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星空

(1 次投票)

作者:风舞樱 周一, 2010年 05月 03日 17:38

无论我到了什么地方,在睛朗的夜里,我总会找个地方躺着,静静地望着满天的星星。但是,每个地方的星空,都不如我曾在一个人眼中看到的那么美丽。


******************************************************


“快来,看这张图片!”一群少女在书店里尖叫起来,“真是好可爱呀!”
少女手中是一本旅游杂志,正翻开的图片上,一个粉装玉琢的小娃娃嘟着嘴,不悦地晃着一根棒棒糖。
“真希望以后我也有这样的小孩!”
“快看,那是摄影师,好帅呀!”
图片旁,是张小相片,红色的头发,俊朗的面容。
“这本杂志经常有他拍的相片,我好喜欢。”
“嗯,以后我也要买!真的好可爱!”



美国。纽约。
一个背着大运动袋的黑发青年,弯腰打开信箱。翻了翻那一堆信,眼光停留在一个信封上。未到屋前,已拆开了信。
是张照片。一只母狮,优雅地半卧在草丛中。
“这个白痴,跑到非洲了?”男孩自言自语,脸上却是掩饰不住的温柔。
把那一叠广告扔进垃圾筒,男孩轻抚着照片,就像抚着情人的脸。
“什么时候,你才肯回来?”


非洲。
年轻的摄影师樱木花道,躺在已经枯黄的草地上。身旁帐蓬中的灯光,在他脸上轻轻颤抖。
八年了。从流川去美国后。
高中三年级,在全国高中篮球比赛中,背伤复发,从此离开了篮球。浑浑噩噩地考上一所三流大学,整天无所事事,直到有一天,看到摄影社拍到的流星雨。
那时,整颗心突然被震撼,眼前看到是那个人眼中闪烁的繁星。记忆是那么鲜明,好像就是昨天的事。脑海中只剩下一种欲望,把它保存下来,曾经的星空。
一头扎进了摄影的世界,去了解光与影的奥妙。
大学二年级的假期开始,利用平常打工攒的钱到各个城市游荡。拍了不少有趣的照片,也偷偷藏了不少地方的星空。是洋平把一些相片投给杂志社,渐渐地登出来多了,慢慢地被一些杂志的编辑所熟识。
大学一毕业,逃也似地离开日本,这片曾经最爱也最伤心的土地。
尽管已经可以以摄影谋生,可是,还是无法面对失去此生最爱的篮球的地方。
所以,在世界各地流浪,把自己所感触到的,用相片表达。

广漠的苍穹,如同这无边的大地,包容着一切,包括那些点缀其间的星星。
还是非洲好,没有被污染过的天空,纯净的,如同那个人的眼睛。
嗤,樱木忽然笑出声,柔软的发丝被风吹起。
流川,收到那张照片了吧?
真的很像他,美丽而危险。
这些年,到一个地方,不忘给他寄张相片,他应该知道自己的心意了吧。虽然当初两人都是仓皇逃离日本,谁也没提到那个回答。
樱木望向夜空。
大学四年,每年生日都能接到他的电话,也曾打电话祝贺他被尼克斯队看中,但对于那件事,一直无法回答。这几年在异乡飘泊,看尽世人百态,才发觉当时的犹豫是多么可笑。
一生中,能有多少次为自己坚持的东西而活?

已经是12月份了。后两周的周一,尼克斯队将客场挑战底特律的活塞队。10月份时,他就向美国一家体育杂志邮购当年赛季的安排情况。
那时,纽约也该下雪了。纯白的,如同那个人的肌肤。

樱木伸出手,仿佛在接那落下的雪花。远处,一颗流星划过长空。
八年,该有勇气面对流川还在打球的事实。



圣诞前夜,路上的行人都匆忙往家里赶。商店提早关门,闪烁的霓虹灯,烘托着快乐的气氛。
天空扬扬洒洒地洒下白点,有人不禁抬头:“下雪了!”

大巴上,黑发青年闭着双目,任身体随着车子的颠簸摇摆。
今年的最后一场赛事结束了,好想早点进入温暖的被窝。

下了车,一手提着运动袋,一手揉揉发酸的眼睛,径直走向屋子,却被房前一个蜷着的身影吓了一跳。
路灯幽幽地散发着柔光,泻在那淡淡粉色的头发上。
流川不敢相信地伸出手,掬起艳色发丝,“樱木?”
沉睡的人似乎感觉到什么,轻轻张开眼,然后站了起来,“圣诞快乐!”
啪,运动袋掉在地上。
两人无语凝望。
“圣诞快乐!”流川的声音,有浓浓的鼻音。


雪还在飘。大地一片素白。
所有的人都在笑。因为相爱的人们又聚在一起了。
 

  F - 风舞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