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预言 1-6

(2 次投票)

作者:碧烟棹月 周一, 2010年 05月 03日 13:41

页面导航
[流花]预言 1-6
章 4-6
全部页面

题记--所谓预言,也是命运的一部分。

【一、预言】


湘北的皇子樱木花道,在他十六岁成人仪式上,第一次见到了湘北的占星师--流川枫。

为了主持王子的成人仪式,向来深居神庙、远离俗世的占星师,踏进了皇宫。

长长的刘海下,是一双黑白分明极清澈的眼,完全没有沾染到俗世的尘埃,衬着清冷的语气,漠然的神态,从这个人嘴里说出的任何一句话,都有着使人不能不相信、不能不听从的神秘力量,仿佛神谕。

由湘北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占星师口中说出的话,对虔诚信奉着太阳月亮以及星星的湘北臣民来说,就是神谕。

“那个红头发的人,会毁灭这个国家。”

骇人听闻的话语,静静地自薄唇间吐出。

听到占星师说出这样惊人的预言,人群里起了小小的波动,起初,只是轻微的议论,渐渐扩散开来,化作不可阻挡的浪潮。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今天的主角--湘北即将成人的王子,樱木花道。

高大的健壮的英俊的湘北王子,笔直地站在那里,他身上穿着火红的王袍,同他头发一样的颜色。
他望着黑衣的占星师,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

“你这只狐狸,在胡说八道什么。”樱木花道跳起来,大声地咆哮,“本天才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如果不是他的好友、正好在他身边的水户洋平死死拖住他,樱木花道很可能已经冲到占星师的面前,把他一把揪起来,好好痛打一顿了。

面对王子的怒火,占星师却只是微微低下头,长长的刘海垂下,掩住了那一双清澈的眼,没有任何反应。

听到王子竟然称呼神圣的占星师为“狐狸”,湘北王的脸色阴沉下来。

湘北王从来就不喜欢这个儿子,因为那一头火一样的红发。

那与常人不同的发色,明白显示出,他身上有着外来的卑劣的血统。

当初实在不应该碰那个卑微的女奴,更不应该让她生下孩子!

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所以让他活下来、承认他,但是,如果这个红发的人会毁灭这个国家,那么,他当然不应该活下来。毕竟,自己年纪还不大,还有可能生下一个血统纯正的继承人。

一念之间,樱木花道的命运,就此注定。

湘北王微一挥手,十数名卫士便慢慢地向樱木花道围了过来。

他们走的很慢、很谨慎。湘北王子天生神力,能赤手撕裂一只豹子,在场的人中,谁也不敢夸口,能在这位王子面前全身而退。

看看如临大敌的卫士,水户洋平不易觉察地微微一笑,放开了手。

樱木花道正苦于被好友牢牢钳制,不能冲上去好好痛揍那只阴阳怪气的狐狸,一见他松手,二话不说,揽住他头颈就是一记头槌。

“砰”一声巨响,湘北以智谋与勇猛见称的年轻俊彦,水户洋平,头冒白烟,倒在了地上。

见水户大人败下阵来,卫士们再不敢拖延,大声呐喊着,一拥而上。

樱木花道恶狠狠扫视面前一大群不知死活的家伙。刚才那一记头槌并没有发泄出多少怒火,他打算拿眼前这些人好好地出一口恶气。

可是,最最碍眼的,还是那个狐狸!

黑色的长袍,长长的黑色的刘海,白皙得透明的肌肤,让樱木花道觉得,这只狐狸,还真有点神秘的感觉。

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他居然还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垂着头,仿佛一切与他都无关。

就是这种旁若无人的态度,让樱木花道莫名的火大。

因为这头火焰一样的发,从小遭受的白眼歧视,不知有多少,并不在乎多这只狐狸一句话。

可是,居然摆出这种态度,不可原谅!

突然间,湘北王子一声大喊,吓得所有的人都倒退了两步,只有神圣的占星师,仍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响雷似的喊声过后,樱木花道向占星师冲了过去。看到他那不要命的架势,挡在他和占星师之间的人,都吓得让开了道。

很顺利地,来到占星师的面前,一把掐住他脖子,正准备狠狠掐下去。

“住手!不要伤害占星师!”湘北王大惊,急忙叫道,“我放你走,你快把占星师放开!”

