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爱与不爱都寂寞 番外篇

(1 次投票)

作者:kraya 周六, 2010年 05月 01日 23:41

解惑篇<记忆之伤>
每次看到他火红燃烧的长发,手便会抑制不住地颤抖,直到抱紧他之后,我才了解,原来,早已腐败的身体一直渴望着在那片血色中熔化。

——————仙道·彰

“呜…………”

抽泣的声音,彻夜回响。

不要哭了,不要再哭了,捂着双耳,拼命地摇着头,可呜咽声如同附骨之蛆般从全身的每个毛孔向里渗透。

“死吧!死吧!”

“谁让你是仙道铭最爱的儿子。”

冰冷的液体在脸上漫延,伸手摸了摸,一手的潮湿,放进嘴里,咸咸的,腥腥的。

努力地行走在永远也无法完结的路上,一双手直直的向前,想要抓住,那即将熄灭的光明。

突然间,脚下的黑暗开始崩溃,象是无情的流沙将周围的一切向里带,吞噬,吞噬,贪婪地吞噬,慌乱地抬起头来,挣扎地喊叫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痛楚间,被一只滚烫而湿润的手抓紧,睁开眼,艳丽的红发铺满身边,象是从他身上流出的鲜血,妖魅到极致,他缓缓睁开眼,一片金光照亮黑夜,抓不住的光明在不知不觉中来临,一条樱雨缤纷的大道呈现在他的身后。

灼人的热浪向身体里涌了进来,在两人紧贴的肌肤间传递,抚慰着我的慌乱与战栗………………

“………………”

“……邑…辉………”

“……他……怎么……还没醒?”

是谁?

是谁在说话?

为什么睁不开眼?

手上紧紧抓着的是什么?

是什么?如此地温暖,如此地安心。

“……花……道……”

“该死,他倒紧抓着不放了。”柔和却没有温度的女声。

是谁这么可恶,大力地拉扯,想要夺去我的光明。

“纾落,别这样,他还没醒呢。”

“夜,你的心肠也太好了,难不成你想就这样呆到他睁开眼?”

突然间,象是泄了气的皮球,浑身无力,让身体就这样沉睡或许更好。

“为什么还不醒?”清亮的声音,疑惑的语气,略略停顿,一种如丝般滑润的微热物体覆上嘴角,柔软灵活的软体动物轻轻地却又不可抗拒地撬开我紧闭的唇齿,腥腻的液体渗进口腔。

一声娇斥,“住手!你在作什么!”

还未完全感受,那回味无穷的软体动物便瞬间逝去,只留下奇异的淡甜。

“剩下的,邑辉你自己搞定!”女声里充斥着重重的怒气,手被猛地一带,温暖离去,“这种事儿,可一不可再,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随着急促的脚步声,我慌乱地睁开眼,向着门口斜睨,却只看见那团燃烧的红渐渐隐入黑色的背影中。

“…………”

“啪!”一记响指。

我回过神来,有着雪白头发的独眼男人若有所思地看着我,“他叫夜玄,”男人笑着抚弄我麻木渐消的唇,“是能将死人唤醒的怪物。”我将头转向另一边,本能让我无法喜欢上眼前的这个人。

男人站直了身,“你应该感谢的是你的父亲,”他顿了顿,象是思索着什么,“为了救活你,仙道集团已经加入了K3计划。”

“不过,与他们不同,凌驾于这个世界之上的金钱保证了你的幸运,也给予了你的选择。”

“是留在这里,还是回去原来的生活。”男人诡异地笑了起来,俯身过来,抓起我的一只手,用力地按在我的胸口,“只是,一切都将改变,无论你做怎样的选择。”

没有了心跳,只有不断腐化的躯体,只要在他身边,只能在他身边……我,才能得到救赎。

摔开男人的手,捂住双眼,想要流泪,可剩下的却只有干涸,“我……留下……”

男人狂笑着离开,无尽的黑暗向我再次袭来。

红发的人呵,请为我再次铺出那条开满鲜花的道路。

………………

K3计划,是为军部培养Killer,也就是杀人武器的计划,之所以称为K3,是因为机械化与合成化的失败,绕来绕去,终于回到原点,回到这个世界最神秘的生命体上来,因而这第三次计划的重心便是引发人体τ细胞的变异,也就是通俗上所说超能力。

至于海底基地里这些被蒙在鼓里的孩子们,便是这次计划的白老鼠,可怜、可悲、更加可叹的试验品,而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却又有所不同,就算是三个月十分钟的探视,在那些孩子们的眼中已是嫉恨不已。

我还记得,当父亲知晓我的选择后,那满脸的困惑与苍凉,他努力地使自己理解着我的想法。然而,他不是我,永远也不是我,更无法替我得到那片红色,从此以后的道路,我须得独自前行,直到有能力抓住自己想要的一切。

