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爱上她的他的他

(3 次投票)

作者:Fella 2010-05-03, 周一 16:34

【1】
 

今天星期六,太阳很好,心情很好,我要去见她的他,我爱上的她爱上的他。
对着镜子做了个鬼脸,洗干净昨夜脸上留下的泪痕,我告诉自己:樱木花道,你要坚强。
晴子小姐是我第五十一个也可能是最后一个喜欢上的女孩子,她的笑容就象太阳一样照亮了我的心,她的声音总象春风一样拂过我的脸颊,可是我这样这样喜欢着、用整个心来爱着的晴子小姐,在昨天告诉我,她找到了她认定的他。
“流川君他……”脸红红的,晴子向我描述她的心上人,太阳般的笑容灼痛了我的心,春风般的声音直扎进我的心里,耳朵嗡嗡直响,快要听不见她在说什么……
“樱木君……你一定要来哦……”
“哦。”我只能机械茫然的回应,然后在三十分钟我才反应过来,我居然答应了一场让我更痛苦的约会,去见那个情敌,晴子小姐的“他”。
也好,最好来的是个五寸丁或者软脚虾,三下五除二的就解决掉,然后晴子小姐才会知道适合她、能保护她的人是谁,哈哈哈……
沉浸幻想中的我兀自狂笑,直到耳边传来一声冷笑,“白痴。”
不大的声音但仍然被我的耳朵准确的接收到,他X的,已经好多年来没有人敢在我这尊太岁头上动土了,摩拳擦掌,哼哼,正好可以一解这几天来的郁闷。
“樱木君……”怯怯的声音传来,红发的少年顿时换上另一张温柔谦恭的脸,“晴子小姐……嘿嘿……”挠着头发,好险,可千万不要让晴子小姐看到自己的另一面啊……
“白痴。”又是冷冷的声音,那么明显的讽刺。
我的青筋暴了出来,到底是哪个不要命的,瞪大了眼睛看向声音的来源──
一只狐狸。
黑色的衣服,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睛,我没有看错,里面还闪着阴险狡诈的光,薄唇边还带着一丝微讽的笑,没有错,就是这只狐狸──
高举的拳头正要挥下,他的眼睛依然直视着我,里面有一点火焰,闪闪的好象还在讽刺我。
──有人轻轻扯了扯我的衣袖,不耐烦的吼回去,“没看到我在忙吗?”──忙着教训这只不知死活的臭狐狸。
似乎是有人倒抽一口气的声音,然后春风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可是已经带了一些的畏惧和惶恐,“樱木君,你可不可以先放开流川君的衣领──”
流川──春风忽然化成一个炸雷打下来,轰隆一声,我已经彻底呆住了。

快餐店里──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樱木君,樱木君是我哥的学弟,也是我的好朋友。”
我闷闷的喝着可乐,胡乱的点个头。认识晴子快五年了,总算从哥哥的学弟升级为无话不谈的朋友,可照彩子大姐的话,就算再发展下去我也只能荣升为她的“好姐妹”的份,胡说八道,我又哪一点象女人了──
“这位是流川君,他是……”第一次开始觉得晴子的笑容开始刺眼起来……“我们正在交往……”
对面的黑狐狸仍然没有什么反应,狭长的狐眼里冰冰冷冷,看得我又是火大──
“樱木君,你们要好好做朋友哦──”晴子微笑着把我们的手搭在一块。
手──我的手──被狐狸碰过了──会烂掉的啦!!!……一面在心里诅咒,一面脸上还得挤出一点笑容,看着晴子脸上一如往常的甜笑,我第一次怀疑起爱情的盲目性:为什么我会喜欢上晴子这种连别人善意恶意都分不出来的傻女孩呢?……呸呸呸,我在想什么啊,是对面这只狐狸伪装得太好了才对。
手心一紧,是冰冷的感触,如同他本人一般冷冰冰的狐狸爪子,力道倒不小,握得我手生痛──
哼,想先来个下马威,谁怕谁──
不甘示弱的使出力道反握回去,两只手掌在半空中较上了劲──顿时四周响起了劈里啪啦的火花声──
喘着气,没想到这只狐狸还有点力气,不过比起我来当然是差远了,哼!……我挤出一个笑容,“……以后还要请你多多指教了。”
“哪里──”他脸上也白了三分,但却仍然挂着副我最讨厌的要笑不笑的表情,我可以猜想到他的心里又多骂了几句白痴。
“没想到流川君和樱木君第一次见面就这么热情,真是太好了!”
晴子在旁边衷心的感叹着,让我的手差点一滑,对面狐狸的眼里也闪过一丝错谔。
虽然我现在还是喜欢晴子小姐,但是,我突然有点开始同情起对面这只狐狸了。