很难得地,樱木花道听从了父亲的话。

瞄了一眼四周如临大敌的兵士、惊恐万状的臣民,樱木花道不屑地哼了一声,用强壮的手臂紧紧地把占星师揽在身前,慢慢地向外移动。

看着王子挟持着占星师,离开了皇宫,在场的人陷入了恐慌中。见此情景,湘北王的脸色更加阴沉。

“一定不能让他跑了!”

如果皇宫外没有密林的话,士兵一定能很快追上樱木王子。

可惜,皇宫外恰恰有一大片密林。

迷幻森林!

逃进了密林,樱木花道总算松了口气。

什么追捕啦搏杀啦,他这样的天才可不怕这个。可是,好不容易那个老头子说让他走,他如果不赶快跑,难道还要呆在那种沉闷无聊的地方一辈子?

接下来,只要处理掉手里这只讨厌的狐狸,他樱木花道就可以开开心心地去见识外面的世界了。

说起来,这个占星师还真是没用啊。只是掐住了他的脖子,他就吓得一动也不敢动。一路上要不是自己抓紧他,老早就倒在地上起不来了。到现在,居然干脆靠在自己身上,是吓昏过去了吧?

想到自己一时不察,居然让这只狐狸靠在身上,樱木花道没来由地生气,他粗鲁地扯起黑衣的占星师,一阵乱晃,对着他的耳朵大喊:“给我醒过来!”

过了好一会儿,长长的睫毛眨了一下,然后又是一下,慢慢地,现出一双黑白分明,此刻却带着些茫然的眼。

占星师醒了。

“碰”一声巨响,拳头狠狠地砸上了额头。

下一刻,樱木花道捂着头,踉跄着倒退了好几步,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你……你打我?!”

“敢打扰我睡觉者,死!”

冷静的话语自薄唇间缓缓吐出,如往常一样,带着使人服从的力量,如同魔咒。

樱木的回答,是冲到他身前,伸出强壮的手臂,勒住他脖子,狠狠地,一记头槌!

他的行动,如豹子一样,迅捷、优美!

占星师静静地站在那儿,幽黑的发覆盖着的额上,艳红的血液蜿蜒着流淌而下,缓缓地,流过白得透明的脸颊。

红的血、白的肌肤,黑的发,还有一双清澈不带丝毫杂质、此刻却仿佛在燃烧的眼。

樱木站在他对面,全身的肌肉已经紧绷。他一向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但是,对于危险,他却有一种野兽般的直觉。

眼前安静无声的占星师,给他的压迫感,还胜过皇宫里严阵以待的兵士。

然后,密林深处,鸟兽张惶不已,乱飞乱逃,一时俱散,只余下,两个纠缠在一起的人。
【二、迷幻森林】


大步踏过半人高的草从,樱木花道紧握双拳,满面怒容。在他左颧骨处,有一大块淤青。

他身后,黑衣的占星师揉着眼,跌跌撞撞地跟着他,白得几乎透明的脸颊上,红肿了一大片。

那是两人厮打的成果。

打遍湘北无敌手的樱木花道,很意外地发现,这个看上去十分瘦弱的占星师,居然是他生平从未遇到过的强敌。

所以,就更看他不顺眼了。明明很厉害,为什么总是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可是啊,这个占星师有个最大的弱点,就是,爱睡!

从来没见过这么爱睡又睡得这么死的人、不,是狐狸!

如果把这只爱睡的狐狸独个儿扔在森林里,只怕,早晚都要叫老虎狮子之类的猛兽给吃了!

就算不被吃,只怕,也会被永远困在这迷幻森林,成为不能安息的幽灵。

是自己把他硬拖到这儿来的,如果让他变成野兽的美食或者幽灵,多多少少,有点说不过去吧?

所以,一觉醒来,樱木花道向占星宣布了天才的决定。

“本天才会把你送到神庙去,你这只狐狸,感谢天才的好心肠吧!”

虽然,知道那只狐狸阴阳怪气,没指望他感恩戴德,可是,也没想到,他会用那双清澈如同青天的眼眸横了自己一眼,冷冷地吐出三个字:“红毛猴!”

“什么?”过了半天,樱木花道才反应过来,一下跳得老高,“你竟敢骂本天才!”

这下子,占星师干脆扭过头,不再理会他。

如果他以为樱木花道会因为他没有反应而善罢甘休,那他就大错特错了。

接下来,就是两人相逢以来,第二次狐猴大战。

两人脸上的伤,并不是一次战斗的结果啊。

为什么自己这个天才,偏偏要去管这种不知死活的小老百姓呢?看看身后迷迷糊糊的占星师,樱木花道在心里第五十次哀叹。

抬头看看天色,樱木花道站住了。

“喂!”他朝着占星师叫道,“停下,准备吃中饭。”

这一次,占星师倒是没有任何异议,乖乖停住了脚步。

虽然身在莽莽密林之中,没有带任何裹腹之物,可是林中多的是飞禽走兽,遍地都是可以食用的山果,又怎么会难得住从小就往林子里跑的樱木?

