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天籁番外之 海神的愤怒

(1 次投票)

作者:风舞樱 周一, 2010年 05月 03日 17:10

一、美人,美人

  蔚蓝的天空,看不到一丝云彩。
  我眯着眼仰头望去,心满意足地笑开来。
  真是个好天气。最适合出行了。

  提着小小的旅行箱走入机舱,不意外地看到角田,和,他身边的那个男人。
  他盯着报纸,嘴角是若有若无的笑意。

  真是让人愉快呀。

  我走过去。

  角田看到我,愣了一下,马上起身。

  我把我的登机牌递给他,坐到他的位子上。

  旁边的人还是一动不动。

  我圈住他的脖子,笑问:“你是故意没看见我吗,彰?”

  仙道目光没移,只是嘴角挑得更高,“你怎么会来?忘了与老头子的约定?”
  在外面的时候,他叫起老头子跟我一样溜。

  “不,我也是公事。洋平说有个客人的资料要我亲自去查一下,我要去的那个地方,正好是罗马。”

  呵呵,亏洋平这么用心,替我找了这么个借口。不过,这也是我威胁了三个月才换到的。所以,我不会给他加薪,但这一趟出差还是会买个纪念品送给他。

  流川本来一直在我身边的。可是我要去国外,事务所的事洋平一个人顶不过来,我千求万求,表明在国外又没有什么敌人,应该不会有危险,再说我也不会自找麻烦,要流川留下来。
  流川被我说得极不耐烦,倒是洋平一句:“就你那事故体质,你不招惹事,事情也会找上你”,流川又犹豫起来。趁着流川还没定下,我先偷跑。就算小枫追踪的本事再高,三个小时之内,我有把握他找不到我。而那时,我已经上了飞机了。

  到了罗马,把事情交给角田,这一趟,就真正是我与仙道的两个人的旅行了。

  天衣无缝,快乐的假期……

  我不由又开心地笑起来。
  

  罗马假日酒店,我订下的房间在仙道的正对面。
  仙道这次来参加一个国际性的交易会,顺便要拜访一下大客户。
  看一下仙道的行程安排,三天时间,第二天和第三天下午是空的。
  那么,我们就可以一起去游览一下罗马风光了。

  陪着仙道在交易会场整整呆了一天,晚上又是晚宴,回来时,累得一点力气都没有。在东京时,这一类事都交给洋平去处理,现在才明白是多么累的事。回去要好好安慰他一下。
  想起第二天下午的旅程,我笑得神思万里。

  不过,世事难料。

  第二天上午拜访林原企业的大客户,一起吃了午饭。或许谈得十分尽兴,罗伯特先生随口说:“我有一些收藏品,不知仙道先生是否有空来欣赏一下?”
  客户都开了口,也不好拒绝,只好约了下午时间拜访。

  罗伯特先生的收藏品很丰富,从绘画、雕塑到陶瓷。专门辟出一间收藏室,有湿度调节器,恒温器等等,可以看出主人十分用心。
  我跟着仙道一样一样看过去。
  虽然对艺术不大擅长,但因为搞这一行,又加上三井的嗜好,对这些多多少少懂一点。那些优雅的线条和色彩,令人目眩神迷。
  蓦的,我在一副画面前停住。
  那是一张油画。一个面容秀丽身材匀称的少女,立在如镜般的水上,双手扶着左肩上的褐色陶罐,清泉从罐中泻出。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一动,就这样站在画前。
  那种不染人间一尘却又温柔委婉的神情,好像与什么给我的感觉极为相似,暖暖地淌过心口。
  我痴痴地立在画前,想着到底是什么与这相关。
  我没有看到,原先走在前面的仙道也停下脚步,冷冷地望着我。

  罗伯特先生发现我站了很久,笑着过来解说:“这是安格尔的《泉》。我这里只是同一时代的摹仿品。虽说是仿制品,这个画家却是以摹仿出名,甚至在画上署上自己名字。他的画不论神态还是色彩都真假难辨,因此他的作品也成了无法收藏到真品的收藏家的宝贝。”

