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晴花]秋天

作者:皮 周一, 2010年 05月 03日 15:03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秋天成了晴子最喜欢的季节。小心绕开地上映出澄静天空的水坑或者在随便什么地方站住了发一会呆,逐渐凉起来的空气带着夏日午后冰冷茶水的气息,捧着新鲜的一束菊花悠闲的踏上早上七点钟空荡的电车——菊花是自己院子里种的,说好了要送去一个亲戚家。掺了水分显得柔和的空气温柔的包容了花香。

花遮住了视线,晴子小心的站住,从花朵之间寻找着空隙向车厢望过去,车上不多的几个人对着穿了蓝格子上衣的女孩笑了,晴子的脸淡红,微笑着向车子最后一排走去。

她坐下来向窗外望过去的时候,红头发的樱木刚好拉着流川抢在关门之前冲上了车,被关在车厢里的“快点”两个字,让晴子恍惚的扭过头来。

大口喘气的两个人,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弯下腰时看的见渗出了汗珠的额头,在抬起头的一刹那嘴边突然浮现明亮不过的笑容,一旁的流川迎着光线轻轻皱了皱细长的眉,两个人以让人无法移开眼睛的姿势站在那里,一半是因为年轻。

菊花又一次遮住了视线。

这次是樱木的视线,他匆匆的掠过那一束花,对着花,眼睛柔和了一下,晴子藏在花后的脸庞微微低垂。

车子开动了。

“人真少啊。哈哈。”还在原地站着的樱木突然吓人一跳的用赞叹的语气得出了结论,他依旧和流川拉着手,车上也没有什么人发现这一过于和谐的景象,除了晴子。

樱木两个字在喉咙里慢慢上升,等到两个人在前面三排的座位坐下来,静静的卡在了半中间,已经没有什么必要说出来了。

秋天缓慢的早晨和突然闯进来的少年,让晴子一时有些眩晕。

放下花就可以看见两个高个子的脑袋,如果扭过头,干净的玻璃窗里面有他们的影子,逝去的背景之下有些模糊。晴子对着樱木的身影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然后她看见了流川,她依旧笑着,只是多了一些悲伤。

膝盖上的菊花发出了鲜明的香气。



先认识的是流川,先讲话的是樱木,这种事情是不讲什么道理的。

喜欢上流川是很自然的事情——这样一个男孩子,那么樱木呢,晴子虽然迟钝了一些但是不会毫无察觉——那样一个少年,只是单纯的想着一个人,就很难顾及到另一个人了。

篮球。

并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幸运,在自己最喜欢的东西上可以被打动到热泪盈眶,第一是篮球,第二是流川,第三,是樱木。

可以为喜欢的人而骄傲,尽管代价是远离,却努力更加倍的骄傲。

哥哥说,那两个人的默契是天生的。

那么彼此的信任呢,友情呢,还有,爱。晴子想要看见,它们是在什么地方以怎样的方式一点一点生长起来,或者,是天生的?



车子在第三站发出温和的叫声,停了下来,车厢里突然变的很安静。

坐在前面已经睡着的红发少年慢慢滑动身子,就这么轻轻靠在了黑发少年的肩上。

流川小心翼翼伸过一只手,温柔的像一个害羞的笑容,在晴子咬住下唇的时候,搂住了樱木的肩。

细长而结实的手。

到底是秋天了,嘴唇有些冰凉呢。

潮湿的空气里,眼睛里就有水,一点点浮出来。

匆忙的低下了头,晴子看见,淡白色最柔软的花瓣,被水滴打弯了。



车窗外,天凉好个秋。





--END--

标签:
  P -

最近更新

[流泽花]末日穷途   樱之枫叶
[牧淸花]狮子VS花豹   小南
[仙花]Morning Kiss   靠谱的大爷
[仙花]忠与不忠   windning
[ALL花] 不公   凤阳凤歌

随机文章

[仙花]微妙关系   宁灯笼
[洋花]花道日贺文   死猪不怕烫
[流花+晴]WISH   欧墨尼得斯
[流花]我们   临水照花
[花形花]静物   浦饭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