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流花]海之恋

(2 次投票)

作者:风舞樱 周一, 2010年 05月 03日 17:46

【上】

    
    早晨的风,清爽,带着一点冰凉。
    仙道坐在海堤上,全神贯注地盯着浮漂。
    星期日一大早,就快快地溜出来。早上队里有练习,但不想去。教练一定会叫越野去家里找,所以,现在躲到湘北的海边。
    想自己一个人呆呆。
    躲开练习,不是因为不喜欢篮球了。相反,篮球还是自己最喜欢的运动。篮球是兴趣,但比赛的严酷,让自己有点累。
    所以,想偷懒一下。
    所以,喜欢上这种只需一个人就可以进行的运动:钓鱼。
    海水湛蓝,轻轻晃动,仙道也有些被催眠了。
         “让开!让开!”一个宏亮的声音惊醒了仙道。
   转头一看,远远地,一个红发男孩正沿着海堤跑着。
   一瞅见那醒目的红色,仙道马上记起那个人:湘北的樱木花道,那个叫着要打败自己,却是刚入门的篮球队员。
    手上红肿的感觉还在。仙道很好奇,只是个初学者,怎么会有那个打败他的自信。
    “嗨,樱木!”扬手打个招呼,顺便送个灿烂笑脸。
    风一般从身边掠过的人儿刹住脚,又倒了回来。
    “刺猬头?”
    唉,怎么被这样称呼?
    “樱木你在练习跑步?”是废话,但不知怎么开始。
    “做体力训练。刺猬头,今天不用球队练习吗?”
    “偷跑的。樱木你呢?”
    “我们下午练习。原来你不仅迟到,还会跷掉练习!哈哈哈,这样下去,我很快就会打败你了!”
    仙道很认真地注视着樱木的眼睛,想看清那笑容后面是什么在支持。
    “樱木,一起钓鱼,很有意思的。”
    樱木在身旁坐下。三分钟后,开始不安的扭动。
    “喂,刺猬头,怎么还没动静呀?”
    “因为他们很聪明。”
    “既然钓不到,还坐在这里干什么?回去吧。”
    仙道不由笑出声,“你从没钓鱼过?”
    “没有。这一点也不好玩。”
    “樱木,你喜欢海吗?”
    樱木一愣,这跟钓鱼有关吗?
    仙道不见樱木回答,接下去说:“海很宽很深,海面上是平缓的波涛,可谁也不知道海底是怎样的汹涌。很像人,不是吗?”
    “仙道,你说这些奇怪的话,跟钓鱼有什么关系?”樱木有点不明白。
    “没有关系。只是钓鱼的时候,我在看海。看着看着,就舍不得回去了。”仙道淡淡地说。
    “原来你是在看海,不是在钓鱼。”樱木恍然大悟。
    仙道侧过脸瞟了一眼樱木,世上真有这样的人吗?对一个问题只会直来直去地理解。
    很奇怪自己会费那么大的口舌来解释这样的问题。也许,因为樱木只是单纯地问这些问题吧。
    高一年因为篮球才能而进入陵南高中,在每一场比赛都全力以赴,像个得分机器。记得那次在县大赛上独得47分后,所有人看他的眼光都变了,不是天才就是怪物。身边的人,都以祟拜的眼光看着他。
    除了这个樱木。不,还有一个小鬼,那个冰山似的流川枫,总是用不服不甘和挑战的眼光盯着他。
    有趣。
    除了帝王牧,没人让他这么兴奋过。    也许是偶然,也许是必然,仙道每周日早晨都来湘北海边钓鱼,也就每周都会在这里遇上樱木。
    每次都是这样,樱木呦喝着穿过沿堤的人群,然后在仙道的招呼声中跑向他。
    虽然钓鱼是一个人的运动,但他发现樱木的存在也不会造成困扰。
    仙道很喜欢这样美丽的景象:一个飘着红发,带着阳光的大男孩,迈着矫健步伐跑向他。
    世间人都是爱美的,仙道也不能例外。虽然自己也被不少女生倾慕,也知道自己英俊潇洒,但看到其他美丽的人物,也不由被吸引。
    被吸引?意识到自己用这样的词,仙道心格登一下。
    从来是随意来去,不在意他人的赞美。因为知道,自己本身就是这样的。所以他总是以笑应对。没人敢直对着他的笑。即使他是谦逊的,人们也能从他的从容与优雅中,感到他的高高在上,只能恭敬地相待。
    樱木从来不管他的天分,也不管他的优秀之处。所有人,在他眼中都是一样的。不明白,就说出,不会像别人那样掩饰。
    这样的樱木,让自己好奇。