  我啊的一声才回过神来,想到什么又记不起来。算了,不想了,望望在前方的仙道,赶紧追了上去。

  我是以助理的身分跟在仙道身边,仙道与罗伯特先生的谈话,我无法插嘴。直到出了门,还没跟仙道说上一句话。

  奇怪的是,回到出租车上,仙道还是一声不吭。

  平常仙道话也不多,只是常常笑着听我乱讲。可是,我就是知道,仙道现在很不高兴,而且不想和我说一句话。
  看看手表,离晚宴的时间还早。仙道没有任何想法,那我就自己决定了:“麻烦去古罗马广场。”
  仙道对古代艺术很感兴趣。到了罗马最古老的广场,说不定他会恢复兴致。

  罗马广场边,四层砖彻元的老院,已经颓废得只剩断瓦残垣,却仍流露出昔日的尊贵与威严。宽阔笔直的神圣大道,隐隐地看得见前方的神殿,会堂和凯旋门。
  我不由望向仙道。
  他遥望远处,沉吟着,思绪已经飘回几千年前。
  在祭祀农业神的仪式上,人们歌唱起舞,开怀畅饮,赞颂着丰收的喜悦。
  我仿佛看见出租车司机满怀激情描述的画面。我相信,这也是仙道正看到的。

  “樱木——”如莺啼一般清脆的声音打断我的浮想。
  回头,一位俏丽的女朗在前方招手示意。

  我什么都没想,就冲了过去。

  在她面前刹住脚,我又开始手足无措了:“彩子,你怎么会在这?”

  “樱木,低头!”彩子毫不客气地命令。

  我下意识低下头。

  刹时,温暖的触觉在颊边一沾即过。

  “啊——”我一呆,反应过来后,我想我的脸一定红得可以与西红柿相比。
  
  彩子看着我,眼中是掩藏不住的促狭。

  从以前开始,彩子就以捉弄我为乐。按说应该已经习惯,可现在还是一样手忙脚乱。
    
  “彩子……”有个幽怨地声音在旁边响起。
  
  我转头,又是一惊:“小宫!你们……”

  “藤真批准我们蜜月旅行啦,笨蛋!”彩子随手将手上地图册一卷,敲在我头上。

  “啊!”我反射性地抱着头大叫,哀怨地望着她。

  彩子是藤真身边最重要的人之一,也是金龙里我唯一怕的人。不是因为她靓丽得令人睁不开眼,也是不因为她脆得让人赶不上的声音,而是因为她敲人的架势。
  势如破竹。势不可挡。
  不敢逃,也逃不开,只能乖乖地挨这下。

  怎么都嫁人了,彩子还是喜欢敲人脑袋呀。

  “樱木,每次我回金龙都没看到你,你在躲我呀?”又是一棒打在头上。

  “彩子,我怎么敢?你还打,我都被你打傻了!”我一边跳一边叫着。

  “怎么会?我教出来的人,绝对是个聪明人。你看我不起?”彩子边笑骂边敲,看样子要把几年没敲到的帐一次性算清。

  彩子手巧,不论什么样的机关,她都能很快找到关键然后解开。那时跟着彩子学这些,在我心中,彩子是姐姐,是母亲,也是兄弟。

  “花道,你不介绍一下你的朋友吗?”

  听到仙道的声音,我吓了一跳。

  处于相逢的惊喜中,一下把仙道忘记了。
  仙道的声音依然温柔清澈,我却感觉到一丝不协调的生硬。

  他又生气了!

