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再次相逢

(1 次投票)

作者:风音 周一, 2010年 05月 03日 17:57

我现在住的地方是个海边的小城,不是太有名,但是每年还是有不少的人到这里来看海,来吃海鲜。
而我在这里开了个花店,做着小本买卖来度日。日子倒也过的清淡而逍遥。

距离自己离开篮球已经有多少时间了,自己已经记不太清,就算知道失去的时候是多么的痛苦,就算在失去篮球的同时我也第51次失恋,就算那时我都快以为自己要崩溃了,但现在想来却已经笼上淡淡的云雾看不清,不是我薄情吧!因为人就是这样的一种生物,总是会学会淡忘的!

就当我以为平静的日子就这么过下去,遥远的日子和人将会继续从我脑海中退出的时候,‘他’的再次在我面前出现给我的生活带来一些小小的风波。

那是在一个很冷的冬夜。

“碰——碰——碰”震耳欲聋的敲门声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更是显得犹如地震般的恐怖,当然我也被这敲门声给震醒了。可是震醒并不表示我一定要去开门吧,所以我把身体往暖暖的被窝里缩啊缩啊的,想把那恼人的声音杜绝在门外。但是……但是,那个没有神经,没有常识的家伙还是在不停的敲,为了防止门被敲出个洞,还有明天可能出现的我被左邻右舍群殴至死的惨状,我只能挥泪告别那如天堂般的被窝,迎向那未知的地狱。

我裹上一件厚厚的大衣,边打哈欠边擦泪的蹒跚着走向门口,一把拉开了大门,然后当我还没有看清来人,不,都还没有出声询问的时候,我就被一股拉力拉进一个温暖的胸膛,然后被来人的双臂用可以勒断我骨头的力气抱住,我XXX,直到这里我终于忍受不住了,相信脾气再好的人也是不能忍受在一个寒风飕飕刮着的深夜被硬叫起来开门然后又遭受到差点被勒死的情形后还能保持冷静的,就算有,那也绝对不会是向来以火暴脾气著称的我的,所以我毫无愧疚的一个头槌把来人撂倒在地。
就在我打算将来人弃之门外的关门睡觉的时候,我的裤脚被头上还冒眼的人柱拉住了,正当我准备再补上两脚,一个头槌的时候,来人熟悉的脸让我停止了动作。

“哇~~~~,花道,多年不见,你的头槌还是那么厉害啊!”捂着红肿的头,仙道彰苦笑着说。
“是吗?我没有测验过,不过,你倒是怎么一回事,三更半夜的竟然跑来扰人清梦,你最好给我一个理由,不然,哼哼,我不介意让你头上的包看上去更壮观!”我火大的‘碰’的一声在桌上放上一杯茶,当然,这杯不会是热茶,热茶还是让我自己享用吧,给这个既没有知识,也没有常识,还可耻的不懂的掩饰的不懂人间疾苦和睡眠重要的公子哥太浪费了~~!
“花道,你好无情!好歹你也是我情人啊~~!”仙道眨巴着眼一脸可怜相的看着我想寻求的同情。但他忘了,我不是女人,没有多余的同情心。
我狠狠的看着他,然后开口说:“是啊!我确实是你的情人,不过,请你在前面加个‘前’好吗?”我在心中打定注意,如果他再敢说这些有的没有的事情,我对他可不会客气了!

“可是话是这么说,你就看在昔日的情分上让我在这里住一晚吧~~~!”他哀求着看着我,虽然我很想说他所谓的情分是什么东西,而且我自己的屋子也不宽敞,但是看见他有些憔悴的样子,我还是叹了口气说:“好吧,只有一晚哦~~~!”
“3Q!”闻言他像个孩子似的看着我笑了出来~~~!

然后那一晚我睡的很晚,因为既要替那家伙整理房间,还要替他铺床,真的是麻烦透了!