                 【 中】   


 全国高校篮球赛的预选赛开始了。
    仙道肩负着田岗教练的重托,要将这支队伍带到全国赛场上去。
    对于一年前的仙道来说,也许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但对于二年级的仙道,知道牧和藤真的实力,又见过新人流川枫和不知会有什么奇迹的樱木,仙道并不认为有太大胜算。
    他尽量去看樱木的比赛。每场比赛,樱木都有飞速的进步,让他惊讶不已,也让他入迷,这个人,会达到什么高度?
    他也发现了安西老师对樱木和流川的特别期望。
    如果是他,也会这么做。
    而看起来,流川也注意到樱木的天分了。    县大赛的最后一场重要比赛,是湘北和陵南对决,争夺县里第二名,以进入全国大赛。
    仙道很期待这场比赛。
    能再度与樱木和流川交手,是他感兴趣的地方。
    想亲身体验一下最强新人与所谓天才的实力。
    不负所望,樱木和流川都很拼命。
    因为赤木的篮下防守,流川的任何位置得分,樱木的篮板,三井的三分远投,宫城的后场组织,湘北分数紧追不舍。
    自己呢?用70%的力气,可以配合大家的速度。如果用100%的气力,那队里谁能跟得上?
    终场前一分钟,樱木一记灌篮,奠定胜局。但立住脚的樱木接着大喊:“仙道要进攻了!”
    所有人迅速回防,仙道接过球,望着记时器跳过最后一秒。
    没有时间,有再大的能耐也没有用。
    仙道注视着樱木,他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两三秒后才有狂喜之色。
    羡慕你,有能和你一起飞的队友。    颁奖典礼结束,各队纷纷散去。
    陵南队收拾好衣物,也拥着出门。相田彦一看看垂头丧气的众人,忽然发现少了一个人。咦,仙道呢?
    仙道立在体育馆门口,仔细辨认着出门的各队球员。
    一个红头发的男孩,一边指手划脚地说着,一边走了出来。
    “樱木!”仙道打了个招呼。心里有些不甘,所以一直在这儿等着。
    “咦?仙道?”樱木看到面前高大人影,有些讶异。
    “有点事……”扫了一眼面前的一堆好奇宝宝。
    “那我们先走了。”赤木沉声说。
    宫城笑嘻嘻地接上:“樱木,早点来。”
    一干人从身边走过。仙道只觉流川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了一一,便视若无人地越过。
    “什么事呢?”樱木问。
    “我想和你一对一。”
    樱木眼睛一亮:“好啊!走,我知道有个篮球场!”
    拉着仙道来到公园的小篮球场,樱木脱下外套,磨拳擦掌。
    为什么他不问打球的原因?仙道心里苦笑。
    纯粹的因为喜欢而打篮球的,只有他了。
    从球袋中取中篮球,立着身子拍了拍,看见樱木已在篮下全身戒备。
   “开始了!”话音刚落,仙道箭一般冲向篮下。
    躲闪,换手,还是越不过樱木。与练习赛时相比,樱木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不论在速度还是在反应上。
    用100%的气力呢?
    仙道的目光变得凌厉。退后到三分线外,再次冲入。
    加快运球速度后,看到樱木眼光有些迟疑。
    还是刚学篮球的,经验不够。
    抓住这一刹那,仙道跳起,投出。
    樱木跟着跳起,但慢了半拍。球在篮框上碰一下,入篮。
    樱木目光炙热起来,大吼一声:“到我了!”
    运球,左右转身,可是冲不破仙道的防守樊笼。
    樱木竟也退了几步。这么快就学会了吗?
    仙道上前,想要盗球。
    樱木突然快攻,然后起跳,一记雷霆万钧的灌篮。
    篮下的仙道被撞得晃了一下。
    “好!”仙道眼中露出赞赏神色,接住落下的球,开始下一轮进攻。
    与湘北的比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眼前,只有这场比赛。
    ……
    20分钟后,10比6,仙道领先两个球。
    “打得真痛快呀!”樱木很不甘心,“天才是不会输的。仙道,这两个球我一定会加倍赢回来!”
    “我拭目以待。”仙道伸出手,脸上是真诚的笑容,“谢谢。”
    樱木伸手一击:“仙道,你要记住,我一定会打败你的。”
    微微一笑,心情好了许多。
    “走喽!”樱木挥挥手,提着运动袋就离开了。
    樱木花道,虽然只学了三个月篮球,却能迫使对手不得不倾尽全力,对队友也一样。
    陵南是输给湘北,但仙道彰没有输。
    樱木,遇上你真好。    湘北的海边比陵南好多了,空气清新,人也可爱。
    偏着头,注视着堤边走过的男男女女,也不管鱼漂在跳动。
   “嗨,仙道!”是樱木来了。
    今天这么晚,该是绕了一圈,最后才到这里来。这一阵子,他都是这样。
    “你们不用练习吗?”
    “刚比赛结束,给大家时间休整一下。”稍微动了动身子,换个舒服的姿势,“樱木,明年我们可不会再输的。”
    “哈哈哈!有本天才樱木花道在,你们是不可能赢的!”樱木转向大海,“我们是最——强——的——”
    海浪轻轻应和着。
    注视着这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发现自己今天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
    被吸引了吗?诚实点承认吧。可是,有多少呢?    在湘北参加全国大赛前,仙道见到流川枫。
    “一对一。”在校门口堵住仙道的黑发少年这样说,白皙的脸上是少有的凝重。
    谁说流川没有表情?只是他们没有看透他的神色变幻罢了。
    正在下决定?
    流川以一种不同寻常的态度,来进行这场院一对一。
    仙道不敢怠慢。固然从技术与经验上,仙道比流川成熟许多,但流川对篮球的灵敏和执着让人吃惊。
    “一对一也是种战术,在没有明白之前,你是胜不过我的。”仙道赢得并不艰苦,但也不轻松。
    流川眯着眼沉思着。
    拎着球袋走了几步,流川忽然回过头来,问了个毫不相干的问题:“你和那个白痴很熟吗?”
   “哦?”仙道不明白他所指的是谁。
   “算了,算我没问。”流川脸上的红晕加深了,眼中却是迷惘。
    仙道心中一动,试探着问:“你指的是樱木吗?”
    流川恍如不闻,削瘦的身体融化在夕阳的余晖中。
    仙道却怔住了,他们,只是好搭档吗?

