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狐狸的小心眼

(13 次投票)

作者:南宫雯星 周三, 2010年 05月 05日 21:17

6月末的黄昏已经有了夏天的炽热。藤真健司幽幽的走在回家的路上。今天花形透被法官叫去加班了,自己要一个人在家。好没意思!

“候补的?”一个声音叫住了藤真。
“樱木花道?”藤真有点意外的看着眼前的人。那一头红发依然嚣张。
“哈哈,候补的,你还记得本天才啊。哈哈~~”樱木花道大笑着说。
微微笑了笑,藤真说“日本国家队队员,NBA球员,想不记得你都难吧。”
“哈哈,我就知道是你。本天才是不会认错人的。”樱木花道大声的笑着。
有点受不了四周投来的好奇的目光,还有人认出了樱木而发出惊呼,藤真拉着樱木躲进了附近的一家咖啡馆。

“候补的,你拉我来这做什么?”樱木有点不明白的看着藤真。
“你不是要和我说话吗?大街上那么多人,你又是明星,不方便。”藤真笑着。NBA打球的都是明星,因为商业需要。而日本更因为一次去了两个优秀球员,而更加关注。
“我,什么时候说要和你说话了?”樱木更加不明白的看着藤真。
“啊?那你叫我做什么?”藤真有点意外。
“看见你当然要叫你。难道叫住你就是有话要对你说?”
藤真开始头疼。樱木单纯和想做就做的性格还真是一点没变。本以为樱木在NBA混了这么些年,会变的世故点。可是,看样子完全没有啊,连最基本的客套问候语都没有。

“那,算是我有话和你说吧。”藤真笑着说。
“好啊。你说吧。”樱木点点头,直看着藤真,等着他说话。
“最近过的好吗?”藤真问。
“还可以吧。就是太累。美国的赛季刚结束,这里又要为雅典奥运会准备了。”樱木说。
藤真有点惊讶。樱木的体能被神奈川的人成为“魔鬼”,根本没有底线。如今竟然会喊累,可见比赛是多么辛苦。
“那,你怎么会在陵南?不去东京吗?”国家队不是在东京组队吗?
“国家队第一期的选人组队结束,要去北海道集训了。之前放我们1星期的假。狐狸要来陵南,我只好跟着来了。”樱木的语气里有着不满。
“狐狸?你说流川?”藤真这才想到,和樱木冤家似的流川,这些年似乎都和樱木一起行动。同在NBA,休假时去一个城市,回国时一个航班,除了不在一个队,其他时候都在一起。于是,湘北特产--狐猴大战--是随时随处可见了。就是这样,也不见他们分开过。一个在哪,另一个一定在附近。
“就是。难得的休假,不在家里,非要跑到陵南来。”樱木越想越生气。
“流川,难道是来找仙道的?”藤真想起,仙道的家就在两个街道处。
“就是。你说那个刺猬头有什么好的。非得大老远来找他。”樱木气呼呼的。
藤真笑的更深,8年未见,樱木单纯的有如初见时。“也许流川他有事来找仙道。”
“有事?有什么事,不就是打球嘛。本天才不能和他打吗?”樱木似乎被说到了心上,打开了话匣子。“我告诉你,狐狸总是念念不忘仙道,他总说仙道怎么厉害。还有啊,狐狸每次打完球都会说,仙道会如何处理,仙道如何如何。再有,…………”
藤真听着樱木的滔滔不绝,听他说和自己认识的完全不一样的流川。从打球到日常生活,甚至习惯动作,樱木一直抱怨着。似乎真是天大的仇人,一点都不待见的。
可是藤真听着听着,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你,喜欢,流川?”试探着问。
“怎么可能!”樱木愣了下,忽然大声的吼起来。周围的人被吓了一跳,埋怨的看向他们这一桌。
尴尬的向大家笑笑,藤真说“好了樱木,我只是随便说说。恭喜你们队拿到总冠军。你一定很高兴吧。”也许自己感觉错了。
“是啊是啊,你不知道是多辛苦。我们…………”樱木被岔开了话题,高兴的说着自己的NBA总冠军戒指。