“好了,彰,你下来吧。”白发的邑辉亲自站在操作台上,我想他对于折磨我是有着相当的兴趣的,再次得到生命的那天,他一定是看穿了我不可告人的内心。

“记住吧,你的能力,”邑辉按下了绿色的按钮,试验皿中的营养水开始退却,“我为它取名:[ 同化 ]。”

“拓,带他去宿舍。”

一个个子很高,头发很长,眼神却十足忧郁的男生走上前,左手臂上搭着两件衣物,右手伸出,许是想要扶住有些腿软的我。

从试验皿里出来,我推开了他,几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叫做拓的男孩坚决地抓住了我的手臂,贴着耳际轻语,“犯不着和自己过不去。”

实在是无力挣扎,只得顺从地穿戴整齐跟着拓离开了试验仓,刚转了一个弯,眸子里便燃起了熊熊大火。

“拓,他没事吧。”红发的男孩嘻嘻地笑着,象是整个世界都在开心。

臂上的手难得地松开,“你怎么一个人?纾落呢?”红发的男孩撅起嘴回道,“她去玩杀人了,说什么也不带我去。”

“是么?”也许是我离得太近的缘故,感觉拓的嘴角抽动了那么一下,“那你替我照顾这个人好了。”

“好啊,好啊,”红发的男孩象是诡计得逞,飞快地点着头,不等对方再次出声,扯了我便开跑。

慢一点啊,我的脚都快换不过来了。

许是听到了我的抱怨,红发男孩猛地止住了前进的步伐,回过头来,忙乱中我一头撞了过去,却未曾想,两人竟一同摔到在地上。

“真好看,象灯笼鱼的光。”身下的人迟缓而小心地抚上我的眼角,“在黑沉沉的海里闪闪地发亮。”

好陌生的感觉,但凡他接触的地方阵阵发烫,“……夜……”

“不要叫全我的名字,”他狠狠地推开我径直坐了起来,“那样我会失控的,到时候会再次杀了你也不一定。”

我被推得撞到了墙壁,他吓了一跳,忙又伸手拉我,“叫花道吧,这名字我很喜欢呢。”

“什么也不用做,什么也不用伤害就可以得到的名字,我……真的很喜欢。”红发的男孩喃喃自语,几乎忘记了我的存在。我没有出声,甚至于屏气敛息,只想让这个真实的他在我身边继续,只想听他一直,一直地说着喜欢的话语。

然而,幸福的日子总会逝去,那个同样有着黑亮眼眸的男孩打破了这平静的一切。外界的身份已被忘却,在这个海底基地,他的名字叫做冥。

那是一个约会的深夜,我偷偷地下了床,拓的呼吸很是平稳,可冥的床铺上却已是空空如也。有些不对劲,关灯之前,我明明看见他上了床,难道那个沉默寡言的男孩也会有约会的对象?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向外溜去。

来到熟悉的观察仓入口时,我如往常一般搜寻着那古老八重樱的馨香,突然,一只手捂住了我的口鼻,绝对不会认错的触感让我长长地喘了口气。浓重的呼吸喷在我的颈脖处,内心不知从何处涌出强烈的不安。

象是被无形的意识所指引,我本能地向前看去,透明仓外,星星点点的灯笼鱼之光向我敞开了我永远也不想再看到的一幕。

黑暗中,明晃晃的刀尖抵在女孩的胸膛,她的嘴角轻扬,象是许久未曾见过的月光花般洁白温柔,压在她身上的男孩冷冷地流泪,伴随着女孩轻轻的喘气,忍耐的呻吟,刀刃深深地、深深地插进那黑夜一样的身体。

一团红光乍起,身旁的人儿开始燃烧,“不要,不要啊,花道。”我疯了似地叫喊,发狂似地拥抱,却怎么也熄灭不了那灼热的火焰,然后,我的心却突然平静下来。

“要死也会在你之后,花道。”

“…………”

“所有的痛由我来承受,你只要想着我、念着我,就好。”

“…………”

“我只是想要你幸福,无论以何种方式……”

“…………”

我抬起头,微笑地透过金黄的火焰,看着女孩浓浓的墨色血液顺着刀刃逆流进男孩的身体。

身后传来浅浅的呼吸,“拓,”我轻声唤道,“你早就知道了吧!”

他走上前,一脚踢开僵硬的冥,小心地将女孩拢入怀中。就这样,无言的两人对视着,直至S级的警报响彻整个海底基地。

等到邑辉医师赶到时,重要的两人已化成了灰,爆怒的白发男人将气撒在我和拓的身上,一次次被打倒在地,一次次挣扎着站起来,全因为心中有一个信念。

花道,这次换我来拯救你。

 

标签:
  K - Kray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