                【下】   

   第二年的全县大赛,仙道一样尽量去看湘北的每场比赛。
    尽管樱木曾有背伤,影响了一段时间的练习,但他很快就恢复了状态,甚至提高很多。
    慕名报考湘北的也有几个好手,今年的湘北比去年还要强大。
    仙道有些悲哀。以前是牧,现在是樱木和流川。在自己面前,总有这样的高峰,要带领队伍越过高峰,是一场艰苦的战斗。
    樱木在场上活跃的身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也包括那个冰山一样的流川。仙道注意到流川总是盯着樱木,总是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他身边。
    对篮球那么执着的人,对情感也一样吧。    这一年,湘北与陵南以神奈川县第一名和第二名的身份进入全国大赛。    日子一天天过去,似乎什么都没变。樱木依然早晨在海边跑步,仙道依然跑到湘北去钓鱼。
    仙道什么都没说,在等自己,也在等樱木。
    这一天来得太快。
    “仙道,喜欢一个人是不是很怕他?”电话里,樱木的声音有些模糊。
    怕?樱木对自己从来是大大咧咧的,他怕的一定是另一个人。
    “嗯,也许。”该说吗?还是什么都不说。
    “是嘛?我,我还是怕。”
    “自己要想好了再说。”实在很想撂下电话。
    “……”显然樱木在发呆。
    轻轻地扣下话机,走到露台。
    漆黑的夜,隐藏了所有的情绪。
    想确认清楚自己心思,怕伤了别人,也伤了自己。所以隔得远远的,等待那倾泄而出的时候。可是,还未开闸放水,所喜欢的那座岛已经被另一片水淹没。
    嘴角上扬,一抹讽刺现出来。
    “你喜欢笑吗?”耳边飘起樱木的声音。
    研究一样盯着自己的脸:“每天都会有开心的事吗?真羡慕你。唉,为什么我就不能呢?”
    我喜欢笑吗?摸摸自己僵硬的脸,已经习惯了,用笑来应付一切。所以,你看不清我真正的想法是吗?
    没有表情的人是我,而不是流川。    第三年,仙道考上东京大学。
    依然每个周末来神奈川,依然在海边等着樱木的到来。
    还在等什么呢?一个漂渺的希望吗?    “仙道……”樱木边跑边喊着。
    三年级的最后一个夏天已经来到。
    “嗨!”仙道挥手。
    “仙道,我要去美国打球了!”樱木兴奋得像个孩子。
    “哦?恭喜!”仙道紧握住樱木的手,感受他身上的快乐。
    “学校有一个推荐到康城大学打球的名额,流川竟然拒绝,这样就没人跟我争了。”
    “那他呢?”仙道小心翼翼地问。
    “他说要靠自己到美国去。这家伙,总是这么嚣张!”
    樱木家境不好,如果是推荐,就可以减少很多费用,流川是这样考虑的吗?
    “真的决定去了?”
    “那当然。到美国去打球,我很早以前就想了。”
    实在忍不住了,将樱木拥在怀里:“恭喜了!”
    仙道的声音有些颤抖,樱木不解:“你怎么了,仙道?这不是一件很高兴的事吗?”
    是的,只是对你而言。
    不要走,我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
    “喜欢你……”不知道自己这句话已低低逸出唇间。
    怀中人僵住了。
    “仙道,你……”樱木全身都发烫。
    不想抬头,只想把这时间停住。
    “还是忍不住了。所以,这是真的。但太晚了。”
    “仙道……”樱木竟是从未有过的温柔,张开手臂也拥住他,“在美国想给你打电话,你会接吗?”
    “会的,但是不要跟我提起流川。”
    “走吧,把流川叫出来一起打球。”    七月十八日,樱木起程的日子。
    仙道再一次来到神奈川的海边。
    从此以后,你将在海的另一边。而我,也将开始没有你的生活。

《海之恋续篇-雪白的天空》→→
【上】

我的天空是一片雪白,冰冷而纯洁。
    我固执于这样的澄净,决不会让任一种异色来玷污它。
    “一年十班流川枫,毕业于富丘中学,身高187公分,任何位置。”清冷的声音响在寂静的体育馆内。
    赤木点点头,木暮则是一脸笑意。
    流川枫不为所动。
    这已在他的意料之中。
    初中时的篮球赛,让他名噪一时。到任一所学校的篮球队,得到的只会是赞赏和重视。而他,也会将胜利带到高中。因为,这是他最喜欢的篮球。
    “下一个。”赤木又接下去。
    站在他身旁的红发男孩似乎没注意,只在旁若无人的窃笑。
    白痴!真不知道怎么会让这样的人进入篮球队!
    “下一个!”赤木严厉的目光刺向那个不安分的男孩。
    男孩露出傻呼呼的笑容:“一年七班樱木花道,毕业于和光中学,身高188公分,体重88公斤……”
    没等他再说些什么,赤木接下去点名:“下一个。”
    樱木委屈地低声嘟囔,流川却在心里冷冷一笑。
    不懂篮球的人,还是趁早离开球队,才不会弄脏了这里的地板。
   