【2】

 

三个月后。
今天又是一个星期六,太阳很好,心情很好。可是,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心情,我本来应该在弹子房潇洒一番,或者找上洋平他们去溜溜马路,为什么我偏偏要来做别人几百度的电灯泡呢。
晴子小姐挽着我的手,笑容仍然是如阳光一样温暖甜蜜,这本来是我梦寐以求的幸福时刻,只除了眼角余光里,仍然无时无刻不在干扰我的视线的、牵着晴子另一只手的狐狸。
“你们俩个约会就好了,干什么要拉我出来啊。”
不服气的嘟哝着,虽然已经差不多快要平复失恋的伤口,但也不意味着我必须要每天见证她和他的甜蜜来提醒我这个事实。
“三个人在一起才好玩啊,而且流川君也很希望见到樱木君呢。”
真是见鬼了──我翻翻白眼,这只每次见面不是冷嘲热讽就是拳脚相向的狐狸会希望见到我,我算服了晴子的想象力和自说自话的能力,不过想想,以这只狐狸的性格,大概也交不到什么朋友吧,可怜喔……
“白痴,又在乱想什么。”头上被狠狠敲了一记,不用想也是那个性格孤僻动作粗暴的狐狸,抚着发痛的头皮,本来想反击,可是碍着要在晴子面前保持良好的形象,我只好狠狠的瞪他一眼,刚才算是白同情他了。
他的唇边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据我这三个月来和他相处的经验,他这个动作算是在“笑”──虽然他在做这个动作时常常会引起晴子小姐乃至四周从九十岁老奶奶到三岁小女生的脸红心跳目光呆滞甚至魂飞云外,不过我实在不明白一个连笑都不会的人怎么会有那么大的魅力,要象本天才的笑容那才叫阳光灿烂帅气逼人,那些雌性动物真没眼光──
不过,我好象不讨厌他呢,除了他抢走晴子小姐这一点,除了他长得象只狐狸……其实,其实……嗯,反正狐狸虽然是只狐狸,可是打起架来只差我这个天才一点点……而且本天才说什么他虽然会冷笑着骂白痴,但还是会认真的一个字一个字听进去……虽然他那双狐狸眼总是懒洋洋的闭着,可是睁开眼睛的时候却亮得灼人……嗯,和只狐狸做个朋友,似乎也是不错的……
星期六的早上,天气很好,心情很好,我望着头顶的阳光,有些傻傻的笑了。
……“一点不错,”狐狸说。“对我来说,你还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千万个小男孩一样。我不需要你。你也同样用不着我。对你来说,我也不过是一只狐狸,和其他千万只狐狸一样。但是,如果你驯服了我,我们就互相不可缺少了。对我来说,你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了。”……
耳尖的听到狐狸这个词,我好奇的问晴子,“你在读什么?”
“童话啊。”她扬扬手里的书,大概是在等狐狸的时候拿出来看的吧。
顺手把书拿过来翻了翻,仍是不解疑惑的,“为什么这只狐狸要甘愿被人驯服呢?”
“嗯……大概是因为寂寞吧……”
对视着晴子微笑着的眼,我竟在里面发现一丝忧愁,那只狐狸没有好好对她吗?
“现在的童话都在讲些什么啊,连本天才都看不懂的书,肯定不是什么好书啦,”卷起书页轻轻敲敲她的头,“别说这种寂寞什么的傻话,我认识的晴子小姐,是最开朗快乐的人呢。”
“是啊。”她也微微的笑了,什么时候在我心里永远是少女的晴子,笑容总如阳光般的晴子,也有这样带着些忧郁的、成年女性的表情,其实一切都在改变,没有变的只有我吧,或者,还包括那只被驯服的狐狸?……
“我去买包烟。”不知道为什么心口有什么堵在里面,涨得发慌,挤得发疼,一心想要做点什么。
走出咖啡店的门外,意外的发现那只狐狸就靠在门外,幽深的目光一眨不眨的瞪着我。
于是笑着打招呼,“怎么不进去呢?”
看着他拉开门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补上一句,“要对晴子好一点啊。”
他猛然回过头,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已经被一股大力推到墙边,背脊狠狠的撞上红砖的墙面,硌得我生痛。
“干嘛啊!你疯了……”想也不想的,我就要大骂出口。
……他把头埋了下来,快搭到我肩上,顿时我整个身体都僵了。
“你还要逃避多久?”他在我耳畔低低的问,呼吸热热的,拂得我的脸庞都痒了起来。
“什……什么逃避啊,臭狐狸,你在说什么啊?……”……有些惶恐,有些慌张,胸腔被他压得闷闷的好难受,使劲推却推不开压着我的他的手和身体,奇怪,我明明力气要比他大的啊……
他抬起头来,眼睛里似乎有很多我不明白的东西,过了很久,他才笑起来,“你不明白,也好,可是,你真的不明白吗?”
瞪着他直到他松开手,我站直了身子,不禁大声的咳起来。
“告诉晴子我先走了。”他冷冷的转过身,留给我一个背影。
……什……什么嘛,莫名其妙的说了一通话就走人,狐狸果然是不能以常理来推断的动物,何况他还是只很任性嚣张的狐狸……烦恼着要怎么向晴子解释的我,一面抱怨着一面推开门,努力让自己脸上愉快起来……
刚刚好象……狐狸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是什么呢……不要去想……不要去探究……我什么都不知道……没有逃避啊……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