第二天我起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敲了他的房门也没有人应,大概是走了吧~~!
不过因为早就说好只住一晚,所以我也没有在意。只是进了厨房,做了早饭+午饭,然后匆匆吃完,将碗筷放入水池,快步跑向花店,准备开店做买卖。

我开店的地方是个有钱人很多的地方,也就是所谓的高级住宅区,所以我的花店的生意还算是很不错的,而且我发现虽然我在高中的时候总是不受女孩子的喜欢,还被无情的甩了50次,但是对于欧巴桑们却很有号召力,我摸摸自己多年来几乎没有变过的脸有些好笑的想。
“樱木,今天你开店开的迟了啊!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一位正在看着樱木替她挑选玫瑰的太太关心的问到。
“啊,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单纯的睡过头了而已!”不好意思的搔搔头,我想我有些脸红了。
“啊!原来樱木君还是会像个孩子一样的赖床啊!那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哦~~!次数多了对健康不好!”太太了然的笑到,“不过偶尔一次也很可爱啊!就像我的儿子一样!”说着说着太太向我促狭的一笑,我笑的更腼腆了。眼前的中川太太有个跟我同岁的儿子,所以特别的喜欢的作弄我,看我脸红的样子,不过她真的是个很好的人啊。

“嗨~~~!”正低头整理着花材,一双擦的黑亮的皮鞋停在了我的面前,不用抬头光听声音我就知道是谁了~~!
“嗨~~~!”看着眼前有着朝天发的家伙,我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声。
“怎么,生病了?”他有些担心的将手伸了出来,想在我的头上摸摸,却给我闪过了。
“我很好,当然如果你能在我面前消失的话,那就更好了~~!”我没好气的说,不知怎么的,看了他我就是不能有好脾气~~!

“你有空吗?”他半蹲着与坐在矮凳上的我平视的说。
“你说呢?”我指了指周围比平时更多的买花人,心里却暗暗想到这个刺猬头还是有点实际用途的!
“没有关系,我等你好了~~!”仙道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顿时周围死伤一片。
“随你~~~!”反正对我也有利不是吗?忽略心中咯噔的一跳,脸上微微的热度,我这样告诉我自己!

但接下来的时间我不可否认的有意识的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因此我竟然在比平时短的时间内应付掉了比平时多不少的客人。
看着店内剩下不多的花材,我又看了看正在一旁欺骗小女生的仙道彰,决定提早关门,我心里这样告诉我自己我是为了祖国的花朵不被污染,但心里的另一个声音再叫嚣着‘不是的,不是的’。但我决定忽视那个小而轻微的声音。

我住的地方既然是海边的小城,那就一定有海岸沙滩可以去,所以我收拾完店后,就提议到海边去用我们的晚餐。

略带咸味的海风徐徐吹过我的脸颊,轻轻的富有节奏的浪涛扣上我的心,如果下一秒不是在一旁一直没有开口的仙道开口说了话,我想我就会这样睡过去~~!