  是我不对,把他丢在一边。
  有点心虚地指指仙道,对彩子说:“我的雇主,我正在追求的人,仙道。”
  再指指彩子和宫城:“我的师傅,兄弟,彩子和宫城。”

  卟,彩子用地图册掩口,终于还是忍不住大笑,一双美目流光溢彩。

  仙道极为有礼地寒喧了几句,向我示意手表。
  我一低头,呀,时间过得真快,得回去了。

  刚见面就要分开,彩子依依不舍地抱着我责骂“臭小鬼一定要来看我”,好一阵才肯放手。
  然后,我绝对没看错地,冲仙道笑着,彩子又在我颊边印了一下。

  逃到出租车上,我心里还怦怦直跳。
  真没想到出嫁的人还这么嚣张,看小宫不敢吭一声的样子,以后一定也被吃得死死的。
  瞟一眼仙道,面色如常,嘴角上挂着诡密的笑。
  我身上一阵发凉。
  所谓最温柔的人也是最可怕的人,我可亲身体验到了。    


  二、天才要亲自出马?

  晚宴照旧是我陪着仙道出席。觥酬交错,谈笑风声,这都不是我擅长,也不是我所喜欢的。贴着墙,盯着仙道一举一动,真正觉得佩服。
  我是不喜欢拘束的,怎么想怎么做。仙道也不喜欢拘束,却依然能彬彬有礼地扮出别人想看的样子。
  这么说起来,仙道和洋平还有点像,就是不知不觉中算计别人的那一种。

  正想着,手机响起。
  出国后,手机号码只告诉洋平,可显示的号码虽然来自日本,却没见过。

  “喂。”
  
  “你过得好吗?花道。”

  如果是他的话,查个电话是小事。
  “有事吗?”

  “当然有事。有个案子要委托你来做。”

  “洋平在日本,交给他就行了。”

  “不行,要你亲自做。”

  听那像夜空里闪着无数眼睛的声音,我全身寒毛倒竖,直觉没好事。
  “不做。”

  “……”那人一阵低笑。

  我不答。

  沉寂了一会儿,他说:“我知道现在事务所里最强的是水户和流川。如果把他们两个调开的话,你那宝贝事务所会怎么样?听说门楣上的风铃是你特意去兵库找手工艺人订做的,只此一副,如果打碎了……或者,晴子小姐被一群蝴蝶包围……或者,你回去后,事务所刮过一阵台风……”

  不用再说,我知道他办得到。
  那个家伙的能耐,我已经领教过多次了。
  “好,我接。报酬?”

  “报酬吗?你完成后就知道了。呵呵,明天就回来,而且三天内就要完成喽。”

  “这是拜托人的态度吗?小三!”

  “这不是拜托,是威胁。”三井笑得好不得意。

  愤愤地合上手机,心里大骂三井,把人家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假期给毁了,还这么张狂。完事后,不回敬他一下我就不是天才樱木花道。

  明天不能陪仙道了,本来说好三天都在一起的。躲在黑暗中,心情更加郁闷。


  晚宴十点结束。
  对应酬的不适应感和要赶回去的精神打击,让我比白天更消沉。
  陪着仙道回到他的房间,满腹的委屈想要说。
  “我……”
  
  “我……”仙道同时开口。

  我愣愣地看着他。

  仙道有事要说?

  “你先说。”仙道挑挑眉,淡淡地说。

  “啊……我明天有事要赶回去,已经跟角田说过,明天他陪你。”

  “是吗?”仙道轻轻一笑。这笑,在我眼里是说不出的寂寞和,疏离。

  仙道在我面前一向是真我性情的,什么时候又恢复成刚见面时的样子?

  没等我想清,仙道接着说:“后天,我直接到美国去谈一笔生意。”

  “多久?”

  “还没确定。”仙道的笑容里有浓浓的倦意。

  这样子,我要有好几天不能见到仙道了。也好,三井要我三天内搞定,正好不会为仙道分心。

  “早点回来。我先回去了。”

  想着三井交托的事,我并没有如往常那样缠着仙道不放。心不在焉地走出房间门,身后传来仙道低低的叹息。
  我浑身一震。
  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是我就没想出来。

  
  回到日本,我又接到三井的电话。傍晚,有个女子来到事务所。

  “有人叫我来找你。”这位女郎一身利索的职业套装,脸上施着薄粉,柳眉杏目,艳丽却不妖娆。
  “请帮我找一件东西,或者说找一个人。”

  “请说详细点。”