 

【3】

 

“你说什么?你们分手了?”猛的一拍桌子,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樱木君……”晴子望着我,有点不知所措。
那个混蛋,居然连晴子那么好的女生都不懂珍惜……卡卡……我的拳头已经在痒了,叫嚣着要把那个狐狸的脸变成张大饼或者别的什么扁平的东西……
“樱木君,不要。”好象猜出来我要做什么似的,晴子连忙拖住我的手。
“这个时候你还护着那个混蛋。”我又开始咬牙切齿了起来,那只狐狸,他怎么能,他怎么能……
“其实,是我主动提出分手的……”晴子抬起头,幽幽地道。
“什么?为什么?!你明明……”我呆住了,你明明是那样的喜欢那只狐狸啊……
“其实,一开始也只是我单恋流川君,其实他……他只是懒得拒绝我而已……”
“那他也不能……”我的大脑开始混乱起来,闹哄哄的里面全是一幕幕的画面,甜蜜的说着找到了心上人的晴子,第一次见面时骂自己白痴的狐狸,说着因为寂寞的忧伤的晴子,问自己还要逃避多久的狐狸……
“樱木君没发现吗?我也是慢慢才注意到的……”泪痕未干的脸上,晴子的脸上有着复杂的表情,“我们三个人在一起时,他的眼光……看着的不是我,而是你……”
我不由得退后一步……什么意思……看着我……我不明白……好象是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可是,这不是我想要的啊……
“樱木君……”
转过头,我冲出门外,再不要听下去了。
呆呆的,晴子脸上又落下一滴泪,在心里说出没说完的话:……虽然樱木君你说你喜欢我,可是你没有发现,你的眼晴,一直注视的人也不是我……
也不知道一路狂奔了多久,我终于停在一棵树下大口大口的喘气,心里翻腾着各样的情绪……惊讶,慌乱,气愤……而最后沉淀下来的,竟然有一点点的喜悦……
“啪!”我忍不住扇了自己一个耳光,晴子失恋了哭得这么伤心,我居然还有那么一丁点……真的真的只有一丁点的……那么高兴……而且高兴的原因不是因为我终于又有机会可以重新追求晴子,而是因为……因为晴子说……那只狐狸……看着我……
“樱木花道啊樱木花道,你真是……混蛋!”哀怨的一拳捶向大树,我都忍不住要唾弃我自己来……晴子小姐那么单纯那么美丽,笑容那么温暖声音那么动听……可是我却……我却变心了,不但喜欢上另外一个男人,甚至还喜欢上一只象狐狸的男人,甚至,他还不是别人,是我暗恋的人的男朋友……
老天啊,你也太狠了吧……
可是……可是为什么我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甜蜜呢……而且……而且好象还不止一点点……而是一些点……有点多的点……呜……象我这么糟糕的男人,一定会遭天谴的……

