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冰雪故人(Starcraft外传)1-3 -待续-

作者:了了 周一, 2010年 05月 03日 17:36

【1】一见如故

Protoss的故乡,银河深处的行星Aiur有着非常茂密的植被,广阔无边的林海往往延绵数百上千公里,即使在终年冰雪封盖两极大陆,也生长着各式各样的抗寒性极佳的针叶林。

第四纪2712年某月里的某一天,北部大森林因着连日暴风雪的洗礼,让广达千里、凹凸不平的冻原地面冻结了好几次,每一层冰总是把下面一层压的更坚实、更紧密,土地硬的就象钻石一样,其在阳光下的晶莹与璀璨也与真正的宝石相去不远。

只是没有任何人会为这种场景感到愉快,零下数十度的气温并不因密集的树木而稍被弹压,反而在一望无际的白色里衬托出荒凉寂寥。寒风从那高耸的冰峰粗暴地呼啸而下,为本就无多的生命带来死亡的气息。

一个年龄相当于人类五六岁的小男孩就在这样的时间,这样连呼吸都会结冰的森林里,被迫进行一项很不人道的入学考试。

他仍然清楚的记得,五个,不,也许是六个小时前,一位即使以小孩子的眼光来看也极富诱惑力的美女、同时也是他现在的考官未来的老师之一,蹲在他跟前,笑得好象某个大慈大悲的菩萨,柔声对他说:“一定不能被我追上哦,否则就要给你一个甜蜜的惩罚哦~~~”

“那我不走就不用被姐姐追了吧?”微微仰头45度,小男孩仙道彰,虽然现在仍远未达到能对女性构成杀伤力的程度,却自有小孩子独有的魅力,可爱的笑容天真的话语简直能让人疼到心里。

“好聪明的小弟弟吔~~”弥生果然也被煞到了,满脸的惊喜,伸出双手捏着小孩子鼓鼓的脸颊,大叫出来,“我能抢到这样一个学生实在是太幸福了!放心哦,我一定会很关照很关照你的~~”

她是天使!

小仙道感动不已,刚要奉送一个能杀死所有母性泛滥者的笑容,却在下一秒吓呆。

“可是,你不走是不行的哎!因为这是考试的内容,你不走就不能开始考试,不能开始考试就不能完成考试,不能完成考试就不能通过考试,不能通过考试你就当不成我的学生啦!”弥生皱着漂亮的柳眉,一句接一句的说着,自己的脸也垮了下来,哀怨的看着年龄不到自己四分之一的男孩,摸在他脸上的手突然向两边重重一扯——

“这我绝对绝对不答应~~人家一定要你做我的学生啦!”


她是魔女,她绝对是魔女!

第一千次摔倒在冰冻的地面所覆盖的针叶上时,小仙道第一千次诅咒自己的霉运,当然还有那个天杀的命运之神,自己一定要告他虐待儿童!告的他,告的他……对,要告的他喝水被水噎死、出门被雷劈死、所有财产加起来买不到一颗糖!

可是在那之前,他这个前途无量的未来帅哥大概就要在这个森林里呜呼哀哉了。走下去是死,不走被追上也是死——他绝不会错误理解考官大人所说的“甜蜜惩罚”究竟是怎样的“甜蜜”。

终于,在绊倒第1001次时,身体和心灵再也支持不住巨大的压力,他重重的趴倒在盘错的粗大树根上,脸埋在了冰雪中,手掌下垫了一层尖尖的针叶,很痒很痛,却不想也不能动。

不管了,让他休息一会吧,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正这么自暴自弃的想着,前方的灌木丛突然一阵抖动,白色的积雪成堆的滑落到地上,发出飒!唰!的响声。他心里一寒,勉强自己抬起头,就见那白与绿中蓦然闪过一道红光!

小仙道死也不会忘记,自己被这红色在后面追赶了多久,耳边仿佛响起了弥生“哦呵呵呵”的高频笑声,脑中一阵晕眩——

我不要哇,爸爸妈妈我还不想那么快就和你们见面啊!


