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尊贵如我

(2 次投票)

作者:枯藤老树 周一, 2010年 05月 03日 10:55

十六岁那年,我见到了我的天。以为从此,得到了全部。

十六岁,当我的盖头被掀起,我并没有像其他的新嫁娘那样,害羞的低头,而是抬起头,定定地看着他。我要把这个,将融进我生命的男子,深深刻进心底。

我懒懒地坐着,奶娘叹着气,握着我的手:“小姐,您就忍忍吧。我们脚下站着的,是天下最金贵的地方啊。”的确,我踩着天下最金贵的土地,我嫁给天下最尊贵的男子,我拥有天下女人梦寐的地位。

尊贵如我,却少了最平常的东西。

大婚那晚,盖头掀起的那刻,我抬起头,把这个将要融进我生命的男子,深深刻进了心

底。他冷冷望进我的眼睛。从不知冷也可以这样深入骨髓,我听见我的牙齿在“格格”作响。那一刻,我全身冰冷。于是我知道,这个男人高不可攀。

我站起身,抚弄笼中的雀儿。雀儿尚有我来疼爱,而我,又有谁来怜惜?

原本以为,我将在他的厌恶中度过这一生。不过世事确实难料。没有人知道幸福什么时候到来,正如没人知道灾难什么时候降临。

他是个世袭制下的少年天子。朝中的大臣们,对这个少年,带着明显的恶意。这些事我都是听来的,朝中之事我不懂,但我能了解他的痛苦。人人都说君王好,却不知君王也有几多苦楚,几多辛酸。

一如往常,我来到了宫中最僻静的角落,意外的发现他也在那。看到我,他愣了一下,但没有离开的打算。我走近他,微微行了个礼。久久,两人都不说话。沉默中,我觉得该说些什么,于是我开口:“皇上,希望您相信,成为您的妻子,并不是我的本意。”他转向我,我真诚的望着他。“是的,这个头衔很诱人。可并不是人人都想得到她。我从小生活在官宦人家,知道宫中的女子,不过是笼中的鸟儿。外边的的同伴羡慕它们的衣食无忧,却不知它们想要的只是振翅飞翔。”这本是大逆不道的话,可我说的没有丝豪的犹豫。我相信,眼前这个人,他能明白的。他明白了。他什么也没有说,可我知道他明白了。

缘份真的很奇妙,也许这一刻,我们正做着改变一生的决定。

经过这一次以后,他不再排斥我,我们开始交谈,我们成了朋友,我们相互信任。我一直认为,我的天,是上天赐给我的。我很满足我们现在的关系。虽然我们身份尊贵,但我只希望能和他平平淡淡过一生。命运的残酷就这样被我轻易遗忘,于是我得到了教训。山王的挑衅逼着他御驾亲征,我差点再也见不到他。

我日夜祈祷,只要他的平安。我愿付出所有,只要他的平安。

也许,神还是眷顾我的。我等到了他。

那天,我得知他的归来,急忙赶往议事厅。然后在那,我遇见了他。他那头少见的红发,让我觉得分外的刺目。是他舍命救了皇上。他和皇上四目相投之时,他们眼中的赞赏,惊叹,我看的分明。虽然他们是同性,可我仍能感到,我一直以来想要占据的那块地方,已经失去了。

那以后,经常可以看见他们在一起商谈国事,闲暇时也把臂同游。说什么君臣之谊我不信。我能感觉到流转于两人间的暧昧。

直到那天我看到他们在后花园拥吻。我承认我的贪心,拥有了至高的后位还想要帝王的心。我不能忍受一个男人夺走了我深爱之人的心,我要让他付出代价。

我不择手段,结果却都是惨败。也许,在神的眼里,相爱是无罪的。而我,才是神眼里的罪人。我没成功,却也不承认失败。如果得不到,就要毁了他;如果毁不了,那就毁了自己。我选择一个小药瓶结束自己的生命。尊贵如我们,却也是天下最悲哀的人。你连自己的婚姻都无法自主,差点输掉了一生的幸福。而我,拥有人别人得不到的,却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也许最幸福的,就是那个红发男子了吧,他得到了你的爱……

我站在我的墓前,原来尊贵如我,到头也不过黄土一杯。奶娘似乎看到了我,我对着她挥挥手,这个世上唯一疼爱我的人,转身离去,找寻我来生的幸福。
 

  K - 枯藤老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