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我们都爱这个错

(1 次投票)

作者:Nannan 周一, 2010年 05月 10日 09:56

在樱木花道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他的受难日来临了。

那是阳光普照的一天,那是明媚灿烂的一天,那是和往常并无不同的一天。我们可爱的傻乎乎的心智没发育完全的樱木(这年月谁还只满足于牵牵小手上下学啊)扯着喉咙唱着天才歌(自从他成了内定湘北篮球队队长后唱得更欢了),迈着螃蟹步一摇三晃地走进校园。

以他天生的野兽般的直觉(自称的),他立刻察觉到空气中的强烈敌意(如果被全校大半的女生怒视还没知觉的话该算半死人),马上略带自知之明地停止歌声,警惕地勘察环境。

“哇,花道,你可来了!”

和光etc.三人组(小作被踢到天边)不知从哪个角落跳出来,脸上满布看好戏的表情,比花道失恋第五十一次时还开心。

“干什么?”

樱木左右看一眼,发现洋平不在后即刻提高防备。没等和光三人组开口回答,被晾在一旁高举“流川命”的女孩子们发难了。

“樱木花道!你是人民,是历史的罪人!我们要讨伐你!”

指着樱木下巴直接掉下来的傻样,和光三鸟同时捧腹大笑。

“花道,你真可怜!”

“这下你连第52次失恋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我们讨伐你!哈哈哈哈...”

大家都应该明白,樱木在这样被挑衅的情况下都没有发出正义的头锤,证明他真的傻掉了。

+++++

事情当然不会就这样结束。随着一天的进行,情况越来越恶化。自打樱木剃了和尚头后,他还真没享受过这么多的注目。

女生们看他的眼神有两种,一种深恶痛绝,一种称斤算两。男生们看他的眼神比较复杂,有的看好戏,有的不甘心,有的厌恶,有的跃跃欲试,最离奇的是有的充满感谢。

被所有人(还有人翘课爬窗来看他)猛盯了一上午,樱木的头开始冒烟,并强烈后悔今天居然来上学。看看洋平还是空着的座位,他不等午休时间,推开椅子大摇大摆离开教室,留下脸涨得通红的老师和窃窃私语的同学。

站在走廊里犹豫一下,樱木撇撇嘴,向屋顶走去。

+++++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十几个小时,回到前一天下午,篮球队训练之前一点点的时候。

樱木已经两三天没睡好了。

第一天是因为他住的危险房屋水管破裂,把他的小房间变成池塘。第二天是因为临时投靠的洋平家失火,虽说万幸没太大损失,可也没法再住下去了。第三天则是因为瞒着洋平偷跑出他的亲戚家,准备在桥下将就一晚,却被洋平找到臭骂了一顿。

更让善良的樱木不安的,是洋平为了找他淋了雨,本来就有点不舒服的身体到了下午好象有点发烧的趋势。

他一边担心洋平的健康状况,一边担心今晚的住宿问题(洋平的所有亲戚都认为樱木有扫把星的资质因而把他列为拒绝来往户),一边与睡魔打仗,以至于连宿命的对手兼队友流川狐狸枫站到了他面前他都没发现。

“白痴。”

闻声抬头的樱木睡眼朦胧,一时间真有点白痴的劲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

现在进行时里,樱木正一步步走向屋顶。他推开门,一眼就找到仰天大睡还微微打呼的流川。樱木毫不犹豫地接近,在流川身边站住,抬头眯眼看天。生性大而化之的他当然没发现,对面某间教室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反了一下光。

“狐狸,别装了。”

流川不情愿地张开一只眼,冷冷瞪了瞪身旁人,慢慢站起来。两个人面对面站着,运足牛眼功互瞪。

“昨天晚上,谢啦。”

樱木半天才憋出一句话,还因为不好意思向一直的打架伙伴道谢而将眼光转开。流川眼底闪过笑意,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晚上再过来住。”

“你...昨天晚上,没事吧?”

“干嘛?”

“我,我关心你不行啊!你,你昨天晚上没睡好,等会儿练习,会,会,体力不够!你本来就是体力不足的软弱狐狸!”