  “我叫弥生,要找一件文艺复兴时期名叫‘海神的愤怒’的雕塑,这件雕塑取材于古希腊神话故事,海神波塞东因为英雄奥德赛弄瞎了他的儿子独眼巨人,举起三叉戟决定复仇。雕塑最特别的是三叉戟上镶着红宝石,在光线下溢出艳红光芒,就像火焰一样。”
  弥生小姐取出一张图片,“这是当时雕塑的样子。‘海神的愤怒’是我们家的传家宝,小的时候我见过,作为我定亲信物寄放到爷爷的朋友那里,但后来他们搬走了。请帮我找到拥有这个雕塑的那家人。我必需找到他们。”

  “他们原来住在哪里?姓什么?有什么其他线索吗?”

  “我们原来住在横滨。那家人姓越野,家里有两个儿子,长子越野明太是公务员,次子越野慎悟做食品贸易的。订亲的是小儿子的儿子越野宏明。在我大概五岁时搬到东京,刚开始还有联系,但五年后,渐渐没有往来。虽然这么说,由于订亲的事没有拒绝,所以家里人想找到他们。”

  看弥生小姐焦急的模样,原因不仅仅是订亲那么简单。不过,那是别人的事,我只要找到人就行了。


  按照与三井的约定,这案子要我亲自办。
  所谓的亲自办,就是不靠洋平,不靠晴子,不靠流川,不靠所有其他人。
  呸,气死我。
  我还从来没这样独自一人行动过,我想三井就是发现了这一点,所以要看我的笑话。
  哼,本天才没做过,并不等于做不来。
  三井,你就等着看本天才拿出成果,再好好回报你一下。


  晚上开始,我上网查找资料。
  “海神的愤怒”是文艺复兴时期作品,那么一定能找到有关的介绍,也许会有所收获。
  找到半夜,只找到作品的简介,连如何来到日本都没提到。

  第二作战方案,查户籍档案。一般情况下,像那种家庭背景的人,即使迁到东京也不用改变姓氏。可东京这么大,上千万人口中要找一个人,还真不容易。
  我到事务所附近的一家网吧,找一个叫清务的人。我曾经帮他解决过小问题,后来他就经常帮我的忙。他是电脑高手,晴子不能帮,就只好找他了。
  清务一口答应,说明天就把我的资料传给我。

  接下去,要去文物市场打听一下。
  文艺时期的艺术品,在现在身价何止百倍。那些文物贩子或收藏文物的人,应该有这类东西的消息。即使依然在越野家,但如果在宴请时或什么时候提起过,就会被有心人知道。
  这样,综合这些资料,大概就能找到雕塑了。


  第三天下午,角田回事务所报到,仙道回国了。
  公司里和家里都有我安排的保全人员,我也不急着去见他。倒是今天就要回复三井案子情况,心里没太大把握。
  怎么办?资料还未收集全,只有模糊线索。在收藏者俱乐部,有人提到在谷根千一带曾听说过。仙道正好住在那一带,干脆顺便过去看看。
  

  边开车边想着,进入谷根千后放慢了车速,细细看路旁房屋的名牌。这一带高楼不多,看过这些平房就找过大部分了。
  可惜,直到仙道家,还是没看到哪家门口写着“越野”。

  仙道和牧还在公司。
  我常来常往,佣人也不当我是客人,任我径自到仙道房间。
  想一想,每次都在他房里聊,从来没看过他工作用的书房,趁这会仙道不在去看看,想像一下仙道工作的样子,也是挺有趣的,又可以转换一下心情。
  起身,打开房间右边一扇门,进去就是仙道的书房。
  整齐的书架,服服贴贴地靠在两边墙上,中间是一张大桌子,摆着一部电脑。书桌后,窗子旁,是摆着小玩意的架子。
  等等,怎么有个东西很眼熟?

  我目不转睛地走过去,愣愣盯着架子。
  一个塑像立在架子上。
  勃张的头发,健硕的四肢,愤怒的眼神,高举在手中的三叉戟,中间还有一颗闪耀血色光芒的宝石。

  这个,就是“海神的愤怒”!
  它竟然在仙道这里!