藤真自4年前大学毕业,就一直在法院工作。见多了形形色色的人,自然而然的会把自己隐藏起来。现在,对着难得一见的樱木,藤真却感到无比的轻松。也许,这就是樱木的魅力吧。
“候补的,你现在在做什么?”樱木终于想起眼前的人。
“我在陵南中级法院做检察官。”藤真回答。
“检察官?啊,那么讨厌的工作你也愿意做。”樱木惊讶的说。从小就爱惹事生非的他,自没少被警察、法院找过麻烦。对检察官这个职位也不会有什么好感了。
“我不觉得有多讨厌。至少,它的报酬还不错,不是吗!”藤真有点开玩笑的说。
“这倒是。啊,那你一定受了不少委屈。”樱木想了想说。
“委屈,不多。不过,说到我以前做书记员的时候,有个上司,他总找我麻烦。有次,他明知道我那天要上庭,缺非要我整理他的办公室,要一尘不染,还要当天做完。花形看不过去,想帮我,又让他给指派了别的工作。我一气之下,把他办公室里的文书全部搬到我的桌子处,然后对他说‘您的办公室已经很整齐干净了’。”
“后来呢?”樱木好奇的问。没人会那么简单的放过和自己作对的人吧。
“后来?后来他正想骂我的时候,我的升职令刚好下来。他拿着电话,不知道是该先骂我,还是先恭喜我升职。那副想骂,又不好骂的样子真是好笑。哈哈~~”藤真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大笑起来。他可是算好了自己一定会通过升职考试,成绩又会在那天公布才这么做的。
“哈哈~~那个人活该啊。我也想看他的样子!”樱木也哈哈大笑起来。
忽然,樱木止住了笑。“狐狸,你来啦。”

藤真转头,看见流川枫正冷着脸看着自己。“流川,好久不见。我是翔阳的藤真健司。”笑着伸出手,藤真打招呼道。
流川枫也不伸手,也不回应,就这么的看着藤真。
流川这么看着藤真,藤真也不在意。倒是樱木心里不是滋味。“狐狸,你在看什么!”
“哼。”流川冷哼一声,拉着樱木就往外走。
“狐狸,狐狸,你干什么。狐狸~~候补的,下次再见了。”樱木走到门口还不忘回头招呼藤真。
藤真笑了笑,又是一个一点都没变的人。

========================================

饭后,藤真坐在客厅里看着新闻。花形在厨房里收拾着。
从国中开始,藤真就和花形在一起。一个国中、一个高中、大学也在一个系一个班。藤真做什么,花形就做什么。
如今,两个人一起在陵南的法院工作。藤真做检察官,花形是他的助理。

“我加班,你就不会自己弄东西吃?非得等我回来?都十点多了,也不怕犯胃病。”花形从厨房出来无奈的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似乎藤真很少会自己一个人吃饭。
“一个人在家,不高兴吃。”任性的回答。
“你就是这么不会照顾自己。让我怎么放的下心。”坐在藤真的身边,花形宠溺的揽过他的肩膀。
“放不下心就一直在我身边看着我好了。”藤真转过脸,对着花形说。眼里有着期待。
“……”
一如既往的得不到回答,藤真别开眼。他和花形的关系,除了以往的几个从小玩在一起的死党外,再无人知道。对外,对家人,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只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于是,小心翼翼的瞒着两人的实际关系,成了藤真和花形最大的负担。

当初放弃了在翔阳法院的工作机会,来到陵南,也是为了能轻松一点。然而,再怎么逃避,“好朋友”终有分开的时候。藤真期待的诺言,终究不会出现。

气氛忽然的沉寂下来。藤真忽然笑了,“呐,我今天遇到了樱木花道了。”
“樱木花道?他怎么会到陵南来?”花形有点惊讶。
“是陪流川枫来找仙道的。”
“陪流川来的?”花形似乎消化不了这样的消息。
“花形,我总觉得,樱木和流川关系不简单。”藤真说出自己的想法。
“?他们的关系一向不好。难道还有别的?”
“一定有啦。你都不知道樱木说到流川的时候有多兴奋。”
“樱木一提起流川向来都很兴奋。”花形失笑。“你不要老把别人往那方面想。你只要知道我是就可以了。”
“你~~不和你说了。”藤真瞪了花形一眼,心中依然不放弃自己的疑惑。

=========================================

那一边,藤真和花形在讨论樱木和流川的关系。这一边,流川正在怀疑着樱木和藤真的关系。
湘北,樱木的家里。流川自出国后,就以“自己忙,在家住打扰家人”的理由搬了过来。