“哦?”流川的眼危险眯紧,慢慢一字一字质问,“昨天谁躺在那儿动都不能动?”

“我,我,我今天绝对不会了!晚上一定奉陪到底!”

樱木放声大吼,满意地看到流川闭上嘴,却没听到从对面某间应该是空闲教室里传出来的重物落地的声音。

+++++

一下午都赖在屋顶没上课的樱木流川两人到了篮球队练习时间才施施然晃进篮球场。迎接他们的,是人声鼎沸后突然的宁静,让迟钝的两人也发现有点不对劲。

“哈,哈哈,你们来啦...”

“小宫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看哪!”

“你们一下午在哪?”

“啊,晴子小姐!我们在屋顶上睡觉。”

一片重物坠地声。

“彩子你干嘛围着我绕圈子?”

“你...有没有哪里,呃,不舒服?能,呃,练习吗?”

“我?我很好啊。睡足了很舒服。倒是狐狸可能有点太累了。”

“白痴。”

“练,练习了...有,有什么好看的,大家要互相尊重!练习了!”

“小宫,我天才樱木花道当队长后一定比你更有威严!”

“闭嘴!练习!”

+++++

时间再次倒回。樱木被流川叫住,抬起睡意朦胧的眼,半天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也就理所当然没发现有人被他的“烟波”眼神电了一下。被他电了一下的人忙着板脸肃容,也就完全忘了两人身处光天化日之下。

“听洋平说你家被淹了。”

“那又怎么样?”

樱木终于明白过来,立刻调动防御系统,准备应战。

“晚上住我家。”

“啥?”

+++++

篮球队在宫城彩子晴子的共同努力下终于进入状况,开始认真练习。基础练习后球队分成两组,由樱木流川各带一组进行对抗赛。比赛情况当然精彩,只是请恕小作笔拙只能描述最精彩的一幕。

樱木队在天才的率领下进了一球。流川当然不能忍受樱木脸上的得意,拿到球后如一柄匕首,催枯拉朽般冲破对方防线。唯一跟上他速度的只有樱木,因而形成两人篮下较劲的情况。流川连续几个假动作,最后空中挺身上篮。(自称的)天才竟然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看穿了流川,迎上他的动作,盖了个漂亮的火锅。流川用燃烧斗志的凤眼狠瞪对手。

好,定格。

樱木很得意。

我果然是天才,把狐狸压制得死死的。现在应该让那个谁看看我的英姿。咦,那个谁是谁啊?为什么突然忘掉了?为什么狐狸的眼睛这么大?咦,我得心脏病了吗?前一阵子就有问题,问洋平他就只会狂笑。为什么心跳得这么快?

流川很开心。

白痴竟然也能盖我的火锅了,而且还不是侥幸。不过我一定会比他更强!让他一直追着我!他干嘛那样看我?难道他发现了?昨天晚上谁睡得着啊,白痴就在身边...他不会发现我对他...

好,心理活动描写完,身体活动恢复。

两人各怀鬼胎,以至于双双失去平衡,摔向地面。

如果我是导演,一定会把这里变成慢镜头,让他们慢慢地在空中轻晃几下,慢慢地撕开纠缠的眼神,慢慢地坠落地面,流川慢慢地先摔倒在地,樱木慢慢地接着摔倒在他身上,两人慢慢甩甩头,慢慢扭头望向对方,慢慢喘息着海誓山盟般凝视。定格。

事实上他们两人也是这样摔倒的。不过很煞风景的是,门口堆积如山的流川命啦啦队员们目睹惨剧,齐齐扯直喉咙,发出神鬼避易的尖叫。

“不要脸!还不快从流川身上下来!”

“要不是我们在屋顶上装了窃听器,还不能发现你狼子野心!”

“居然说晚上要奉陪到底!”

“我们在望远镜里都看到了!你犯下不可饶恕罪行!”

“你是色狼!勾引我们家流川!”

如果说其他的话樱木听不懂,最后这一句他可听懂了。

“我,我什么!我,我才没有,没有...”

“你心虚了!你暗藏鬼胎!”

