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流花] blue umbrella

(4 次投票)

作者:皮 周六, 2010年 05月 08日 14:12

 嗯,有点暗黑呀。自己看着办吧。

夏天的第三场雨水打在窗帘后面的玻璃上,清脆的声音带着水汽潜进屋里,整个房间都好像变的湿漉漉的。仙道放下手里看了几页的数,凝神听着雨声,一会儿他觉得自己的嘴唇上也无可避免的蒙上了一层雾气,很沉,又稍微有些发痒。接吻的欲望在这样的嘴唇上慢慢的浮起来——逐渐难以忍受了。

男人将躺在自己旁边男孩的身体小心翻过来,樱木毛茸茸的脑袋上有一层薄薄的汗水,脖子和肩膀露出的皮肤上散发出小孩子的味道。他往下靠了靠,视线和男孩子的眼睫毛平行,听着窗外的雨声,一边把脑袋靠了过去。

持续不断的雨,把一切世间的消息都阻隔了。

唯独将夏天留在了房间里。

麻痒的感觉消失了,男孩的唇很软。夏日之吻和汗水的味道紧紧混杂在一起,仙道伸出手将樱木抱住,一段时间之后他的身上开始变的闷热,但是男人知道自己的身体深处此时非常平静,凉爽的微风从身体最里面渗出来,一直细小的吹击着他的心脏。

在樱木因为觉得热而无意识的从他怀里挣脱之前,仙道忍耐着自己身体不停留下的汗水,始终没有松开手。

最后,雨声消失了。



向外走的时候,仙道被二年级的松本老师拦住了。

“仙道老师。。。”留着短发,性情温和的松本考虑再三,终于开口,“花道他。。好像和班上其它同学相处的还是不太好。”

明知道这个女人想要说些什么,却还要耐心的等着她支支吾吾的把话说完,仙道微笑着,好整以暇的回答,“没关系,小孩子多多少少都会有这样的情况吧。”

“可是。。。”松本老师的脸涨红了。

“松本老师,我们要给他们时间,我相信花道。”,仙道直视着松本,心里想着自己刚才这句话是不是太过轻浮。不过松本看上去没什么异样,她回视着仙道,似乎在思索着他的话。

“嗯,我明白了。”

蠢女人。

仙道的笑容依旧挂在脸上,他对着松本点了点头,快步离开了办公室。

他的教室在二楼的西边,二年级的教室在三楼的东边。平常仙道是看不到樱木的,只有这节课的时间除外,现在正好是二年级的体育课,他特意把五年级的同一个时间安排成了美术课。这样男人就可以在窗户旁边呆很长时间,望着楼下那个醒目的红头发小孩。

樱木孤零零的站在人群之外,没有人愿意和他一起玩,类似的情形已经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了。男人想像着此时男孩的脸上应该是什么表情,他看到松本老师朝樱木走了过去,女人几乎使用了强硬的方式,将红头发的小孩领到了一群男孩子当中。几分钟过后,一个肥胖的男孩在樱木的面前跌倒了在地上。

操场上响起了吵闹声,喧哗一波波穿过纹丝不动燥热的空气,来到男人身旁。仙道弯起了嘴唇。

“老师,你帮我看一下画好吗?”

女孩子的声音击中了他的耳膜,男人从恍惚的状态当中清醒过来,他朝女孩露出的带着喜悦的笑容是真心实意的。

“好的,亚里莎同学。”

女孩将画放到了讲台上,仙道朝着画俯下身去,但是在他看到画之前,男人的眼睛突然被另一样东西吸引住了。

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有个男孩此刻正看着窗外相同的方向。他的神情相当的专注,仿佛在凝望着一样重要的东西,脸上却露出与这个年龄不符异常冷静的表情。——或者不如说根本就没有表情。

一阵风吹过,外面的树叶闪烁着锐利的白光。

仙道一边跟亚里莎说话一边才慢慢想起来,这个男孩的名字是流川枫。



樱木是仙道亲戚家的孩子。

亲戚家突然全部遭遇了车祸,只留下一个孤零零二岁的小男孩,从那以后仙道就担负起了照顾他的责任。男人对学校里是这么宣称的,他的话听起来无可置疑。虽然仙道和樱木一年前才来到山形县,没有人真正知道他们的过去。

就樱木来讲,他的表现的确不像是一个同年纪正常的小孩。红头发的男孩外表虽然可爱,身形却比一般六、七岁的小孩要来的高大,他平常不怎么讲话,看着其它人总是一幅很凶恶的表情,刚进学校就把几个嘲笑他红头发的孩子狠狠的打哭了。这件事情在家长会那边差点闹的很大,后来经过仙道多方奔走,才不了了之。