“喂,狐狸,从刚才你就阴阳怪气的。做什么啊。”从陵南回来,流川就阴着脸,一言不发。虽然,流川平时也是这个样子,但樱木不愧和他相处了近8年,就是能从这无两样的表情中感受到不一样的情绪。
“……”
“啊~~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输给仙道了。我就知道,没有我这个天才,你什么事也做不成。哇哈哈~~哈哈~~哈哈~~~~”樱木大笑道。
“白痴”
“你,你自己没本事。本天才就不和你计较了。”
“大白痴”
“狐狸,你成心找麻烦。”樱木花道实在受不了流川的沉默,一拳打过去。
流川枫瞪了他一眼,回了一拳。
“啊~狐狸,你来真的。”樱木大叫。新一轮“狐猴大战”开始了。

良久,樱木习惯性的在快要打到流川的脸的时候停了下来。然而却被流川乘势绊倒压在身下。
“狐狸?”樱木觉得流川的眼神不对。
“……”
“狐狸,你到底要做什么?”樱木开始挣扎,却挣脱不开流川。“狐狸~~”
“你~”
“我什么?”
“你和藤真~~”
“藤真??你说候补的啊~~~哈哈~~我今天遇到他了。以前倒不觉得,现在想想候补的也蛮厉害的。如果和他那样的后卫合作,一定能更轻松。哇哈哈~~”樱木开心的回着。
“你,喜欢,他?”流川别开眼问。
“是啊。候补的可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哈哈~~~”樱木单纯的说。“狐狸?你怎么了?”樱木感到流川的身体在发抖。
“你竟然喜欢他?”流川的声音低了下来。
“是啊。就像我喜欢洋平、小三他们一样啊。怎么了?不可以吗!”
“你,还真是大白痴。”流川忽的抬起头,冲着樱木的唇就吻了下去。
“唔~狐狸~你~唔~~~~”

天上星月朦胧,地上~~咳咳~~~非礼勿视~~~~

=========================================

这个星期天,藤真如往常一样卧在沙发上看报纸。藤真看报纸向来只看法政版,至于其他的,都交与花形看,看完再把有意思的复述给他。

“藤真,你看这个。”花形忽然跑到藤真身边说。
“?国手流川枫决定不去雅典奥运会?”藤真拿起报纸读起来。已经在第一期国家队入选名单的流川枫向教练组提出要做控球后卫。教练组不同意,流川于是说“不当后卫就不参加奥运会。”
“你说流川他在想什么?”花形疑惑。按理说,国家队的征选是相当严格的,每个人都挤破头的往里钻。而流川做为NBA的球员,本是顺理成章的入选。可是他却声明退出,这令人想不明白。更让人想不明白的是,流川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都是打的前锋,忽然想打后卫,不是明显的放弃自己的优势。
“既然大家都想知道流川的理由,那我们还坐在这里干什么。”藤真向花形灿烂一笑。花形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拿起手中的电话拨号。

“喂?藤真?我很忙,想知道什么就晚上7点到我家来吧。不包伙食。嘟嘟~~”
“仙道挂了。”花形耸耸肩。
“他有说什么?”
“他说他很忙。要我们晚上7点去他家。吃过饭去。”
“他还真是说的出口。一顿饭会要了他的命吗?小气。”藤真笑骂。
“也许他心疼仙道夫人、弥生小姐。”花形笑了。
如果说仙道会娶比他大了6岁多的相田弥生,是谁都没有想到的话。那仙道会妇唱夫随的去当记者,就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镜。加上从小就有当记者天分的相田彦一,仙道家已经成为消息最灵通的地方了。

=========================================

陵南仙道彰家。

看着满屋子的人,藤真终于明白仙道为什么舍不得一顿饭了。湘北当年和樱木同队的人都来了,陵南的鱼住也来了,就连阿牧也和阿神从海南过来了。当然更少不了做为仙道的小舅子的相田彦一。这要让仙道请一次饭,非得把他们夫妻两忙翻掉。不过奇怪的是最关心流川的赤木晴子却没来。据赤木刚宪说,她要加班。