“花道,我爱你!”仙道面对的大海,我看不清那时他的表情,但是从他有些微微颤抖的语气中我知道他是有些紧张的吧~~!
“哦~~!我知道了~~!”好吧,好吧,我承认我自己的心中是有一丝雀跃的,但是我想我不会接受他的告白。
“你一定认为我是个厚脸皮的人吧!当时是我甩了你,现在却又在这里说爱你!”仙道没有理会我略带嘲讽的回应,只是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啊,啊~~~~!看来这几年来仙道倒是长了几分自知之明嘛~~!我在心里暗暗嘟哝着。
“可是就算是你认为我厚颜无耻也好,怎么也好,我还是乞求你能原谅我,然后让我们重新开始!”
“OK。我原谅你了,但是要说重新开始——我·拒·绝!”我站起身,拍拍衣服上的沙子,准备离开。
“你……果然还是不肯原谅我,花道,你要我怎么做才肯原谅我?”我顺着拉住我袖子的大手,看到的是张有些苍白的脸。我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仙道,我是真的原谅你了!”
“那你不爱我了?”拜托,不要用那种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我好吗,一个一米九的大男人露出这种表情真的对心脏不好,更何况我才吃过晚饭。
“恩,我想我应该还是爱你的吧!”抓了抓头,我仔细的想了想回答到。
“那你为什么不肯和我重新开始?”仙道的脸上露出不解的表情,随后又恍然大悟的说:“哦,我懂了,花道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游戏吗?花道好可爱啊!”
我发誓我这辈子再也没有见过这么没有神经的男人了。
我甩开他的手,狠狠的给了他一个头槌,转身走人,不然我不保证下一秒我不会将他扔进海里喂鲨鱼。
“花道,花道!”仙道捂着头,苦着一张脸不肯放弃的追了上来,:“你不要生气,我刚才只是开个小玩笑,小玩笑!”
“可是花道,你说你已经原谅了我,而且也是爱我的,那为什么不肯和我重新开始,我不明白啊!”
“仙道彰,我樱木花道虽然在别人眼里是有些傻,是有些单细胞,但是我也知道不犯重复的错误!”我停下脚步,定定的看着仙道。
“重复的错误?”仙道有些楞住了!
“是啊!我想你不该忘了当初你想和我分手的理由吧?”我冷笑着看着他。
仙道的眼睛一暗,我想他也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
“当初你说我的爱对你来说太过于沉重,让你承受不起,对吗?那我也可以告诉你,今天的我和那时的我没有什么区别,如果真要和你在一起,我的爱对你来说依旧是个负担。”
“可是……!”仙道急急的想要反驳,但是我没有给他机会,因为我怕我听了他的话到时会心软。我可不想和几年前一样因为同一个理由再被甩一次,那会让我看不起我自己。
“你是不是想说,那时的我因为刚刚失去篮球,所以没有安全感,所以独占欲特别强?”
仙道吞了吞口水,有些胆怯的看了看我。
“仙道彰,你还真敢点头~~~!!!!!!”虽然我是原谅他了,但并不表示在我听到他那没心没肝没肺的话后不生气吧!
“我告诉你,仙道彰,你就当我是在赌气好了,我这辈子是不可能和你重新开始了,除非你改掉你花心,不安于室的老毛病!哦,对了,还有请你在没有达到我以上的要求之前,请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我怒气匆匆的骑上我可爱的机车回家,这次仙道并没有再跟上来。
回到家洗去一身的疲劳,我将我自己抛入了软绵绵的被窝,他应该会放弃吧,脑中浮现的是仙道的笑脸,心中却泛起的是掩不住的酸楚,那个该死的刺猬头,为什么又要出现在他眼前呢,真是讨厌讨厌讨厌!
别人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的,我也真的真的不想哭的像个女人一样,可是可是为什么眼泪就是不听使唤的往下掉呢~~~!

第二天,第三天,一个星期,两个星期,一个月了,仙道真的没有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的心又渐渐的冷了下去,算了,算了,这不是早已经知道的结果吗?我又何必傻傻的再抱着希望呢~~~!

然后到了春暖花开的三月下旬的一个深夜,我正和周公的女儿约会的开开心心的时候,一阵响彻天空的敲门声,硬是把我拉了回来,我呻吟了一声,将头往被窝里缩了进去,心中不禁大叹老天的不公,拜托,让我在现实中连续失恋51次也就算了,为什么连个美梦都不让我安安稳稳的做呢~~!敲门声连续不断的响着,我认命的穿衣起身。磨蹭着走到玄关,打开门看见的竟是许久不见的脸。
“嗨!亲爱的花道,有没有想我啊?”仙道眉开眼笑的说着,我敢打赌他一定是没有看见我那张写满抓狂两字的脸。
“花道,我想过了,虽然让我不花心,实在是有些困难啦!但是相比较失去你的痛苦我还是决定赖在你这里比较容易长命百岁啦,所以今后还请你多多指教啦!”
而我呢,顿时脸涨的通红,只会呆呆的站在那里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然后后来嘛……后来嘛……(脸红)其实也没怎样啦!不过就是花店里又多了个免费劳工,而晚上嘛……晚上就是……就是多了个暖被的而已嘛!
 

  F - 风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