呆呆的在他的门外等了好久,等到我都差不多要放弃了。
“干嘛?”夜幕下终于出现他的身影,凶巴巴的口气,他看起来心情好象也不太好。
“那个……”糟糕,我又开始结巴了……老实说,我虽然有过多达数百次的告白练习加实习,可是对着个男人还是有生以来第一遭啊……
“不说我要进去了。”……拜托,你少酷一点会死人啊。
……不管了,我闭上眼睛大吼道,“我爱你──”
啪嗒,似乎有什么掉下来的声音,然后是窗子打开的声音,有人在叫骂的声音,还有什么东西往下砸的声音……
可是唯独我对面的那个人,仍然一动不动的,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
哼,算了──天涯何处无芳草,我愤愤的转过身,委屈的眨掉眼中的雾气,反正……反正也就是只狐狸……
突然一双手臂从后面紧紧的环住我的脖子,然后我就感觉到了他温暖的身体,听见了他低沉有些沙哑有些颤抖的声音……
“我等这一天……等了那么久……”
呵呵,我偷偷的笑了,哼……就知道本天才的魅力无人能抵,何况是只狐狸……而且……驯服一只狐狸的感觉……也不坏嘛……

后来。
“我们一定要向晴子小姐道歉才可以。”
“白痴。”
“你说什么,你这只臭狐狸,你对人家始乱终弃你……”红发男孩脸都气红了,大概是想到自己也是伤害晴子的人其中一个,更是气恼又伤心。
“我一开始喜欢的人就是你啊……”是真的,在认识他之前,哪一个女人都没区别,可是只有他……能牵动自己的目光,能扰乱自己的心……
“……”
……什么时候这只狐狸也学会这些肉麻恶心的话了,不过……这也算是他对他的告白吗?……红发男孩的嘴张了又闭,闭了又张,终于化成一个几分羞涩几分喜悦十分可爱的笑容,冲口而出──
“白痴!”


附:赤木晴子证言: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的心跳达到每分钟一百二十下,我的脸红得快要赛过天边的彩霞,即使在失恋后的若干年月日,我依然不得不承认:流川枫,是我见过最俊美的男孩。
“呃……我叫……赤木……”
“他是谁?”
突然冒出的话语让我差点以为身边有个幽灵出现,半分钟后我才后知后觉的醒悟到原来出名沉默的流川君竟然开口说话了──可是本来应该兴奋激动的我,那时却只能傻傻的顺着他的眼光往身后看去……然后……我看见了一个红头发高个男孩远去的背影……
“那个……是我哥哥的学弟,樱木花道……”
那头头发和身影,没有任何人会认错,却依然有些疑惑有些不敢置信──我居然能和全校的偶像流川枫搭上了话,他居然还问我问题,虽然好象是个莫名其妙无关紧要的问题……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时,突然发现那张俊美冰冷如雕像般的脸居然有一丝微笑……天!我顿时晕了……
──如果说有人在那时问我有什么能比流川枫更帅的,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回答:那一定是笑着的流川君!……
若干年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天,就是我不幸的开端──

“流川君……请你和我交往……”短短一句话,却几乎耗尽了我一生的勇气,毕竟被他拒绝甚至还没开口就已经知难而退的女孩不知凡几,而我,其实也只是想为我一年的单恋划下一个完整的句号,好让我不留下什么遗憾。
“好。”
“好……什么?!”正准备英勇退场,顺便大哭一场的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可以再说一次吗?”小声询问却又夹杂着不能置信的狂喜……
无机质的目光不耐烦地一撇,线条分明的薄唇冷冷张口:“不要就算了。”
慌忙的跟上去,不再在意女孩子的衿持,“要啊……当然要……”一面仍然止不住的要喜极而泣……
我……我居然成功了……不是幻听也不是幻觉,我居然真的可以这样……成为他的女朋友……那样俊美优秀的他……
只是……望着那头也不回继续往前走的黑色背影,我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寂寞的感觉:事情不会那样顺利的吧……

