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梦里三生

作者:Nannan 周一, 2010年 05月 10日 10:57

母亲曾经说过,有一块石头,叫做三生石。石头上,写着每个人的姻缘。前生今朝后世。那么,那块石头上一定没有我的姻缘吧。因为我,在梦中已过三生。
+++++

第一次见到他,并不是在军校。

记得很清楚,那是在司德法夏德的空港里。人海里,他的头发那么鲜艳,无限生命,竟然把原本明亮的空港大堂变成灰暗。也许是初见如此的繁华,他半张着嘴,如同进入梦想玩具店的孩子不停地张望。这么的不专心,在这么拥挤的人群中,结果可想而知。

他直接撞上一个行动不便的老人。

他从一开始的不耐,到发现错在自己的歉意,不停地弯腰,不停地说着什么。应该是道歉吧。可是,那个老人惊吓地推开他,惊吓地倒退,惊吓地看着他飞扬的灿烂发色。

他的表情那么难过,令我心痛。第一次,心痛的感觉。

原来我,真的是活着的。

第二次见到他,在军校。

早就听说了他的存在,并为了空港里匆匆一面的陌生人,无法忘却,但依然只是陌生人的他,竟然是自己的学弟,而无端地兴奋起来。很想见他。

那天看到他,真以为是众神垂青。他站在几个人中间,无措的视线在手中武器和标靶之间游移。

他的表情那么不甘,令我心痛。为了同一个人,第二次的心痛。

不等他示范枪的另种用途,我上前解围。

是啊,这么多年后再回想,他从来,都不需要我的解围吧。他会感激,会记住,但他,不需要吧。

可当时,怎么知道这么多呢。只知道,从近处看,那头火发,更加猛烈地燃烧我。燃烧我,并不知道其存在的,心。

梦,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吧。

只是如此温柔的入梦,为什么梦醒竟然无比粗鲁。

站在他身后,完全被他所遗忘,无法安慰的挚爱伏在他人肩上痛哭。不出声的,痛哭。那个应该只是他打闹伙伴的人,那个应该只是和他一样少年心性的人,搂着他,彼此支持着,用自己挺得笔直的身躯挑战任何敢置言的过客。

他无声的哭泣如此悲痛,终于让我知道,心真正痛的时候,连带着脑海里,一片空白。

突然明白,众神从来没有对我垂青。

他的哀伤不甘,让我误会了。到最后才发现,光有温柔,原来是不够的。远远不够。

现在的他,想必正在与父亲做最后的道别。我也在等待着,与他做最后的道别。

死亡大沙漠,已经见识过了。提亚姆特,他的神木,我正身置其中。

上一次,我竟然没有见到。没有见证死亡大沙漠的水流沙,没有见证虽死不倒的神木。如果见过了,如果明白了,那么,如今的我们是否能有不同的选择。

抬起头,神木不见其顶。运足目力望去,树顶隐约竟似有流光溢彩。仿若与岁月同寿的神木,散尽养分才肯死去的神木,虽死不倒成为生命保护者的神木。孕育出这样生物的大地,同样孕育了他。光有温柔,又怎么能够。远远不够。

在神木中冥思,并不觉得时间的流逝。但他,快到了吧。

而我将,与他诀别。

无法再重新认识的挚爱,如此粗鲁地摇醒我的梦。

梦里,已过尽三生。

 

  N - Nan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