不一会儿,樱木已经拣了一大堆山果,占星师也在他的嘱咐下收拾起一大堆枯枝。然后,樱木拿出他自小佩带从不离身的小刀,架火为炉削竹为锅,不一会儿,篝火熊熊,一大锅美味的菌汤已经开始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饮鲜汤,食山果,两个人默默无语,只是埋头猛吃,一时间显得格外安静。

樱木一边大口喝着汤,一边却忍不住回想占星师的事。

真是,怎么会有这种人,阴阳怪气地,老是沉着一张脸,又爱睡又不肯开口说话,一开口就是气死人的话。真是的,让人一看就生气啊。

樱木本是最沉不住气最喜欢热闹的人,身在皇宫十六年,平时与洋平等人嬉戏打闹,没有半分王子的架子。虽然因此为父王及朝中臣子诟病,他自己却不以为然,反而自傲于能和任何人打成一片,常说自己是大大的天才。

但是,能和任何人打成一片的天才,遇上这只狐狸,也只能束手无策。

摸摸脸上的淤青,樱木自己也觉得奇怪:虽说自己的脾气是暴燥了点,可是,也没有过这样一语不合就打成一团的事啊。

果然,狐狸是不能与人沟通的。

自觉已经找到了答案的樱木满意地点点头,正想再去盛一碗汤,目光,却让占星师吸引了过去。

占星师端着一碗汤,小口小口地喝着。

樱木是很看不惯他这种举止的。

又不是参加什么皇宫宴会,干吗还讲究那套繁礼琐节?吃东西就应该痛痛快快地吃,这种矜持的吃法,根本不把注意力放在食物上,怎么能吃出东西的美味来?

他顾不上盛汤,正想开口嘲笑他几句,却突然闭上了嘴。

因为,他看清了占星师的表情。

从第一眼看见占星师,樱木就没从那张脸上看到过一丝一毫的表情。就算是被自己强迫着一齐逃到密林里,狠狠干了两架,这只狐狸的脸上,也没露出过一点点情绪。

樱木几乎觉得,那是一块万年不化的冰!

但是,坐在篝火旁,占星师的脸,是柔和的。

喝了热汤的关系,占星师苍白的脸上,多了一些红晕,紧抿着的唇也微微张开,正小口小口喝着美味的汤。连那两道长长的、斜飞入鬓的剑眉,看上去也舒展开来。

这一刻,占星师的眼神里,有着一种可以称之为“满足”的东西。

而樱木看着他,心里忽然一阵感动。

一种无名的,温暖的,带着一丝甜蜜,一丝苦涩的感动。

感动?樱木吓得跳起来,几乎打翻了一锅热汤。

“白痴,怎么了?”占星师连眼也没眨一下,冷冷地问。

自从樱木为了一句“红毛猴”和他大打了一架后,他就这样叫他了。

被他这一叫,正有些茫然不知所以的樱木仿佛找到了借口,立即把刚刚的心情丢到了脑后。

他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然后大叫:“臭狐狸,不许叫本天才白痴!”

占星师只是冷冷“哼”了一声,继续低头喝汤。

看他专心的样子,樱木被他撩起的一腔怒火,不知怎地消失无踪。

他怔怔地站了一会儿,才走过去给自己盛了碗汤,又顺手拿了两个果子。

然后,在走过占星师身边的时候,直接把果子递给他。

“这种比较好吃。”

简短的话一说完,樱木逃也似地回到自己坐的地方,像是要把头埋进碗里那样地拼命喝汤。

看樱木只是喝汤,不说话,更不抬头,占星师收回了视线。他看看手中樱木硬塞过来的果子,慢慢地,把果子送到了嘴边。

那一天以后,樱木还是那个暴燥的樱木,占星师也还是那个冷漠的占星师,两个人还是不住地争吵厮打,但是,无论是觅食走路睡觉,两个人之间都越来越默契。到后来,不用开口说话,彼此也都可以知道对方的想法了。

