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流沙(第一部完)

(1 次投票)

作者:皮 周一, 2010年 05月 03日 14:53

页面导航
[仙花]流沙(第一部完)
章 4~7
章 8~10
全部页面

【1】

 

他们相遇在生命里最漫长的那一年。

樱木花道十七岁,仙道彰十八岁。他们住在不同的地方,每天搭不同的电车,他们头发的形状不一样,他们有属于自己各不相同的颜色。

如果不是篮球,他们也许不可能认识。即使他们认识了,也不会在那个简单到敢于放弃一切的季节。

也许他们会认识。

因为爱就是这样一种东西,它强迫你在安静的下午像一片烦躁的叶子突然抬头向窗外看去;它让你在不认识的街道上毫无目的的走动,只是为了让你发现你遇到了你将会深爱的那个人。

 

【2】 医院是了解人最好的地方

 

六月的午后,虫鸣。仙道缓慢的走在路上,背着一个比主人更引人注目的背包。如果这时候遇上了熟人,多半会笑着问他是不是去钓鱼。可惜这种天气是没人出来的,仙道想着,懒洋洋的笑了笑。瞬间,阳光扯住嘴角似的痛。

他苦恼的叹口气,微闭着眼睛向前走。

“混蛋,让开!”打破夏日暧昧空气的一声大叫,突然从后面直撞仙道的耳朵。觉得这个声音很好听的仙道,下意识停下了脚步。砰一下,他明明白白感到自己像一只拍着翅膀的小鸡,努力想冲向天空,马上又重重跌回了现实的地面。

他听见夏日加倍的虫鸣,他看见一片云,瞪着他,慢慢向他靠近。

然后他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个红头发的男孩子,背上隐隐的闪着光,一双黑色比天空还要清澈的眼睛。

是天使吗?他想,脑海里跟着浮现出一个名字,仙道呻吟似的开了口,“樱木花道。”

“刺猬头!”又是很惊讶的一声大喊,毫不留情的穿透了仙道的脑袋,头疼越加严厉,晕过去的速度终于加快。

这不是樱木第一次撞到人。

可是这是他第一次觉得手足无措。

被撞倒的人至少要体会撞他的人的心情吧,哪有在听到警告后突然屹立不动,直直的站在那里像根柱子的呢。甚至在叫出自己的名字表示出两个人之间的立场后一声不吭的晕了过去。

想要逃离现场已经是完全不可能的了。

怎么办?晴子小姐的约会。

身为王牌选手和副经理在一起为了球队进行的爱的大采购。

流年不利。

善良的樱木选择了蹲下身子,费力的把仙道背到了自己的身上。两个人的衣服和头发于是都被弄的一塌糊涂。

他吃力的站了起来。

笨蛋刺猬,头发明明那么长,连太阳都挡不住。如果不是从他身上发出来清凉的淡淡气息,开始变的狂燥的樱木觉得自己真的会把他扔到地上。

当然樱木没有,他凭借动物性的直觉,走向了他们的未来,确切的说,是离这里最近的医院。

仙道梦见很多条鱼,每条鱼都有红色的脑袋,翘起小小的鱼鳍,在他的身边钻来钻去。

很痒,不如说是很舒服。小鱼们用尽了力气,一起托着他向水面浮去。那里阳光像波浪一样抖动。谁也没有跟他讲,他突然明白,对于鱼来说,那里就是天堂。

他笑了,制造出一个小小的波浪。

快要来到海面的时候,从天空突然掉下来一把镜子,一条小鱼灵活的接住了它,恭谨的把镜子放到了仙道的手上。

仙道轻松的抬起手,心血来潮的往镜子里一瞥。

他确定自己看到了一张界于动物和人之间大猩猩的脸。

“啊!”伴着一声惨叫,仙道猛的睁开了眼睛,面前,戴着厨师帽的鱼住朝他严肃的点了点头,“你终于醒了。”

仙道尽量避免去看鱼住的脸或者回忆起做过的梦,含糊的回答了恩,开始东张西望,于是他看见一只椅子上坐着的沉睡中的红发少年。

“这里是医院吧,鱼住前辈。”他转过头说,渐渐回忆起被撞的那一瞬间。

“是,”鱼住依旧很严肃,抱着肘整个身子纹丝不动“那个叫樱木的小子说他把你撞了,正好在半路上碰见了我,我就把你们送了过来,今天本来是要去采购的。。医生说没什么关系,可能是天气太热的关系,才会晕倒。”

晕倒,很丢脸的一个词。

那么说这个红头发的家伙背着自己走了半路了,仙道泛出淡淡的笑意,“多谢您了,鱼住前辈。”

“好好休息吧,我今年可是要看着你们打入全国联赛。”意料中风马牛不相及的回答。

仙道笑着点点头,寻思着下次一定要把越野一起拖下水。他的眼角柔软的让人想抚摩的红色脑袋再一次出现。

仙道想还是不要打扰樱木了。

医院的决定书下来了,需住院观察和休息三天,仙道彰愉快的接受了。

三天也好,三十天也好,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看同样没有精神慵懒的天空,总让人觉得生命会长久以往的流淌下去。

他的病房外面有一棵树,就连树叶笨拙的贴在窗户上向里窥视的姿势,也由衷的让仙道觉得心里平和。

这三天,樱木来看了他三次。

第一次,樱木交给他伤痕累累的一个背包,仙道没花多长时间就辨认出来,然后笑眯眯的接受了。

第二天,樱木差点碰翻他的点滴瓶,仙道想红了脸的樱木还真是可爱。

第三次樱木说明天我来接你吧刺猬头,仙道说好啊,他一向是不喜欢欠别人人情的,但是樱木不是其他人,让他觉得怎么欺负他都可以。

当然,如果仙道知道来接他的是上次撞散之后好不容易拼凑起来的自行车,他也许会认真的考虑一下。

看到那辆车,他当即提议,樱木,我想走路回家,多运动一下。

好啊,樱木不明所以的附和了他。

 


