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第1110次奇异接触 第一部

(1 次投票)

作者:New牙 周一, 2010年 05月 10日 14:07

页面导航
[流花]第1110次奇异接触 第一部
章 5 - 章 9
全部页面

浩瀚的宇宙,深不可测,种族间的差异微妙而危险。就象人类和贝来幕人,源于一个祖先,却因为繁殖观念的不同而导致了无数次的战争端倪。在两个种族间的第1109次碰撞结束后,贝来幕人外交政府取消了第1110次的地球提出的和平会面。理由照旧:人类总是防碍贝来幕人的荣誉繁殖计划。对此,地球表示了第1109次的不理解。


【01】

这是地球年历2173年的银河系最外围轨道上,菲色天使号正以缓慢的速度爬向宇宙的最深处,船长洋平正在认真地勘测着星系的位置变化,他的飞船正遇到了一些引擎上的小问题,本来他不得不考虑走更近的路来到达他的目的地,但他遇到了麻烦的客人阻碍着他。

“樱木花道!”

作为天使号的船长洋平正在召唤他的机长,飞船所有硬件设备的总指挥,总维修部部长,部分重要核心设备的设计者,也是他最信赖的好朋友。

“樱木花道!立即到指挥室里来!这是命令!”
“知道了拉!”对方传来不耐烦的口气,然后关闭了对讲机。

洋平叹了口气,心想,都是自己平时太放纵他的这个儿时的玩伴,才会在下命令的时候更显得没有丝毫的威严。
然后在指挥室内“气动式移门”轻轻地滑开的时候,一个满身焦黑的红发少年正用牢骚地眼光看着他:“左侧散热的小装置爆炸了,你这时候叫我做什么!”

“贝来幕人的飞船,前方40光年,呼叫我们说机械故障,请求帮助,我们这里只有你可以,天才大人!”洋平喝着茶调侃到。
“哈哈!我当然是天才了!。。。等一下,我们自己的问题谁管?”

“我们自己的问题小。。。。如果不想让那倒霉的贝来幕人又一次抓我们的小辫子,说我们防碍他们牢骚满腹的种族繁殖,最好是帮帮他们。”

花道想起前一小时,在屏幕上出现的赤木发飙了,说菲色天使出现在星系车站汇合点前,少在路上惹麻烦,尤其是贝来幕人时,无奈地,花道看着眼前交谈屏亮了起来。。。

屏幕上一个尖头发的人类脸出现了,让人匪夷所思的奇特笑容,天使号的人们大大吓了一跳。

“真有意思!我还以为全宇宙的外星人都没人样了呢,哈哈!”
声音来自花道这个火红头发的年轻人,然而对方却没有生气的意思,反而笑得更欢了。

“我亲爱的人类朋友!我先介绍我自己,我叫仙道。是沿河新星区的迎送专员小组,我是贝来幕人,就是地球人俗称的 ‘黑月球’人,是你们地球人的近亲哦,所以我们的摸样才会很接近的呢!! 对了刚才那为红发的人类对我的外表很感兴趣,我万分地高兴,用你们地球人的话说,我就是你们地球人所俗称的‘超级大帅哥’。。。。。。。”

“抱歉,打断。。。”洋平实在听不下去了,除了滴汗,他不知道还能作什么反应。对一个如此自命不凡却乐此不疲的外星人他能说什么?用地球的方式解释吗,他只想把事情都搞定了,然后到车站和赤木的舰队汇和。

“你们对我方的呼叫是因为机械故障吗??”

“没错!亲爱的!你是怎么知道的!”仙道开心地说到。

“我们扫描了你们的机器,对我们来说这没什么难度。。。”

周围传来憋住的笑声。

洋平于是臭着脸很生气地说:“请不要用‘亲爱的’一词,通常我们用这词来和自己的配偶说,还是私下的。。。”

“抱歉,亲爱的!我这就让我们的专员来接你们的维修员!谢谢!亲爱的!再次感谢!”仙道笑着关了屏幕。
洋平的黑线脸转向了花道,说:“我送你出舱门,实在不放心你和这么变态的外星人接触。。。”


【02】

迎接花道的是一位彬彬有礼的黑发人,“我是流川枫,请允许我接见该号的贵宾。”
花道惊讶地盯着他的相貌看得木讷,唇红齿白,修长的单凤眼,乌黑亮泽的发。。好。。英俊。。!
洋平忙重重咳嗽了一声。花道这才知道自己失礼了,脸上马上烧了起来。

“抱歉。。你是外交官?”洋平问。

“我其实是‘夜天使号’此次被护送去荣誉繁殖的人,为表感谢亲自来迎接。”
然后他对花道行了个吻手的礼节,那轻啄的吻让花道几乎要当场挥掌打人,洋平即使地按住了花道的肩头才让他没有立即发飙出来。

“你很有礼貌,至少比你们的船长要懂礼。”

“你是说仙道?”流川奇怪地问到。

于是洋平说:“我们的技术员没有学过什么外交政策,对于黑月人异常的亲密接触,尤其是同性之间。。,会有排斥的反应,要麻烦你迁就一下了。。。”

流川点点头,看着洋平按下了关门的钮,便和花道走向了夜天使的机舱。


【03】

“你这家伙长得好象狐狸哦!”在修理舱里花道脱口而出,但马上就为此而感到了脸红。

流川不是维修员却拥挤在狭小的机械堆里本来就不习惯的样子,何况在双方都是异星人,彼此不了解的基础下,说一些直接的话也许真象洋平说的会被立即扔到太空里也说不定呢!
“你很可爱!不过很白痴!”这回答让花道有立即跌倒在地的冲动。
可爱加白痴,该说谢谢还是揍他呢?