而这个时候,他们也已经走到了迷幻森林的中心。只要穿过中心,到森林的另一边去,就可以到达神庙了。

但是,在湘北史上,从来没有人能穿过迷幻森林,事实上,能像樱木和占星师这样,到达森林中心的人,也从来没有出现过。

迷幻森林,是湘北最神秘最可怕的地方。

当初,湘北的先人跋山涉水来到这片土地,习惯于漂泊的民族,什么样的穷山恶水也不能阻挡他们的脚步,但是,一片森林却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并不是一片普普通通的森林。

这片森林,气候潮湿闷热,长年迷雾缭绕,一派阴沉景象。加上多年来不见人迹,腐土泥泽遍布,藤萝荆棘交织,巨木浓荫遮天,当真是寸步难行。

光这些,并不能吓倒湘北的先民,最可怕的,是居住在迷幻森林深处,传说中的“妖精”一族。

“妖精”,传说中介于精灵与人类之间的种族,拥有远远超过人类的寿命和智慧,以及无与伦比的箭术与独树一帜的魔法力,却因为个性淡泊,爱好和平、厌恶纷争,所以几乎不与热衷于争斗的人类接触,久而久之,“妖精”成了一个神话一般的名词。

妖精生长于森林之中,一生几乎都在森林之中度过,森林是她们最热爱的家园。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使之不受到人类的骚扰,她们在迷幻森林中布下结界,严禁人类入内。

所以,无数次的尝试失败以后,湘北的先民,只能对森林望而却步,转而依着森林建立自己的居住地,然后是城市,最后是国家。

将这片森林命名为“迷幻森林”,就可以知道湘北的先民,对这片森林的观感了。

而樱木和占星师,一个是天生的勇者,不畏惧任何事物;一个是神圣的占星师,知道何谓天命,不会因为无知而去莫名地恐惧或者憎恨。所以,他们坦然地向迷幻森林进发,要做到祖先没有做到的事。
【三、妖精】



(在此,欢迎小漪与AQUA两位登场^^)


  夜色深沈,篝火正旺。

对坐着的两个人,脸色都很坏。

樱木的脸涨得通红,几乎和他的头发成了同一种颜色。他握着拳头,大叫:“我就不信这片鬼森林能困得住本天才!”

占星师阴着脸,死死盯住不远处一株高耸入云、要十几个人才合抱得起来的古树。

“我们在兜圈子!”

藉着微弱的火光,可以看见,树干上刻着的大大的“天才”两字。

那是中午,樱木亲手刻上的记号。

虽然,占星师只是冷冷地说出事实,听在怒火中烧的樱木耳中,却无异于火上浇油。

“本天才认得路!”

“这条路,从来没有人走过。”又是冷冷的语调、无可辩驳的事实。

樱木不服气地反驳:“不!本天才七岁的时候,就走过了!”

占星师扭过头,不再和他多说什么。

樱木当然知道,占星师不说话,并不表示他相信了自己的话。他居然没有生气,只是看着篝火,回忆着。

“那时候我一个人跑进森林里,不知走了多少时候,本天才累了,记住,不是我不小心、是我累了,所以,进了一个很深的坑里休息。”

他搔搔头,也许是离太近了,脸有点红:“结果,就出不来了。”

占星师没有回头:“那你怎么到现在还能在这里活蹦乱跳?”

这一次,樱木没有计较他的用词:“因为,我遇到了仙女!”

“是长得又漂亮、性子又活泼的的会飞的仙女哦,她抱着我一齐飞到地面上,还帮我包扎伤口。仙女还有个看上去很温柔很美丽的姐姐,给了我一大堆果子呢。”

“吃完果子,我就睡了。等睡醒,仙女不见了,我也给侍卫找到了。后来我再到森林里,怎么找,也找不到她们了。”

樱木一脸怀念地说着,突然声音转高,下了结论:“所以,本天才不可能走错的,以前走过的嘛。”

占星师冷哼一声,显然对他的话不以为然。

淡淡地,樱木的脸上,出现了寂寞的表情。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的。呵,没有人相信,就连洋平,也说我只是做了个梦。”

“我相信你。”占星师不知何时,已经用那双黑嗔嗔的眸子,盯住了樱木。

那种深沉的眼神,不知为何,让樱木有些喘不过气来。

心里,莫名地有些感动:这只狐狸,相信他呢。

“因为,白痴,是编不出这种故事的。”

一句话,把樱木心底些微感动,打得粉碎。

他呆了半晌,陡然一声大吼:“我打死你这只臭狐狸!”