樱木张嘴想辩解,宫城上前想赶人,彩子晴子把下巴接上后准备帮宫城维持秩序,其他队员发呆过后形成统一阵线要驱逐外敌,但全部都不及流川站在原地发出的怒吼。

“都闭嘴!是我想勾引白痴!”

在这神奇的一瞬间,流川的怒吼穿破所有喧嚷,直刺樱木大脑深处。他呆呆回望才反应过来自己喊了些什么而满脸通红却勇敢直视他的流川,嘴巴半张得口水都快掉下来了。

“狐...流...流川...你,呃,你...”

“我喜欢你。”

“什么?”

“我喜欢你!”

“可是你都叫我白痴!”

“我更白痴!”

“可是,可是,我,你,你怎么知道,你,喜欢,呃...”

“心跳得很快。讨厌你看别人。跟你一起睡不着。”

“可是咱们一直打架!”

“是你莫名其妙跟我打架!”

“那你也不用跟我打啊!”

“我不知道怎么跟你在一起!”

两人一顿乱吼,终于停下来喘着气狠瞪对方。半晌,流川眼神一黯,低咒一声转身就走。

“别走!”

樱木一惊,不愿看到狐狸除了睡觉外总亮晶晶的眼睛蒙尘,箭步上前拉住他。

“我,我,看到你,有时候,心跳也很快。洋平不肯告诉我为什么。难,难道,我,我也,喜,喜欢,喜欢...”

流川不置信扭头,瞪着越说脸越红,越说声越小,越说个子越矮的白痴,张口结舌。

两个傻瓜还在相看两不厌,却没发现篮球场不知何时已空无一人。其实事实早已摆在眼前--他们根本随随便便就可以沉醉在两人世界嘛!

球场外,紧闭的大门外,终于遣散人群的宫城彩子晴子席地而坐,面面相觑。

“他们真的...”

“难道他们天天晚上留下来不是一对一比赛?”

“喂喂...”

“流川真大胆。”

“这样总好过他们天天打架吧...”

“宫城,你言不由衷哦。”

“阿彩...你怎么这么快就镇定了...”

“笨,我早就怀疑了,今天只是证实想法罢了。”

“彩子,你说到底是谁把这件事说出去的?”

“你问倒我了。咱们天天和他们在一起也不能确定,到底谁那么有眼力,能看穿一个脸部麻痹一个感情白痴?”

+++++

时间拨回到一天前。流川主动向樱木伸出援手,几天没睡好的樱木茫然不知如何回应,而提出邀请的流川紧张等待答复。

从遥远天边,呼啸飞来一枚棒球。自称拥有鬼一般注意力的樱木和因为暗恋白痴而丧失如鬼一般注意力的流川,都没能及时发现天外来客。

棒球绝不温柔地砸上樱木后脑,受到意外冲击的他半晕眩随势前倒,正好把额头枕到流川肩上。发昏且渴睡的樱木半天也动弹不得,模糊想着这是谁的肩膀好舒服。不敢相信好运气的流川任凭他伏在肩头,努力肃整面部表情,直视前方。

没多久。

“白痴!真睡着了!”

+++++

远远的,两人视线不及之处(没意识到但早已随随便便就沉浸两人世界的他们,视线不及之处多了去了),有个穿棒球制服的一年级生蹲在树丛后半带哭腔碎碎念。

“他们竟然是恋人!拜托约会也找个地方啊,想睡觉找旅馆嘛,我要把球捡回来啊,打搅他们一定会被扁,可捡不到球一样会被学长扁啊,难道你们故意让我看到你们约会好让我这个全校公认广播站为你们宣传?同性相恋是困难重重啊,我帮你们就是了,拜托走开啊,让我捡球啊...”

 

  N - Nannan

最近更新

[流泽花]末日穷途   樱之枫叶
[牧淸花]狮子VS花豹   小南
[仙花]Morning Kiss   靠谱的大爷
[仙花]忠与不忠   windning
[ALL花] 不公   凤阳凤歌

随机文章

[流花]好热   黎攸
[流花]看相   熠雨
[仙花]寂寞的相处   Yakin
[流花]桔子和苹果   林衣若芙
[Ebook-流花] River   Lev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