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他还是不懂

(9 次投票)

作者:Nonothing 周日, 2010年 05月 09日 22:01

亲爱的,我好想你,为什么你都不懂我爱你的心,我真的好爱你

--------------------------------------------



我拉开窗帘,外面还很黑,年少时的我曾经习惯这么早起床,慢跑到公园附近的小篮球场,练球。

看了看腕上的表:5:03。

太阳要在七点才会出来照耀着大地,这么早,以前没打篮球的时候,我会干什么呢?随手打开了音响,让贝多芬的《月光》震动在房间里。我坐在墙角,用被单盖住自己,明明空调调的是二十四五度,为什么还这么的冷?

按了桌上电话的播放留言键,我用被单盖住脑袋。

「花道吗,我是洋平,告诉你一个消息,流川回来了,他从美国回来了。……花道,都过去七年了,算了吧,不要再难过了,至少你们曾经是…恋人,不是吗?就算不能做恋人,连朋友都做不成吗?算了,如果你不想见他也没关系,我和晴子不会告诉他你的事情的。就这样,再见!」

「下午六时五分。」电话录音机的声音。

流川枫,枫,你回来了吗?七年前我和流川枫是湘北篮球队的队员,别人都把我们称为「黄金搭档」。真的,从高一开始为一个女孩子打篮球,(也就是洋平现在的妻子——晴子,)我和那个流川枫就是死对头,因为晴子当时迷恋着他,而我迷恋着晴子,就是这种三角关系让我和流川枫每天都上演着湘北名产「狐猴大战」。



高一的暑假,我因为比赛受了伤,在疗养院的时候总能看见很臭屁的狐狸(流川枫)。但每次见到他,我们总会吵上一架,可是那时心里却有一种很甜蜜的感觉。后来才知道,原来我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爱上了他。很可笑吧。可后来他却先向我表了白,原来我不是在单行道上。

我们开始交往,已经有了五十次失恋记录(晴子是第五十一个,但是我却「移情别恋」了)的我把整颗心都放了进去。他总是叫我「白痴」,而我总是叫他「狐狸」。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自己也会像女孩子一样吃醋、忌妒。我把整颗心给了他,连最爱的篮球都被他取代了。我们从没有约会过,所谓的「约会」只不过是「一对一」,我曾向他要求一起看电影、去游乐场,却被他用强吻改成了打篮球。

高二的后半年,我们同居了,但各有各的房间,我住进了他的家。他的家里有好多 Michael Jordan 的海报,NBA的录像等等。他这么爱篮球,好吧,我就为了他重新爱上了篮球。我们总是一起晨练,而做饭洗衣收拾屋子这些「后勤工作」都由我来做。每一次看他吃着我做的寿司、三明治,心里都有一种满足感,原来我的心也会像女孩一样子敏感。

第一次接吻,第一次做爱,第一次在他在我体内穿梭时掉了眼泪,第一次在他耳边轻喃「我爱你」……

我们表面上好象很好,但是他却没有发觉,我们有一个跨不过去的门槛,那就是我们之间最大的情敌——我曾最爱的篮球!他爱篮球,我懂,后来我的旧伤复发,再也没有办法打篮球了。他没有让我有难过的机会,待他知道了以后那一天和我打了一夜的篮球,直到我晕倒在地。我再也不能跳得那么高了。我没有再说「我是天才」。



而他还是每天的打篮球打篮球,但是他再没有和我一对一。我再也没有去体育馆,所以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少了许多,放学后我回家,准备晚饭,在桌旁等他,等他回来,为他准备洗澡水,陪他睡觉。

我的空闲时间越来越多,他总是全身是汗的回家,洗却一身的汗,把我拥到床上……

我有点疯了,每一次都想对他说什么,可是他却环抱着我沉沉睡去,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去收拾餐厅里的残余(他每次都要做好几次才肯放过我)。



当这种情况重复了几百次时,我向他提出了分手。



那天也是像今天一样的冷,我们约在一个咖啡店里,那是他唯一一次和我出去而不是打篮球的。



「分手吧。」我不敢看他的眼睛。

「为什么?」他不敢置信的看我,「你说分手!!!!」

「对不起,我想我们分开一下也许对对方都有好处,我想分开……」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给我一个理由!!!!!」他站起来揪住我的衣领,喊到。

我只是想请你多爱我一点,少爱篮球一点,行吗?你从未说过「我爱你」,只是在表白的时候说「我喜欢你」,不是吗?

