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樱冢番外 坟墓里的女人

作者:kraya

我是谁?

我是一只妖魔!

一只逃离了神无之境的虚幻之妖!

一只只能看得见红色的血眼之妖!


静静地,静静地,静静地……

躺在黑暗幽深的地底,冰冷的温度让我越发地清醒,幼稚地以为逃出了神无之境便可重获新生,便会产生对事物的渴求、对生存的兴趣。

黑发金眸的男人,没有平仄的声调,一如往常在地心里回荡:“无论在哪里,你始终是你!”就这样被自以为七彩梦幻的希望所迷惑,终踏出了充满破灭的第一步。

人世、人世,心之所制;宿命、宿命,天之所铭。

纠缠着自己的,始终避不开、逃不掉、也破不完。

“嘶!嘶!嘶!”
“沙!沙!沙!”

有人在掘着什么,无法睁开眼,塞满自己五孔七窍的沙土带着腥臊味微之又微的颤抖。

是谁?

会有谁?

这样执着地掘着我的坟,掘着我欲深埋的欲望,快要忘记的过往再次涌上了心头。

“烧死她!她是恶鬼!是吃人的红眼恶鬼!”

烈火在眼前轻唱,忍不住随之起舞,飞灰了衣裙,留下赤条条的自己畅然于天地之间。

“长老!烧不死呀!她是烧不死的恶鬼。”

“大家不要慌,只要不看她,就不会被摄取魂魄。”

嗬,无知而愚蠢的人类世界啊,竟比神无之境还要无聊,在哪里都同样,用难看的虚伪假面掩盖着丑陋的真实。

“烧不死,就用刀剜!我不信剜了她的心脏,还能安然无恙。”

锋利的的刀尖在胸口呼喊,拿去吧,拿去也无妨,原本就没有感觉的东西,早就被人遗忘。

“长老!杀——杀不死呀!挖去了心脏,她仍是不死的恶鬼。”

“这……这……把她跺成肉酱!”

“呀!呀!呀!”

疯狂吧!恐惧吧!可笑又可叹的人类啊!被内心深处的怪物缠绕和挤压,脆弱得已无法呼吸了罢。

哒!哒!哒地脚步声传来,如生命之泉般清亮纯净的声音冲过来,“住手!长老,求求你,她不是恶鬼啊!”

“这么久以来,她从未伤害过任何人,还一直行医救人,即使是鬼也是比那些恶人更强的好鬼。”

“小姐!即使外表再美再无害,异端就是异端,怎么能容忍不知何时会吃人的恶鬼存在于我们生存的世界里呢?”

“罢了,罢了,腾蛇大人,麻烦您将樱小姐带走吧!”

凄丽不甘的尖叫渐渐远去,心头一颤,“樱——”一个名字滑了过来,眼前闪动的是血色的卷发、艳红的双颊、娇俏的笑颜、樱花般粉红的身子。樱——!是啊,还有她,即使所有的人都唾弃我,可我还有她,那个唯一的,从未对我另眼相看,热烈而单纯地将自己交付给我,让我下意识里留恋人世的艳红人儿…………

那一晚,血雨飞洒,樱尘纷纷,湘北城里一遍死寂。

推开虚掩的房门,屋中叫作‘腾蛇’的男子赤裸着全身,怀中紧紧拥着的是樱冰冷血红的身躯。

手止不住地发抖,樱身上的气息太熟悉了,那是一首死之歌,那是一首魂之曲。

“她已是我的人了,”腾蛇冷冷地说着,语气里有着深沉的独占欲,“你走吧!她用自己的身体交换了你的自由。”

“混蛋!”从出生以来一直淡然的自己第一次出离愤怒了,“即是如此,为什么还要杀了她?!”

象是被戳到了痛处,男子狂暴起来,野兽般的瞳孔瞬间收缩成了一条缝:“那是因为你!!!说什么一颗心无法分成两半,给出去的东西永远也要不回来。所以,所以只能将冰冷的身体留给我,就连转世的灵魂也想随你而去!”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比我更早地遇到了你?!”

“走啊!快走!永远也不要让我看到你,”男子伏在地上,身子弯曲紧缩着不停地抽搐,“求求你,求求你,让我守住与她唯一的约定罢!”

于是,转过身踏出门,我离开了这里,不是因为害怕身为圣兽的腾蛇,也不是想要放弃孤单寂寞的樱,只是我也有想要遵从的约定。

“彰!我们来拉勾吧!无论发生什么事,请一定要为彼此好好地活下去。”
……………………

当泥土终于被来人拔开,久违的清冷空气扑上了我的脸,我突然很想、很想对某人说,樱…,我还活着,一直……为你……而活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