木一脸紧张的样子,翻身打开床头柜,抽出一本红红的小本子,

“这是结婚证。”(切!没想到大街上随便办的假证还真的派上用场。。。)

……200X年,流川枫先生与樱木花道先生自愿结婚。……承认有效。

骗人的吧?在做梦吧?是眼花了吧?字写错了吧?再看一遍。。。

“……流川枫是指你吗?”

“……嗯。”

樱木茫然地看着男人,呆了半晌突然想起什么,跳下床开始东奔西走翻箱倒柜,“我要回家,你不许拦我。”

“白痴,你知道家在哪吗?”

“……”

“不记得了吧。”

“……”很奇怪,樱木觉得脑子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你得了很麻烦的自闭症,两年了。不记得也不奇怪。”男人虽然被吵醒了很不高兴,但是看到樱木这副鬼样子还是忍不住告诉他实情。

“自闭症??那是啥。”

“就是像个呆子一样。”但是会很听话。

“你骗谁呀,本天才健康得很,怎么会得那种病。。。”

“心理原因罢。”

“那就更不可能拉,本天才开朗正直活泼可爱……”

“大概是因为我强暴了你吧。” 男人打了一个哈欠,拽着樱木继续睡觉。

喂喂,你不要说得这么不关己事般好不好!!


那天醒来之后,流川枫就带他去了医院。

虽然等恢复记忆,彻底康复还需要一些时间,但是基本上已经清醒过来了,生活完全可以自理,继续观察一阵,也许可以不再需要人照顾了——医生是这么说的。樱木系上安全带,拿眼瞟了瞟男人,正在发动车子的男人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樱木明显感觉到男人并没怎么高兴。如果是其他人的话,现在一定在跳吧。

真是个怪人。

不过等樱木明白过来为什么男人会不高兴时,已经是第四天的事情了。



的确,樱木一点也不记得过去两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樱木的病很复杂,不仅仅是自闭症这么简单。父母在一次交通意外中双双死亡,紧接着是自己相依为命的哥哥强暴自己的事实,短短几天内幸福美满的家庭瞬间崩塌,遭遇的所有的这些事情都不能接受,樱木受到的强烈精神刺激,足以使他陷入深度的抑郁症当中。更可怕的是精神并发症,忧郁症,自闭症,自我障碍,恐惧症,依赖症,失忆症,接踵而来。刚满19岁的樱木花道将自己封闭在自我的精神世界里,对其他事情几乎毫无反应,恐惧着陌生人,对哥哥无比依从和信任。有谁会想到,开朗灿烂正直阳光的红头发青年有一天会变成像个小孩子一样,依偎在兄长的怀里毫无生涩地撒着娇。

虽然顶着一张大人的脸,可以自己吃饭,可以自己穿衣服,基本生活可以自理(像洗澡这种事当然就由流川代理了),心智却倒退到幼儿阶段,如同小孩子般,对监护人流川无比依赖和信任,换句话说,流川在这两年里可以对樱木为所欲为胡作非为而不会遭受太大的反抗(有些反抗是身体本能)。而流川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每天牵着樱木的手去散步透气,(有身体接触的)按摩防止肌肉萎缩,寸步不离地呆在樱木身边提防病人走丢。所以,时时刻刻有樱木在身旁,还可以对樱木做任何想做的事情,说这是男人梦想中的生活也不为过。

所以,对于樱木突然醒过来的这件事情,流川当然没什么好高兴的,相反的,还有些莫名的生气,因为无忧无虑为所欲为的快乐时光不会再回来了——果然,刚一回来,樱木马上就采取了措施保持与男人的距离。

从医院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分居。虽然不知道以前是怎样的生活,但是樱木觉得既然意识恢复了,就要有自己的生活。年轻人不顾男人的强烈反对,很快便显示了在家居方面的才能,将最远离男人卧室的一个房间收拾得闪闪发亮,并在当天住了进去。他才不管结婚了没,他只是觉得俩个大男人挤一张床实在很不象话,虽然男人的那张床也大的不象话。

这样也就避免了被那张床的主人动手动脚啦。被另一个男人侵犯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樱木才不会把这样丢脸的理由说出口。平时被摸摸抱抱也就无所谓了,陪一个男人睡觉,清醒着的樱木目前就算再怎么厚着脸皮也做不出来——就算不清醒的两年里每天都做这样的事也不行。虽然这么想着,樱木却没有再提出要走,自己也压根没想走——如果走了的话,流川一定会很伤心的吧。虽然男人说话的口气一点也不好,樱木却看得出来,流川是很喜爱自己的,否则又怎么会老是偷看自己呢。