在拧动某根重要导管的时候,啪地一声,被拆卸的部分弹跳了起来,象刀一样在花道的手臂上流下了一道深深的口子。花道立即痛得皱起了眉头。

“你怎么了?手上红色的水是什么东西?”

“没。。没事,我出汗了,有点热罢了。。。”不知道为什么,花道想要逞强和隐瞒。他不想让眼前的外星人看扁自己。
“人类流汗的时候皮肤会破开来的吗?”流川奇怪地看着花道。

“对啊!狐狸脸!”

然后一只白质的手突然伸出来,一把握住了那涌血的伤口。
“啊!好痛!做什么!死狐狸!”花道叫起来,他忘记了这时候完全应该要忍耐才对。
“痛?痛是什么意思?你的表情很强烈,你真的只是出汗了吗?”

“你的眼神不对!你骗我!”
流川的另一只手掐着花道的下巴,让他几乎不能呼吸了,
“我要。。死。。掉了!”

“死?”
“就是。。生命。。停止。。。”

流川探索着的眼看了看伤口,小心地放开了花道。

“喂,我没有生气拉,狐狸,只是和你说话很累啊!”
流川一副犯错的表情让花道感到一丝愧疚,也许自己瞪他的时候很凶,黑月人对情感和情绪很敏感,他在洋平那听说过。


【04】

“你在地球上最喜欢做什么事??”
“恩。。打篮球啊!”

两人从机械里出来的时候走到休息室里,边喝饮料边聊起来。

花道 似乎是很乐意和那狐狸脸聊,彼此都因好奇而被吸引。

“打篮球?那是什么?食物吗?”
“不是!笨狐狸!那是 一种运动!”
“运动!?????和繁殖有关系吗?”
“繁。。殖。。。。那当然没关系。。。”

“你们是怎么繁殖的?和黑月人一样也sex吗?”
“喂!!混蛋狐狸!你不要问这种私人问题好不好啊!!!”

“你。。。不喜欢繁殖吗?”
“这话会让人生气的,狐狸!”看花道生气的样子,流川没有说下去。

过一会儿,花道叹了口气说到:
“简单地说,篮球就是把一个圆形有弹性的东西象这样抛到空中,让它正好落在前面的某个圈起来的框框里。。。。”

“象这样吗。。。”
流川用传送机把两人传送到机舱的体育馆。
两人立即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里,虽然是全息的幻象,但那里什么都有。。。。

一切和地球的球场几乎一样,决定性的不同是,花道发现他半个人都浸在了水里。篮球在水中漂浮,要边游泳边推触它才可以所谓地“运球”。

“这是在做什么!”

“打篮球啊,你们不是这样的吗?”
只见流川顺着波浪,熟练地“运球”。那特有的姿势立即就吸引了花道。滑游式的在水间带球,如一只轻盈的海豚跃过了水面,飘扬的发下一双坚毅的眼,很漂亮的一个灌篮。花道瞬间被震撼了。如果这个流川是地球人的话,他会是个超级球星的吧!

“喂!!那你永远也不知道什么是用手拍球吧!狐狸!”
“你想教我吗,大白痴?”
“对老师不该叫白痴!死狐狸!”

“可是,黑月人都是在水里跑步嬉戏的,除了在宇宙里或是极其私密的理由是不会上岸的。”
“别找借口!狐狸你是拍的很差劲吧!那才需要我来教你的哦!”

在黑月人精彩的表演后,花道只想要为人类好好争一口气。

想了很久,流川这才按下了按钮。
有一股力量将他们送到空中,脚下的水立即冻成了冰块,然后他们缓缓地落在了上面。流川自落到地面开始就有些极其不自在的表现,他的眼神里温柔的一面在渐渐地消退。
花道却完全没发现到。
“看好了哦!看好我英勇的姿势!”花道说着,抬手运球。

那火红的球体上上下下地弹动,发出鼓动的声响,让流川立刻紧紧地捂住了耳朵。
“住手!不要拍了!住手啊!”流川突然大叫起来。

花道疑惑自己这么帅的表现为什么流川没有赞赏的回报,
“你要耐心点啊!死狐狸!”
他加速了运球,压低了身体来方便使用他的绝招,那是小宫教他的“低身快速火箭式运球”。
就在球速接近最快的时候,闪身的流川突然用不知名的高速度穿越了过来,球立即弹到了远处。
??!!!!!
“你是怎么做到的?除了小宫,没人可以拦下我的球!你这个连运球也不会的死外星人!”
花道的自尊受到了打击,他最不愿意在篮球上输给别人。
面前的人比自己瘦弱,比自己矮,这叫他怎么接受!!

“死狐狸脸!刚才不算!”就在他迈步要去追球的时候,他被一股猛力推倒了。
“我要交配!”
“你!你!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 sex!!”

“你疯了吗!!你这混蛋!啊!唔!”
他不知道这个黑发的外星人是怎么回事,优雅的外表下隐藏着十分暴力的倾向。那强大的手掌握力,让花道只能勉强地转动手腕,而不能抽回手来。

“我喜欢你。。抱歉我忘了你的名字。。大白痴。。。”

“我是。。樱木花道!放手!该死的家伙。。。啊!!我是男人啊!!! ”

花道很确定对方一定不是“女人”,准确地说,不是“女外星人”,所以他希望对方原始的脑袋里可以明白什么叫道德伦理的界限。但,流川的眼里有他看不透的东西。



  N - New牙