等大家都找到地方坐,已经是晚上7点半了。仙道拔了响个不停的电话。四周安静,等着有人解惑。
“这个,大家都想知道流川他为什么会忽然宣布要打后卫吧。”仙道开口。
众人没有回应,丢给他一个“废话”的白眼。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仙道皮皮的笑道。
众人倒。鱼住已经习惯性的握紧了拳头。
“好了,好了。彰你就别逗大家了。”弥生过来解围。
“要说理由,我是真的不知道。”看见大家有围攻的趋势,仙道赶忙加了句“我只是知道,流川在前几天打了个电话问我,做后卫需要有哪些技巧。”
“前几天??那不是他们去北海道集训前?难道流川那个时候就有这个想法了?”木暮说。
“真是,他要做后卫怎么不来问我。”宫城不满的说。好歹他也曾经打败过神奈川双璧之一的藤真,又和牧绅一较量过。
“问你做什么。”彩子的大扇子落了下来。

“仙道,你说是不是那天流川和你一对一的时候输了?受到了打击?”藤真忽然问。
“我说藤真,开玩笑也得挑好玩得开啊。他一NBA明星,我能打的过他吗!”仙道笑着抗议。
“流川和仙道一对一了?”大家都奇怪的问。
“是啊。正好是他们去北海道前的一个星期。”藤真说。
“你怎么知道?”牧问。
“我正好在街上碰着了樱木,他说的。”
“流川来找仙道,樱木为什么跟着来?”神奇怪着。
“据记载。自樱木和流川高中毕业去美国后,两个人就形影不离。除了不在一个球队,整个赛季不在一起外,其他时间的99%都在一起。”相田彦一翻开了他的小本子。“6月15日,两个人一个航班回到日本。直接回到神奈川湘北樱木的家。6月16日,两人去了东京国家篮球队报到。6月26日,国家队初选名单公布,两人一起回到神奈川休假。6月27日,两人一起到陵南。流川找到姐夫一对一。樱木在街上遇见藤真学长,两人在咖啡店里交谈甚欢。当日晚,流川和樱木一起回到湘北。6月……”
“停!彦一,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藤真打断了彦一。天啊,他知道的太详细了吧,就像有眼睛随时盯着,藤真不自觉的打了冷颤。
“呵呵,彦一现在在做娱乐记者。八卦这东西,问他准没错。”弥生解释着。

“原来如此。”众人打笑了相田彦一一会。
“你们说,流川会不会在吃藤真学长的醋?”相田彦一忽然说。
“不,不至于吧。流川吃我什么醋?你不会八卦跑多了,什么都要往绯闻那靠吧。”藤真笑着。
“可是,比起姐夫,学长在后卫这个位置更加出色。而且,根据记录,流川要转后卫的想法是在国家队初选之后,集训之前。而在这段时间,流川接触的也就姐夫和学长啦。流川也许是看见樱木和学长聊的那么开心,所以才对学长有了敌意,打算在学长擅长的位置做出成绩。”彦一分析了起来。
“可是,按你这么说的话,流川喜欢樱木?不可能吧。”三井叫了起来。这个消息太惊人了,不枉费他推掉所有通告,冒着被经纪人追杀的危险过来。
“中国有句俗话‘不是冤家不聚头’。大概意思就是吵的越凶的人,往往是最有缘分的人。他们两个也许就是这种情况。”木暮说。
“很有可能!”藤真说着递给花形一个“我就说是吧”的眼神。花形无奈的笑了。

“你们不要再眉目传情了。小心被人看出来哦!”仙道不知何时挨到藤真身边。不知道何时,仙道和藤真他们的关系亲密起来,于是他也是知道他和花形的关系的人之一。
“谁在眉目传情。”藤真忍不住掐了仙道下。结婚了也不知道正经些。
“啊~打是情、骂是爱。原来藤真学长对我有意思啊。”仙道说的大声,把大家的目光吸引了过来。相田彦一更是把小本子拿出来写些什么。
“弥生,管好仙道可不可以。”藤真受不了的大叫。