「你爱我吗?」我对他大声说,有好多的客人朝我看了过来。

「……」

「为什么不说话?」我觉得自己就要哭了,你知道那些夜晚里我等回家有多寂寞吗?你知道我对自己的身体多么的仇恨!!!!!!!!他夺去了我和你唯一在一起的理由!!!!!!!!!!!!!!

你知道我有多恨自己吗!!!!!!!

你知道吗!!!!为什么不问我呢?????

「你爱我吗??」我知道你是爱我的,但只要你肯说一句,我可以为了你放弃一切,拋弃一切,独自在家等你的时候我就会有了勇气和信心。

「我喜欢你。」

哈哈哈!!!!!!是吗?

「对不起,我会带我在你家的东西走,就这样吧。」我转身向外面走。

「等一下!!……」





要说什么,

杯子都已经空了。

闭上眼睛心里下起大雪,

天寒又地冻,

是不是到了爱情结帐的时候,

只剩下各自买单的寂寞,

为什么当我推开门,

他没有拦住我?

他还不懂,还是不懂,

离开是想要被挽留,

如果开口那只是我要来的温柔,

他还不懂,还是不懂,

一个拥抱能代替所有,

爱绝对能动摇我。



刚走出咖啡店,就下起了雪,可是我却觉得一点也不冷,我没有知觉的走在街上。



要用什么,

融化这一片沉默,

在四周的冷空气里叹息,

化成烟飘走。

过去的种种,

在心里滚成雪球,

怕还没说话泪就会先流。

爱不是他给的不多,

是不知道我要什么。

他还不懂,还是不懂,

离开是想要被挽留,

如果开口那只是我要来的温柔,

他还不懂,还是不懂,

一个拥抱能代替所有,

爱绝对能动摇我。



都是背了太多的心愿,

流星才会跌得那么重,

爱太多,心也有坠落的时候!





————————————————————————

就这样,我们分开了,后来我走了,去了北海道,我的奶奶还在那里。

我只有奶奶这么一个亲人,父母在我很早就去世了。

这七年里我换过无数的工作,每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我都会想起他,其实,我还是很爱他,即便今时今日,我还是忘不了他。

抬头掀开了被单,外面已经是大亮了,我该去上班了,关掉音响,穿好衣服,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牛奶,我并不喜欢牛奶,但以前枫总是喜欢早上空腹喝牛奶,而我总是一边不厌其烦的说空腹喝牛奶的坏处,一边把面包塞到他的嘴里。可现在我却天天空腹喝牛奶。

好了,该走了。

推开门,一个高大的身影遮住了阳光。他的脸背对着阳光,我看不清。

「白痴,我回来了!!」那不变的低沉的声音,那不变的长长的流海下像星星一般的双眼,那不变的白皙的脸庞,那不变的朱红的薄唇。我惊得说不出话来,他拥住我,我能感觉到他长得比以前高了很多,臂膀宽了许多,力气大了很多。

我喃喃得说:「枫,枫,你…你回来了吗?你真的回来了吗?」

「我回来了,花道,我真的回来了!我好想你!!!!」

「我也是,枫,这七年我没有一刻不想你!!!!」我拥住了他,再也忍不住眼泪了。

他轻轻地吻着我的脸庞上的泪珠,「花道!我爱你!!!!我爱你!!!!!不要哭!!!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请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好吗????我真的不能失去你了!!!!」

我点点头。

他松开我,站在离我半米远的地方说:「白痴,我爱你,请你嫁给我吧!!」

十年前的他曾在湘北的天台上说过:「白痴,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吧。」

十年前的我说:「臭狐狸,你以为你是谁呀,你说交往就交往呀!做梦!」他却使劲得扑过来把我挤在他与墙之间吻我。

---我笑着说:「臭狐狸,你以为你是谁呀,你说嫁就嫁呀!!!做梦!!」

他把我压在门边,使劲得吻我,我能感到他的牙齿撞到了我的嘴唇,很痛。透过他的肩膀,我看到了天空又飘起了雪花,好美。这一次不再是悲伤的,而是幸福的!

 

  N - Nono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