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花受]第一时间

(2 次投票)

作者:kongfp 周一, 2010年 05月 03日 10:45

累了不要见外 把我挖起来 吐个痛快

看不惯朋友有难 谁还冷冷的围观 我的手心为你握起来

烦了不要见外 把我找出来 陪你负担

续杯咖啡的温暖 一直暖到你想开

你心情的坑洞让我来填满

昨天会被今天明天来取代

动心的感情不会淘汰 关心常在

就算你我在热闹喧哗中走散

友情会在第一时间赶来

让跳乱的心情平躺下来

重新的呼吸简单深深的满满的

朋友只要你被孤单压的叫不出来

我第一时间送出关怀 热热的眼神陪你看开

找回那片大自然 围着你抱紧你相信你

我确定

幕一

“樱木花道在不在?”湘北高中一年十班正在上课,三个一看就是不良少年的家伙走了进来,“樱木花道,你应该知道是什么事情!放学以后到顶楼来,别想溜!”

我挑眉,怎么?开学的第一天花道就惹上麻烦了?不愧是樱木花道!

看向那坐在最后一排还在睡觉的人儿,他慢慢地抬起头,“你说什么?我告诉你们,我是绝对不会溜的!”

啊,不妙呀,他要发火了!唉,我看了看气得说不出话来的老师,实在怕他会直接昏倒,只好站起来,“喂,你们几个,把话说完了,赶快滚回去!”阻止不了这个脾气和头发一样烈的人儿,把这三个欠揍的家伙赶走就是了!

“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其中一人砰地一声打烂桌子,“我宰了你!”

想宰了我?我敛起戏谑,微低下头,“小喽罗,你滚一边去!”凭你,还不配!转向那明显是领头的男子,“现在是跟你说话呢,崛田德男学长!”

“哼,你就是水户洋平吗?今年的一年级真是有胆子!也好,水户洋平,你把那个傻瓜一起带上,让我好好教训你们两个!”

“你说什么?”红发人儿火冒三丈地跳起来,却被几个人紧紧拖住,“可恶,放开我,让我教训他!”

“那你最好多带几个人!”无聊!轻嗤一声,我不屑地掀起唇角,径自看向那正施展头槌绝技的人儿。呵呵,花道又开始了――

幕二

“赤木晴子,不是这样的!樱木花道他――”校园的一隅,我特地将赤木睛子――那个红发人儿暗恋的女孩约在这儿。

想到那红发人儿这几天的无精打采,我实在是又好气又好笑――

唉,花道这个家伙!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有几个高年级的不良少年要找花道的麻烦,约我们两个到顶楼解决,谁知到顶楼却发现,那些不良少年已被一个人揍的爬不起来了。

连打架王花道也有些吃惊,好一会他才向那人走去,“喂,你是谁呀?”

那人转过头来,他一头闪亮的黑发,秀气的瓜子脸,斜飞入鬓的柳眉,微微挑起的丹凤眼,虽然有些狼狈,却丝毫不减清爽冷淡之色。

这人,不是个简单人物!我暗暗下着定论。

“流川枫!”清冷如冰块撞击的声音。

什么?他就是流川枫?!当时我就知道要糟,因为这个流川枫正是赤木晴子的梦中情人!

果然,那红发人儿已是咬牙切齿,他不服气地围着流川枫转了几圈――

“哎呀――你冷静一点,花道!”我在花道发作之前赶紧叫住他,如果他打伤了流川枫,赤木晴子肯定会生气的!

可是已经嫉妒的快要发疯的红发人儿根本不听,他一个箭步上前揪住流川枫的衣领――

正在这时,赤木晴子冲了上来――

结果可想而知,赤木晴子直觉认为是花道把流川枫打成这样,将他臭骂了一顿,还说最讨厌樱木花道!

这下可好,那红发人儿在顶楼上要死要活,我费了九年二虎之力才将他拉住。不过从那天以后,那人就一直闷闷不乐,唉,我可舍不得花道脸上的阳光笑容消失,只好出面向赤木晴子解释清楚――

幕三

放学以后,樱木军团象往常一样说说笑笑向篮球馆走去,在花道加入篮球队之后,这是我们每天的例行公事――

等等,怎么回事?篮球馆为什么锁着门?难道出事了?

我向高宫他们使个眼色,记得篮球馆背面有个窗户,可以――

“哈哈哈――”高宫这个笨蛋也不先准备好,就从二楼跃下,结果刚好压在樱木身上――

“搞什么飞机呀,白痴!浪费了难得的登场画面!”我轻笑出声,却暗自咬牙,花道身上有伤!是谁?是谁打的?是那四个混蛋吗?