哗啦!一双小小的手拨开灌木和积雪,然后一个小小的身体敏捷的闪了出来,往上看,是一头艳丽如火的红发,然后定格于一个漂亮耀眼的笑容。只是在看清现实后,那个笑容又如秋风吹过落叶般消失了。

在这个地方转了那么久,乍然见到有人,樱木花道真是兴奋极了,连忙追上去想打个招呼顺便问路,却怎么也想不到会见到一个和自己同龄的小孩,而那个小孩在见到他那无敌的阳光笑容后,居然很不给面子的昏了过去!

难道本天才那么可怕吗?不对!他一定是因为本天才太有魅力而羞愧欲死!

自信爆棚的红发小男孩歪着头思考了几秒钟,作出如上结论,然后再次开心的笑了!昏迷中的小仙道突然感到一阵恶寒,比冰雪还森冷的感觉当场让他发起了噩梦!

“喂~~”不可否认,小樱木的声音非常好听,脸上的笑容也是可爱毙了,但如果昏倒在地的小男孩现在是清醒的话,第一个反应绝对是有多远逃多远!

“你死了吗?”红发小孩伸出胖胖的手指,戳着因他而噩梦连连的小仙道,笑的象个纯洁无暇的小天使,“没死的话就回答我,要是我数三下你还不回答,就是死了哦~~~”

当然不会有人回答他。

“一——二——三——”小樱木托着下巴,数着数。数完了,拍拍身上的雪和针叶,站了起来,很不满意的撇了撇嘴,“原来死掉了啊,一点都不好玩!”

小仙道依然做着被红色厉鬼追的梦,怎么也无法自己醒来。

“喂,不管你是谁,听好了!我叫樱木花道,是世上最棒最棒的天才哦,现在我委屈一点帮你办后事,你一定要赶快转世来报答我哦!”小樱木想了想,又伸脚踢踢他,用非常非常不甘心的语气补充,“你的运气真是好呢,我可就不太好了!”

小仙道的梦境变成了被鬼压,鬼当然还是那只红色厉鬼。

接下来小樱木充分发挥出了自己惊人的体力,把四周的针叶树枝搜罗一空,将昏倒的小男孩整个围了起来。然后,掏出一个随身携带的小玩意——点火。

“啊~~~~”

据说这一天,以北部大森林某处为中心延伸开来的方圆五百公里之内,所有针叶都被震落在地,三个月没长起来。


这就是樱木花道和仙道彰值得纪念的第一次——见面。


**********
终于写到他们的童年特训了,性格和长大后会有些许出入,情节需要,情节需要^o^

 

【2】二次方的磨难

“你为什么……”小仙道虚弱的看着旁边的红发男孩,眼前发黑的跌坐在地,已是出气的多,进气的少。他是真的不明白,就算没有弥生的“甜蜜惩罚”,对方在冻原中挣扎求存了一整天后怎能如此活泼。

这个成天无所事事在他身边闲逛的小男孩,居然很没天理的也是参加特训的学生,两人之所以境遇迥异,区别就在于授课老师,每思及安西那乐呵呵的慈祥模样,小仙道就悲从中来。

脑筋脱线的樱木花道看上去天真烂漫,在某方面却和那个魔女有得拼,证据就是他的头发!
他可怜的头发……先被烧掉了大半,后被电到直竖起来,最终在弥生老师的圣裁下被定为他的唯一专利发型,天天不辞劳苦的通电加固。
他也曾反对过,在她狂热无比的目光和几乎掐掉他一块肉的手劲下,彻底弃械投降。

“你为什么要跟着我?”小仙道撑着眼皮,用最后一口气问。

“第一当然是我喜欢你啊。”小樱木漫不经心的回答,从身上掏出一盒点心,“第二因为有人雇我监视你!”

想当初弥生一哭二闹只差没上吊的迫他拜她为师,直到老爹亲自出马才作罢,交换条件就是帮她监视仙道,每天供应精美小点心作为报酬——他自然是不会说的。

吾神哪,你在哪里?
小仙道一口气没接上,昏了过去。


他为何会沦落至此?