【3】

 

出了医院的门之后仙道才发现暑热不仅没有像在病房里躺着时感觉到的消退,反而又上升了不少。穿着短衫往烈日下一站,两条伤痕累累的胳膊凄惨的吸引了大家的视线。背后的樱木赶忙抢上前来,替仙道拿起了背在他身上的最后一个包。

罪魁祸首就应该有犯罪者的自觉和态度。

仙道满意的深呼吸一口气,果然还是没有撒消毒水的空气比较好闻。至于伤口大概是出于心理作用,晒着阳光的地方总有些微痛。

仙道轻轻皱了皱眉,跟他一起站在马路中间的樱木探过头来问,“你没事吧?”

“没事,走吧。”仙道笑笑,有那么一点小小的感动。

等他真的抬起脚走路的时候,那一点小小的感动就在刺痛中消于无形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仙道依然带着樱木在街上乱晃,不时慢悠悠停下来发一会呆。

“刺猬头,”花道终于忍不住了,“你家里离这到底有多远?”

“我家吗?”仙道慢慢转过身来,笑眯眯的回答,“早就过了呀。”

樱木一时无言,呆呆的拎着那两个大包像一尊石像。细小的风化声音从他的内心挣扎出来。

“我带你去看一个东西。”仙道突然露出神秘的笑容,说着便不容质疑的往前走。

身心极度疲倦的花道在一刹那间失去了思考能力,拎着两个包迅速的跟了上去。

他们来到了一个公园。

很小的,随处可见的街心公园。

“就是这里了。”仙道满意的点点头,在几棵树之间踱来踱去,终于在其中一棵那里停了下来,挥手招呼樱木,“你来看。”

“干吗?”樱木凶恶的回答,也不理他,稳稳的坐在阴凉处的石椅上。

仙道不在意的挠挠头,“这是一棵很高的苹果树呢,我国中的时候经常在这附近玩。有一次,我们打网球,我把那颗球打得又高又远,亲眼看到它落到了这棵树上。”

“结果呢,樱木你猜。。那一次没人相信我的话。”

“真是很伤脑筋啊,爬不上去这棵树的我,好几次差点想把这棵树砍掉。”

“那时候我就跟自己说,等我长大以后,一定要亲手取回那颗球,给那群不相信我的人看看。”

“等到我真的长大以后,我渐渐就忘记了这件事。”

“这是我昨天晚上在医院突然想到的。”

“现在,樱木。”仙道认真的盯着睁大了眼睛看着苹果树的樱木,“我想要来证实一下。”

樱木的目光从苹果树那里收了回来,平行的转到了仙道的身上,夏日难得凉爽的风从两个人之间穿过,仙道无动于衷保持沉默看着樱木,直到樱木突然站起身来。

红头发少年大步流星的从他身边走过,他闻到了淡香。

“小心点。”仙道自言自语,费劲的抬起半条胳膊算是鼓励。

他愉快的坐到了樱木刚才坐的位置上。

现在樱木真的很后悔那天没有把这个刺猬头撞死,如果再有一次机会,他决定就算倒车也要把仙道置于车轮之下。

爬树这种事情,从五年级开始,就被认为是男生不受女生欢迎的十大原因之一了。

但是樱木毕竟是樱木,无论何时何地爬什么树,他都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

即使完全不是出于炫耀,他迅速出现在树顶的姿势还是让仙道吃了一惊。

从这么高的地方望下去,刺猬的头就不那么扎眼了,刺猬狡猾的笑容,露出两排整整齐齐的牙齿。

只是站在树上,就让人觉得自己可以飞了。

樱木小心的听着树枝发出的恐怖的吱吱声,灵巧的在几根树枝之间变换着位置。

如果是三年前打上来的一颗球,如果经历风吹雨打屹立不动。

樱木轻轻抬头,一只球状的秃毛怪物就在他眼睛的正前方。

他悄悄把它塞到了口袋里。

沿着原路返回要比上来时容易的多,例如说最后一根树枝。樱木明白自己只要往下一跳就可以了。

他跳了,并且按照习惯闭上了眼睛。

脚跟初着地的感觉像是一根柔软的羽毛。

然后,一阵从后背突然袭来撕裂的痛苦伴着极大的恐惧。

樱木第一次双膝着地,一时间无法动弹,跪在原地,他的一只手下意识的按住了装着网球的口袋。

他僵硬了好一会。

直到仙道朝他匆忙的走过来伸出那只被绷带包裹的手,“你没事吧。”仙道问,笨拙的把那只手放到了樱木的肩上。

樱木抬起了头,脸色苍白,眼睛却闪闪发亮,“那里没有球。”他带着胜利的笑容说。

“对不起。”愣了很长一段时间,仙道终于压低了声音说出了这个词。

这一天他们很晚才回家,而且在仙道家门口分手时想着下一次见面会不会很尴尬。也许永远都见不了面呢,仙道靠在门上,看着樱木且行且远。

“喂!”已经走出很远的樱木突然转过身来大叫,仙道连忙站直。

暮色中樱木孩子气的拼命挥动一只手,手里有东西在闪动。

“你的球在我这里,如果想要,明天再说,刺猬头。”

“知道了。”仙道全身放松似的笑了,冲着樱木同样大声的回答。

明天,明天去要回那个网球吧。



  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