学校里的人都说没办法想像,为什么仙道这个稳重温柔的男人会培养出这么一个难以相处的孩子。有人曾经建议仙道将樱木送到特别学校去,这件事被男人一口回绝了。

樱木只有在仙道的面前,才会露出笑容。

每天去学校对男孩只是一件必须要忍耐的事情,他下了学之后,会跟仙道在音乐教室里学习钢琴。钢琴的声音多多少少冲散了男孩的孤独,同时也加深了他和外人的隔阂。

他不需要同别的小孩讲话,不需要去理睬总是偷偷摸摸看他的大人们。他有一只棒球,钢琴,死去的MAX小狗,还有永远陪伴着自己的仙道。

这样就足够了。



今天从傍晚就开始下雨了,他们在学校里一直待到了雨比较小的时候,但是出去的话还是得打伞。樱木拉着男人空出来的手使劲往前走,他的神情像一只有点焦躁的小狗。仙道让男孩在前面领路,嘴里悠闲的哼着刚才教给樱木的歌。

路的两边,昏黄的路灯相隔甚远,黯淡的光将水坑照出了一圈一圈光晕。男孩的脚步很重,偶尔踩到了水,冰凉的水花就飞起来溅到两人的裤脚上,到家的时候仙道的长裤已经湿透了,他站在台阶上,从包里往外拿钥匙,站在一旁的樱木突然扯了扯他的衣服。

“喂,叔叔。”

黑暗里摸到了钥匙,他让金属物体悄无声息的落到了自己的手掌里,低下头去看樱木。

“怎么了?”

“今天。。有个人跟我讲话。”

男孩正低头看着自己的脚,稍微动一下,雨水就从凉鞋里面像小河一样淌出来。

“是谁?”

仙道尽量用平和的语气开口询问,顺手把钥匙插进了门洞。

“讨厌的家伙,长的跟狐狸一样。”

他几乎没有想,脑袋里就闪过了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流川枫。男人的手一转,门打开了,他用连自己也觉得虚假的声音开口。

“不管怎么说,好好跟他相处吧。”

樱木没有动,他又用力扯了扯仙道的衣角,男人等了一会,转身蹲下。男孩亮闪闪的眼睛在对面看着他,突然飞快的凑过来亲了一下仙道的嘴唇。

小狗的嘴巴有一点甜,今天的味道是夏日的雨水。

“要好好跟他相处。”,仙道听到自己又空虚的重复了一遍相同的谎言,他跪下来,膝盖压在了樱木的脚骨上。孩子纤细的骨头在自己全身的重量下发出微弱的响声,两人一大一小的身影,在黑暗中默默对峙着。

睡觉之前,仙道和往常一样在浴室里给樱木洗澡。给他冲头的时候,男人在他的后背上发现了一道红色的印记,那是跟人狠狠拉扯过后才会留下的痕迹。想像着这是今天打架留下的还是流川的挑衅,有一刹那仙道觉得把一个小学生当作对手的自己十分愚蠢。紧接着愤怒的感情淹没了理智,男人抚摸着那道痕迹,故意使劲的允吸着樱木的嘴唇,将舌头也伸了进去,折腾到男孩由于没有办法呼吸而生气了才停下来。

情欲徒劳的涌上来,又像以前数百次一样,被仙道强硬的压下去。在床上安置好樱木之后,他觉得自己快要虚脱了。

在白天的美术课上,流川最后一个交上了自己的作品。今天的题目名为夏天,雪白的画纸上,只有一棵绿色的树孤独的矗立着。

仙道仔细的看了这幅画很久,终于抬起头来的时候,他发现男孩一直在用那双细长的眼睛注视着他,他吓了一跳,连自己要说些什么也忘了。

而流川就在老师的沉默当中,默默的垂下眼睛,转身走开了。




流川枫不是第一个试图插入两人世界的人。

在他前面,有一个叫做赤木晴子的小女孩。她是樱木的同学,也是唯一一个主动向樱木露出过笑容的小孩。

仙道将晴子像筷子一样细的手指一根一根掰断,小女孩一边大声哭着,一边拼命的说我不会再跟他讲话了,我不会再跟他讲话了。

她在医院里醒来之后,再也没有回到学校里。

樱木曾经让仙道带着自己去看望晴子,男人答应了他。散步的时候两人顺便去了在小城另一边的晴子的家。他们在楼下徘徊了一会,不肯敲门的樱木捡了粒石子,朝二楼的窗户上砸过去。窗帘轻轻的动了一下,仙道彰和男孩一起抬头往上看。站在玻璃窗后面的小女孩脸色苍白,毫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两个人。

仙道彰突然露出了微笑,二楼的晴子歇斯底里的叫了起来。

那一次的事情对于樱木的打击很大,男孩的脾气变的异常暴躁,过了一个多月才稍微好了一些。他的反应让仙道觉得很沮丧,他发誓以后不会再让任何人这样伤害樱木。

这一次,在流川有任何举动之前,他将提前弥补有可能犯下的错误。

他要杀了流川。

--END--

标签:
  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