要怪就怪那个圣堂武士田岗茂一,原定由他指导他进行精神修炼,却因故至今未到,负责文化课的弥生便自做主张的包揽了全部课程,扔给他一份《天才美少年养成计划书》,要求他倒背如流。

当晚,疑惑的小仙道翻开了第一页,只见上书一行大字:一切为养成天才美少年服务。
后面还有一行小字:此书专为仙道彰所写,有若干儿童不宜内容,其他人禁止翻阅,误入者如有不适后果自负。
他不信邪的再翻一页,眼前赫然是第一课的标题——《如何成为冻原上的逃生高手》。

※       ※       ※

眼下又是重复的一天,小仙道依旧没有方向没有目标的在茫茫林海中奔跑,遮天蔽日的树木让他不知时间几何。

必须承认自己的身手提高了很多,只是过程……不说也罢。总算还不会寂寞,热力四射的红发男孩就一直跑在旁边,象个小小的太阳,很有闲情的唱着天才之歌。

“……那时怎么没人阻止她呢?”想起自己的拜师经历他就懊恼不已,还说是双选会,简直是绑架!教师委员会怎么能让这种事发生?!

“当然有啊,那几个人现在还在医院里呢!”交友天下的小樱木拥有广泛的情报网,轻松的为他解惑。

“那你是怎么遇上安西老师的?”小仙道闻言只想仰天长哭,但他顽强的顶住了。

“抽签啊!”可惜新认识的小朋友一点都不体谅他的心情。

脑中劈过一道白光,他一闭眼一咬牙,掐着手心提醒自己——坚强一点,仙道彰!你绝对不可以昏过去,否则你的头发就完了!

“小彰~~~”正努力维持镇定,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兴奋的尖叫,白色冻原上红影一闪。

完了!才聚集的勇气全部流失,小仙道一阵发抖,立足不稳的差点栽倒在地——被追上了!心慌意乱下不知所措,只想找个树洞或地缝好钻进去,却怎么也不得其门而入。

小樱木观察了一会,实在看不过眼,伸手拉住团团转的他,难得好心的安慰:“只不过给电一下嘛,又不会少块肉。”

是不会少块肉,是少很多块肉!

“今天逃得很远哦,小彰!”话尤未了,弥生魔女已从悬浮车上跳下来,弯下腰朝他亲切的笑道,“来~~给老师抱抱!”

凝视着那双特制的手套,小仙道开始回忆自己人生中所有幸福的时光,据说这样可以减轻现实中的痛苦,只是好象无效。

那么只剩下一个办法。
玉皇大帝耶酥基督阿拉真神南无阿弥陀佛,你们听到了吗?
昏吧,昏吧,让我昏过去吧……自我催眠良久,他终于如愿以偿。
在旁观看的小樱木惊奇的大叫:“彰!你为什么要用头去撞树?”

※       ※       ※

“你听说了吗?”一名进行边境巡逻的狂战士停下脚步,抬头四顾寂静的森林,神秘的对同伴耳语。

“什么?”无聊的同伴积极响应,两人的金色铠甲在冻原上散发出耀眼的光辉。

“有人说在这边巡逻时听到森林深处传出了小孩子的惨叫声哦!”声音压的更低,怕惊动了谁。
“胡说!这个森林除了我们外就没别人了,是幻听吧!”另一人不以为然。
“可几乎所有人都听到过啊,都快一个月了!”先开口的人颤声说,“该不是闹鬼了吧?”
“你,你,你别自己吓自己!”狂战士怕什么来过,可腿怎么一直在抖?
一阵阴风吹过,两人双双打个喷嚏,不好的预感,好象什么就要发生。

“啊~~~~~”

突然传出的惨叫震动长空,针叶如雪般落下,巡逻者当场冻作冰雕。
良久,两人浑身僵硬的扭过脖子,咯吱一声,如同生锈的齿轮。
“……是,是幻听吧?”
“对,对,一定是!”

这就是北部大森林五大怪谈之一的灵异事件,在另一个怪谈出现前一直稳居恐怖榜首。

※       ※       ※

温泉!温泉!

