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夜梦

作者:Nannan 周一, 2010年 05月 10日 11:01

小时候总听母亲一个人悄悄叹息,感叹女人生命的易老,感叹生命的无常,感叹好梦易醒。她常常叹息完便看着我发呆。而我,从来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对着她。

十六岁那年,以为早被父亲遗忘的我,也和家里其他女孩子一起,参加了平生第一次社交舞会。

别的姐妹们都兴奋,我却只是怕。

我从来都害怕。不知道到底在怕什么,只是怕。怕这座宅院外的世界,怕这座宅院里面的世界。很怕。听到为我更衣的女仆咯咯笑着说那些陌生的男人里面有一个将会成为我的丈夫,我更怕。母亲害怕夜夜美梦清早成空,我却连夜梦都是怕的。

舞会上,我躲进了花园。夜里的花园,鬼影重重,才进去,我就怕了。刚想沿来路回去,夜里响起人声。那么年轻,那么快乐。就像宅子里花园正中喷泉的水声,清冽地滴滴落落。

我忍不住停下逃跑,只想看看是谁,有那么漂亮的声音。

永远都会记得,那晚明丽的月光,和那晚月光下曾有的,两个快乐的恋人。

音乐声从大厅里传过来,他们侧耳听着,翩翩起舞,看起来都很会跳舞,可是谁都想领舞,还想偷吻对方,结果险些摔作一堆。好像二姐那两只小狗。

我一定是笑了,因为他们停了舞步,其中一个向我躲藏的花丛走了过来。

我想,这一辈子,大概再也看不到更漂亮的眼睛了。那么亮,盲了我的眼睛。他问我名字,可是我怕到全身发抖,试了三次才告诉他,我叫萨琳娜•贺洛。他说,我很有趣。然后请求我,不要把看到的事情说出去。我答应了。

很多年后,我才明白,他说的有趣和我想的不太一样。

很多年后,我才知道,那晚的月光,那晚月光下的那两个人,那晚月光下那双美丽的眼睛,的确是,我一生最好的风景。

第二次见到那双眼睛,却再也看不清里面的感情。他微微眯眼,此后几十年常常有的表情,温和地问我是否愿意成为他的妻子。

父亲在他身后冷冷瞪着我。母亲在父亲身后双手紧紧扭着。我答应了。

他的声音温柔得令我脊背发冷,他的笑容可亲得令我夺路欲逃。

可是我成为了他的妻子。站在已经不会开怀大笑的他身边,找不到那晚与他共舞的人,宣誓成为了他的妻子。

我还是怕。怕他易碎的笑容,怕被人称为皇后,怕他身边来来去去却总有些相像的各色人等,怕那个长得既不像他也不像智子却像那晚月光的仙道彰,怕那个不会笑不肯笑总让我错觉双眼血红的流川枫。很怕。

更怕的,是越来越像他的拓尔。从我身体里出来,却那么像他的儿子。越像他越不被喜爱的儿子。

最怕的,却是那个凭空冒出来的少年。奇怪的少年,那么美丽的笑容燃烧了令人窒息的宫廷,也让他,终于宁静了下来。

而我,终于知道了夜夜美梦清早永远成空,终于知道了女人生命的易老,是因为伤心时,一年抵得别人十年。

我老得那么快。连拓尔,都不再想面对我的苍老。

可我那么怕。怕拓尔太像他,怕拓尔找不到任何尘世牵系,怕拓尔就此沉沦。

我的孩子,难道你还不明白,生命被旁人操纵的痛苦悲哀。难道你还不明白,夜夜美梦永敌不过清早时挤压而来的现实。

是啊,我的孩子,你从来没有能够明白。也再没有机会明白。

窗外仿如节日盛大的焰火,坠落着残破机体。连天边都染成了血红色,为了那奇怪的少年送葬。

推开窗,隐约听见身后侍女惊恐哭声。我忽然笑了,深深吸进充满死亡气息的晚风。真奇怪。我,竟然不怕了。

也许是因为,这场漫长的夜梦,将醒。

 

  N - Nan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