“你们来了!”那红发人儿明显松了一口气。

“正义的一方已经来了!”我微笑着接口,眼睛紧盯着那个长头发的,他就是罪魁祸首吧!不过,花道的能力很强,应该是那个长得像变形金刚的家伙把他打成这样!那就把他留给花道自己报仇吧!我嘛,就委屈一点,教训一下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

“主犯,你可别想要逃走!要不然我就少了一个对手,你来陪我玩玩!”敢找花道的麻烦,还害他受伤!罪不可赦!

砰砰砰――

我若无其事地闪过他的拳,好了,轮到我了――

砰砰砰――

“可恶!你们来干什么?又不是篮球队的人!事情跟你们没关系!”

和我无关吗?我一语不发,赶上几步,连连几拳将他打倒在地,又一手将他揪起来,“快说,以后不会再找篮球队的麻烦!听到没有,以后不准再到体育馆来!” 谁说和我无关的!只要和牵扯到花道就和我有关!

不说?看来是挨得还不够!正想再补上几下,却被人拦住了――

是木暮!

什么?这个人也是篮球队的,只是因为膝盖受伤,承受不住这个打击,才沦为不良少年的?

是这样吗?不过就算是真的也不能原谅他害花道受伤――

正在这时,大门被打开了,老师们走了进来,“这是怎么回事?篮球队,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干什么?这不是很明显吗? 我事不关已地在旁站着,打架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等等, 花道好象很苦恼,打架会被禁赛!是吗?花道这么喜欢篮球吗?那好吧――

“――因为三井他说,他想脱离我们的团体,回去篮球队,所以――一气之下失去理智,就跑到这里来找篮球队还有三井的麻烦,这件事实在很抱歉!”我上前一步,徽弯下腰向老师们认错――

“洋平?!”花道在后面悄悄地叫道。

“请原谅!”不是为了篮球队,而是为了你,花道!

幕四

“砰――”

星期天的早晨,我正骑着机车载着高宫他们向体育场赶去,花道今天有比赛,不知道他会不会再一次被请下场?想到那红发人儿在赛场上的出轨表现,我不禁微笑,正在这时一个人从拐角处冲撞过来――

咦,那不是花道吗?被摔的七晕八素,不过我还是发现那个撞自己的家伙正是樱木花道,“花道,这个时候你怎么还在路上?今天不是要比赛吗?”

那正要发火的红发人儿这才想起自己快要迟到了,连忙跳起来,“啊,对了,我要迟到了!”直接抄小路往前冲去,我耸耸肩跟在后面――

花道率先翻过一堵墙,我也将车子扔下,紧随其后――

啊,不好――

我赶紧跳下去,伸手接住砸向那红发人儿的铁棒, 怎么?又有人麻烦?“花道,这里交给我们!你快走吧!”迟到的话,这个单纯的家伙又要不开心了!

“这样――你们真的没关系吗?”第一次躲在朋友背后的人儿有些不习惯。

“小意思!你快走!”安抚性地向那犹豫的人儿一笑,“马上要迟到了!”接着转向那些不良少年,“来吧!”看在你们帮我修理三井的份上,就给你们留几根骨头在原位吧!

幕五

大清早的花道就把我拉到体育馆,他自顾自的望着篮球架发愣,我也不理他,为什么花道会喜欢上篮球呢?

有些好玩地拾起一个篮球,想试试打篮球的感觉,看我的三分球射篮!噢,没进?意料之中!我微微一笑,对那还在发呆的人儿说:“花道你一早拉我到这儿,就是让我看你发呆呀?”

那红发人儿的回应是一跃而起,混身散发出烈焰般烧毁一切的气势,将球狠狠地灌向篮框――

那燃烧着的火焰让我有些目炫,花道真的爱上篮球了!我自豪地勾起嘴角,一抹失落却涌上心头,以后就不可能时时腻在一起了!那人的生活重心再也不是自己了!我想起昨天那红发人儿石破天惊的一记灌篮造成的影响――

“洋平,昨天我真的――真的很厉害是不是?”有些怀疑却更多是想让人肯定的语气。

“难道你没有听到大家的欢呼声吗?”我收起感伤,向那自信心不足的人儿反问道,花道如今已是神奈川篮球界的名人了!

“我觉得――我好象越打越好了!”终于有了点信心。

“哈哈――,你不是个天才嘛?”

“哈哈――,幸好我是个天才!哈哈哈――”那红发人儿仰天大笑,难得一现的不自信马上被打消了。

我也笑了起来――

幕六

“洋平,你说那个死狐狸是不是很过份――”

“洋平,今天流川枫那个混蛋――”

“洋平,狐狸――”

………………………….

………………………….

花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流川枫成为我们之间的主要话题呢?

以前你总是说――

“洋平,我们去打小钢珠吧!”

“洋平,我们去吃拉面!”

“洋平――”

而现在你越来越多的提到那个被你称为狐狸的人儿,而我只是微笑倾听,是呀,除了倾听之外我还能作些什么呢?