交往三个月,我和流川枫累计约会三十次,其中吃饭三十次,看电影十二次,打篮球二十二次,牵手一十八次(每次都是我主动),亲吻零次,其中有樱木君参加的约会……三十次。
即使是再迟钝的我也发觉得到……流川君……他对樱木君的执著……
其实并不是不想尝试只有纯粹两个人的约会,并不是不想开口问他对于我们之间的感觉……如果说一开始流川君说要见见樱木君,我会认为那只是出于单纯的好奇或者好感……(虽然我很怀疑流川君是否拥有这种感情)可是到了后来……也许只是不愿意那张俊美却看上去有些寂寞的脸失望吧……我反而开始期待起樱木君又会让他表露出我没见过的表情来……
他的笑,是因为他;他的恼怒,是因为他;他偶尔的任性和讽刺,还是因为他……
一直看着你的我,却只能看着你看着他……
这个世上,还有比这更悲伤的事情吗?……

看《小王子》时,我最喜欢的,是那只狐狸,那只明知道会分离却仍然要求被驯服的狐狸……
或许是因为寂寞,但也可以说是为了爱情……爱着单纯的王子的狐狸,在我心里,是真正懂得感情珍惜感情的人,可是,又有谁会懂得它,驯服它呢?
或者,只有那个红发王子单纯的笑容,和无邪的天真?
最悲哀的是,我只能做朵玫瑰花……我讨厌的娇弱的爱撒娇的期望有人宠爱的玫瑰花……
爱一个人,是不是就要成全他……

红发的男孩习惯性又开始抓头发,有些腼腆有些羞愧的红着脸,“晴子……对不起……”
不动声色,我看向昔日的男友……呃,虽然是交往四个月零三天的挂名“男友”……他依然俊美的脸上已经有一点不耐烦的表情,可是看向红发男孩的眼神……却……柔情似水……恶……老实说,还真不象是酷过北冰洋南极圈的流川君了……
看见红发男孩的脸越来越红,眼睛也要浮上一点雾气,我开始有点于心不忍了……这样单纯可爱的王子,任谁也是舍不得伤害的吧……仔细想想,还真是有点便宜流川君了……
“嗯……没关系……其实……”我露出个自认美丽的微笑,“其实,我伤心……是因为,我发现我喜欢的人原来是樱木君呢……”在心里悄悄吐吐舌头,突然发现我也颇有些邪恶的因子,不过我也没说错啊,我的确是喜欢樱木君呢,这样爽朗灿烂的大男孩,做哥哥弟弟都是可爱得不得了呢……
“什么?!”红色的脸顿时涨成了血色,而流川君雪白的脸也黑了半边……
“别跟这女人瞎扯。”不顾红发的男孩在口里哇哇大叫和手足并用的挣扎,黑发的少年一把就扯着他的手臂往外走……流川君……果然不是一般的酷……不过……你还是紧张了吧……呵呵……
不用和你说再见……因为,我要的结局,并不是小王子永远的去了另一个星球,而是祈望他能永远留在寂寞的狐狸身边呢……


---------------------------------------------------------
嗯,本来没打算写这后面一段,但是突然觉得有些东西没交待清楚……于是临时加上的……晴子不算是同人女了,虽然有些迟钝,但是想想她也算是个好女孩,呵呵……这个故事里没有坏人的……
我很喜欢《小王子》,但对它的结局一直耿耿于怀,王子,果然是要和狐狸在一起才适合啊,笑~~~

  F - Fella

最近更新

[仙花/聪花]遥望   绘心
[仙花/河田花]弟弟   绘心
[仙花]SPY   hanakuma
[流花]花吐症   hanakuma
[流花]情书   hanakuma

随机文章

[流花]PINK   meixisun
[泽花]十二月之七月   Kik
[流花]迟到   小宝
[流花]一夜   公子恒
[流花]个体生存   meixi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