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雨季

作者:皮 周一, 2010年 05月 03日 14:52

这个城市每天都会有很多人死去,但并不是每个死去的人都会再睁开眼睛,所以当流川看到红色的血泊里那个睁大双眼的少年,他停下了脚步。
你叫什么名字。
昏暗的灯光漂浮在大片的血上,他全身肮脏,唯独红色的头发被血洗净,光华流动。
他的眼睛是黑色。
你想要说些什么。
滑落的眼神松散而锐利,流川看到它们越过自己,向远处行走,越走越急。
流川忍不住扭过了头,在眼神消失的天空。
什么都没有,黑夜的深处,是更黑的夜,那一刻,天空浓稠的像是要下起雨来。


后来就真的下起了雨。


红头发少年醒来的时候,最后一滴雨刚好沿着窗户滚落。流川先看看新出的太阳,然后回过头来看躺在床上的人。
不过是和自己对望的一双眼睛。
半闭,半睁,半明,半暗。光线改变之前谁也不肯移动一下,卯足了劲的对望,突然在浮起嘴边的一个微笑中消失殆尽。
笑的是他,他问,喂,狐狸脸,你叫什么名字?
你呢?狐狸是一种狡猾的动物。
我,我叫,笑容僵在脸上的表情很难看,我叫什么?
樱木花道。
你叫樱木花道。流川说的很小心,却不吃力,像是滑动了一首曲子。


那我多大?
不知道。
我有没有女朋友?
烦死了,白痴。


没事的时候樱木喜欢跟在流川无聊的在房间里打转,每次回头必然能看见的红色脑袋让流川心情时好时坏,反复无常。
喂,狐狸,既然你说我们不是父子,不是兄弟,不是朋友,那我们是什么关系?
没有。
吸尘器的声音震耳欲聋,但是流川还是听出身后的人一瞬间犹豫停下的脚步。
像是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会。
我不管啦,既然你把我捡回来你就要负责。话说回来,捡起我这个天才狐狸还真是有眼光。
下次我见到你躺在大街上一定补上一刀。狐狸喃喃自语。
摆明了骗吃骗喝。(骗感情)
脚踩到电线了,白痴。


后来流川跟樱木说我要去上班了。毯子下面有钥匙,冰箱里有面包,绝对不许进厨房,要走的话把门锁好。他看见樱木笑嘻嘻的点点头答应。
流川回来开门的时候,手滑了一下。
门开了。
沙发上没有人,床上没有人,窗户旁边没有人。
嗨,狐狸。突然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一张笑脸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晃动如圣诞节的礼花。流川只是盯着。
幸好买了2人份的中华料理,不然自己的一定会被这只猴子抢光。


狐狸啊,你的床太乱,房间太挤,厨房太不安全。
这是谁害的?
所以我决定留下来照顾你,你听说过报恩的故事吗,我可是个知恩图报的好人啊,我决定不走了。
交钱。
小气啦狐狸,你应该感激我才对,不然你嫁给我吧。
……你可以搬走了。


樱木在这所房子里遇见的第二个人,是一个梳着朝天发的古怪家伙,他说他叫仙道,还说樱木有一头美丽的头发,所以樱木开了门。
“对了,你叫樱木花道,对不对?”,仙道突然一脸的恍然大悟。
“哈哈,原来我这么有名吗,刺猬头。”
“没错,你是很有名。”,仙道笑得认真。
“不然我们怎么会派出流川去刺杀你呢,和光组的大哥。”


流川回来的下午,又下起了雨,他忘了带伞,只好任由雨把袖子上的痕迹冲洗干净,衣服下面的鳗鱼盖饭在雨里发散着小小温暖。
你回来了,电梯里,从没有打过招呼的老太太微笑的看着他,也许是盖饭的香味。
我回来了。流川推开了门,门没有锁。
在房间里也可以听到外面好大的雨,哗啦啦,哗啦啦。从沙发上探出来的红色脑袋,安静的对着下了瀑布的天空,硬邦邦的就像是死鱼。
白痴,害怕惊动了谁,还好沙发上的人扭过了头。
狐狸,撒娇似的低语,他没有看鳗鱼盖饭,却盯着自己。
有些东西骗不了人,比如眼神。
吃饭吧,我买了鳗鱼盖饭。


那天,雨一直在下,长长短短的街道,被冲洗得失去了血色,街上很少有人,如果有人,就逃难一样的奔跑,被雨伞压得严严实实的一个脑袋,从来都来不及抬起看一下天空。
雨下着,像是要淹没谁。


你压疼我了。躺在床上的狐狸狭缝似的眼睛。
不是我,是刀。
白痴,这么握刀,很容易割伤自己的,你怎么混的?
有洋平他们啊,轮到天才出马的机会很少。
第一个冲上来的,是洋平吗?
不,那是高宫。
那个黄头发的,是洋平吗?
不,那是野间。狐狸,你好笨呢,不要乱动,血流得太快了。
那个挡在你前面的呢?


仙道不喜欢去不认识的酒吧,但是他更讨厌下雨天忘了带伞,所以他现在只好坐在这里,靠着一瓶威士忌打发时间。
雨停了,有人喊道。
停了吗,手伸向口袋,打算结帐走人。可是手在口袋里停住。
钱包一定是被那个红头发的小子拿走了。
所以我才讨厌不认识的酒吧,仙道又倒了一杯酒,那个红头发的小子呢,他现在在干什么,钱包,也许要不回来了吧。
无所谓的事情。
让人烦恼的是,流川不在以后,自己也得换个搭档了。


“他为什么不杀了我?”,樱木问。
“他杀人从来不杀两次,所以我通常来补那最后一刀,你应该是第一个,不过我很喜欢你。”,仙道笑笑。
樱木从他身边走了过去,走到沙发前,就坐了下来。
“我先走了。”不然就下雨了,你看天都阴了。
樱木没有回答。


狐狸,我会替你跟他们道歉的,要是他们不肯原谅你,我就揍到他们原谅为止,所以你要放心,要拉好我的手,我们一起走,你看,你的手太冷了,不过没关系,我的手好烫呢。
所以我们要一起走,一定要一起走。



--END--

标签:
  P -

最近更新

[流泽花]末日穷途   樱之枫叶
[牧淸花]狮子VS花豹   小南
[仙花]Morning Kiss   靠谱的大爷
[仙花]忠与不忠   windning
[ALL花] 不公   凤阳凤歌

随机文章

[仙流花]轨   哈尼雅
[牧流花]藏弓   末衣
[流花]过客番外 1-2    狐狸我要嘛
[流花]蛋糕   kraya
[流花]X+Y+Z=﹖外传   Mich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