小仙道在心里痛哭流涕,已经不知自己是悲是喜,只懂一个动作——跳下去!

亏欠他良多的苍天终于开眼,居然让他发现此处仙境,只是担心那个过于诚实的红发朋友泄密,始终不敢放心享受。

今天费尽思量摆下的迷魂大阵,至少能拖住弥生两个小时,连花道也被他骗过,万事大吉!他终于可以彻底洗掉这些天来死赖不去的霉气!

啊!我来了,可爱的温泉!

轻盈的从树枝上一跃而下,空中转体720度接团身抱膝五周半,扑嗵入水——

“十分!”有人鼓掌欢呼。
“谢谢!”钻出水面条件反射的回答。
四目相向,蓝眼对金眸。
“……”闭眼,当鸵鸟我没有看见!
“……”微笑,你别想摆脱本天才!
小仙道睁目欲裂,小樱木兴致勃勃。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叫天天不应。
“我为什么不在这里?”叫地地显灵。
电光滋啦作响,眼神在空中互砍三十又六刀。

“我明白了。”小仙道无比镇定的说完,一头扎进水中——就鸵鸟个彻底吧!为了不再被火葬,死也要死在温泉里!

“彰~~~”甜甜的叫声无异于魔鬼的号角,黑色的三角形尾巴在背后摇曳生姿,见对方毫无悔改之意,于是苦着脸深深一呼吸。

“哇~~~彰死掉了啦~~~弥生老师救命——!!”

魔音穿脑,小仙道狠狠呛了一口水,两腿差点抽筋。

下一秒,悬浮车急冲而至,某魔女在空中惊声尖叫:“小彰!身为宇宙无敌GT(Great Teacher是也)的学生,你怎能轻易就死?!我还没把你养成天才美少年啊~~~~”

歇斯底里的弥生随后朝水里扔下自己的特制手套,与地上的小樱木同声痛哭。

“啊~~~~”

完成例行公事般的惨叫后,小仙道顶着一头电得更直硬的头发,很熟练的昏了过去。

【3】三个人的学习生活

冰风送爽,冷月无边,间或有猫头鹰作夜枭鬼叫,扑翅而飞,午夜的大森林在婆娑的枝叶层层投影下显得飘渺又迷离。朗朗夜空中两个月亮以相反的方向运行交汇,洒下淡淡的银光,映着冻原上的大片冰面有种梦幻般的美丽,白色的雾气在近湖面处缓缓荡漾。

如此美景,足可入画的是两个男孩相互依偎的身影。

“好浪漫啊~~”红发男孩望空咏叹。

“对。”刺猬男孩强撑着上下打架的眼皮,握着手中的鱼竿,张嘴吸进一口零下三十度的北风,响亮的打了个喷嚏。

然后,掏出手帕擤一擤,从脸上扒下两条小冰柱,清朗好听的童声尤带浓浓的鼻音,追加一句肯定:“非常浪漫。”


在一个小时又三十三分钟之前,或者说在小樱木闯进房间用头槌砸醒他之前,他正在温暖如春的室内睡觉——恶梦方浓。基于这个不可抗力,他得以摆脱梦中纠缠的红色厉鬼,只是在和周老爷子依依惜别之际,没来由的突然想哭。

我必须坚强……一秒内完成自我批评与催眠,他毅然拿出壮士断腕的决心来直面惨淡的人生,倒也不枉老师弥生的殷切教诲。瞄了眼已经空荡荡的门框,习惯性的提醒自己,明天记得交报告再买一个新房门,理由……就怪这里的风太大。

然后,两个小男孩冒着凛冽的寒气摸黑来到这里。
然后,小樱木嚷嚷着我要吃鱼,笑容可掬的递给他一根鱼竿。
再然后——
他开始钓鱼。

虽是良辰美景,小仙道还是昏昏欲睡,鱼竿开始从手中滑落之时小樱木忽然抓住他的肩膀,用力的摇晃:“鱼!”