夜幕下、火旁,又一次展开了狐猴大战。

两个很有活力地厮打在一起的人没有发现,远处,有两双明亮的眼睛,正在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

“嘻,那个红头发的孩子,还是那样有精神呢。”一个清脆活泼的声音,笑着说道。

“是啊,一晃九年,他长得比我们高多了。”同样清脆好听的声音,只是,没刚刚那个那么稚气。

“没想到,他居然还记得我们。我本来以为,他会把那件事当成一个梦呢。”

“当然,你可是他的救命恩人。”

“嘻!”声音里掩饰不住一丝得意,“我可是施恩不图报的。”

另一个声音不紧不慢地接下去说:“当初害他掉下去的那个陷井,好像也是你挖的?”

黑暗中,传来一声轻响,像是,有人跌倒了。

“那么久的事了,你干吗记那么清楚!”过了好一会儿,从地上爬起来的人恨恨地说。

“呵!”对方,只是一声轻笑。

暗中监视着樱木与占星师的两个人只顾谈笑,没有发现,樱木与占星师已经停止了扭打,从篝火旁消失了。

等两个人发现自己的疏忽,篝火,已经快灭了。

“他们到哪去了?”活泼的声音里,有一丝惊惶,“像他们这么乱跑,可是会出大乱子的。”

“不用担心,樱木从小在森林里玩惯的,出不了大事,再说,和他一起的那个黑衣人,好像是有法力的。”

“哼,要不是因为他,我们才不要躲着樱木……”

“啉声!”未等她说完,另一个人一带她,竟然沿着身畔的大树,一气跃了上去。

就在她们跃起的一刹那,“嗖嗖”几声轻响,数支冰箭插在了她们原先站立的地方。

不知何时,黑衣的占星师已经出现,口中吟咏咒文,对准树顶,又是几支冰箭。

从他的角度,依稀可以看清,树叶里有两个纤小的身影,几乎和树叶呈现同样的绿色。想必,这就是湘北传说中的“妖精”了。

自己和大白痴会在森林里迷路,想必就是她们捣的鬼!

妖精是森林之子,本身已占了天时地利,而她们的箭术法力、也并非常人所能及,自己这边,只有一个天生神力,却一点法术不会的大白痴,占星师不敢松懈,拿出自己全部的力量,想先制服这两个妖精再说。

眼看冰箭堪堪触及那两个绿影,却见其中一个口中流泻出一连串音节,仿佛音乐般悦耳,然后风声渐起,树叶翩然舞蹈,她的手随即一挥,哗然一声,不知从何处起了一阵旋风,出现在她身前,正好裹住那几支冰箭,然后,风散、冰坠。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未等占星师再次出手,另一个绿影已从背上解下短弓、往腰间一抄,张弓搭箭,三道淡青色的光芒划破夜空,以常人难以企及的速度与想像不到的角度、分上中下三路,射向占星师。

占星师仍然冷冷地,没有丝毫表情。他的身形出奇地灵动,眨眼间已退了好几步,避开了绿箭。

可是,森林之子的箭,岂是那么容易闪躲的?

只见绿芒一明一灭,其势将竭之际,居然轻轻巧巧折了一个方向,又向占星师激射而来。

这一下大出占星师意料,仓促间他只能向后一弯腰,避开了射他上中两路的箭,射向小腿的那一支,却无论如何避不开了。

占星师在心底叹了一声,等着箭刺入肌肉的那一下痛楚。突然,一个身体冲了过来,一下把他扑在身下,那个身体是如此温暖如此有力,被他覆在身下,占星师一时间竟没有想到反抗。

“樱木?”

虽然在黑暗中,藉着微弱的星光,占星师依然看清了那一头红发。

樱木花道没有马上回答,也没有移开身体。

占星师想起那支向自己射来的箭。

想到那支奇异的绿箭,如今可能深深地插入花道的身体,占星师心脏仿佛要裂开来似的,一阵尖锐的痛楚传遍全身。

他用他仅剩的一点力气,问:“你……你没事吧?”

感觉像是过了整整一天,樱木花道终于开了口,竟然是大惑不解的口气:“怎么……怎么回事,箭到哪里去了?”