    今年湘北的第一场练习赛是与去年县内四强的陵南进行。
    一年级的流川枫作为首发阵容上场,而自称为篮球健将的樱木花道,被安西老师搁在场外。
    没有人会惊讶,除了那个自以为是的傻瓜。
    直到比赛快结束时赤木受伤,樱木才有机会上场,却紧张得手脚僵硬。
    那个白痴,笨手笨脚的,不知道会怎么被他拖累。流川枫皱着眉,一脚踹在那个已不知所然的家伙身上。
    “流川枫!你这个混蛋!”果然是打架出身的,一受攻击就有反应,樱木扑了过来。两个人拳飞脚踹,着实让比赛停了好一会儿。
    这是樱木的第一场比赛。
    在彩子的威逼下学的纯熟的运球、传球技巧,以及极好的弹跳力,甚至投入反超前的一球,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直到最后球赛结束时,樱木还沉浸在争夺的气氛中。第一次参与这么刺激的比赛,看到仙道、赤木、流川的精彩表演,樱木发现自己对篮球已经有些欲罢不能。
    只是一场练习赛,今后的日子还长着,安西老师这样说。
        
    两个多月后。   
    窗外,淅淅地下着雨。
    寂静的体育馆内,只有“嘭、嘭”的声音。
    像面对着对手一样,流川躲闪,左右换手运球,突然寻空切入,灌篮。
    篮球在地板上撞出巨大的声响。
    今天上午,在与海南的比赛中,樱木的最后误传使好不容易杀入半决赛的湘北以一球之差饮恨败北。
    真的很不甘心,就差一点,就打倒了王者海南。
    眼前又出现那张布满泪痕的脸。比赛终了的哨声响时,流川的目光不小心掠到樱木,心里竟是一惊。
    三个月来,从没见过他这样沉痛伤心的表情。
    那是一向狂妄鸹噪的他,会有表情吗?
    篮球,对他真的那么重要?
    我真的看错了,他也许会是个可靠的伙伴。
  球馆的时钟指向八点。
    该回去了。
    拉亮更衣室的灯,流川不禁吓了一跳。
    一个深身湿透的男孩抱着篮球,蜷坐在窗台下。
    樱木?来忏悔吗?不如好好练习更实际。
    男孩抬起头,看到流川,有点讶异,有点羞愧。
    实在看不过他这副没生气的样子,流川转身就走出去。
    “你,你是在可怜我吗?我不要你的可怜!”身后有人追了出来,大声喊。
    有力气在这里喊,还不如去练球。球技提高了,还会输吗?
    流川蓦地转身:“你以为大家对你有多大的期望?只有这么一点点而已!输球的责任在我,如果我能坚持到最后……”
    “输球责任在我!”樱木大吼,眼中是压抑不住的愤怒。
    这才是他。如果自己都被自己打倒,那哪有可能去打败别人?
    “是我!”流川坚持。这里面也有自己一份责任。
    “是我!”“是我!”
    争执的两人你一拳我一拳,不久就双双累倒在地上。
    已经输够了!我不会再输了!而在这其中,樱木你会起多大作用?流川握紧拳头,心中竟有一些期盼。
    在与陵南进行最后较量前,樱木就说过:“我们决不会输给同一个对手两次。”
    是的,所以湘北每一个队员都卯足了劲在拼,最终以神奈川县第二名的身份进入全国校际篮球赛。
    能放弃在上半场的胜利,拼在下半场;出手决不犹豫,积极得分;在最短的时间内作出最有利的判断,并能在最有效的范围内与队友配合。知已知彼,扬长避短,流川对自己在这场比赛中的表现很满意。
    这片天空已经太小了,该去找另一片天空。
    美国是篮球的天堂。从打篮球时起就看NBA,渴望有一天能在那片天空下飞翔。现在,打败了拥有天才球员仙道的陵南,与神奈川的王者海南只差一球,也许,可以向美国进军了吧。
    只有在美国,才能实现自己成为最强的梦想。
    
