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情殇

(1 次投票)

作者:Nannan 周一, 2010年 05月 10日 13:40

太多事已不复记忆。
我到底什么时候认识勇的?为什么会相爱?而他,现在在哪里?我又在哪里?

回答第一个问题应该是最简单的。只要睁开眼睛,连头都不必抬,看看地上必有的家族图案就行了。好奇怪,眼皮似乎有千斤重,竟张不开。

那么回答第二个问题好了。勇?勇到底在哪里?

不想了,头好痛。等一下一定要维持最完美的面具。为什么?因为什么要维持面具?

啊,对了,和勇好像是出生就认识了。他的父亲是父皇的童年好友,曾任史瓦史列总督。卸任的时候永远留下了结发妻子,带着刚出世的勇回了首都。

为什么会相爱?是青梅竹马吧。应该是吧。

头好痛。

+++++

写给多年后的我们:

喂,菲特,我特意写这封信,你知道为什么吗?毕竟如今肯正经写字的人可不多了。因为啊,你这个家伙以后一定会忘记咱们是怎么认识的,怎么相爱的。啊,不对,不是相爱,是你死皮赖脸缠住我。

开玩笑的。

我们,是在军校认识的。那之前,我只知道有个跟我同年的三皇子,很英俊聪明。父亲一直不愿意让我多出现人前,你知道为什么吧?他总是担心这个那个,总担心别人知道他执法犯法,和阿罗蛮人私通有了我这个私生子,总担心我的头发染得不够好,被人发现那个“低贱”的红色。真是的,有胆做没胆承担。

然后终于认识了你。你大概不知道吧,那时候的你一副欠扁样,真的让人生气。可是,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和你成了朋友。大概是咱们两个人其实一样地不适应社会吧。

+++++

对,是青梅竹马。他父亲不让他在人前显露发色,所以每次他都偷跑到我屋里把发色还原,舒服几个小时再染回去。

啊,一定是那时候。一定是那时候看到他美丽的头发,然后爱上了他。一定是的。

+++++

知道我什么时候爱上你的吗?我可以把时间精确到秒。厉害吧。

那年暑假,咱们偷跑去梭罗海度假。在别墅你的私人海滩上,平生第一次,我在阳光下,显露本来发色。

对你来说,只是举手之劳的事吧。只要命令仆人离开别墅,就能够许给我一片安详。但对我来说,那实在是俗世中原以为不可能的天堂。

更何况,你用那么迷恋的眼神,被蛊惑般凝视我。你赞我的头发拥有你一生见过最美丽的颜色。

我想,那应该就是坠入情网的瞬间吧。

呐,我可把咱们怎么认识怎么相爱的,都写下来啦。以后你可不许赖账。

我爱你。

勇人

+++++

有人在敲门。奇怪,这里到底是哪里?那人敲得稍急了些,同时用恭敬的声音呼唤我。

奇怪,谁会叫我三皇子?宫里的人都知道我最恨“皇子”前面有个数字。突然有些生气,我撑椅起身。起得太急,我一阵眩晕。

地上的图案,是狮子。金黄色的狮子,嘴里叼着代表死亡的镰刀。

啊,这里是贺洛家。

我在这里做什么?好像,要结盟。他们好像认为我是最软弱的皇子。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认为?

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贺洛这个名字,而且竟然没有讨厌的感觉。什么时候?

+++++

写给现在的我们:

怎么办,好像写的信越来越多,可是交到你手上的,是零。

又吵架了。真是的,本来一点都不想跟你吵的。可你这家伙真让人生气。

到底是谁往你那个精钢脑子里灌输的信念啊?为什么你一定要当皇帝?谁告诉你的当了皇帝后就能跟我光明正大在一起了?你知不知道成为皇帝这一路上,你要舍弃多少东西?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藏着发色,藏着感情,藏着所有让我成为我的东西。你说想让我自由。你难道不知道抛弃这一切咱们就可以自由了?

如果你所作这一切,都是为了我,那么我告诉你,你不去当那个劳什子皇帝,我就开心了。

你这个傻瓜。我还是爱着你。好像没办法不爱了。我爱你呀。又怎么会离开你。

真是让人生气的家伙。你好好给我想想清楚!

快气炸的勇人

+++++

这么多年的训练,让我能够收起表情。出现他们面前的,想必是那个温和的三皇子吧。没有脊梁骨,只擅长风花雪月的三皇子。

贺洛家族的当家亲自与我会晤。他的眼神很兴奋。透着残忍的兴奋。简直象玩弄老鼠至死的猫。

为什么?他为什么这么兴奋?要发生什么事了?他为什么那么期待地看着我?

嗯,他大概期待着我是个软弱的家伙,可以任他捏扁搓圆。不过,他将会有个大惊喜的。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那么轻易相信我的表象?他好像被评为敏锐的男人。

门口有了动静。他兴奋看过去。门口站着的人,手里拿着一页纸,满面的志得意满。那纸上,似乎有军部的标志。军部?因为两个兄长斗得元气大伤而暂时由我坐镇的军部?有什么消息,竟然不通过我而让贺洛老家伙先知道?

我到底忘了什么?

+++++

写给过去的我们:

菲特。你,不会派兵吧。

咱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怎么竟如此容易,任由爱情消亡?

你,不是为了我,而努力的吗。

那么,如果我不在了,你又将为谁努力?

你会来的吧?来为我收尸。

这样,你就都得到了吧。我,和那个你汲汲营营的皇位。

是啊。用药水泡着的我,和冰冷的皇位。

而我,竟然还爱着你。

终于可以回答你当年的问题了。是,那一瞬动情竟就是一生的孽障。

那么,再见了。我要去组织撤退。能救多少就是多少吧。这么多人命。有没有想过?这所有的罪。算啦。来生,一起慢慢背吧。

终于,到最后了。

勇人

+++++

已经是第二遍读简报了。勇。我终于想起来了。看来钱没白付,真的没有损坏你的身体呢。勇,你等等。我这边就快好了。我这就去接你。马上,咱们就可以在一起了。等我先选个新娘,我就去接你。新娘。姓贺洛的新娘。奇怪。什么时候起这个主意变得这么令人作呕?贺洛。啊,对了。勇,你记得吧?那晚遇到的女孩子,好像叫,叫什么?啊,对了,叫萨琳娜。还是你的记忆力好啊,勇。就选她吧?她曾经见过啊,咱们月下跳舞的年轻样子。好奇怪。咱们曾经那么大胆吗?就在宴会里拥舞,还被人看见了。好奇怪。我为什么在这里?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啊,那个小姑娘来了。还是那么胆小的样子。勇,我突然很想笑呐。她和我,似乎有点象。她到底在怕什么?我呢,我又在怕什么?勇,你好像说过什么,说过些我应该仔细听的东西。可是我不记得了。

勇。我,是不是,错了。

她,那么害怕,还是,答应了。

勇,我去接你好不好?等我办好你的事,再跟她结婚好不好?

勇。

勇。

勇。

怎么办,我好像开始忘记了。

勇,咱们,是怎么认识的?是怎么相爱的?

而你,走丢的你,现在去了哪里?

 

  N - Nan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