占星师一怔,把樱木的身体挪开,自己坐起身,顾不得敌人正在一旁,仔细地为他检查伤势。

“不用看了,”占星师一改平时冰冷的表情,对自己如此关心,樱木倒不习惯起来,他手忙脚乱地推开占星师,“我没受伤。”

“胡说!那种距离,你怎么躲得开那支箭!”占星师根本不相信。

两个人正推推搡搡扭在一起。一个沉静的声音突然响起。

“箭在这儿。”

两个人一下子住手,不约而同转头望去。

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两个女子。

“哎呀,花道你干吗替他挡箭呀?”没等两人反应过来,右边的女子满脸后怕的神气,抢先开口,“要不是AQUA收走了箭……”

听那口气,她竟似和樱木早已熟识。

不知为什么,占星师胸间陡然涌现一股酸涩感。他转头注视樱木,看到他一脸茫然,心里才觉得好过些。

“哦!”这个时候,樱木突然大叫,倒吓了占星师一跳,“你是小漪!”

他指着两个女子向占星师解释:“这个是小漪,这个是AQUA,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小时候救过我的仙女姐姐。”

那个被樱称作“小漪”的少女,顿时笑逐颜开:“花道你的记性真好。”

“九年不见,花道你长大了哦。”名叫“AQUA”的女子,也在向樱木微笑。

樱木搔搔头,笑得十分灿烂:“当然,我是天才!”

一旁,占星师很不给面子地,冷冷哼了一声。

樱木当然听见了,可是,乍见故交使他十分高兴,也懒得和这只狐狸计较了,再说,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关注。

“可是……你们怎么还是这个样子,一点没变?”樱木疑惑地问。

两个女子相视一笑,还未开口,占星师已出声言道:“因为她们是妖精族的。”

“古老相传,迷幻森林里居住着妖精一族,她们在森林里布下结界,不许人类进入。我们之所以迷路,是走进了你们的结界吧?”

极冷静的语气,极合理的论断,占星师缓缓道来,立即在几人间造成了一种凝重的气氛。

樱木大大的笑容,突然僵住了。

“哈哈哈”,出乎意料,被占星师一口叫破身份的两个妖精女子,一齐笑了。

小漪笑得前俯后仰,AQUA虽然显得更稳重些,也忍不住笑出了声。清脆的笑声,回响在森林中,像一首美妙的乐曲。

“你对妖精的了解,未免也太浅薄了。”最后,还是AQUA止住了笑,向一头雾水的占星师和樱木解释,“我们虽然外形和人类相近,可是和人类毕竟不同,并不是这个世界的种族,平时也不生活在迷幻森林。可能是因为我们的世界和这个世界的连接口正好位于迷幻森林,才让你们以为,这里是我们生活的地方吧。”

“其实呀,我们根本不需要什么结界。”小漪接着说,“因为,人类根本不可能到我们的世界去生活,我们那儿一天,就等于这里一个月呢。所谓迷幻森林里有妖精布下的结界,只怕,是你们人类没法走出森林,才这么说的吧。”

“没有结界?”一听完AQUA和小漪的话,樱木立即叫起来,“那我们怎么会迷路?”

“因为你走错路了嘛。”小漪抢着回答,“花道,你的方向感还是需要锻炼哦。”

占星师“唔”了一声,点点头,显然深有同感。

樱木脸一下子就红了。他瞪着占星师,大叫:“你点什么头啊。”

占星师根本不必说话,只是用他清亮的黑眸瞄了樱木一眼,樱木已经跳了起来,向他扑过去。

看两人扭打的样子,你根本想像不出,不久以前,这两个人还曾奋不顾身地保护对方。

两个妖精族少女在一旁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厮打,没有丝毫阻止的意思。

小漪笑咪咪地对AQUA说:“啊,他们的感情可真好。”

AQUA点点头:“是啊。不过,老这么打下去,也不是办法呢。”

“看我的!”小漪似乎胸有成竹。

突然间,她一声大喊:“慢慢打,我们先走啦!”

话音未落,两条人影立即中分,眨眼间樱木已冲到她面前:“不行!先给我们指条出森林的路。”

“一定一定。”小漪也没料到樱木反应如此剧烈,忙点头不迭,“我当你向导好了。”

一听之下,樱木顿时笑逐颜开。他转向占星师,得意地道:“你看,还是本天才找到的路。”

“是啊,迷路的天才。”

樱木没有说话,他直接用一个头槌表达了他的愤怒。

当然,占星师不可能站在那儿让他打。

间隔三十秒,狐猴再一次大战。

“哎,你们……你们别打了!”眼见两人又打作一团,小漪一下傻眼了。

AQUA笑着拍拍她的肩:“你的方法,好像不太管用啊。”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不服气的反问。

“办法?等他们打累,自然会停下。”看了看天,AQUA悠然说道:“很晚了,我们先睡一会吧。”
 



  B - 碧烟棹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