  仙道,和越野,是什么关系?
  难道这就是给仙道的订亲之物?
  难道那个艳丽的女子是仙道的未婚妻?
  郎才女貌的一双璧人,似乎就立在面前。

  仙道的过去只是听他说,我从来没核实过。


  我猛地退后一步。

  我想我会很不小心地把这雕像打碎。所以,在这之里,我得先离开这里。

  啊,仙道!
  我想用它砸你的头!


  三、真相只有一个。爱他,还是恨他?

  我没法再呆下去了。
  我想一看到仙道,我就会管不住自己的脾气。
  仙道曾经订亲过,这样的消息,对以为我们已经心心相印的我,是个无情的打击。
  我不潇洒。在投入这么多的情感后,我无法说放就放。
  我要想一想该怎么做。在这里,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如果洋平在就好了。
  他一定知道该怎么做。
  

  急转身冲出书房,勿勿地说声要走了,我躲进我的蓝色小跑车。在路口拐弯的地方,我从后视镜里望见仙道的车缓缓滑进大门。
  一股又酸又涩的东西在心口搅着。
  我承认,我很难受。
  不管仙道是不是承认这件事,对于仙道有家族承认的未婚妻这事,我无法接受。


  漫无目的地开着车,直到嗅到清爽的风,我才发现已经开到了海边。那个经常和仙道一起来钓鱼的海边。

  下了车,伸展一下身体,我靠在车旁,望着海滩。

  风很轻柔,额前头发撩起又落下。
  没有高楼,没有大山,眼前是一望无际的蓝色,浪涛一阵一阵地抓拍打着沙滩。

  心情一下开阔起来。

  这天下,没有难倒我樱木花道的事!

  东西找到了,不见得人要送给她。但首先,要跟仙道算这笔帐,虽然没把握他会一五一十老老实实地跟我交代些什么。我樱木花道要的人,才不会就这样放手。连老头子那关我都熬住了,没道理到现在还退出。
  实在不行,我会逼着仙道找个“越野宏明”给那个女人。
  呵呵,除了仙道,我可不会示弱。


  我又一阵风似的回到仙道家。
  佣人们见怪不怪地任我闯上二楼。对他们而言,我是个不能以常理解释的家伙,根本不必理会我。

  仙道没在房间。
  我使劲推开书房的门,仙道从桌子上抬头看了一眼,又继续他的事。

  “彰……”
  
  “……”仙道毫无反应。

  “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仙道仍不理会。

  我转到他身后,拿起“海神的愤怒”摩挲着。
  “真是个好东西。让我好怕不小心会摔了它。”

  椅子轻轻一转,仙道面对我,懒懒地说:“小心,那东西你赔不起。”

  “哦?这么贵重?不会是有藏宝图,或者是藏着一个美女吧?”

  “美女?”仙道冷哼一声,“看来你很喜欢美女喽?”

  “怎么比得上英俊潇洒又多金的仙道先生,总有人投怀送抱?”

  仙道眯着眼望了我一会儿,起身走过来,从我手中抽出塑像放回架子上:“你到底想说什么?”

  “想说什么?”我一下变了脸,“说,这个塑像是谁的?”

  仙道怪有趣地打量着我,轻笑出声,“你有什么理由要问这件事?”

  “听说这是某个女孩的订亲物。”我不甘示弱地瞪着他。

  仙道坐回椅子,歪着头,嘴角一挑:“你怎么知道的?”

  “正主儿找上门来了。”

  “她很漂亮?”

  “很漂亮。”我火大地又瞪他一眼。真是的,天下那么多美丽女子,怎么都看上他了。

  仙道叉着手指若有所思。

  喂,不要一听到漂亮就这副渴望的模样。我忿忿地加重声音:“这东西到底是谁的?”

  “我千辛万苦搞到的。”仙道笑得古怪,“问你一句话,那天看到《泉》,你在想什么?”

