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龙之心 1-4 -待续- 

(1 次投票)

作者:Nannan 周日, 2010年 05月 09日 22:40

页面导航
[流+花]龙之心 1-4 -待续- 
章2
章3
章4
全部页面

【1】 岛名风斩


木暮公延站在悬崖边上,略带紧张地俯视崖下白浪翻飞的怒海。

他所在小岛位于铁依达南部,离全国最大的港口古娜大约十天航程。岛名风斩,而此刻让岛得名的斩人狂风正在发挥全部威力,吹得崖边木暮的一身白衣宽袍在风中乱舞,几欲飞去。已经习惯于此地天气的他没有分任何注意力在风上,只是全神贯注于空无一人的崖下。

一阵强风从崖下旋转吹起。风眼中飘然升起的,是个黑发少年。木暮暗中松口大气,向后退开几步让出位置以便少年着陆。

少年双臂斜斜伸展,双手快速结着印,缓慢平稳落在地上。他双脚一沾地,旋风便骤然消失,只剩下永不停息的自然狂风。少年无言向木暮点头示意,似乎想维持成熟冷淡的表象,但毕竟少年心性,唇边控制不住地溢出笑容。

“你的控制力越来越好了。照这个速度,你应该可以提前回樱都。”

还没等少年回答,崖下飚起一股狂风。与少年制造的有序旋风不同,这股风与岛上的斩人狂风一样不带一丝温驯,与自然争锋的暴乱威猛。随风而起的是个红发少年。他与优雅毫无关联地冲上半空,下一个瞬间托起他的风突然消失。在地面两人的呆然注视中,红发少年狂喊乱叫四肢抽动挥舞,直线掉落地面。

在他与大地做出亲密接触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崖上三个人都僵如石像。最先行动的,是那个常理下无论如何不该还活着的空中飞人。仿似牵线木偶般,少年突然手脚齐用,把身体弹离地面。重新站稳的少年一脸泥灰,两道鼻血。他用手背粗鲁抹去鲜血,一双大眼喷火。

“木老兄你骗人!说什么只要按口诀念就能做旋风!骗人!”

木暮公延张张嘴,又闭上,满脸苦笑。他身边的黑发少年可一点犹豫都没有,直接不屑地冷哼。

“白痴。”

“你说什么?!”红发少年的火爆程度倍增,凶巴巴瞪视对手。“你说,木老头教你的口诀是不是不一样?要不然怎么可能你能我不能!”

黑发少年没有直接回答,但他耸肩摊手不屑的动作比一千一万个口头回答更有效地刺激对方。还没等木暮反应,红发少年已经一跳扑上黑发少年。风术教学时间立刻变成街头打架教学时间。

就如同过去一年内这两个暴力儿童每一次的相处。

等木暮冒着生命危险把两只野兽拉开再用风缚术把他们拖回住地,天色早就黑了。强行命令两人分开使用浴池打扫个人卫生,木暮瘫进分隔浴池的矮亭里。刚刚坐稳,有人轻敲他意识之门。

[三井。]

脑中默念来人名字的同时,给予对方进入意识的资格。脑海中接着传送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很累嘛。怎么,他们又打架了?]

木暮叹气捏捏鼻梁。

[早该习惯了。]

这次传回的思想里面满满的尽是笑意。

[很久不见他们两个傻瓜,倒是有些想念。]

[怎么,要我们回樱都?]

[你的记性一年比一年差啦。再过一个半月就是十年一次的祭神典,你们当然要回来。]

[船已经出来了吗?难怪你的脑声这么清楚。]

[你才发现啊?迟钝。对啊,我就在船上,就在风斩码头。出来接我吧。]

[你,你已经到了?!]

木暮惊讶的反应让三井肆无忌惮地狂笑。继续叹气,木暮认命地起身下山去接人。

站在码头等待的,是个看起来随时会不经斩人狂风催动,羽化飞逝的青年。感觉到木暮的接近,他回过头来。

“有阵子没见了。”

三井寿上前几步,紧紧拥抱木暮,旋即放开。木暮淡笑着打量好友,半天才满意点头。

“你看起来还不错。”

三井笑笑,没有再掩饰眼底的疲惫。木暮呆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抚了抚鼻子。三井摇头,神色温柔。

“你还是一样地不会看脸色。”

不知该如何回答的木暮露出招牌温和笑容,和三井一起走回住处。

“那两只怎么样?”

“流川进步很快,以他的年纪对风力的控制实在少见。樱木嘛...”

“怎么,他还是飞到地里去啊?”

想到今天练习时的状况,木暮不由得笑出声来。

“形容的真准确。”

三井摇头,唇角含笑。木暮不太习惯好友如此云淡风清的模样,忍不住边走边看,直到三井彻底舍弃面具。

“看什么看?!没见过啊?!”

“这么温和的你很少见。”

“哼!”

三井停下脚步,深吸气用力拍拍脸,终于露出唇角一丝狂上天的笑容,而码头上弱不胜衣的印象随风逝去。对着木暮的,是早已熟悉的年轻锋芒。木暮暗中松了口气。

“还是你聪明,找了这份差事,离宫里那些人远远的。”

“有麻烦吗?”