    
    黄昏,天空飘起细细的雨丝。
    在公园的小篮球场里,流川浑然不觉,切入,立停,跳起,投篮,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
    县里大赛结束后,曾经就去美国的事向安西老师请教。老师却说:“我看过你们比赛的录像,你现在还比不上仙道君。做个日本第一的高中生吧!”
    如果打败仙道,就可以证明自己有资格去美国吧。
    所以在学校门口堵住仙道,要和他一对一。
    “一对一也是种战术,如果你不明白的话,永远也赢不过我。”10比8,仙道在胜球之后这样说。
    直到现在,流川还是不明白。
    更不明白的是,在临走时,他竟然问仙道一个很白痴的问题:“你和那个白痴很熟吧?”
    是因为想知道樱木进步这么快的原因?
    还是因为与陵南决赛后,仙道来找过樱木?
    一样丢脸。
    想到这里,流川只觉一身都烫。纵身跃起,重重地把篮球塞进网中。篮框嗡嗡作响,流川吊着晃了几下才下来。
    时间过得很久了,却一点也不觉得。    
    一个红发的男孩,撑着伞,哼着歌,悠闲地走着。
    公园里传出的击球声吸引了他的注意。
    是谁这么晚了还在这儿玩?
    红发男孩凑近铁丝网,一下愣住。
    咦,流川枫,这么晚还在打球!
    跃起,灌篮;跳起,投球。完美的,无懈可击的动作。
    红发男孩有些痴了。
    这就是自己一直想到达到的目标,如今这么近地这么清晰地展现在面前。
    不可否认,那个人除了性子臭一点,球打得还不坏。
    呸,呸,干嘛夸奖他?总有一天他会败在自己手下。
    红发男孩摇摇头,似乎要甩掉什么。
    却甩不去心里升起的一个感觉,流川枫,原来他对篮球是这么执著与热情。 
   天空继续飘下雨丝,天地间弥漫着一层淡淡的雾气。
    两颗年轻的心有些迷惘,谁也不知道它们将飞走向何方。

【下】

又是一个春天。
    湘北的体育馆内,队员们站得整整齐齐。
    “我是队长宫城良田。”宫城眼光一扫,一年级生都打了个冷战。
    “我是角田。”
    “我是安田。”
    ……
    “我是二年级的樱木花道,大家好!”
    “我是二年级的流川枫。”
    这两个名字一报出,所有的新成员都发出惊叫。、
    去年全国高中篮球赛中,湘北以黑马之姿打败上届冠军山王,成为一个神话。而在这场赛事中表现活跃的流川枫和樱木花道,更成为人们注目的焦点。报考湘北,不仅冲着曾经的国手安西老师,更有冲着流川和樱木这两个名字而来。
    樱木得意地转着脑袋,像个巡视的将军。
    流川却依然平静得不起波澜。
    已经习惯了。
    一年级时那些女生的拥护已经让他对所有的尖叫免疫。
   