=========================================

北海道日本国家篮球队集训地,流川和樱木的房间。

“狐狸,你发什么神经。好好的前锋你不打,非打什么控球后卫。你疯了不成。”樱木从昨天开始就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
“……”
“你说话啊。狐狸!”依然得不到回应,樱木本就没有耐心,抓狂的紧紧握住流川的肩膀摇晃。
“我的事,你别管。”流川拍开樱木的手,冷冷的说。
“竟然不要我管。好,流川,这是你说的。我就再也不要理你了。”樱木气的收拾起东西来。一旦樱木叫他流川,就说明他是真的生气了。
“你要做什么?”流川抓住樱木的手,阻止他收拾东西。
“我的事也不要你管。”
“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流川也急起来。
“我明知道?不,狐狸,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什么都不愿和我说。你什么都自己扛。你把我当什么?狐狸,流川。我受不了。我不要再去揣测你的心思。”樱木泄气似的坐倒在地上。
“我~”流川沉默。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自己是这场恋爱中最没信心的一个。樱木的阳光、樱木的开朗、樱木的自信都是吸引自己的地方。同样,也是这些地方让自己觉得樱木不属于他,不独独属于他。他害怕,害怕自己终会失去自己最珍视的。
所以流川默默承受着一切不稳定的因素,努力的让樱木相信他们的恋情是美好的。只是,他却想不到,自己的努力,造成了樱木的不确定。这样的结局不是流川想要的。

“对不起。”流川从后面抱着樱木,说出自己的内疚。
“狐狸,不要再这样了。”
“恩”
“以后,你什么都要对我说。”
“恩”
“什么都不许瞒着我。”
“恩”
“那你为什么忽然要转位置?”因为身高限制,两个人在NBA都是打的前锋。回到国内,也理所当然的在前锋打配合。忽然转位置是不利的。
“藤真”
“候补的?干候补的什么事?我问的是你为什么忽然要转位置。”樱木没理解。
“……”
“狐,狐狸。你不会因为我说希望和候补的那样的后卫打配合,你才打算转位置的吧。”樱木忽然灵光一闪。
“……”
“哇,狐狸,你好可爱。”樱木兴奋的转身把流川压到身下。“狐狸,你真是太可爱了。哇哈哈~~”
对于樱木兴奋的大笑,流川很受不了。于是乘他只顾笑的时候,一个翻身又把他压在了身下,然后堵住了樱木的嘴。
“唔~~狐狸,你又来这招。狐狸~~唔~~~不要~~这里是集训地。狐狸~~~”

天上星月朦胧,地上~~~咳咳~~~非礼勿言~~~~~~

=========================================

结局

8月26日 美国拉斯维加斯,一个小教堂。

神奈川当年最风靡的篮球手都聚集在一起了。
做为主角的樱木花道穿红色的礼服在神父面前,而流川枫穿了一身白色的礼服依旧面无表情的站在他的身边。
因为流川坚持要当控球后卫,而教练组坚决不同意。于是,流川被踢出了国家队。樱木在得知流川被剔除后,也提出要退出。两个人干脆来到美国来举行婚礼。

“我说流川啊,今天你结婚唉。你都不会有点表情啊。”三井受不了的说。
“……”流川瞪了他一眼。
“好了小三,你表这样啦。我大喜的日子唉。”樱木打断三井要说的话。
“看,你还没结婚呢,就这么护着他。有色心没人性。”三井大呼。
“小三,我没有。谁会护着他。”樱木脸忽的下变的可以和身上的礼服相比。
“本来就有。”三井回道。
“没有”
“有”
“没有”
“有”
“算了。别吵了。”流川拉住樱木。
“狐狸,我是为了谁啊。你怎么可以置身事外。”樱木大呼。
“你自找的。”流川冷冷的说。
“狐狸~”樱木怒目而瞪。
“……”
两个人就这么的争斗起来,一点都不在乎这是在礼堂上。神父在一边无措的看着。

“他们好幸福。”藤真站在最后面的位置,看着主角的那两个人。虽然吵的不可开交,可是从他们举止言语中总能感觉到对对方的重视。
他们可以正大光明的说在乎对方,可以不在乎别人的目光。他们的眼中只有对方。他们坚定的把自己交给对方。
如果自己可以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如果花形可以不在乎家人的反应,那他们也许也会和樱木一样。也许~
忽然,一双有力的手环住藤真。低沉的声音在他的耳边说“这样,就好。”

藤真忽然觉得安下心来。
是啊,这样就好,就算花形会碍于压力去结婚,就算自己为了前途会离开。樱木他们选择了自己的路。他们也选择了自己的路。就这样。这样就好。一辈子的“好朋友”。

 

  N - 南宫雯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