“还好。只是父皇要立储君。”

木暮愣了一下,有点糊涂。

“那会有什么麻烦?你是唯一的皇子。”

三井停步,微微锁眉。

“这件事已经定了,祭神典后就会宣布立我为皇储。可是当初,有人推举小枫。”

木暮惊讶,用目光催促答案。

“是上代龙巫。她说有皇室血统的人里面,小枫的风魔法力最强。”

“魔力强弱从来不是立储的根据!更何况小枫甚至不是陛下的孩子。”

三井重新起步,眉宇间略带忧虑。

“但他的确是皇家的孩子,要不然也不会冠以流川这个姓,该要姓樱木了。而且,龙巫会把魔法力搬出来,也不能说没有原因。”

“那么,传言是真的?”

“嗯。”

两个年轻人还未讨论完的严肃话题被一阵突来的噪音打断。从不远处山尖的宿寮方向传来满是少年脆音的大吼。

“流川狐狸不要脸!洗完澡光屁股就跑出来!”

两个年轻人同时脸挂黑线,加快脚步赶上山。没有几步,另一把清冷的少年声音响起。

“只会偷裤子的白痴。”

“我、我才没有偷你裤子!我只是想试试看用风把衣服卷起来,谁知道会卷到你的裤子啊!还有,我不是白痴!”

两人闻言不由发笑,不过木暮是苦笑,三井是狂笑。听到声音,红发少年转头张望,黑发少年不客气地狠打他抱着衣服的手,趁他吃痛松手,一把抢过自己的裤子,快手快脚穿上。没吃到嫩豆腐的三井半真半假叹息,被大皱眉头的木暮下死力敲在脑门上。终于看到自己以外的人受到脑门攻击,樱木叉腰大笑,红发更显张扬。

“小三,你每次都被木老兄打!臭狐狸,你刚刚干嘛打我!”

两个青年永远搞不清楚红发小鬼的思想轨道,但流川枫显然早就摸清了某动物的行动模式,一早便摆好应战的姿势,瞪着对方来报仇。樱木不负他的期望,话声一落即飞身跳起压向流川。

仿如街头小无赖的死缠烂打,两个人都放弃好不容易学会的风魔法,拳拳到肉,脚脚要命,一时间漫天飞砂走石。樱木打得兴起,一拳击出不由自主带上斗风。观战的两个人听到拳风就知道不好,同时抢上却来不及阻止高速劲拳。

流川狠咒一声,根本没时间念辅助咒语,只得双手在胸前摊开,勉强做成护盾。眼看要受重伤,木暮平日的训导突然浮现脑海。

想象自己是风的一部分,而不是风的主宰。

平日无论如何无法理解的概念一瞬间清如明镜。流川大喝一声,将自己的魔力与四周不停流转的狂风融合,最后一刻做成一面自身直径的风盾。以流川双手中间为原点形成的巨大平面风涡把樱木碎石裂地的一拳分分消磨。等两人终于双拳相击时,一攻一守的魔风已经散尽。

“停!住手!”

其实不用木暮命令,两个被吓到的孩子就已经停手了。樱木知道自己做错了事,红着一张脸不停用右脚铲地,低头小声道歉。流川倒没生气,只是用迷茫的神色看着自己的双手。三井若有所思地轮流打量两个少年,嘴角可疑地翘起。木暮叹气,走过去拍拍他们的肩膀。

“去,再洗次澡,其他的吃过饭再说。”

目送两小一如斗败公鸡一如梦游未醒地走开,三井低声感叹。

“怪不得。”

“什么怪不得?”

木暮抬手示意好友跟随,当先走入厨房,做晚饭的最后准备。

“小枫的能力真是惊人。直径那么大又完美的风盾,你也做不出来吧?”

木暮大概是想起小插曲前两人的对话,眉头微蹙,并没有因为学生被称赞而开心。

“刚才你说的,那些传言是真的?”

三井自觉地没有帮助木暮准备晚餐。自从他险些把木暮家烧光后就决定终生远离一切象灶台及和灶台有关的东西。他挑了离窗户最近的位子坐下来,认真回答好友的问题。

“沙路那边可能有麻烦。”

“沙路?!”木暮手一抖,碗中的清水洒了一身。“你说沙路?!”

三井跳起,随手抓了块似乎干净的布巾想为木暮擦水。木暮摇头拒绝,空着的手轻弹,制造出几个小旋风瞬间卷走水珠。不等三井惯常的赞叹,他再次开口。

“到底怎么回事?”

三井收起笑容,下船时瞬间显露的疲惫重新占据脸庞。

“龙巫最近一次占卜预言,冬之将至。”

“什么?!”木暮失声惊呼。“冰魔族开始行动了吗?”

“除了龙巫的占卜,咱们没有任何可以得到消息的方法。”三井深吸气,叹息。“铁依达自我隔绝的,太久了。”

木暮默然,良久轻声低语。

“还好有龙心石庇佑。”

三井摇头。

“龙心石...吗...”

木暮因他的语气抬头。三井犹豫。窗外传来少年大嗓门的吵闹声。三井松了口气,有些急躁地想改变话题。有人没那么容易被打发。

“三井寿。你刚才到底要说什么?”

沉默。无声中少年的声音越来越近。

“龙之心...你难道不觉得,龙心石的力量越来越弱了?如果全国的人里面魔力最强也只是小枫这种程度,龙心石,是不是快毁了?”

木暮想反驳,但多年隐藏的可怕念头被最亲近的朋友一语道破,让他全身冰寒,动弹不得。

“木老兄!我饿了!吃饭吃饭!咦?你们在干嘛?模仿石像吗?哇!痛!死狐狸,你干嘛撞我?!不要走路睡觉啦!”

被打断的对话直到离开风斩岛都没有再提起。但那缕忧虑固执地缠在木暮眉间,不曾稍离。

 



  N - Nan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