这是真的,流川的确喜爱樱木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为了照顾樱木,流川在郊区买了一栋别墅,几乎切断了与外界的所有联系,不希望别人来打扰。睁开眼的第一时间就要找寻樱木,不睡觉的时候要一直看着樱木,除了每天例行的散步和必要的采购之外绝不出门,小心地守着樱木。到最后,已经分不清到底是樱木黏着流川,还是流川黏着樱木。虽然很辛苦,男人无疑是爱着这样的日子的。所以,流川绝对不欢迎樱木想起以前的事情,也从来不告诉他以前的事。一方面是怕樱木再次受到打击,另一方面,男人很私心地想,白痴只要认识自己一个人,只想着自己一个人,就够了。

这么说的话,其实流川并不是害怕樱木恢复记忆,无论樱木今后怎么样,他都不会放手,哪怕是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而对于樱木来说,恢复记忆这种事情并不怎么着急,樱木是一点头绪也没有,反正男人什么都不会告诉他。有些事情,是需要慢慢想才能想起来的。


房间虽然很多,浴室只有一个。唯一的浴室由于主人的个人爱好以及照顾樱木的需要,和床一样,成为这栋房子里大得让人惊奇的东西。第四天的晚上发生的事情是,在浴室里,樱木刚脱了衣服,流川枫后脚就走了进来。

“喂喂!!你进来干什么。。。你是怎么进来的。。。这里已经有人了你没看见吗?别人在洗澡不准偷看知道吗?快点出去呀。。。别盯着我看啦,你这个变态,不要脸,快出去快出去!”

浴室很大,足够樱木气急败坏疾走好几圈,一边义愤严辞地指责男人的不道德行为,一边在男人严厉(色眯眯)地注视下浑身发毛,不知不觉间已经退到了墙角处。。。呀!他越走越近了靠过来了靠过来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这位大叔好可怕~~/(←自闭症的后遗症)

“你到底想怎样啊。。。都说了病已经好了不用你陪了,洗澡这种小事我自己来就好。。。呀狐狸爪子不要乱摸!想干啥。。。不许碰我!啊救命那。。。不要脸的臭狐狸~~哇手拿开!要烂掉了。。。555555你走开,不要再啃了~~~再不走我就离婚!!死狐狸臭狐狸烂狐狸~~~”

浴室里雾气蒸腾,樱木有些无力,情急之下只会骂骂咧咧,脸越来越红。经历两年的病症折磨,昔日健康的篮球员的身体明显变地瘦削,小麦色肌肤也逐渐显得有些苍白。对,男人从来没告诉过他,他的弟弟曾经打过七年的篮球,并且非常厉害。如果不是因为那些突发事件,说不定樱木已人在美国。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怎样把面前这个不开窍的人弄到手。

“要挟也没用,我已经有三天忍着没碰你了(天文数字!!),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废话不是流川的强项,这个男人的拿手好戏是身体力行。对于怎样迫使樱木就范,过去几年里已经累积了足够多的经验,流川已是轻车熟路。

相比于心灵思想的交流,这两个人无疑在身体方面更熟悉彼此。纵使记忆失去了,习惯仍然存在。在流川理直气壮的舌吻和挑拨下,内心纯洁的樱木小受果然很快就晕头转向,气息不稳,光是站立就已经花费了所剩不多的全部的力气。在结束掉一个热烈的法兰西式长吻之后,俩人稍稍分开好停下来喘息,以为自己快死了的樱木惊奇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滚烫,浑身酸软,如果不是紧紧环住流川的脖子,樱木此时一定是躺在地上。只可惜,樱木并没有仔细思考导致这一重大现象背后的深层原因,他只看见自己的手好死不死的搭在对方的肩上,于是惊叫一声马上抽回来,所以直接后果便是摇摇晃晃瘫软在地,顺便打翻了香皂沐浴露洗发水若干。

(某:流川你怎么不扶着?!
流:我故意的。
某:啥?花道万一要是跌傻了怎么办?
流:我就是要白痴跌傻。
某:==!!花道君,请保重~~!!)

