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我

(2 次投票)

作者:路人甲 周一, 2010年 05月 03日 23:06

我一直以为『我』就是指『自己』,是『个人』的意思。

十几年来,我始终如此认定。

但是我发现我错了,因为你…



两天前的一场争吵,让你气得撂下一句:「既然你不信任我,那干脆分手算了!」

你转身就走,我也没有开口挽留。

不是因为我愤怒,也不是因为我伤悲,都不是。

从你离开的那一瞬间起,我完全丧失了感觉。

没有伤心、没有气愤、没有后悔,什么情绪都没有。

以前只能在书上读到的字眼:『哀莫大于心死』,我现在完全体会到它的真正含意了…

所谓『失魂落魄』、所谓『行尸走肉』,就是我现在的样子吧?

一片茫然,我觉得整个人全空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在我的生命中,你已经占有如此大的份量?

『我』已经不是只有自己了,还必须包括你的存在。

缺少你,『我』就不完整了。

我感觉到『我』正一点一滴地在崩溃当中,每多想你一次,『我』就更残缺了一些。

再这样下去,我就要无法活下去了,『我』无法再存在了!



硬着头皮去找你,你背对着我,不说一句话。

我激动地抱着你,你生气地大声说话。

你是在骂我吧?可是我一句话都听不进去。

我只知道,当我碰触到你时,『我』又慢慢地回到我身上。

你的声音、你的体温、你的颤抖,都是如此真实,让我流浪的魂魄又归属于我。



每听你骂我一句,我就会回你一句:「我爱你。」

不知道这样毫无交集地对话了多久,你似乎累了,但是我还是继续说着:「我爱你。」

挣开我紧拥着你的双手,你转过身来,瞪着我。



你的眼眶是红的,脸颊上有着浅浅的泪痕。

你哭了?你还是这么容易伤心啊…

冒着可能会被你揍一拳的危险,我柔柔地吻去你的泪水。

你原本紧靠着墙壁的手,现在也回到了我的肩上。

是真的吧?当你主动靠近我时,我察觉到『我』几乎完全恢复了。

开心地吻上你的唇,用我们最熟悉的方式,清楚地感受彼此的存在。



『我』,是必须同时有你、有我,否则就不是『我』了。

这是什么变化啊?让我又喜又忧,但是…

我喜欢这样的『我』,喜欢你占去我生命的大部份,用你最强横的方式。

我爱这样的『我』,你呢?





甲:呜~~~~Joey,我好爱你,谢谢你!(感动哭泣中)

本来应该乖乖潜水的,不过因为某些原因(啊,忘了Joey

已经说出来了,嘿嘿嘿...不好意思,今天是蠢甲的母难

日啦!)所以还是得自己庆生一下嘛!厚着脸皮贴出来,

请大家多包涵呀!

又,潜,要寄就要多寄一点喔!(PS这次你再怎么踹我,

我都不浮出水面了。我可不想被死当咧!)

祝大家流花日快乐!^0^

  L - 路人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