    “现在分成两组,一年级和二年级比赛。”宫城宣布完,戴上哨子站在场外。
    樱木和一年级的高木跳球,球被樱木拍下。
    流川接到球,传给角田。
    经过角田时,顺手又把球接了回来。在谁也没来得及注意到
时,流川已到篮下,一记灌篮。
    “臭流川枫!”看到又被流川抢了风头,樱木急了起来。
    流川回头一瞥,樱木剩下的话被截在肚子里。
    早就说好了,不再吵架。    在背伤住院时,安西老师曾来过。
    “樱木,你在这场比赛中的表现很好嘛。”老爹笑咪咪地说。
    “当然,我是个天才!”
    “如果,那时流川自己投篮呢?”
    樱木一下子哑了。
    那时流川也不是没有机会。
    在鱼柱和仙道面前都能进球的他,肯定能找到一个机会。
    但他把球传给自己。
    因为当时樱木的角度最好,防守的人最不用心。
    用最有效的方式取得胜利,这是打架的常识。
    “在球场上,流川和你的速度最接近。樱木,好好配合,湘北的希望就在你们身上了。”
    “是吗?老爹,包在本天才身上。”
    于是,被老爹几句灌得晕乎乎的樱木,很认真地和前来探望的流川商量:“以后我们不再吵架了,怎么样?”
    还记得流川微微有些惊讶,直盯到他心里发毛,才点点头。    不再吵架,不再吵架。
    樱木心里默念着,乘前面人不注意,伸手盗球。成功之后,在对方还没来得及全部回防,就已冲到篮下,擦板投篮。
    怎么样?樱木向流川示威一样紧握拳。流川却抽了抽嘴角,表示不予置评。
    一年级队员也不示弱,两个三分球就追了上来。
    比赛越来越激烈。
    一年级投篮,篮球在铁框转了一圈,竟向外掉。
    “篮板!”宫城叫起来。
    樱木纵身一跃,已将篮球抢到手。
    瞅见流川已在跑,球扔了过去,自己也飞身向前。
    渐渐地将其他人甩到后面,进入对方禁区。
    对方只有两个人,都认真盯着流川。
    运球冲向篮下的流川,忽然把球传给紧跟其后的樱木。
    樱木轻松地晃过二人,擦板进球。
    “天呀!如果去年他们能这样,我们一定是全国冠军!”宫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往回走时,两人举手击掌,却看不看对方一眼。
    有我们在,湘北一定是最强的。享受着巧妙配合的滋味,两个人心里都这样想。
    天黑了。
    体育馆里依然有拍球的声音。
    穿越,投篮,流川不厌其烦地重复着。
    在社团活动结束后留下来练一会儿,已成了一种习惯。
    下午那一球,给他的震撼还在。
    那时,虽然面前的一年级生对他并没什么威胁,但不知为什么,他看也不看往后传球,就恰恰给了樱木。
    好像知道他一定会在身后一样。
    一直以来,进攻时,樱木总是跑在他能看得见的位置,但只是各抢各的。
    这一球,却天衣无缝,时间上十分契合。
    很少有这样的感觉,在畅快淋漓之时,还能有与别人分享快乐的感受。
    两个人的球,也令人这么兴奋。
    真希望一直有这样的感觉。                   
    流川嘴角向上弯起,眼睛像星星一样闪着亮光。
    这一笑,却引起了另一个人的心思。    樱木一直没忘记刚才流川传的那一球。
    从来各自为战的他们,竟然联手进了一球。
    就像感应到他的位置一样,流川的球竟不偏不倚地传到他的手上。
    那时,樱木心中的震撼不亚于地震。
    好像,很顺的样子。
    所以,樱木在公园里走了两圈,又折回学校,想打打球理清一下脑袋。
    静静地倚在门边看流川打球已经有一会儿了。
    从来没这样认真地看过他打球。
    因为总是不服他的进球,所以急着要表现自己,也就从未认真看他的动作。
    很流畅,很沉稳,隐约间却有多变。
    一年来,经历大大小小的球赛,樱木的眼光也犀利了许多,能看到流川变幻的妙处。
    却没想到,能看到流川的笑容。
    流川枫,那个一百年也不会融化的寒冰,竟然也会有笑容!
    清亮的,犀利的笑。
    虽然只是简单的弧度,樱木却看出他的愉悦。
    很想知道他因为什么而这么愉悦。
    心里好希望他是因为自己而快乐。