这个美人卧的姿势实在是很诱人,樱木皱着一张脸喊着“好痛”,正无意识地揉着被撞到的后脑,一抬眼惊恐地看见一个大黑影从上空直接俯冲下来,气势惊人,虎虎生风,势如破竹,万夫莫挡,被煞到的樱木一时间张大了嘴巴,忘记了反抗,忘记了捍卫自己身为男人的贞洁的尊严……(所以,樱木花道,如果比谁更狡猾更缺德更腹黑更恶毒更厚脸皮更冷酷自私更不择手段更无法无天的话,你是注定逃不了流川枫的手掌心的……)

……(性福中的流川,请勿打扰)


死狐狸臭狐狸烂狐狸~~~!!樱木这才明白,原来婚后生活不止睡一张床这么简单!被狐狸摸被狐狸舔被狐狸咬还要被狐狸X,虽然感觉不坏但是。。。理论上就是无法接受。。。在浴室里被做还不如在床上。。。哎呀我怎么可以这样想!!。。。况且我也没怎么吃亏。。。因为我也咬了狐狸摸了狐狸~~~

有了第一次就注定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第N次。浴室事件之后的一个月,樱木经过仔细观察作笔记统计,终于发现流川特别喜欢跟自己H!自以为抓到流川把柄的樱木君欣喜若狂,并以此为筹码威胁流川放自己出去工作——自从清醒过来之后樱木一直都没怎么出门,一方面是因为流川怕他再次犯病跑丢了不让出去,而医生也嘱咐过要小心为妙;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樱木病刚好的缘故还有些怕生。不过呆在家的日子实在很无聊,电视上全是煽情的肥皂剧和没完没了的广告,整天对着流川又很危险(==!!),樱木最终决定还是要出去工作!

“不行,我不答应。”在电脑前敲字的男人很干脆地拒绝了。

“如果我,每天晚上。。。都答应你呢?”

“……”这个条件的确很诱人。。。不过,我自己就可以让你这么做。

“和你一起洗澡,怎么样?” 樱木是铁了心了要工作,他决定要不择一切手段迫使流川答应自己。

……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终于有结论了:流川枫先生正式聘任樱木花道先生为首席秘书和助手!每天带着樱木花道先生工作!

“话说回来,流川,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小说家。”

“小说家吗?纯文学吗?太厉害了~没想到我的身边居然有这么伟大的人~好感动~一定要给我签名~~~”樱木一脸崇拜地冒着星星眼看着自己所谓的“丈夫”,感动到热泪盈眶。。。没想到和自己同床共枕的狐狸脸男人会是传说中的小说家。。。啊,怪不得每天都呆在家不出门,不是对着自己就是对着电脑敲敲打打呢。。。

“……”没想到会带给樱木这么大震撼和感动的流川得意洋洋,但还是面无表情一脸坦然地接受了爱人崇拜的目光。

“那么小说家先生,我该做些什么工作呢?”樱木像小狗一样,趴在流川腿上仰视着男人。。。从小就很崇拜能写长篇大论的人了,而自己写的作文总是被老师揪出来骂。。。因为只能写几行字而已。。。(别问我樱木是怎么想起来的,也许是潜意识里记忆正在被慢慢挖掘)

“端茶送水,做饭,打扫屋子,要听话,和我做爱。”

“啊??这样的事情,我每天不都在做么?”

“所以你一定能胜任。”

“可是我要的是出去工作!”

“好啊,要是你做得好了,我一高兴就会带你出去。”

“不行!我要的是天天出去工作!”

“白痴,想反悔么?!刚刚才说好的,你可别忘了。”

“可是,我怎么知道你天天是在家工作啊。。。”

“那是你的问题,和我无关。”

“臭狐狸,你耍赖!”

“呀,好热。我们去洗澡。”

“不公平!我不去!”

“如果我告诉你从前的事呢。”

“哈!真的吗真的吗?真不敢相信那,死不开口的狐狸居然会告诉我~~~好吧,看在你诚心诚意的份上,我答应你好了~”

“这次不会反悔吧。”

“不反悔!以天才的名义起誓!”

“那么,你听好了——你从前就是个白痴。”

“……臭狐狸,你欠揍!你总是骗我!!”

“但是我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你这个白痴。”

“……”

“……”

“这次,也是骗我吗。”

“不骗你。以后也不会骗你。”

“……是真的吗。。。”

“是真的。”

“……那么,我们去洗澡吧^^~~~呀,忘了收衣服!”

樱木红着脸挣开流川的怀抱,跌跌撞撞向阳台跑过去。衣服都已经晒干了,在微凉的风中飘飘荡荡哗哗地响,散发出清新的味道,放在手心是轻柔的触感——其实,想起来或者想不起来,一点也不重要,因为根本没有人在意它……而有些事情,是需要慢慢想的……总有一天,大概会想起来的吧,不管以前发生了多么残酷的事情,有流川在身边的话,一定能熬得过去……最重要的,还是现在吧。。。流川一定等得很急了。。。

樱木如此坚信着,决定等一下要洗香喷喷的柚子浴。
 

  A - 阿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