你的心中那个人所在比例已越来越重!不过你自己却没有意识到!我该提醒你吗?该吗?花道――

幕七

“花道!”湘北与海南的比赛结束之后,那红发人儿冲了出去,我知道他一定不能接受湘北因自己的失误而落败,想去追却又止住,先让他独处一会吧――

“花道?”和高宫他们分手之后,我径自向湘北体育馆走去,不能让那人自个儿在那钻牛角尖。果然花道正抱头坐在那儿,雕像一般的一动不动,那寂寥的身影让我心中一痛,“花道!”我伸手搂住那红发人儿,想要安慰,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紧紧拥住他,愿我的拥抱能带给他力量。

“洋平,是我搞砸了比赛!”

“没关系!花道还有一次机会!”

“一次机会?”

“只要和凌南的比赛能赢就可以参加全国大赛!”

“可是――可是――要是我再失误怎么办?”

“不会的!”既便以前被甩50次,花道也没如此沮丧过,篮球毕竟是不一样的吗?

“是吗?”

“当然!”我用自己最坚定的声音说,希望可以让那红发人儿恢复自信,“花道是个天才嘛!”

“也许我根本就不是天才――”那红发人儿喃喃地说

我震惊,花道,这次的失败对你的打击如此之大吗?

“洋平,你先回去吧,太晚伯母会担心的!我想再呆一会!放心,我没事的!”

“――那我先走了!”知道花道的体贴,我答应,放开他,走出去,却在暗处停下,花道,如果我不能安慰你,那至少让我陪着你吧――

沙沙沙――

有人踩着落叶过来了,是谁?

咦,是他?他怎么会来?难道他也知道花道一定会在这儿?

“白痴――”

“狐狸――”

砰砰砰――

里面传来打斗声,我微笑,却又黯然,花道,终于有人能抚平你的伤口,那人却不是我――

幕八

“什么?两万球?你是认真的?”我跟着高宫他们起哄,心里却已认定这红发人儿是认真的!

看来花道是真的打算把篮球做为自己的目标了!

看着他为了练习跳投而努力,看着他逐渐认识到自己的不足,看着他的球技日趋成熟,更重要的是看着他因为篮球而起的神采飞扬,我也有些开心也有些心酸,为他找到奋斗的目标而开心;为我们以后必然的渐行渐远而心酸!

“洋平,你在发什么呆呀!快把球给我!我要趁手顺的时候多投几次!”

“好,来了!”花道,我知道我们会渐行渐远,但我也知道这种远最多只是相处的时间少了!而不会是感情上的疏远!我知道自己会永远站在你身边!也知道在你心中我会永远占具一个特殊的位置!

花道虽然容易和人打成一片,却也防人甚深。象高宫他们和我们一块儿混了这么多年,花道也只是和他们嘻嘻哈哈,真正的心事从不提及,只有我能得到他完全的信任,我是不是该满足了呢?

花道呀,也许以后流川枫会占具你爱情的全部,但我却已占具你友情的全部!更别说到目前为止,你生命中的一切都是和我一起度过的!我该满足了!

幕九

“花道?”轻轻地推开门,雪白的病房里,那红发人儿正在沉睡。我悄悄地在病床旁坐下,静静地望着那微皱眉头的睡脸,花道的背还在痛吗?

这几个月发生的一切都好似一场梦――

花道从开始的讨厌篮球,到真正喜欢上篮球,他第一次拿起篮球和赤木的比赛,第一次上场的兴奋,败给海南后的泪水,以及取得全国大赛入场券的欣喜若狂,特训时的孜孜不倦,直到全国大赛时的拚命而后受伤――

现在这一切的一切都不存在了,花道再也不能打篮球了!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这么残忍?自从知道自己再也不能打篮球之后,花道虽然表现的还和原来一样,但我却能察觉到他心里的茫然与恐慌,这种茫然与恐慌慢慢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暴发,到那时花道就再也承受不了了!

伸手抚向那头依然如火的红发,却再也感受不到那直沁心扉的温暖,花道,难道你与生俱来的火焰也将熄灭了吗?

心头一热,我不觉喃喃自语,“花道呀花道,难道你的生命中除了篮球就再也没有值得关注的东西了吗?生活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失去了一项目标还可以再去寻找另外一个目标呀!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你为什么不明白?!”

……………………………………

…………………………………….

洋平,本天才走了!去寻找另一种值得我付出的目标!我会回来的,到时一定要你大吃一惊!也许我能找到比篮球更适合我的东西!我一定能找到的,别为我担心,我可是个天才!天才做什么都是一流的!

                     

                                              天才樱木留

医院里,一个清秀的男孩茫然若失地呆站在那里,手里拿着医生给他的一张纸,一阵风吹来,白纸被刮得呼呼作响,他手一松,就随风飞去――

将手插在裤兜里,我转身向外走去,花道,记得你说你会回来的――
 

标签:
  K - Kong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