只只觉手里的钓竿一紧,随即被巨大的力量扯飞,腾云驾雾,身不由己。看着下方破开冰层的锋利背鳍,不知是害怕还是无畏,竟没松开手中的鱼竿,身后的湖岸渐渐遥远,眼前只有白的冰雪和黑的森林。

八方的神佛,我从不知道你们会如此显灵!

咕噜!
肺里的空气已经挤光,不得不吞下一口冰水,从头顶直麻到脚底。
这么死了实在太辱没他的形象,看一眼近在咫尺的利牙,心中真是悔恨不已——
天妒英才啊~~


“彰,快来吃啦!”痛苦的回忆到此结束,好朋友在火堆旁向他招手。

明明心有戚戚,依然无法在他的笑容面前说出拒绝,悲哀的承认这样似乎仿佛好象也很不错,人生总是多姿多彩,有朝一日必定否极泰来……

以后得练习练习钓鱼的技巧。
小仙道啃着香喷喷的鱼肉,下了决心。

小樱木背过身去,双肩抖动,差点抽筋。

※       ※       ※

山风在吼,魔女在笑,
悬崖下的大海在咆哮。
悬崖上的人——
高空弹跳。

有一种教育方式名为循循善诱。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那是催残。”

有一种教育方式名为锲而不舍。
“母狮子为了锻炼小狮子,会把它们推下悬崖。”
“那是虐待。”

有一种终极秘技名为爱的惩罚。
“来,让老师抱抱~~”
“这是变态!”

小仙道用深情的眼神看了脚下的土地一眼,义无返顾奔到崖边,一跃而下。
弥生笑语嫣然的目送他矫健的身影,手中翻开的纸页上书——《如何成为攀岩高手》。
小樱木站在崖边,手搭凉篷,探头欣赏下面的风光。


巡逻中的狂战士某甲,因亲眼目睹人间惨剧而无法忍受的捂住了自己的心脏。

“你怎么了?”同伴某乙半是吃惊半是担心。

“有个小孩跳崖自杀!”不行了,心脏病要犯了!
“这边荒无人烟,哪来的小孩?”话刚出口便打了个冷战,不期然想起什么。
“该,该不会是同一个……”某甲也想到了那个亲身经历过的恐怖怪谈。
“哇!”正当毛骨悚然时,旁边的某乙突然伸手一指,尖叫着三步并两步跳到同伴身上,死死拽住他的领子,“他,他——”
“……”某甲还来不及埋怨对方体重超标居然还想冒充身轻如燕的美女投怀送抱,远方的情景便如同镜头重放,同一个身影再次跃下悬崖。

“鬼啊~~~”两名高大健硕威风凛凛的狂战士,转身拔腿奔逃无踪。

第二个怪谈,出现了。


此时,距离地面两百米落差的下方,再次跌的七荤八素的小男孩在失重力场的作用下悬在半空,以混合泳之姿扑腾着靠近悬崖——到了!空出手来抹一把汗,抬头望一眼可爱的蓝天白云,小仙道开始他的第N回攀岩训练。

每十秒爬三尺,然后一秒间下滑二尺,二百米的高度,爬到顶要多少时间?
小樱木盘腿坐在崖边,心算着这道小学程度的数学题。
弥生手捧《天才美少年养成计划书》,笑咪咪的等着给心爱的学生一个奖励的拥抱。

一只乌鸦在悬崖边上快乐的盘旋飞舞:“呱呱~~~”

※       ※       ※

和蔼的白发老爷爷面对昔日的学生,对他的沉稳持重表示十分的满意。

“老师这次把我叫来有什么吩咐吗?”虽然自己也已是圣堂武士,这名高大的男子对身兼圣堂和大祭司的授业恩师依然崇敬无比。

“基础课程也差不多该结束了,我打算下一阶段由你来训炼他。”白发爷爷笑呵呵的低语,声音里充满了宇宙般浩瀚的智慧。

“是。”男子垂首答应,起身离去。

老爷爷看着他的背影,犹带慈祥的笑容,眼角突然有星形亮光一闪。
男子虽然没发现什么不妥,还是禁不住打了个寒颤,,一时把握不住平衡,脑袋狠狠砸上了门框。


-待续-
 

标签:
  L - 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