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心意

(5 次投票)

作者:风舞樱 周一, 2010年 05月 03日 17:55

        “……那个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才真真切切地发觉,原来我还是太小了。”

  原来,所有一切都那么容易消散,就如轻烟一般,从手中袅袅漫开,再也捉不到看不见。
  这句话,不敢说。
  一想,就是一阵痛。现在的生活,也有一天如这烟般?不愿让对面的人心痛,尽管也许他没有这么纤细的神经。

  坐在对面的少年眼中不时有寒光闪过,几次嚅动了嘴唇,却又咬紧,怒气勃张地瞪着说话的少年。
  如火一样的红发张狂地抖动着,昭示主人起伏的心情。

  说者停了一会,在他认为最恰当的时间,抬头,微微一笑。
  梳理得极为整齐的头发根根朝上,露出少年宽阔明亮的额头。直视红发少年的眼中,盛满温柔、宠溺以及淡淡的哀痛。

  红发少年急喘几下,还是爆发:“仙道彰,你还给我演戏!”
  突然而起的咆哮,引来快餐店众多客人的目光。
  红发少年脸一红,尴尬而又凶狠地一一瞪了回去。

  而对面的仙道闻言一愕,随即眸中溢出受伤的神色。
  “花道……”

  樱木压抑着怒气接着说:“一个月以前的事,现在才对我说,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人?”

  当成什么人?
  一向你是我最重要的人。
  仙道无言,默默地望着樱木,眸中哀痛更深。

  樱木一惊,口气不由软了几分:“你知道我多着急!打电话没人接,那几天你不再回家,去陵南却发现没有人知道放学后整支篮球队在哪里!接到你的电话,却什么也没说清楚!”

  仙道再笑了笑,带点哀怨,带点歉意,轻轻说:“对不起。”

  樱木没有理,瞪着仙道,咬牙切齿:“那一个礼拜,你躲在越野那里吧?”

  仙道没有回答。
  他不愿对樱木说谎。
  因为撒了一个谎,就要用另一个谎话来圆它,谎言越滚越多,当最后被戳破时,已经没有人会相信他说的真话。
  这是仙道小时候得到的教训。

  樱木见仙道默认,更是火大。

  在樱木再次发飚之前,仙道抢着说:“那一周我是住在越野家,不过是为了操练一下陵南篮球队。这是我们的秘密训练,不方便告诉你。再说,湘北那几天不正合宿训练吗?”
  想起那几天地狱般的训练,仙道轻笑。
  田岗教练应该很满意吧,作为队长,他第一次提出并组织了密集训练。那几天,没有一个人不是一沾枕头就睡着。

  “哼,”樱木并不接受这套说辞,“每次有什么事,你第一个找的都是越野。奶奶的事,我也很为你难过,你知道不知道!”
  硬是压下来的声音里,有着说不尽的委屈。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
  全世界的人都了解你,但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

  一个月前,直到来陵南之前一直照顾他的奶奶病逝。那么温和,充满爱心,充满活力的人,也瞬间变成轻尘,再无影踪。
  然后,被仍留在这世上的人慢慢淡忘。
  仙道意识到这点后,才明了自己的无能无力。
  爱着的人留不住,多么可怕的事。
  带着无法释去的伤痛到了越野家,越野说,去打球吧,心里会好受一些。他就抓了整个球队进行集训。哈,越野一定还在后悔提了那个建议。

  仙道回想着,嘴角越挑越高。

  见到仙道的笑容,樱木恨恨地说:“我讨厌那个越野!”

  轻叹一口气,仙道温柔地注视着樱木:“那么,水户洋平呢?”

  你忌恨越野,我何尝不是妒忌洋平?

  樱木僵住,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地说:“那,那不一样……”
  像是知道所说毫无说服力,越到后面声音越细。

  不一样……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仙道又叹一口气。
  我当然知道你对我和对他不一样。可是,为什么很多事,洋平知道的都比我早,比我多?
  就连对我的告白,你也是先对不是我的他说。
  水户洋平,在你心里占据着不可动摇的地位。
  不是爱人,胜似爱人。

  好吧,要算旧帐一起算。

  “最近的,是你背伤的事吧?”仙道眯起眼,眸光却变为凌厉。

  一提起这事,樱木更不自在。

  “又摔了一次,还重得回医院住了几天。你却不告诉我,还让湘北死死封锁消息。要不是我替人去医院拿检验报告碰上晴子,觉得不对跟着去探望,你是不是回来后还不肯说?”
  清晰清冷的语调,一点一点渗出说话人的怒气。

  “我……”樱木张口结舌,一时间找不出任何借口。

  “那时候,天天跑去医院照顾你的,是洋平?”

  樱木瑟缩一下,避开仙道的目光。
  “我,我怕你难过。”

  你终于还是说出来了。
  其实每一件事,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爱得太深,越怕爱的人痛苦。
  所以宁愿自己忍受着痛,或者去找最亲密的朋友舔伤,直到那痛薄了淡了,才去面对所爱的人。
  只是,不愿看到你面上露出的心痛。
  因为我知道,我痛,你更痛。

  我如此,你也如此。
  即使你不明白为什么,仍会本能地这么做。

  我们明白彼此的心意,所以,每一次都会轻易原谅彼此。
  每一次,仍不禁这样做。

  仙道微微笑着望着对面的人。
  樱木气势不再,不安地扭动着,想夺路而逃。

  我是如此地了解你,也是如此地无法放开。

  这一份,幸福得让人想哭,心痛得让人想笑的爱情。

  仙道伸出手,轻轻握住樱木紧抓住纸杯的手。
  
  樱木反射性地想抽出手挠挠头,却被抓得更紧。

  终是无法再坐下去,樱木一把拖起仙道:“走了!”

  只手相握,十指交缠。
  这一刻,我切实地知道你在身边。
 

  F - 风舞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