  想什么?
  我回忆起那副美丽的画,“很纯洁、干净、温柔,就像……”有个念头一闪而过,被我抓住,对了,那天想不起来的就是它!
  “就像你的歌声给我的感觉。”

  “那位彩子小姐是谁?我怎么从没见过?”

  “金龙里的人,你没必要知道。以前教过我很多东西。宫城追她追了五年才到手,还被她吃得死死的,哈哈哈……”
  
  不对,原本是我问他,怎么变成他问我的事了?
  “彰,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怎么能转换话题?啊——我明白了,那天你生气就是因为这个?”我心一转,突然明白,乐得手舞足蹈,“你吃醋了?”

  仙道笑而不答,只是抬头凝望着我。

  我从没见过那么亮的眼睛,就好像所有光芒都是从里面射出,逼我不由自主用手臂挡住眼,“喂,没事别乱抛媚眼,我受不了!”

  仙道愉快地一笑,手指在桌上叩着:“好像某人还有些疑问……”

  啊,我被仙道迷得忘了自己的事。
  “你赶快找个越野宏明跟那个雕像一起还给别人。”

  “越野吗?很简单,我可以给你他的地址和电话。至于那个雕像,我欣赏了这么久,也该还给人家了。”仙道喃喃说。

  我刷地竖起耳朵。
  这下,越野和雕像都找到了,我给弥生小姐回音,就算完成三井的工作了。
  等等,“你不是越野宏明?”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姓过越野?”仙道眉一扬,说。

  好,真是好,我白担半天心。
  可恶的仙道,竟引来这一场误会。
  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
  我和仙道误会?就像有人故意挑起。会在一边看热闹的,只有三井了!
  那么,这是三井设下的圈套了?
  可恶,小三,这样捉弄我,别以为你能逃得掉!

  回过神来,问了仙道有关越野的事。
  原来越野是仙道高中时认识的朋友,原先也住在这一带,后来搬到原宿,但仍常常往来。有次看到这“海神的愤怒”,求他家人借回来欣赏。仙道人本俊秀又会说话,越野家人极喜欢他,也就答允了。

  那么,三井是明知道雕像在仙道这里,才要我来找的了?
  正想着,手机响了,一接就听到三井的声音:“花道,你找到了?”
 
  “是的。”我咬着牙回答。

  三井在那边笑得说不出话,半晌才断断续续地说:“辛苦你了。”

  “我的报酬呢?”

  “我已经交给洋平了。”

  洋平?
  洋平竟然和他狼狈为奸!

  “花道,节哀顺变。哈哈哈,我忍不住了!花道,很有趣吧?”
  
  “小三,别说我没警告你,我回头会找你的。”

  听到三井无法抑止的笑声,我愤愤地切断电话。  
  
  看着我瞬息万变的神色,仙道大概也猜到些什么。不过,我们之间没有问题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晚上回到公寓,我先给弥生小姐回了电话,再找到晴子,要她帮我找一个程序,一个自动拨号的程序。
  半夜里,我将收到的程序安装好,设定为无限次拨号,然后填入三井的手机号。从现在开始,三井会一直收到没有声音的电话,如果他想要睡个好觉,只能关机。这一两天内,他绝对无法收到正常的电话。
  让他的手机爆掉吧!
  明天,我还要收拾洋平。


  太阳还懒洋洋的时候,我已经冲到事务所。
  洋平还没来。
  我坐在我的位子上,盯着大门口。
 
  流川来了。
  晴子也来了。
  可是那个万恶的人还没来。

  晴子看到我一直恶狠狠地盯着大门,笑着告诉我:“洋平不会来了。他说要休假一个月。”

  什么!

  “洋平说,他累死累活干了这么久还没休息过,现在你回来,他该休假一次了。他打算找个地方旅行,暂时我们是联系不上他了。”晴子说。

  可恶!我就知道他溜得比兔子还快,昨晚就该把他揪出来!

  颓然倒在我那宽大的转椅上,我怒吼:“水户洋平!有胆你就给我回来!”
 

  F - 风舞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