    樱木不敢呆下去了,再呆下去,他一定会大声问出来。
    问那一向跟他吵架的骄傲的家伙,开心些什么,不就糗大了。    
    我的天空已经有了裂缝,我却一点也不在意。
    原来,一成不变是最苍白的。
    樱木虽然进步很多,但打球跟人的性子有关。即使有了经验,可樱木一着急就乱了阵脚,乱了节奏的状况还是不时出现。
    和常诚的练习赛,湘北叫了暂停。
    “你怎么打的?”流川冷冷地瞪着樱木。
     搭档的互相配合,并不是一次两次妙传就能领会到的。
    樱木回瞪了一眼,话却噎在口中。
    是自己太急了。如果不是流川及时摆脱防守,叫一声:“把球给我”,大概又会乱扔给别人了。
    再瞟一眼流川,眼中有了几分心虚。
    这一阵的练习,流川开始重视全队的配合,也经常传球给他,在他被围住时及时接应。进攻时的凌厉之外,竟多了一份从容镇定的大度,成为宫城组织场上进攻的副手。
    不知为什么,除了在场上,樱木越来越不敢看流川的眼睛。
    那双如黑夜一般的眼睛,仿佛能看透人心。
    到底有什么不敢让他知道,自己也不明白。    “樱木,怎么了,这阵子这么没精神?”难得洋平没打工,能一起回家,樱木只是两眼看地往前走。
    “没什么。”谁知道怎么回事。
    “什么事让你很困扰。你的脑袋一定是浆糊那样乱。”洋平肯定的说。
    樱木只看一眼洋平,又低头走。
    什么事都瞒不过洋平。但说出来,一定让他取笑。
    “你喜欢上什么人了吧?向睛子小姐告白了?”
    喜欢?
    樱木一震。
    在球队时,总是看着流川,看他的眼睛下的指示。而回家后,总觉得少了什么东西。
    挂念着一个人,就像当初挂念晴子一样。
    原来现在不再是顺着睛子的眼光看着流川,而是不知不觉中已经在注视他,习惯于身边有他的存在。    夜很静。
    樱木翻来覆去,却睡不着。
    打个电话给仙道。一向云淡风清的他,应该知道该怎么办。
    跑到街上,投下硬币,拨出号码。
    “仙道……”
    仙道很有耐心地等着他的话。仙道一向很有耐性,就算面对他的豪言壮语,也只是淡淡然地笑着。
    “你说,喜欢一个人是不是很怕他?”真的很怕接触到流川的眼,燃烧着热情,却只是对篮球。
    “嗯,也许。”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沉闷。
    “我,我还是怕。”这样的感情,对流川来说,是种侮辱吧。
    “自己要想好了再说。”仙道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
    要说吗?这一阵子,流川和他的配合顺利多了。也许,他承认本天才的天分了吧,只是在篮球上的天分。
    樱木想着这些天流川对自己不再冷嘲热讽,而多了一些不经意的指点,没注意到电话筒传出的嘟嘟声。
    就如仙道所说的,好好想一下吧。    樱木最近好像安静了许多,流川都有些不习惯了。
    少了他那些挑衅的语言,打球时竟然会少了一些气势。
    讶异于樱木对自己的影响,却并不排斥。
    在承认樱木能一起飞时,就有这样的准备了。
    看着他困惑不解的样子,大概他也发觉到什么。
    流川很想笑。一向迟钝的他,难得费这么大脑筋想事。
    倒想看看他会怎么解决。      在樱木和流川二年级的夏天,湘北以全县第一名身份,和每二名的陵南一起来到全国大赛上。
    在这熟悉的场地,嗅到这熟悉的气氛,湘北队员全都兴奋起来。
    “我要去美国了。”是泽北这样说。
    “我也会去的。”流川坚定地说。
    “我也要去。”樱木不甘示弱,虽然那时并不知道美国有多厉害。
    美国!流川的梦想!
    樱木心中有了主意。
    在这场球打完后,他要向流川告白。    全国大赛,樱木和流川的搭档果然是锐不可挡,加上一年级的藤原的三分神投,宫城的场上妙传,湘北一直打到半决赛,最终获得第三名。
    原来梦想也是能实现的。那自己的梦想呢?  
    在开学前一周,湘北篮球队又恢复训练。
    流川依然每天都留下来多练一会。
    樱木学会了在公园散步两圈后再回到学校等着流川回去。
    明明下了决心,樱木还是没敢说。
    
