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天籁番外之 暗海

(1 次投票)

作者:风舞樱 周一, 2010年 05月 03日 17:47

我在族里的名气不是由于我的技艺,而在我于的容貌。
  从小,就不断有人看着我说,真是个漂亮的小孩。
  父亲常对我皱眉,抚着我的头,说,长得好看,以后怎么能做得来?
  
  我们是武士家族,一直到现在,还在从事一种古老的行业,保镖。家族中男子成年后,按传统要选择一个一生保护的人,从此以后,不离不弃。
  有人为钱,选的是富贵人家,挣得一身钱财,即使有一日为主人而死;有人为权,选了权贵人物,以性命交换权力;有人选了爱上的人,心甘情愿护着他一生的幸福。无论选中谁,都不得后悔,不管他所作所为。
  只有主人病亡,或是主人被狙击而自己侥幸被救活的人,才会回到家族,作为家族各项技艺的老师。也有与被保护之人结婚后,带着家人回到家族住地。
  这就是影贽,在暗处保护自己选中的人,与被保护的人同生共死,永不反悔。

  我并不认为容貌与武术有什么关系。只要努力,武术水平达到一定高度不是不可能的。父亲只是以为,容貌出众,从而易引人注目,不利于自己的保护职责。我想我一定能证明,他和其他族人对我的看法是错的,我一样能做好自己的事。
  我把全部的精力用在提高自己武艺上,没有时间去理睬别人。十岁时,我已打败族中所有同龄人。十六岁,我要开始寻找想要保护的人那一年,除了几个长老,族中我几乎已无对手。
  那时候的我,因为很少与别人交流,习惯了云淡风清,从不表露感情的生活。父亲也终于放心让我离家,因为我足够冷静。
  而这一段少年时代的生活,在见到樱木花道之后完全结束。

  
  我曾问过父亲一次,日本那么多人,怎么去找那个想要保护的人。
  父亲笑笑,说,有一些事就像命中注定,当你看到那个人时,你就会明白,就是那个人了。
  父亲第一眼看到就想要保护的人是母亲。后来他们结婚,回到家族住地。

  既然如父亲所说这般神秘,我也不再着急。悠悠哉哉过了三年,我冷眼看他人笑他人哭。与我无干之人,我从不在意。
  在高中三年级的最后一个春天,樱花飞舞的时候,我看到了他。  
  
  阴暗的巷子,他的红发如一团火焰,在几个黑影间翻腾。
  脑子里掠过的第一个念头,他很强。
  第二个念头,就是他了。

  我只追寻强者。我要保护的人,如果不能比我强,至少也不能差我太多。过于软弱的人,我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他的身手很好。五六个人围攻,他腾挪转踢,俐落地解决那帮人。
  我很好奇,如果是这样的人,到底在什么情况下才需要我的保护?

  后来,我看到樱木花道的招聘广告,就去应聘。

  面试很简单。

  “姓名?”

  “流川枫。”

  “职业?”

  “横滨大学学生。”

  “擅长?”

  我不答。这些东西,以后他会看到的。

  樱木盯了我一会儿,拍板:“行,就是你了。”

  我回盯着他。
  我不明白怎么这么简单就通过了。
  后来,那个总是笑笑着的水户洋平偷偷告诉我,樱木只因为我的声音符合他的要求而收我。

  只是因为我的声音?而不在乎我的身手情况?
  这个大白痴!
  我有点怀疑我的眼光了。
  而后樱木的倒下证实我的怀疑。


  对于我们这一直从事保镖行业的家族,总有一些传统的作法来联系我们和我们保护的人。我郑重地向家族报告后,在樱木身上留下一种香,一种代表自己身份,只有我们能感受得到的千里香。
  那天,我忽然心神不宁。
  顺着脑中纷乱的思绪来到一个叫“寂寞天堂”的酒吧,我看到了樱木。
  我看到他与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擦肩而过。我看到樱木眼中的惊喜。然后,他突然倒下。
  不知何时,我已经揽住他的腰身。
  樱木的脸被疼痛扭成一团,我却看到他疼痛下安心的笑意。
  店里几乎没有人察觉这里发生的事。在抒情快乐的歌声中,我听到他呢喃着一个名字:“仙道彰。”
  这一天,我发现了两件事。
  樱木有先天性的心脏病。不能受强烈刺激的心脏病。
  仙道彰是引起樱木发病的原因。

  我打电话给水户洋平。
  随他赶来的,还有一个俊美温和的男子。
  那个人,我知道,是金龙社社长,藤真健司,樱木常常去见的人。不论是半夜偷偷去,还是爬墙进去,还是从大门大摇大摆进去,樱木总是用着游戏的心情去见的人。

  而后一个月,樱木被藤真禁足。
  我落得一身清闲。在藤真地盘上,能动樱木的人还没出生。水户照常做事,只是偶尔我会看到他呆呆地望着窗外。
  似笑非笑,似悲非悲。
  只有樱木不在的时候,一向精明的水户才会出现这样的神情。


  我反省选择樱木是否是一种错误。
  一个有了弱点的人,还会是强者吗?还值得我去保护吗?
  我到底在樱木身上想求到什么?

