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水晶

(1 次投票)

作者:皮 周六, 2010年 05月 08日 15:09

对于有的人来说,这不过是一块普通的水晶,即使围在玻璃柜中价值连城,捧在手里的时候仍是不小心就会忘记。
樱木带好帽子,摸摸配枪,对洋平点头一笑。
对于有的人来说,这不是一块普通的水晶,因为围在玻璃柜中价值连城,捧在手里的时候就小心翼翼,也许有一天会把它的样子忘掉,却永远不会忘记它的名字。
洋平也笑,伸出手抓住樱木的松开的第一颗扣子,大拇指和食指微微滑动,扣子穿过扣眼漂亮的转个圈,衣服挺直了起来。
还有一些人,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这块水晶叫什么名字,但他们会记得水晶留在手中的角度,摩擦掌心的温度,透过水晶时看到的一个世界,那是另一双眼睛之内的世界。
樱木推开门,门无声的滑过半圆,皮鞋踏在大理石的地板上敦厚的撞击声只觉得刺耳,当在玻璃匣旁站定的时候,樱木顺便看了一眼那张写着日语和英语的标签,英语看不懂,雕刻仔细的日语不过是一个名字。
美狄亚。
美狄亚。
最后一个念头跳过脑海,时钟完美的指向六点,流川枫不是一个喜欢迟到的人,所以他把剩下的一滴酒留到了杯子里,看着它沿着玻璃孤独的划出了一道暗红的边。
然后他发了一会呆。
流川不是一个喜欢迟到的人,但是他也从来不相信所谓守时这种事情。

六点十五分。
意识到这一点是因为突然迎面扑下的有敌意的灯光,硬生生的把自己推到了一边,当光华开始在水晶上流动,樱木费了很大的劲才没有抬起脚退开,接着他就习惯了这一切,他甚至还比谁都清楚的看见了身边的水晶在一片碎语中悄然浮动,就好像空气是最坚固的盔甲。美狄亚,这是他第二次看见这个名字。
展览正式开始了,像唱歌一样的站在台上喊出来的人,没有看水晶一眼。欢呼声中,变得狂热的眼睛一起离开了水晶,在那个人的指尖聚焦。
有人说美狄亚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水晶,也有人说不是,但是水晶来到东京的一刹那所有人都认定了这个事实,把保护水晶的任务交给洋平的时候他只是耸了耸肩,掀开了樱木的帽子说这才是最适合站在水晶旁边的人。
恰好吹来了一阵风,把樱木的头发一根根吹散在空气之中,吹出了他宽阔的额头,平展的任凭阳光滑动。
之后,樱木才知道,那是高宫和野间扇的扇子。

流川停好车子,低下头。
手里拿起了一张请柬。
然后再抬起头。
眼角瞥到了时间,6点25分。
移开了眼睛。

烟花绽放在6点30分。
那个时候城市还没有完全黑暗,宴会厅里更是亮如白昼。
可是烟花绽放的一瞬间,看到的人都以为黑夜已经来临。
长长的一笔桔黄扯碎了所有的视线,此起彼伏的鲜红发了烧一样的明亮,伏地的淡绿吞噬着其余的空白,当火焰从大厅四周一步步逼近尖叫的人群,吵闹声被沉默代替,水晶开始反射所有一切的颜色,樱木忘了烟花,看着它。
空气如同一朵花绽开的时候,从正上方用一根钢丝吊下来的流川枫成了最自然不过的事情。
五指微弯,贴在玻璃匣上便凝固住。流川优美微扬的头颅,在一把枪后正对着樱木稍微睁大的眼睛。
樱木以为他会说些什么,他没有说。在明白这一点之前樱木伸出了手,握住了黑色发冷的枪杆。枪头抵住骨肉相连的部分,樱木看见了流川的眼睛一动不动,时间和上涌的血瞬间汹涌而止,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流川的眼角优雅的闪开。
放了手从半空坠落的枪带着樱木的身子下挫一厘米,衣服还没有来得及改变姿势,黑色的人影已经成了整个晚上上升最快的一枚烟火。
索性跌坐在地上,樱木抬起头,透过重重烟雾,头顶上方是一枚白了脸的月亮。