    “站在那边干什么?一对一。”流川有些好笑地看着又蹲在门口的樱木。这一周,他都是这么晚时来一趟。
    樱木被发现,有些害躁。
    “一对一就一对一,谁怕谁。”换上练习服,站到流川面前。
    流川目光亮光一掠,运球闪过。
    樱木也不慢,紧跑又拦在前。比速度,他不比流川差。
    流川眼中露出赞赏之色,手脚并不停。几个转身,又闪过去,跳起投球,进了。
    拾起球,樱木发动攻势。
    流川打得很痛快,因为樱木也成为一个高手了。
    最后一球,流川进了。
    樱木接住落下的球,定定地站了一会儿,忽然没头没脑地说:“我想和你一起去美国。”
    “咦?”流川扬眉,等着下文。
    “我想一直和你一起打球。”樱木脸涨得通红,鼓足勇气说下去。
    “好。”没想到流川的回答这么简单,樱木不禁抬起头。
    流川的嘴角是上弯的,眼角是上弯,眼中是亮晶晶的光芒。
    流川,他,又笑了!
    樱木呆住。这一次,是因为自己吧。
    “约好了。”流川伸出手,与樱木相击。
    “约好了!”樱木顺势握住流川的手。
    时钟嘀哒地响,流川只觉得心中有一块地方倒塌了。



我的天空原本是一片冰冷的雪白。
    你的光芒,使我的天空变成绚丽多采的世界。
 

  F - 风舞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