  不能后悔,这是家族的规定。
  却不能阻止我动摇的心。

  
  第二次救他,还是因为仙道。
  如果没有仙道,对付那么几个人,樱木绝对没问题。
  可是当我把他拉上车时,他中了一弹,还昏了过去。
  先把他送到一家无牌医院做了手术,再送仙道回家,回过头我把樱木带到自己住的地方。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我只是本能地觉得应该这么做。

  五天后,他醒来。第一句却是“仙道呢?”

  我很生气。

  自我懂事开始,我就很少生气。
  可这一回,我却无法不气。

  明明那么强的人,却因为一个外人而弄得狼狈不堪。
  而我,却还帮他隐瞒,日夜照顾。
  有点后悔,却又不后悔。

  什么时候,我成了这样软心肠的人?

  樱木晶亮的眼睛望着我,里面有着平日里从没注意到的温柔。

  几句问话后,一片沉默。

  他吸了几口气,突然笑开:“嗯,你的气息还很好闻嘛。”

  这个白痴!
  这种时候,开什么玩笑!
 
  “你很在乎他?”我想起那个英俊的男人。即使被人追杀,依然从容倜傥。和樱木一样,无论在什么环境,都有着无比的自信。

  “我以为你知道。”樱木怔了一下,才回答。

  我当然知道。
  我知道樱木经常去“寂寞天堂”,我知道樱木曾经跟着仙道一起钓鱼,我知道樱木好几次接到仙道的电话后两人一起去逛荡。

  “我都看到了。你第一次对别人这么感兴趣。而我,一年多,你从不问我来历。”
  我并不是因为这个而生气。我只是因为樱木会变得更弱而生气。

  “在青森有一个古老的武士家族,与别的武士不同,这个家庭的传统行业是保镖。每个孩子小时候就被指导各种武术技巧,成年后他们将自己选定一个人做为他们一生所要保护的对象。这个家族的人,被人们称为‘影贽’。”

  我呆住,脸色更白。
  这种行业,需要隐蔽,也一向很隐蔽,我以为没有人会知道这样的家族。
  可是,樱木却知道。
  
  “你知道?!”我的声音已成冰。

   “我在金龙里学跆拳道时,听一个叫宫城的人讲过。发现你一直在我身边,我就明白了。”樱木似乎很享受我的声音,依然慢悠悠地解释。

  我的脸色已如冰色。
  我自信自己的身手。我从不以为有人能看破在暗处的我。
  可是,樱木看破了。
  这一刻,我才明白,樱木远比我想像的还要可怕。


  樱木问起原因,我说因为他的身手,樱木笑问:“你很失望吧?”

  我低语:“如果没有仙道。”

  “小孩子,以后就会懂什么时候会手软。”樱木声音里有坚决和叹息。

  瞪着他,我甩门而出。
  任樱木在房里鬼嚎,我胡乱地扔了个“买宵夜”的回答给他,就急急离开。

  背靠着墙,银色月亮一泻而下,竟有几分刺眼。 

  相处这么久,我竟然没看透他!
  手心渗出冷汗,被我握得紧紧的。
  樱木平日里的调笑让我起了轻视之心,再加上工作时水户洋平策划得多,我以为他徒有蛮勇。
  却不料他竟也如此心细有记性。
  他与水户的搭档,让我看不出他的深浅。

  他仍然很强。

  樱木花道,你到底到了什么高度?
  你我之间,谁更强一些?


  郁积在心口的闷气一点一点化开,渐渐地变成雀跃和期待。
  
  我轻轻一笑。

  拳脚功夫没比过,但某个方面,也许樱木胜过我。

  樱木还有什么秘密呢?
 
  很有趣。

  可以想像藤真、水户和仙道对他的无可奈何。

  一个强大得毋须保护的人,却有很多强大的人要保护他。

  看戏,兼做保镖,这样的生活也满丰富的。
 
  我,流川枫,绝不会再为自己的决定后悔。
 

  F - 风舞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