“……因此,警方怀疑可能与内部人员有关,目前看守水晶的警员已经被停职,此事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电视上打出来的五颜六色照亮了水晶,然后所有的光彩像个无赖一样的脱落,流川陷在椅子里听钟声滴答的响,想自己为此丢掉了一把枪值不值得。
如果一开始就打出一颗子弹,也许红色的头发倒在地上会烧起来也说不定,但是不会一直烧下去,如果,流川不喜欢这个词,他尽量少用这个词。
肥皂剧的歌声响了起来。
流川伸出手拿过遥控器,手指在黑暗中一格一格往上挪。眼睛盯着屏幕的严厉目光没有变,他看着电视机就像看着一具尸体。
“我爱你。”,男主人公说,嘴角轻浮的微笑。十一点半档的电视剧从来就没打算做的诚恳,然而还是有很多人和流川枫一样每天晚上坐在家里看,不过坐姿不同。
女主人公眨了眨眼睛,手慢慢的抬起来,果断挥下去的一刹那荧屏突然跳黑,还没有来得及怀疑,重新亮起的屏幕上出现了一把枪,黑色的枪身平躺在白色的盘子中,流川在认出那是自己的枪的同时还认出了盘子上残留的一片蔬菜叶子。
“喂,那只长得像狐狸的家伙,如果你还想要这把枪就快点跟我联系,否则小心本天才把它大解八块,我可是说的出做的到的。”
屏幕再一次跳黑,亮起来的时候女主人公已经软绵绵的趴在了男主人公的怀中。
流川枫放下了遥控器。

“樱木,你觉得那个人会看晚上十一点半档的电视剧吗?”,洋平皱着眉头接过樱木递来的盘子,扔进洗手池里。
“会的,放心好了,洋平,那种长得像女人的家伙。”,樱木张大眼睛往枪口里望望,很有自信,“反正我现在也被停职了,闲着也是闲着。”
“前警员袭击电视台,干扰电视节目,可是大罪哦。”,洋平小心的把枪拨到一边,悲哀的下着结论。
嘿嘿,樱木笑了笑,“洋平,我还把以前拉下的几集录像带借了回来呢。”
无可奈何的看他一眼,洋平还想要说些什么,电话铃突然响了。

流川听见电话铃响了一声,再响一声。
“喂,谁啊,我是樱木花道。”,刚才电视机里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奇迹般的没有变音。
“我是流川枫。”,很久没有打过电话了,打电话的时候是不是应该这么讲流川不知道,一阵沉默之后,他的声音在电话的这一头有些干涩。


※       ※       ※


开门的人是流川,樱木在门口愣了一下,便精神奕奕的走了进来。
水晶就摆在桌子上,枪握在手中,两个人没有多余的话,面对面坐在唯一的沙发上,不算高的公寓住房里,显出了一些挤。
“水晶是假的。”,经过思考之后,樱木说出了第一句话,两只眼睛带着得意望向流川。
流川在对面面无表情,淡淡回应,“我知道了。”
“你不信吗?这可是洋平告我的。”,樱木扬起了眉,“本天才没什么必要骗你,如果不是你这个胆小鬼松开了那把枪,你别想逃出去,死狐狸。”
如果你不要那只手,这句话没有说,流川开了口,“我不叫狐狸,我叫流川枫。”
“狐狸。”,樱木的反应非常快,眼睛在贼笑。
流川没有预料中的生气,只是若有所思的看他一眼,下了结论,“白痴。”
“喂,狐狸,我叫樱木花道,你记清楚了。”愤怒的语气。
流川一个字都没听进去的站起了身,径直朝樱木走过来,走到他身前的时候停住,俯下脑袋,嘴唇几乎碰到樱木的额头,就这么保持了两三秒,一动不动。
温热的气息骤然扑面,原本警惕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放松,樱木的脸涨的通红。明明是狐狸的莫名其妙,自己却感到心虚,一时间竟然没有反抗也不知道说什么话。
这些头发不是染的,流川直起了身子,顺便从樱木的手中抽出了枪,自然而然的动作。
在转过身之后,就听见了樱木站起身时带倒的花瓶。所以自己才从来不喜欢花瓶之类的东西,现在这个房子里唯一的一个装饰,也以破碎告终了。

“你找我就是来打架的吗?”,三十分钟之后瘫软在沙发里,流川一边想自己有多久没打过这种毫无意义和想象力的架,一边惊讶于樱木的耐力,虽然看看他的外貌就能想得到,但是不管被打倒多少次都能像不倒翁一样站起来的挨打能力还是让人有一些钦佩,至少现在自己是不可能跑到厨房里翻东翻西,还厚着脸皮抱怨。
樱木把头深深的埋到冰箱里,再拔出来,口里叼了一瓶牛奶,含含糊糊的回答,“怎么,认输了吧,正大光明的打架本天才可是天下第一。”
“你不是警察吗?”,这种话好像不应该自己问,流川觉得自己跟着樱木智力也一起低下了起来。
“不干了。”,一口气吸干牛奶,整个人都精神了,樱木嘿呦两声,转过来,“还不是你这只死狐狸害的。”
一切回到起点,流川不想再重复一次,转移话题,“那你可以走了吧。”
“哼,”,樱木没有回答,只是一个劲的东张西望,“狐狸,你家还真穷,难怪你做贼呢──作贼的眼光也很差,居然偷一块假水晶,啧啧。”
“你还不是守着一块假水晶。”,流川的脸部没什么变化,眼光沉下来,樱木赶紧假装没听见,转过了头,磨磨蹭蹭了一会。
“喂,狐狸,我回去了。”,语气里有点不甘愿。
快走,流川在心里催促,眼巴巴的看着樱木从厨房移动到了大门,突然想起什么的发出了声音,“喂。”,马上又后悔了。
“干吗?”,樱木的眼睛闪闪发光。
伸出手拿起桌上的水晶,扔出去是一个光滑的抛物线,流川的话冷冰冰,“这个还你。”
樱木一把握住了盒子,眼睛却一直盯着流川,像下了很大的决心,突然两步走到流川前面,头一低,两个人双唇轻触,还等不及流川躲闪,自己就慌张的后退几步,再也不看流川,口里喃喃自语,“这是还你的。”
流川征在沙发上,直直的看着樱木走出去,好一会才明白是怎么回事,虽然没人看着,一个晚上都没什么变化的脸,终于一点点的微红起来。

樱木走出房门后一脚踢到垃圾袋,又差点撞到电梯上才明白过来,不管怎么说是那只狐狸没礼貌再先,哪有人一见面就低下头吻额头的,这么想着还是心虚,索性不管它,抬起头喘一口气,突然发现水晶依然紧握在手里。
电梯停了下来,门打开,一阵风吹进,樱木脸上的红晕退了一些,远远的看见有人走过来,就连忙出了电梯,做贼似的加紧几步,眼角里隐约的闪过一个朝天发。
仙道扭过头看着一个红头发的男孩跌跌撞撞到消失,自己笑了笑,踏进电梯,手指摁住5,另一只手小心的握住红酒瓶,脑袋里就忍不住闪过了流川冷冷的眼睛。


“樱木,你很喜欢这个东西吗?”,洋平凑过了温和的脸,樱木没有回答,把水晶举到75瓦的台灯下。
光线毫不费力的穿透了水晶,分散开变得柔和后进入樱木微闭的眼睛里。
“我可以让他们把这个留给你。”,洋平坐到了桌子上,也探过头看水晶,“破了案子,怎么都好说,这群家伙也够狡猾的,声东击西,还安排人去偷真的水晶。幸好你已经把窃听器安上了,那么……”,洋平突然停下,没有再继续说,因为樱木置若罔闻的只是盯着水晶,越来越用力。

“流川,合作愉快。”,虽然只有自己一个人举起了杯子,仙道的笑容却越发亲切。
流川不耐烦的用叩着手指。
“明天去交货,老地方,老板很想见见你,反正是最后一次,你不想看看真的水晶是什么样吗?”,仙道把杯子凑进嘴,自顾自的说下去,“美狄亚,好名字。”
流川索性闭上了眼睛。
仙道知道,流川算是答应了,看来这个家伙今天心情不错呢,想着,又倒了一些酒。


※       ※       ※


美狄亚,美狄亚,美狄亚。
明明知道不是,手中的水晶看久了,就以为是真的。
原来不只是小偷可以骗警察,警察也可以骗小偷,自己也可以骗自己。洋平说,这实在不是一件很复杂的案子。
如果我没有看到你,不曾和你握过同一把枪,没有吻过你,那么这件案子真的可以很简单。
说不后悔是假的,可是我不知道该后悔什么。

根据报纸记载,那天有雾,小雨,很无聊的天气。
报纸还说,警方侦破了那件水晶失踪案,并借此破获了一个大的盗窃集团,原来的水晶是假的,真的水晶将在近日展出。
报纸没有说你,也没有说我。

流川见到那群拿着枪的人的时候,他没有认出樱木,最有特征的红色头发被一顶帽子遮得滴水不漏,一张脸绷得死死的,连动作都慢了很多,这也不能怪流川没认出来。
他先认出来的是那块水晶。
用一根链子绑在手腕上,透过水晶看得到有些粗糙的皮肤,这时才开始下的雨,打在上面,就马上改变了形状,手腕这边一只指着自己的枪没受到丝毫影响,顺着一路滑落的雨水抬头,才发现是认识的人。
红头发的警察很少见吧。
嘴唇就突然灼热了起来。
在现在这种时候,真的是很丢人。

“狐狸,投降吧。”,樱木说,他向前走一步,流川就后退一步,两个人迈开的步子差不了多少。
流川没有开口,雨后面的一张脸开始模糊不清。
“投降吧。”,用恳求的语气,一步,再一步,轻而易举的退到了岸边。
然后樱木就看着流川双脚一滑,身子弯成弧形,像突如其来的彩虹伸进水里,溅起好大的浪花,比雨还大,打在身上就全部湿了。
流川跳到了水里。
然后樱木也跟着跳了下去。
溅起好大的浪花,比流川的还要大。



--END--

标签:
  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